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 时势所迫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197

  离开城隍庙的时候,虞长莺目不斜视的跨出大门,脸上表情淡然,看起来心情甚好,领着彩雀上了马车之后,便坐在里边闭目养神。

  白鹭是在一刻钟之后出现的,解开绑在树上的缰绳之后,便调转马头跳上车辕,扬着皮鞭往城里走。

  “小姐?”马车刚上路不久,闭目假寐的虞长莺就凑到车门前,掀开马车帘子望向赶车的白鹭,后者瞬间察觉的回头望了她一眼。

  “都安排好了?”虞长莺低声问。

  “都安排好,等他们收拾好东西就出发,到了拢月庄后,管事的看到小姐令牌自会将人安排好,等日后小姐过去再另做打算。”白鹭往后靠在车门边上,缩短了跟虞长莺的距离,省得对方还要探头出来跟她说话,毕竟外边冷。

  “嗯!”听到事情有条不絮的照着计划在走,虞长莺垂眸望着自己撑在车板上的手掌,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在木板上。

  “你可会怪我?”虞长莺问。

  “嗯?”白鹭茫然的回头望了一眼虞长莺。

  “将那些孩子卷入这场旋涡之中,你可会怪我?”虞长莺抬头望向白鹭,后者听得一愣,然后目不斜视的望着前方回道。

  “小姐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最后做决定的是他们自己,日后若有怨恨,也都与人无尤。”所以怪不怪的,根本谈不上。

  “可我若是没开这个口,你与他们之间……。”

  “小姐!”白鹭匆匆打断虞长莺想说的话,自知有些僭越的垂眸低头。

  “奴婢会救济他们也不过是借了府里的光,至于教他们拳脚功夫,不过是被他们缠的没办法才答应下来,如今也只是不好违约罢了。”白鹭说得无所谓,但握着皮鞭的手却紧了紧。

  “是吗?你当真这般想?”虞长莺不置可否的反问,在得到白鹭肯定的答复后,忍不住轻笑出声,表情玩味的说了句。

  “这话你现在说说也就罢了,以后可别再说了,让人知道了还指不定得多伤心呢!”虞长莺想到了上辈子发生的事情,心思飘的有些远。

  “小姐?”白鹭疑惑的望了虞长莺一眼,后者却没再回应的放下了车帘。

  如果上辈子不是因为她,白鹭不会死,也不会跟那个男人阴阳两隔,明明可以成为一对佳偶,却因为她而不得。这辈子瞧着,怕不是从一开始就看上了眼,不然城隍庙里哪会忍不住一直打量?刚才的话要是让那人听见了,怕不是又要把仇记到她头上,当真冤枉。

  这样想着的虞长莺失笑出声,旁边彩雀疑惑的望了她一眼。

  “小姐?您怎么了?”自从小姐染了风寒醒来后,彩雀就觉得小姐变得有些奇怪,却又不知如何形容。

  “无事。”虞长莺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迎着彩雀狐疑的视线,靠在一旁开始假寐。

  如今眼睛和耳朵都有了,剩下的便是手脚,虞长莺想到上辈子因为退婚,不得不嫁进晋王府的时候,爹爹因为担心她在王府安危,给她找了好几个护卫陪嫁的事情。

  那些护卫武艺高强,而且忠心耿耿,只可惜……。

  因为一开始就失了先机,所以嫁入晋王府之后处处受制,导致那些人为了她一个个牺牲,不得善终,而她也是也因为那些人才得以苟活,直到大仇得报。

  也不知这次出嫁,爹爹会不会还把这些人找来,虞长莺在心里这样想着,决定回去以后还是得多关心一下自己的婚事,特别是自己的嫁妆和陪嫁。

  好不容易回到逍遥侯府,虞长莺还没来得及去找虞敬杨关心自己的婚事,就听到管家说,丞相府送来了一张请柬。

  “丞相府?”虞长莺脚步微顿,回头望向半百的管家虞伯。

  “是,听说是丞相府的大小姐办了个游园会,邀请了京中适龄贵女,还有公子,一起游园赏雪。”虞伯是逍遥侯府的家生子,一家子祖上三代都忠心耿耿,对从小看着长大的虞长莺也很是疼爱,说话也十分亲切温和。

  “是吗?”虞长莺似笑非笑的接过虞伯手中请柬,拿着翻来覆去的一阵把玩。

  丞相府的大小姐啊!她差点都把这人给忘了,虞长莺眸中闪过一抹寒光,快的无人察觉,然后若无其事的捏着请柬应下。

  “知道了,就说我会准时赴约。”

