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未雨绸缪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369

  关于自己要嫁人的事情,虞长莺心里早就有数,所以逍遥侯府无论怎么忙,外界又如何议论,虞长莺都没往心里去,毕竟,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上辈子嫁到晋王府才知道自己入了怎样的狼窝,被人拿捏着威胁家族,无力抗争的只能眼睁睁看着亲人惨死,家族陨落,即便是报仇,也是输了仇人太多,最终耗费八年才得以达成心愿。

  这辈子既然依旧无法逃脱卷入朝堂争权夺利的命运,虞长莺希望能够在事发前早早做好准备,唯有如此才能心不慌,人安定。

  “小姐,我们到了。”马车外传来白鹭的说话声,虞长莺也跟着回神。

  彩雀掀开车帘引虞长莺下了马车,兼任车夫的白鹭便把马车牵到一旁,绑到了一棵歪脖子树上,而彩雀此时,已经领着虞长莺走进了眼前破庙。

  城外荒芜的城隍庙,已经很多年没有香火供奉,被一群乞丐和流民占据,平日里无所事事,不是乞讨就是偷到,偶尔也会去旁边山里找些吃的,鱼龙混杂,却都赤贫褴褛。

  像虞长莺这样的衣着华贵,容貌美丽的女子,走进这样的地方,就像是一朵鲜花陷进了烂泥里,也如同一颗石子丢进了平静的碧水中。

  原本缩在角落的人群,在一阵死祭后突然变得躁动起来,更有如同饿狼一般的眼睛,盯着虞长莺满目贪婪,甚至带了点猥琐和恶意。

  哐当!伴随着一声异响,庙门前闪过一道寒光,削铁如泥的匕首狠狠扎在门框上,入木三分的惊醒了庙内所有人,几乎是瞬间,所有恶意褪去,只剩下战战兢兢的诚惶诚恐。

  白鹭冷着脸走进门,站在虞长莺身边扫过寺庙内所有人,然后一言不发的走过去将匕首拔出,随意的在手上挽出几道如花寒光,跟着安静的守在一旁。

  “小姐,早说了这种地方不适合您来,您偏不听。”刚才被众人视线看出一肚子火来的彩雀,面色不虞的瞪了庙内众人一眼,即便白鹭刚才出手让这些人安分不少,她还是很不满。

  “来都来了,总不好白跑一趟不是?”虞长莺就这么站在门口,逆着光,视线盯着城隍座像旁边的那个小门看。

  很快,一个纤瘦的身影从小门后走出,后边还跟着一长串的小萝卜头,看到这群人出现的时候,白鹭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寺庙里缩着的人却更加警惕的降低了自己存在感。

  “你来这里做什么?”领头的少年身形高壮,那张略带稚气的脸看起来不过十五六,但气势却十分沉稳,眼中说话的时候还闪过一抹诧异。

  “有话还是里边说吧!”应声的是虞长莺,瞧着眼前少年淡然一笑。

  原本落在白鹭身上的视线,终于转到了虞长莺身上,少年的眉头因此皱得更紧,脸上表情带了点提防,站在原地没有动。

  “带路。”见少年不为所动,虞长莺也不催促,白鹭不得不开口喊了声。

  因为这两个字,让少年望向白鹭皱了皱眉头,倒也没有反驳,而是转身带着身后有些激动,却也有些疑惑的半大孩子,转身穿过小门往回走去。

  先跟上的是彩雀,在前边引路,然后是虞长莺,若无其事走过寺庙里的狼藉和邋遢,仿佛踏青一样闲庭信步,而后跟着的是白鹭,离开时还略带警告的扫了一眼寺庙内众人。

  等一行人离开后,寺庙里缩在一起的众人这才三三两两凑头,议论声由小渐大,但穿过小门的众人却都没有在意。

  外表破落的城隍庙,穿过那个小门之后,仿佛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跟外边城隍座像下的狼藉和邋遢不同,小门后的院子收拾得还算干净,虽然房间外表依旧破落,窗子也零碎散落的要坏不坏,却都用破布衣裳挡了风寒,隐约,还能看到背后窥探的眼睛。

  一个光线还算明亮的房间,靠墙围了一圈的木板通铺,靠近门口的地方有个灶台,里边烧着火,灶上的大锅也烧着水,所以屋子还算暖和,就是烟火气重了些。

  领路的少年带着人在屋子里随意落座,彩雀进来后皱了皱眉头,忍住了捂鼻的动作,而是退到一旁望向进门的虞长莺,有些担忧的喊了声。

  “小姐!”这样的地方小姐如何能够受得了?彩雀不懂为什么小姐坚持要亲自过来。

  “看起来还不错。”虞长莺进门后便四下打量了一眼,仿佛平日赴会闲逛一般淡定如常。

  少年面露狐疑的望着虞长莺眼神微眯,其他人更是好奇不已的把虞长莺打量了一遍,最后看到白鹭进门的时候,有些高兴的张嘴想要叫人,却因白鹭微微摇头而打住。

  “粗鄙地方,当不得小姐夸赞。”少年望着虞长莺,说得不卑不亢。

  “你觉得粗鄙,我倒是觉得挺干净整洁,见仁见智罢了。”比起上辈子她待的晴雪院,这里好了不知多少倍,一看就是用心收拾过的,虽然简陋,住着也还算舒服。

  虞长莺这般平静如常的说话,让少年眉头越皱越紧。他知道眼前的人不是普通人,能让白鹭如此恭敬优待的,只能是对方主子,而他知道,对方主子是逍遥侯府的嫡小姐。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跑到这种地方?又有什么目的?少年猜不透。

