十四 王爷在上(十四)
糯米卷2021-04-21 23:053,178

  阴暗潮湿的囚室里,暗卫将人绑在铁架上,退至一旁。

  被一路押送回临安王府的蒙面人眼神倔强地瞪着对面坐在轮椅里的男人,扭头吐了口唾沫。

  男人敲了下扶手,神色漠然。

  暗卫拿起旁边的鞭子。

  “说,你们为什么要刺杀元荣?”

  蒙面人:“因为他是茂国狗贼!当年两国交战,茂国杀了我们多少人,我难道不该杀他?!”

  “只有这个原因?”

  “不然呢?”那人嘲笑道,“你们想听什么答案?还是想把什么莫须有的罪名安在老子头上?”

  暗卫看了看晏珹。

  男人淡漠地笑了笑。

  他对暗卫道:“没事,慢慢审。”

  “本王不着急。”

  “王爷,元大人到了。”囚室外,一个暗卫通报。

  元荣带着随从进来,看了眼被绑的人。

  暗卫上前,将蒙面人的面罩取下,“元大人,这人你可认得?”

  元荣辨认了下,纳闷:“不认得。”

  他心里也是疑窦丛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自己。

  这时,外头暗卫道:“王爷,皇上刚才来了旨意,想将这刺客……交给大理寺审问。”

  闻言,元荣眼神一变。

  难道——跟容帝有关?

  不然,容帝这么急急忙忙的想把人提过去做什么?

  他就说,怎么他提出要临安王做陪参观巡鹿台的时候,容帝也没马上拒绝。

  他表情变了又变,在心里把容帝骂了好几遍。

  看出他在想什么,晏珹并未开口解释,只是操纵轮椅来到门边。

  “若元大人想找出幕后之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元荣十分上道,他笑道:“……这是自然。我这就进宫,请求皇上将人交给王爷您来审问……”

  他现在已然察觉到,容帝和这位临安王之间,怕是有着什么猫腻。

  什么兄弟?那容帝,还不是在暗中对付临安王。

  甚至还把他给算计进去了。元荣气愤地想。

  使臣于前往巡鹿台路上遇刺之事一经公布,引起宫中众臣哗然。

  “太子殿下没受伤吧?”

  “听说没有。那些刺客似乎都伏了诛……”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

  容帝咳了声。

  “众卿,安静。”

  大臣们的议论声逐渐平息。

  “陛下。”有人站出来道,“此事影响巨大,还请陛下好好彻查……”

  容帝道,“朕自然知道。”

  他顿了顿,又道:“只不过,如今那刺客里剩下的唯一活口,正在临安王手中。朕已经下旨,让临安王将人交给大理寺审问……”

  众人闻言,面色都有些奇怪。

  在临安王手里?

  正在此时,元荣入了宫。

  他来到大殿,面对容帝想要把此事交给大理寺的想法,有些不赞同。

  “陛下,我觉得由临安王来查清此事,最为合适。”

  容帝神色莫测:“使臣大人这是什么话?”

  元荣在心里冷笑了下,面上仍是和颜悦色的:“这次要不是临安王身边的暗卫出手……恐怕我元荣,此时也没办法好好的站在这里同陛下说话了。”

  “皇弟那些暗卫,身手都不错……朕自然是知道的。”容帝平静道,“但按照规矩,还是交给大理寺比较好。”

  元荣奇道,“难道陛下认为,临安王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王爷,竟然不配审理此事?”

  容帝一顿。

  “况且这次刺杀,临安王也亲身经历其中,那人也是他抓的,为何不能审问?”他眼睛一眯,“还是说……怕那刺客说出些什么我不太方便知道的事?”

  容帝的面容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他面露疲惫,“自然不是元大人想的这样。”

  元荣轻哼。

  朝臣中也有人附和道:“……陛下,臣觉得,此事也并非不能交给王爷处理。”

  容帝朝那人看了眼,那是一位身着官服的青年男子。

  有了他打头,一些朝臣也站了出来:“陛下,臣觉得陆大人说的,也有些道理。”

  “臣附议……”

  “……那便这样罢。”容帝深深叹了口气,“退朝。”

  “小卓,快过来让我看看……”王婶听说他们遇上了刺客,不免有点担心,想瞧瞧卓溪有没有受伤。

  见卓溪安然无恙,她才放下了心。

  她瞧着少年,叹道:“你这般跟着王爷,也太危险了……”

  “没事的王婶,我能保护好自己。”卓溪说。

  “你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心眼,为了报个恩,不怕把命也搭进去?”她嗔怪地拍了下卓溪的背。

  “我知道王婶关心我。”卓溪笑笑,“好啦,没那么严重的。”

  王婶:“好吧,婶子也不多嘴了。”

  她又瞧了少年几眼,似乎有些踌躇。

  感觉到她还有话要说,卓溪笑问:“怎么了?”

  王婶也不犹豫了:“婶子是想问问,你有喜欢的人没有?”

