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王爷在上(三)
糯米卷2021-04-21 23:013,773

  回到王府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临安王府很大,里头却没多少下人,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在做一些杂活。

  晏珹自己操纵轮椅从马车上下来,进了王府。

  侍从惴惴不安地跟在后面。

  卓溪已经从男人的腿上转移到了肩上,正打量着王府。

  四处转动的脑袋不小心蹭到了男人的耳朵,然后就被一只手用熟悉的方法拎了起来,放回腿上。

  卓溪:……

  他很想说,拎兔子不是这么拎的好吧。

  你当我是猫猫狗狗呢。

  算了。

  他想,这人兴许什么动物都没养过,不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侍从见晏珹自顾进了书房,没继续跟着,下去吩咐了人准备晚膳。

  只是寻思着那只被王爷带回来的小家伙,他跑去找了个笼子,然后去了书房。

  “王爷……要把这小家伙养起来么?”侍从安福小心地询问。

  晏珹手里拿着本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安福小心地挠挠头,看向书桌上蹲着的卓溪,又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帐篷里抓了半天没抓到的事。

  这……要是这小家伙自己不进来,他也抓不着啊。

  揣摩不出自家主人的意思,安福头都快想秃了。

  难道,就这么放任这小家伙肆无忌惮地在府里到处蹦跶?

  王爷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意见的样子。

  安福自觉地收起笼子,呐呐道:“小的去给您烧水沐浴。”

  说完以后,飞快地跑走了。

  卓溪挪了挪身子,把前爪压在胸脯下面,向系统询问变成人形的方法。

  013:“没有什么方法,只要在心里想着,你要变成人就可以了。”

  卓溪:“这么简单?”

  好吧,他还以为需要什么咒语之类的。

  “那我变成人之后,也能再变回兔子?”

  “是的。”

  那就好。

  卓溪觉得,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别的不说,跑路的时候还是挺管用的。

  不对。

  他为什么总想着跑路。

  那种被好几个人骑着马在后面追的感觉,最好再也不要有了。

  “对了。”他说起正事,“013,你让我攻略目标,总得给我一份关于目标的资料吧。”

  系统:“可以。”说完,卓溪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份关于男人的资料。

  晏珹,年龄二十七,生父先帝,生母悦妃,现在都已经过世了,如今的皇帝,是他同父异母的兄长。

  身为临安王的晏珹,曾经还是一位征战沙场的将军,打过很多胜仗,却在三年前的一次战场上负伤,从那以后,双腿就落下了残疾。

  后来兵权被皇帝收回,晏珹也就日日待在王府里,成了一个废人。

  因为向来不善言辞,也不爱笑,众人本就对杀敌无数的他有点惧怕。不良于行之后,晏珹更加生人勿近,渐渐地,人们口中的他越来越令人恐惧。

  甚至有母亲用他来吓唬家中不听话的孩子,说再不听话就把他丢去临安王府。

  后来临安王府,临安王,就成了所有人提起便会心头一颤的存在。

  “……”卓溪觉得,用男人吓唬自家孩子什么的,有点过分了。

  就算对方原本不是那样的人,传来传去,不也成了真。

  流言止于智者,可这世界上大部分人,终究都不是那个智者。

  再怎么说,男人曾经也是带兵打仗的将军,得到的不应该是这些回报。

  生父生母双亡,偌大的王府里,每个人对待晏珹的态度,都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连多看他一眼都不敢。这样的环境下,他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对方看起来会如此冷漠。

  换成他……只怕也比对方好不了多少。

  ***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体力消耗太多,没多久卓溪就不自觉睡着了。醒来后,他还是在书桌上窝着,而男人却不见了。

  见状,他跳下书桌,跑了出去。

  天色已晚,夜幕深沉。王府里的下人似乎也都回去休息了。

  不过他碰到了安福。

  侍从看见他愣了愣,下意识道:“你是在找王爷么,他在那边……”

  他说完,自己却是傻了。

  不对,他怎么会跟一只兔子说话?

  最关键的是,他说完以后,就见卓溪还真的往他指的那个方向一蹦一跳地过去了。

  安福哑然:“……”什么情况。

  一定是巧合。

  不过,这小家伙看着真的挺有灵气的,而且胆子也太大了吧,好像一点都不怕他家王爷。

  卓溪何止不怕,他还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该怎么攻略对方呢。当然——他也是不得已。

  不过,他是真没想故意来看男人洗澡的。

  本来只是打算来看看对方在做什么,却没想到一进来,就见对方正泡在浴池里,看起来什么也没穿,墨色长发垂在胸前,上半身有三分之二都在水下。

  “……”

  最要命的是,男人恰好张开眼,和他圆溜的兔子眼四目相对。

  气氛有点尴尬。

  为了缓解这窘境,他连忙转个身,装作对这地方很感兴趣的样子,这里看看,那里闻闻。

  晏珹盯着他看了会儿,复又闭上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

  卓溪有些不自觉地被男人所吸引。

  水气模糊了对方的脸,他悄然靠近,想看得更仔细点。

  谁知男人似乎有所察觉,眼皮微微一动。

  卓溪反射性迈开自己的兔子腿儿,正准备往外跑。

  兴许是地面有点光滑,还沾了水气的缘故,他刚蹦了两下,就滑了一跤。

  然后就见圆滚滚的一团,以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滋溜一下滚进了水池里。

  “——扑通。”

  晏珹听到动静,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卓溪在水里挣扎的画面。

  兔子自然是不会水的。

  卓溪一进水里,就感觉全身被水包围,怎么扑腾也浮不起来。

  卓溪:“……”

  玛德,快要窒息了。

  他为什么要长得那么圆,滚起来比个球还顺溜。

  013突然说,“宿主,目标人物似乎并没有救你的打算。”

