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不甘心也无法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115

  温泉庄子上发生的事情虽然只有几个当事人知道,但事情迂回曲折的没有人能看清全貌,就是主事者赵飞环都无法理解,事情为何就成了这副模样。

  虽然让亚桑调查前因后果,但因为事情牵扯的都不是普通人,所以除了月桃那边能探听一二,其他的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事情至此,赵飞环也不难看出,这是有人故意封锁了消息,所以心中虽然不甘,却也只得就此作罢。

  可因着赵飞环想要寻找真相的关系,让本来毫无知觉的逍遥侯发现了端倪,顺着赵飞环调查的方向逆向追寻,只要不蠢,多少能够猜出个大概,却也仅止于此。

  “晋王还没死心,想要破坏你和楚王婚事的事情,爹爹已经知道了,现在晋王已经跟丞相府联手,日后你嫁进楚王府,跟这两个人对上怕是迟早的事情。”虞敬杨很是担心,如今婚事还未成,楚王也还生死未卜,这些人就已经开始算计起自己女儿,怎不叫人担忧?

  面对自家爹爹臆想出来的结果,虽称不上完全正确,但也八九不离十,所以虞长莺没打算继续解释,而是沉默的认同了这一结论。

  就让爹爹以为丞相府和晋王府联手,赵飞环跟戎昊狼狈为奸想要陷害自己吧!反正等她嫁进楚王府,这两个人迟早也会勾搭到一起,就算赵飞环不愿意,丞相府也不会再错过跟晋王联手的机会,毕竟楚王已经娶妻,能夺嫡的皇子里边,已经没得选了。

  “虽然爹爹不愿卷入这些纷争,也不忍心让你经历这些阴谋算计,可皇上圣旨已下,爹爹也不能不管不顾的抗旨不尊,但凡有一丝办法,爹爹也不愿让事情走到这一步。”虞敬杨是真的疼爱这个小女儿,满脸都是怜惜。

  可他身为臣子,背后偌大的一家子,还有姻亲及忠仆,他真的做不到不管不顾。

  “爹爹不用担心,女儿都省得的。”虞长莺握住虞敬杨的手,低头垂眸隐藏了眼中汹涌的感情。

  上辈子就是因为有一线生机,所以爹爹才会答应晋王提议,虽然抗旨退婚免了可能守活寡的危机,却也依旧没能躲过朝堂的权利斗争,最终……家破人亡。

  “爹爹知道你明理,识大体,也顾大局,但爹爹还是会担心。本想着等你成亲后看看情况再说,现在怕是等不及了。”虞敬杨望着虞长莺眼神微眯,眉宇微皱的面色一凌。

  如果楚王回不来,女儿最多是守个活寡,可要是楚王回来了,照着丞相府和晋王府如今的作为,怕是会容不下楚王府和逍遥侯府,到时候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怕是会防不胜防。

  “爹爹别的不担心,就是怕你遇到危险却没人能护得住你。”那楚王现在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虞敬杨只得自己多费点心,毕竟是自己的女儿不是?

  “爹爹的意思是?”听到这里,虞长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上辈子也是这般,不管她要嫁去哪里,爹爹总是为她考虑良多。

  虞敬杨没说话,只是望向门口拍了拍手,等虞长莺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四个人鱼贯走了进来,三男一女,跟上辈子一模一样场景。

  “他们都是爹爹的人,一直在外边帮爹爹做事,如今你要嫁去楚王府,身边只有两个丫鬟怕是不够,现在给你培养几个人怕是也来不及,所以就把他们找来了。”虞敬杨望着虞长莺说完,然后望向进门的四个人。

  “你们介绍一下自己,让小姐心里也有个数。”

  “是!”四个人恭敬回话,然后从那个叫玉清的女子开始,依次行礼跟虞长莺介绍自己。

  其实他们就算不说,虞长莺也知道,女子三十出头,叫玉清,是个寡妇,二十岁的时候因为无法生育被人休弃,跳河被父亲救下之后,就一直在外头铺子里当掌柜,接触的都是达官贵人,十分知礼且懂规矩,人也非常聪明,对父亲很是忠心,后来也对自己极好。

  三个男人是三兄弟,年幼时家道中落卖身救母,被爹爹买了回来。大哥赵生力大无穷,现年二十有一,是个外表粗莽,豪气云干的男子,学了一身武艺,来这里之前,是爹爹的商队里负责护镖。

  二哥赵复,是个有着翩翩公子气质的读书人,聪明机警,为人稳重内敛,嘴角总是含着一抹笑,看起来亲切平和,却是个心机城府都不容小觑的人,在被叫来之前,是管理一个州府产业的大管事。

  最小的赵晓,是个只有十七岁的机灵少年,性格十分活泼,长袖善舞且八面玲珑,让人轻易就能方向戒心,是个收集情报的好手,在来这里之前,一直都在外边当跑货郎,明面上是做买卖,实际上却是给十分称职的探子。

