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王爷在上(四)
糯米卷2021-04-25 09:484,119

  明灭烛火下,男人靠在床头看书,被褥将双腿盖住,长发微湿。

  卓溪趴在窗外看了阵,不知在想什么。

  即便被他这么看着,男人也仿若未觉,只当他不存在。

  房门轻响,卓溪略微试探地走进去,挑了挑烛芯,让光更亮些。

  他想了想,在桌边坐了下来。

  “你真的没什么想要的么?”他支着下巴问道:“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男人将手中的书籍翻过了一页。

  他转头看了少年一眼,那一眼冰冷而凉薄,却又仿佛带着些微的讽刺。

  “本王什么都不想要。”

  “哎。”卓溪当着他叹了口气,一副为难的样子。

  男人收回目光。

  就在卓溪以为他打算就这样不再言语时,男人却又开口了。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若别有用心,趁早离开。”

  卓溪:“可是,我就是为了你而来啊。”

  他这话说的也没错,谁让对方是他的目标人物呢。

  ***

  卓溪就这么在临安王府留了下来。

  府里的几个下人虽然对他的出现都有些疑惑,但都挺喜欢这个长得俊秀,性子又随和的少年。

  只是觉得少年口中说的“找王爷报恩”的说法,多少有些天真。

  临安王如今的模样……除非少年能医好他那双腿,否则,怕是怎么报恩也没用咯。

  也不知道这少年以前是怎么受了王爷的恩惠,都这么久了,还找上门来报答。三年前临安王在外出征时,确实是救过不少人的命。可那时的临安王,和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他们感慨万千。

  而安福则是继续疑惑:那兔子是跑丢了吗?怎么几天都没见着了……

  也不知道那么小一只,跑出去后能不能活得下来。他还去问了卓溪,有没有见到那小家伙,得到的回答自然是没有。

  安福挠挠头,继续干活去了。

  卓溪坐在长廊阑干上,望着院子里的花木若有所思。

  他在思考该怎么靠近男人一些。

  正沉思着,不远处传来什么嗑在地面的声音。他转头,原来是一个下人手里拎着的木桶落在了地上。那里头装着不少水,大概是他一时脱力所以没提住。

  卓溪走过去帮了对方一把,说:“你还好吧?要不我帮你提过去。”

  那下人长着张方方的脸,大约三十岁左右,闻言很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可能是这两天夜里不小心着了凉所以精神不大好……不用不用,卓小公子你不用这么客气。”

  他虽然这么说,但卓溪看他脸色确实有点差,于是决定帮他分担点,一起把水提过去。

  下人很是感激,连忙说了几声谢谢。

  跟着对方到达目的地时,卓溪才发现这里似乎不是普通的厅堂,里面没有多少家具,只有正中央摆放着几个牌位。

  下人对他笑了笑,说:“这里是祠堂,小的隔三差五就得来打扫一次。”

  原来如此。

  卓溪双手合十,默默给那几个牌位拜了拜。

  虽然他不认识,但礼貌还是要有的。

  他辨认了下,发现摆在最前面的那个,似乎是属于晏珹母亲的牌位。

  供桌上已经落了一层浅浅的灰尘,下人拿着布过去,小心翼翼擦拭。

  他是不敢碰那些牌位的,那是禁忌,每次来打扫时,都要特别小心谨慎,不能冒犯了逝去的人。

  正要擦完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轮椅滚动声,王府的主人出现在门口。

  晏珹面色清冷,目光投向二人。

  下人惊愕失色,他没想到临安王会突然过来,手下意识一动,却不小心碰到了其中一块牌位。

  那牌位晃了晃,径直往地面坠去。

  “!”

  空气仿佛凝住,下人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死亡。他居然在王爷面前……打翻了王爷生母的牌位,老天爷啊……

  就在气氛紧张的刹那间,一双手接住了牌位。

  卓溪把那牌位轻放回原位,然后又拜了拜。

  “不好意思……冒犯了。”

  下人连忙冲着晏珹跪了下来,惊慌失措道:“王爷,我不是故意的……求王爷饶命!”