  没错。

  晏珹分明看到了他落入水中,也看到了他在水里挣扎,却没有任何动作。

  男人只是用那双不带感情的眼睛,静静地看着卓溪扑腾。

  不用系统提醒,卓溪也知道男人不打算救他。

  毕竟以对方的性格,会救他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他是晏珹,是曾经手上沾满鲜血,杀敌无数的人,也是个整整三年只能待在轮椅里的人。

  他不是什么菩萨心肠,他可以对卓溪的存在视若无睹,却不会出手救他。

  生死关头,卓溪所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办法。

  ——他得变成人。

  这个水池并不深,如果是人形,根本淹不死人。

  而眼下……他没有别的选择。

  晏珹微微垂眼,双臂用力,将身体从浴池中移出。

  他伸手去拿放在一旁的干净衣服,缓缓给自己套上。

  至于在水里挣扎的卓溪,他并没有去管。

  左不过脏了这池水,等会儿叫人过来收拾干净就是。

  男人如此想道。

  三年的时间已经让他能够从容地替自己穿好衣服,坐上轮椅,不需要假手他人。

  他将双手放上轮椅,正要坐上去,衣摆却被人拉住了。

  晏珹回过头。

  浑身湿淋淋的少年一只手拽着他的衣摆,一手成拳放在鼻子下方,咳了两声。

  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精致眉目缓缓皱起,似乎有些不高兴。

  “你……不准走。”少年的声音有些沙哑,像是刚才呛了水。

  晏珹坐在浴池边,从上自下望着这凭空出现的少年,漆黑的眼眸中有什么一闪而过。

  水池已然恢复了平静。

  卓溪抬头看着他,撇了撇嘴。

  心里再清楚对方不是那种会救他的性格,但亲眼看到对方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穿衣准备离开,仍然感觉不太好受。

  “你怎么能不管我呢?”卓溪垂下头,低声说,“明明是你把我带回来的……”

  在水里泡着,他身上化为人形后自带的淡色衣裳湿了大半,紧紧地贴着身体。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湿漉漉的,正往下滴水,整个人就像一只水里冒出来的妖,勾人心魄似的。

  但晏珹并非普通人。

  他神色仍旧冷漠,只缓缓说了两个字。

  “——妖怪?”

  “……”卓溪抬起头看他一眼,想了想说,“其实,我是来报答你的。”

  男人没有说话,只沉沉看着他。

  卓溪继续道,“就,之前我被孙公子他们追杀,逃进你的帐篷……才免去一劫。所以你帮了我,对我有恩。”

  男人突然冷笑了一声。

  冰冷的手指抬起他的下巴,卓溪被迫抬眼,与男人对视。

  晏珹:“你打算,怎么报答?”

  卓溪暂时还没编出来,眨了眨眼:“这个……天机不可泄露。”

  晏珹松开手。

  “大可不必。”

  卓溪有些心虚,“不行,我们妖怪都有规矩的,受人恩惠必须要跟在对方身边报答他,不然会天打雷劈的。”

  晏珹淡道:“与我无关。”

  卓溪无语凝噎。

  也是,反正劈的是他。

  但他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弃。

  见男人自己坐上轮椅往外去,他跟了上去。

  然后他们就碰上了安福。

  侍从一脸震惊地看着浑身湿哒哒的卓溪,“这、这位公子,你是谁??”

  卓溪眨眨眼,“那个……其实我是王爷的一位故人,他曾有恩于我,我是来找他报恩的。”

  见对方眼睛直直盯着自己,他无奈地摊了摊手,“如你所见,刚才不小心掉进了水里。”

  掉进水里?

  这是掉进院里的水池,还是……还是王爷的浴池啊?

  安福细思极恐,不敢再多想,“那公子,您要不跟我来,换身干净衣服吧……”

  少年眼睛一亮,弯起嘴角:“那就麻烦你了。”

  安福脸一红,“不,不客气……”这小公子,模样可真好看呀……他在心里想。

  房中。

  “公子,这身衣裳是以前裁缝不小心做小了的,本来是给王爷做的,您穿着应该正好合适。”

  卓溪试了下,确实挺合身的。

  安福从后头瞧着他,脸又是一红,“对了,小公子,方才我去问王爷要不要帮您安排个院子住下,王爷没理我……”

  卓溪笑笑,“随便给我弄个房间就好了,我很随意的。”

  “这,好吧。”

  “对了。”卓溪问他,“晏珹他平时都做些什么?”

  安福想了想,“王爷他……一般都在书房里待着,有时会去上上朝。”

  不对。

  他张了张嘴,“小公子,您怎么直呼王爷的名字呀?要是让王爷听见了……”

  少年笑着摆摆手,“没事。还有,我姓卓,单名一个溪字,你可以叫我名字。”

  卓溪觉得,这里的人规矩实在有点多。

  安福使劲摇头,“这可不行,我们是下人,是不能直呼主子们的名字的……”

  卓溪:“好吧。对了,你是晏珹的仆人么,跟着他很久了?”

  安福:“没有,我是去年才来的。我前面那个听说已经……”他看着卓溪,犹豫着做了个手势。

  卓溪懂了,“是犯了错,然后被……”

  “这个就不知道了……”安福说,“卓小公子,这些事府里没人敢说的,您最好也不要说……”

  “知道了。”卓溪拍拍他的肩,“谢谢你,我去找你家王爷啦。”

  “哎……”看着他的背影,安福挠挠头。

  这小公子,到底是谁啊?居然也一点都不怕临安王。

  不对,他为什么要用“也”啊。

  话说回来,那只跟着王爷回来的小家伙,又跑去哪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