  丞相府的大小姐,赵飞环,爷爷是三朝元老,父亲高居丞相之位,外祖是南疆世族,从小就被当做皇后来培养,是京中数一数二的贵女。

  上辈子就听说,赵飞环原本心仪楚王戎祁,却因为楚王戍边十载不得归京,加上晋王在逍遥侯府和苏家的帮助下册封为太子,丞相府不得不把赵飞环也嫁了过来。

  彼时,晋王已经得势,比起逍遥侯府和苏家,在朝堂上盘根错节的丞相府,更能帮助晋王坐稳太子之位,甚至在登基称帝后,成为朝堂上压制百官的助力。

  于是赵飞环献计,晋王以虞长莺相要挟,最终把逍遥侯府和苏家逼上绝路,而虞长莺虽然得以封后,却在封后不到一个月,就被当时已经称帝的晋王借故废黜,贬入冷宫晴雪院。

  被贬的虞长莺,因为赵飞环的怨恨而被种下噬心蛊,日日受尽折磨,而赵飞环会如此痛恨虞长莺的理由,是因为晋王之所以能够称帝,全都是因为虞长莺,以及虞长莺背后的逍遥侯府和江南世族苏家。

  所以赵飞环教唆晋王除掉了逍遥侯府和苏家,然后还想除掉虞长莺,却因为虞长莺也给自己下了同心蛊而不得,所以只能更加变本加厉的折磨虞长莺。

  而虞长莺就是在这样的磋磨中苦熬了八年,最终助楚王谋反杀回京城,而她也借着这股东风,终于大仇得报。

  上辈子自己什么都没做,赵飞环就因为对五皇子求而不得,便像个疯子一样把所有不如意都归咎到自己头上,然后害了整个逍遥侯府和外祖一大家子。

  这辈子她光明正大嫁进楚王府,直接绝了赵飞环的念想,得知这件事情的赵飞环会有什么反应,虞长莺可想而知。

  她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如此的急不可耐。

  “这丞相府的大小姐不是不喜跟咱家小姐接触吗?怎么好端端的把帖子下到府里来了?”彩雀眉头微皱,显得很是担忧。

  这京城上下谁不知道,丞相府的大小姐并不待见自家小姐,从那些每日追捧赵飞环的人口中就能知道,那些人总说自家小姐的盛名都是靠银子沽名钓誉得来的,如果不是逍遥侯府每年都捐银捐物救助百姓,还在冬日里施粥送温暖,谁会知道逍遥侯府的大小姐虞长莺?

  而自家小姐向来不喜与人争辩这些,倒也让京中不少世家小姐和公子起了误会,反而是在百姓之中留下了美名,让虞长莺成了京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高门贵女。

  “许是怕以后没机会吧!”白鹭不以为意的应和。

  “啊?”彩雀茫然的望着白鹭。

  “日后小姐嫁进楚王府就成了楚王妃,王妃是一品诰命,除了宫宴,想请小姐与会可不容易。”更何况小姐到时候身份已婚,跟那些未婚的小姐和公子可玩不到一块儿。

  白鹭的话让彩雀恍然大悟,也让一旁听见的虞长莺笑得耐人寻味,对这所谓的赏雪游园会,莫名的多了一丝期待。

  “收到回帖了?”

  暖阁里,容貌艳丽且妆容矜贵的赵飞环,看到贴身丫鬟月桃出现的时候,挑眉问了句。

  “是,逍遥侯府回帖称,会准时赴会。”月桃低头望着脚尖,毕恭毕敬的回道。

  “是吗?这是准备在京中世家面前展露头角了?”赵飞环表情嘲讽的冷哼。

  像逍遥侯府那样除了钱就是钱,没有丝毫家族底蕴的门第,在赵飞环这样的世家面前,是非常不招人待见的。而逍遥侯府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从来都是低调处世,像这样的游园会,逍遥侯府从不参加,如今倒是应了她的约,可见这逍遥侯府是不打算继续低调了。

  而让逍遥侯府敢于张扬的底气,无非就是虞长莺即将嫁进楚王府,如此,也给楚王争夺帝位提供了更多的助力。

  比起在京中岌岌营营,靠着外祖撑腰才有一方天地的三皇子,凭着自己的努力拥有十万精兵,并且如日中天成为三皇子有力竞争对手的五皇子,明显更具备称帝的能力。

  赵飞环每每想起五皇子,楚王戎祁,内心都是悸动和羞于启齿的痴恋,偏偏她的身份和地位,并不允许她做出主动攀附这种有失身份的事情。

  所以赵飞环只能眼睁睁看着皇帝下旨,让虞长莺嫁进楚王府,而她,只能继续等待,看看谁更能接近那个至尊无上的位置。

  曾经庆幸过皇帝没有立太子,让她得以避过跟三皇子早早定亲这一局面的赵飞环,此刻却无比痛恨皇帝的一意孤行,竟然不顾楚王征战在外,把虞长莺赐婚给楚王不算,竟然连婚期都定了下来,让她连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

  如果自己不能嫁给楚王戎祁,那么……虞长莺也不能。

  “你先下去,让亚桑过来伺候。”赵飞环挥手把月桃赶了出去,然后很快就看到一个穿着利落的少女跟着走进门。

  “小姐!”来人一身藏青衣衫,手脚都束了口,看起来干净利落,说话的时候面无表情,看起来年纪不大,举手投足却很是老成。

  “东西可以备上了,三日后游园会上动手。”

  “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