  她眼中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系统机智道:“宿主,据我分析,她是打算给你介绍对象。”

  王婶还真是准备给卓溪介绍姑娘来着。

  她远方亲戚家中有个刚满十五的小姑娘,生得水灵,已到适婚年龄。她都准备好了,要是卓溪回答没有的话,那她接下来还会问卓溪家里还有什么人,出身哪里。

  不过,少年没给她继续问下去的机会。

  他先是一愣,似乎惊讶于她会问这个问题,然后抿起嘴,有点腼腆地笑了下。

  “有的。”

  卓溪失眠了。

  他睁着眼睛望着头顶的床帐,心情有点复杂。

  系统感到奇怪:“宿主,你怎么还不睡?”

  卓溪张了张嘴,说:“……十三,跟你说件事。”

  系统:“?”

  “我觉得我好像……可能,真的陷进去了。”

  “什么意思?”

  “就……陷进晏珹这个坑里了。”

  系统闻言,沉默了几秒钟。

  “宿主,其实这挺正常的。”他难得的没有损卓溪。

  卓溪翻了个身,“所以我失眠了。”

  内心的想法纷至沓来,让他脑子一时半会静不下来。

  原本,他只是把对方当成任务世界里的一个npc,但随着一天天的相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最初只为攻略对方的想法逐渐消失。

  他开始真实地为对方的处境担忧,更在意起对方的感受。

  可对方,却只是他的目标人物。

  正是因为他心里明白这点,才会开始想那么多。

  想的多了,自然就睡不着了。

  房中安静得不得了,一人一统都没有说话。

  过了会儿,013突然问:

  “宿主,那你觉得目标人物对你来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吗?”

  卓溪:“当然是。”

  系统:“那不就行了。”

  卓溪微愣。

  ——是啊。

  不管这个世界属于怎样的存在,晏珹还是晏珹,他不仅仅是一个npc,还是个有血有肉的人啊。

  “十三。”他问道,“如果攻略进度到百分之百,我会被强制脱离这个世界吗?”

  “按照主神的设定,攻略完成之后你可以选择是离开还是留下,但如果目标人物哪天离开这个世界,你也会跟着离开。”系统解释。

  也就是说,假如卓溪选择留下,那么当晏珹的生命走到尽头时,他才会离开这个世界。

  得到想要的答案,卓溪总算放下了心里那块石头。

  既然这样,那他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系统:“宿主,你还失眠嘛?”

  卓溪想了想,笑了。

  “失眠。”他起身穿鞋。

  系统呆了呆:“你这是要干嘛去……”

  “当然是去找能让我睡得着的人。”卓溪眼睛亮亮的。

  系统:“……”

  玛德,果然不能给宿主信心。

  一给他点信心,这人立马就能上天。

  虽然这不是卓溪第一次“夜袭”临安王的房间,但因为上次他是用的原形,所以暗卫们并不知道。只是第二天看到卓溪从晏珹房里出来时,感到有些疑惑。

  ——少年是什么时候进的王爷的屋子?

  不过因为那次晏珹事后并没有和他们说什么,所以他们也就没有太过在意这件事。

  但这会儿,亲眼目睹少年“潜入”他们王爷的房中,暗卫们难得的有些发愣。

  不是,卓公子这是要干什么?

  卓溪进来后,看了看床帐后男人的身影,变作原形。

  房里没有点蜡烛,只有依稀月光从窗户照进来。

  晏珹和衣躺在床上,双手交叠放于腹部,是一个很规矩的睡姿。

  他的呼吸声听起来平缓而有节奏,卓溪感觉他应该睡着了,于是轻轻一蹦,跳上了床。

  他动作轻缓地找了个位置,把自己窝好,然后团成一团,闭上了眼。

  大概是在男人身边真的很好入睡,没过多久,他就睡了过去。

  看着他做这一切的系统:“……”

  他家宿主,身体倒是真的很诚实呢。

  这才沾上目标人物的床多久,就睡得像个死猪一样了。

  可是他怎么感觉,晏珹并没有睡着呢。

  系统想的确实没错。

  晏珹是醒着的。

  从卓溪进房时,他就醒了。

  他之所以没有动,只是想看看卓溪准备做什么。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团几乎没有多少重量的小东西上了他的床,在他身边蹭了蹭。

  最终,毛茸茸的一团在他颈边窝住不动了。

  那感觉是,温温软软的。

  卓溪的原形身上并没有什么异味,反而带着股淡淡的青草香气。

  晏珹沉默着,于黑暗中缓缓睁眼。

  系统:……看吧,他就说没睡着吧。

  这平时聪明的宿主,到了这种时候却活生生像个憨批似的。

  它偷偷观察着目标人物。

  现在进度也不算高,这男人不会一不高兴,把宿主动手掐死吧?

  它有点为自家宿主担心。

  然后它就看着……晏珹又缓缓合上了双眼。

  系统:?

  玛德,它的脸好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