  晏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仿若在看一个死物。

  “怎么了?”被声音吸引过来的安福跑过来,“发生什么事了……”

  下人颤声解释了一下刚才的经过。

  安福听了头皮发麻,他也不敢给对方求情,因为他虽然是王爷的贴身侍从,却也没有太大的权利。

  卓溪想了想,也没有说话。

  他想他没有那个资格替晏珹决断应该怎么处理这种事情,毕竟牵涉到对方逝去的亡母。

  不过,说起晏珹的母亲,男人外貌这么优秀,那应该也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吧。

  不知道晏珹的母亲看到对方如今现在这幅样子……会不会觉得心疼。

  想到这,他看了眼刚才被自己放回去的牌位。

  这一眼被晏珹捕捉到了。

  他将卓溪的动作收入眼底,神色冷冽。

  “出去。”

  几人愣了愣。

  安福反应过来,连忙拉着那下人出去了。卓溪有点意外,男人竟然只是叫他们出去。察觉对方是想自己静一静,他也退了出去,把这里留给对方。

  离开此处后,安福打发了那下人,叫他赶紧领了这个月的工钱离开王府,然后对卓溪说:

  “……王爷应当是,不想当着悦妃娘娘的面开杀戒吧。”

  卓溪觉得大概也是这个原因。

  看来男人尽管性情冷,和母亲之间的亲情却不是假的。

  安福接着道:“幸好卓公子你接住了牌位……否则今天那黄三的命真的是保不住了,卓公子你反应真是快。”

  卓溪笑了笑,摇摇头。

  “下意识的反应而已。”说真的,确实是这样,经过刚才他才发现,自己身手原来这么好。

  “安福,你家王爷在祠堂里做什么呢?”他有点好奇。

  安福答道:“王爷他……偶尔就会像这样,一个人在祠堂里待上大半天。”

  听着对方的描述,卓溪脑中不禁浮现出男人孤寂的背影。他望着牌位的时候,想的会是什么呢?

  ***

  清晨,天才蒙蒙亮,男人便已醒来。

  胸口似乎压着什么,他眯眼望去,就见一团小小的东西正窝在他身上,随着呼吸缓慢起伏。

  “……”他起身,卓溪就咕噜一下滚了下去,醒了。

  神色惺忪的少年坐在床边,打了个哈欠。

  “早啊。”

  男人神色微沉。

  卓溪一点也不怕他,反而笑着说,“今天你是不是要去皇宫啊,我陪你去。”

  昨天,宫里来了个老太监,颤颤巍巍的宣了个旨。大意就是让临安王今日进宫去,一起上朝商议些事。

  那老太监看见卓溪时,一张布满皱纹的脸写满了疑惑。但也没问他是谁,读完旨就爬上马车回宫了。

  晏珹看了他一眼,将自己挪上轮椅,拿起一旁准备好的洗漱用具洗漱完后,便推着自己来到了铜镜前。

  修长的手指正要去拿面前的木梳,却被另一只手抢了先。卓溪把梳子拿过来,笑眯眯说,“我来帮你吧。”

  “……”晏珹于铜镜中再度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只缓缓合上了眸子。

  卓溪这几天观察下来,知道对方平时洗漱穿衣什么的都是自己来。他有心为男人做点什么,却找不着机会。

  对方对他的存在,采用的是完全忽视的态度,似乎这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无法影响到他。

  哪怕知道卓溪不是人,对晏珹来说,也只是这府里多了一个会说话会动的活物罢了。

  卓溪都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不高兴。

  手中的漆黑长发看着手感很好。他心想,男人这次倒是没有拒绝。

  梳个头而已,应该挺简单的吧。

  十分钟后,他看着自己手下有点歪的发髻,陷入了沉思。

  好吧——还是有点难度的。

  系统用电子音嘲笑他:“宿主,你真的不是来添乱的吗。”

  卓溪:“……为什么一个男人还得梳发髻,戴发冠,他们不嫌麻烦么。”

  像他自己的这头长发,就直接被他随意地扎在脑后,多简单粗暴。如果不是不想显得自己太特立独行,他都想剪成短发,因为长发实在太不方便了。

  013说:“这个时代的人都很讲究君子礼数喔。”

  行吧。

  卓溪放弃了。

  他把自己梳的那个发髻散开,又把梳子放回去。

  晏珹睁开眼,从镜子里看着他。

  卓溪突然感觉有点不好意思,“那个,还是你自己来吧。”