  “小姐不辞辛劳远道而来,不知所谓何事?”少年的沉稳让虞长莺很满意,也很庆幸。

  比起唯唯诺诺或是满身戒备,眼前可以正常沟通的状态,甚合她心意。

  “我身边缺人办事,想问你有没有兴趣。”虞长莺望着少年,平等平视,让少年心里略过一抹惊诧,然后很快恢复平静。

  这些高门大宅里的公子小姐,从小耳读目染,一个个心思诡谲难辨,都不可用平常心看待,如果掉以轻心,怕是连骨头都要被人啃没了。

  “如果我没兴趣呢?”少年低声反问。

  “那就太遗憾了,如今立冬刚过便下了大雪,看今年情况怕是要比往年更冷几分,待到冬至的时候,也不知会不会冻死人。”虞长莺嘴角含笑的望着少年,生死于她竟是如此云淡风轻,却让少年眉头皱得几乎在门头堆出了山川。

  今年天冷他知道,初雪下的也早,怕是一个冷冬。这城隍庙虽然可以栖身,却也仅止于此,衣不遮体,食不果腹,大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半大的孩子?

  “你威胁我?”少年抬头望着虞长莺,看了一阵之后视线转向对方身后白鹭,神情复杂的暗恨咬牙。

  “不,我只是给你提了个建议。”虞长莺理所当然的笑了笑,换来少年冷哼。

  “说的比唱的好听,怕不是从前年施粥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在计划了吧?”少年瞪向虞长莺言语嘲弄,眼中有着被欺骗的怒火,还有汹涌的不甘心。

  “施粥每年都有,你倒不必如此看得起自己,至于后来偶有接触,这不是你自己求来的吗?”所以这心怀不轨且另有图谋的帽子,你还是自己留着吧!虞长莺斜眼望着少年。

  “你!”少年气结,涨红了面颊,瞪着虞长莺用力将手握紧双拳。

  “其实你没必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虞长莺望着少年始终气定神闲。

  “我需要有人帮我办事,而你能找到人帮我办事,我们各取所需,算得上是笔公平的交易。”虞长莺说完望着少年,后者面色沉凝的追问了句。

  “为什么是我?”少年费解且疑惑,身上的警惕始终不减。

  为什么?虞长莺望着少年嘴角微扬,拢在袖子里的手指不经意摩挲着,毕竟是当年携手一起颠覆了整个王朝,还打开城门让楚王顺利杀入京城的男人,要不是有上辈子的经历,这种事情现在就算有人跟她说,虞长莺都不一定会信。

  “不是你,是你们。”虞长莺不动声色的纠正少年用词,在对方狐疑挑眉的时候笑了笑。

  “你们帮我办事,我教你们本事,你们给我忠诚,我给你们前程,你们应我之事,使命必达,我保证所求之事,必无愧于天地,这是合作,我们十年为期,届时你们可以去留随意。”虞长莺的话让少年错愕,旁边安静的其他少年孩童也都傻了眼。

  这位看起来高贵如天女般不可亵渎的小姐,不是想要让他们为奴为婢,而是想要跟他们合作吗?而且还要教他们本事,给他们前程?!

  一时间,所有人都望着虞长莺忘了反应,即便是少年,也没了一开始的冷静。

  “为什么?”少年不懂,以对方的身份地位,要什么人办事不行?为什么会找到他们头上?难道就因为之前有过接触,所以被选上了吗?

  少年越过虞长莺,望向对方身后的白鹭,神色莫名。

  “白鹭跟你们接触了那么久,我的身份你们应该都知道了。”虞长莺望着少年,后者皱眉微微点头。

  “那你们应该也听说了,我很快就会嫁进楚王府。”虞长莺没有细说,像是笃定眼前少年能够想通一般,点到为止。

  而少年在略微思考过后,恍然大悟般望向虞长莺,眼神有些探究,也有些叫人猜不透的深意,却没了一开始的抗拒。

  楚王是皇上的儿子,是有继承权的五皇子,而当今圣上还没有立太子,日后的储君必然要在如今的几位皇子中挑选,现在呼声最高的是皇后嫡子三皇子,外祖是拥有西南三十万大军的威武大将军。

  然后就是楚王,一个传言并不受宠,且母妃早逝,外祖早已归隐,没有任何助力,全靠自己战场厮杀累积军功,坐拥十万精兵良将的沙场战神。

  如果没有楚王,三皇子晋王将会是当之无愧的太子人选,因为无人可与之争锋,只是近年楚王渐渐起势,如今又要跟财富通天的逍遥侯府结亲,而逍遥侯府的姻亲还是江南大世族苏家,苏家的三清书院更是培养了不少朝廷栋梁,有些还身居高位。

  如此一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