  这四个人,是爹爹苦心培养出来为自己所用的人才,却因为担心她而调来认了主,然后这四个人上辈子也确实护着她死而后己,这辈子再见,虞长莺只觉得亲切,也十分感慨。

  “很高兴认识你们,以后有劳了!”听完四人的介绍之后,虞长莺笑着打了个招呼,却让四人在听得她的话之后一片愣怔。

  他们虽然各有本事,但都卖身给了主家,是奴才,这样的身份哪里当得主子这般客气应声?于是四人颇有些愕然的抬头望向虞长莺,一时之间也忘了规矩。

  倒是虞敬杨,在略微惊讶过后淡定的坐在一旁没有表示,心里却老怀安慰。

  论起为人处世收买人心,自己这个女儿比起外头那个儿子,怕是要略胜一筹。

  “小姐客气了,都是奴才本分!”率先开口回话的是赵二哥,赵复,拱手行礼的时候态度恭敬,却微微垂眸,看不出心思。

  “几位都是爹爹手下得用之人,可不是什么奴才。”虞长莺笑着望了赵复一眼。

  “是,属下明白了。”赵复眼中眸光幽闪,从善如流的应道。

  “谨遵小姐吩咐!”四人齐声答应的同时,虞长莺笑了笑。

  “说起来,这会儿确实有事要吩咐你们。”

  “我一会儿要出门一趟,麻烦赵大哥准备两辆马车,一会儿赵二哥和都赵三哥跟着一起去,至于清姨,就先跟我回拾雅苑吧!做一下出门的准备。”虞长莺说完,四人应声称是。

  等四人退出去之后,虞长莺扭头望向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虞敬杨。

  “谢谢爹爹!”

  “你做的很好。”虞敬杨笑着伸手揉了一下虞长莺头顶,心中忍不住感慨,马上就要嫁去别人家了,日后要想这么揉对方脑袋怕是做不到了。

  “是爹爹教的好。”

  不管是从小对她的教导,还是未雨绸缪的培养出赵生和清姨等人,爹爹总是不遗余力,所以才能守住这偌大的家业,养活那么多的人。

  偏偏上辈子因为她,赔上了一切,害了无数人。

  虞长莺神色黯然一瞬,然后很快就恢复过来,跟虞敬杨辞别之后,便带着清姨回到拾雅苑,介绍给彩雀和白鹭互相认识之后,便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

  清姨留在拾雅苑熟悉环境,收拾院子上下,顺便去管家那里了解虞长莺嫁妆的事情,毕竟日后嫁到楚王府,这些东西都要她帮着打理。

  这对做过铺子掌柜的清姨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而在她这般忙碌的时候,虞长莺也带着人慢悠悠的出城,往拢月庄而去。

  “二哥,你猜小姐要带我们去哪?”坐在马车辕头上的赵晓,掀开马车帘子问了声。

  “放下,冷。”马车里的赵复手里拿着本书,因为赵晓揭开帘子的关系灌了冷风进来,顿时有些不满的瞪了对方一眼。

  “且!你不是自诩聪明吗?难道这都猜不到?”赵晓没好气的凑近马车,对着车帘缝隙没好气的嘲讽道。

  “你不是自诩百晓生吗?难道这都不知道?”坐在靠近车帘边上,借着车帘缝隙光亮看书的赵复,突然有些后悔离得这么近,让赵晓有了跟他叭叭的机会。

  “这刚见面,我能知道什么啊?就觉得这小姐跟传闻中的一点都不一样。”赵晓望着前边马车砸吧嘴,清秀的脸上表情玩味。

  “谣言止于智者。”赵复淡淡一句话,听得赵晓眉头一皱,好一会儿才回过味来,这是说他笨呗?竟然听信谣言。

  “哼!”赵晓回头瞪了赵复一眼,不再说话的认真赶车,并未留意到马车里的赵复,在他提到虞长莺的时候,那张斯文俊秀的脸上意味不明。

  外界都说逍遥侯府的大小姐性子清冷,却是个菩萨心肠,毕竟逍遥侯府乐善好施,每年冬日都会施粥救济无家可归之人,帮助对方度过寒冬,今年怕是也不会例外。

  只是外人接触的都只是表面,今日一见,赵复心里却有了不一样的认知。

  性子清冷没看出来,倒是有老爷几分笑面虎的真传,至于菩萨心肠,倒是还得好好观摩一翻。其实,赵复倒是希望虞长莺有几分锐气,毕竟是要嫁进王府的人,性子可不能太软。

  不过,比起这位小姐日后该如何,赵复更想知道对方今天刚认识,就要带他们出门的想法,到底有什么目的?

  虽然怼了赵晓,但赵复心里其实也很好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