  晏珹没再看他。

  目睹对方动作干净利落地给自己梳着头,卓溪在一旁有点好奇地观摩了个全程。

  “原来是这样……”

  但他感觉,他的眼睛会了,手还是不会。

  见对方准备往外走,他把手放上轮椅,打算帮对方推。几乎是下一瞬,他的手腕就被男人攥住了。

  “卓、溪。”晏珹一字一顿地道,语气阴沉。

  这几日,府里偶尔会听到有下人叫少年“卓溪小公子”,晏珹自然是知道他的名字的。

  这两个字被他从嘴里说出来,带着些令人胆寒的冷意。

  “……”卓溪看着圈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挣了挣,讨好道:“知道了知道了。”

  那只手这才放开了。

  只不过,在他手腕处留下了一圈显眼的红色印记。

  卓溪:……这人吃什么长大的,力气这么大。

  他发现,晏珹的自尊心真的很强。

  不过也对,双腿无法行走这件事,应该是对方心里最深的痛。

  “十三,有法子可以治好晏珹的腿吗?”卓溪敲敲系统。

  “没有。”系统顿了顿,“宿主,我的编号是013,不是十三。”

  卓溪:“都差不多。”

  013:“……”

  “就没有什么道具能让他站起来?”卓溪再接再厉,“十三,别这么小气。”

  “我刚才已经回答你了,没有。”系统是个诚实的好系统,任宿主再怎么说,没有就是没有。

  “对了宿主,攻略进度涨了百分之一。”系统说。

  卓溪有点高兴,原来还是有作用的啊。

  只不过,怎么才涨了这么点。

  总比没有好,他安慰自己。

  他跟在男人身后,然后就见安福牵着马车等在大门口。

  “王爷。”侍从打量着自家主子的神情,又看看旁边锲而不舍跟着的少年,有些踌躇。

  “卓公子,你也要去么。”他挠头。

  卓溪:“对啊。”

  晏珹看着钻进马车的少年,眸色微深。

  “下去。”

  “不要。”少年双手环胸,抿嘴,“我还没见过皇宫长什么样呢,你就让我去看看吧。”

  安福坐在外头,拿着马鞭犹豫,卓公子不会被他家王爷轰出来吧。

  而晏珹,依旧是那两个字:

  “下去。”

  卓溪:“听说皇宫宏伟气派,我好奇而已。”

  为了攻略晏珹,他必须得主动去了解一些事情。能跟他去皇宫,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气氛有些凝结。

  男人闭了闭眼,突然冷道:

  “那不是什么好地方。”

  “不是什么好地方,那我更要跟你去了。”少年认真说,“我还没报恩呢,万一把你弄丢了怎么办?”

  安福在外面听的有点奇怪:卓公子这话说的,他家王爷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可能进趟宫就整丢了呢?

  不过卓公子这人,真是有毅力呀。他就没见过哪个人,敢这么粘着临安王的。虽然王爷对他都是冷冷的,但卓溪却一点也不在意。

  就两个字,佩服!

  同时他又有些提心吊胆,总觉得卓溪继续这么下去,不知道哪天就会惹怒王爷。安福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这位卓公子是否还好好的在府里待着。

  生怕哪天,这人突然就没了。

  晏珹沉沉和少年对视半晌。

  最后还是卓溪败下阵来,他眼睛有点酸。

  安福就瞧着他从马车里钻出来,跳到地上,拍了拍衣摆。

  “行吧,我不去了。”反正以后机会多的是。

  马车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走。”

  安福连忙对卓溪点了点头,然后扬起鞭。

  “驾——!”

  卓溪目送着马车离去,摸摸自己的鼻子。

  “哎。”他叹气,“真难。”

  系统毫无感情地给他鼓励:“加油。”

  卓溪:“十三,你之前给我的那份资料现在看来有点太简单了吧……能不能再给份具体点的。”

  013:“宿主,不行哦。更详细的东西,需要你自己去发掘,不然哪来的难度呢。”

  卓溪:“……没良心的。”

  013说:“宿主,我本来就没有心。”

  马车内,闭目养神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快穿之攻略目标人物(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