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意料之外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288

  拢月庄,地处京城外的福水村,依山傍水,占地八百亩,外家后边两座山头,是虞长莺收到的及笄礼,日后也是她的嫁妆。

  庄子上的管事也姓虞,是家生子,对虞家忠心耿耿,虞伯四十多岁,儿子负责庄子上的田地,媳妇福婶跟儿媳妇梁氏负责庄子上下庶务,庄子上还请了周边村民当杂役,一直都管理的很好。

  之前白鹭交代秦添带着人过来的时候,已经跟虞伯打过招呼,这几天虞伯都在等着虞长莺过来,所以马车还没到地方,虞伯就已经收到消息,带人等在了庄子门口。

  “小姐万安!”虞伯是个精瘦老人,看到马车停下,等虞长莺下了马车后急忙上前行礼。

  “虞伯!”虞长莺望着虞伯微微一笑,有着重见故人的喜悦,也有不甚唏嘘。

  上辈子虞伯为了守住这个庄子,一家大小都被烧死屋中,是虞长莺内心不可言说的痛,如今看到故人安好,她很庆幸,也很感激上苍对她的怜悯。

  “小姐万福金安!”旁边的福婶看到虞长莺的时候也很高兴,这小姐可是她看着出生的,以前还抱过,后来这庄子听说要给小姐当及笄礼,他们就自己请愿过来先守着了。

  “福婶,好久不见!”虞长莺望着依旧富态的福婶,笑容不该,别人以为的好久不见是这几年,只有虞长莺知道那是跨越了一辈子。

  “小姐里边请”虞伯侧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于后边下车的赵家三兄弟,虽然多看了一眼,却一句话也没问。

  “好!”虞长莺率先进门,身后跟着彩雀和赵家三兄弟,而后才是虞伯等人。

  福婶的媳妇梁氏,恭敬的给虞长莺上了茶,准备给赵家三兄弟的时候,赵复拱手礼貌的谢过,然后恭敬的站在虞长莺旁边,如此,倒也表明了身份。

  “小姐,之前来的人都安顿好了,这段时间都在院子里候着,可要让人传话?”虞伯抬头望向虞长莺。

  “嗯!去把秦添叫来吧!”虞长莺发话,虞伯自然是应声退下,而福婶早就带着媳妇梁氏去厨房准备午饭去了。

  一屋子人,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知道虞长莺想做什么,倒是旁边彩雀知道不少,却也没有在这个时候多话。

  众人等了一盏茶的功夫,秦添就在跟在虞伯身后走进门,而把人带到的虞伯也跟着退下。

  “别看了,人都在这,没少。”瞧见秦添进门后就左看右看的像是在找人,虞长莺便似笑非笑的先开口说了句。

  过了年才十五的秦添,听见虞长莺这句话的时候眉头一皱,然后眼神微眯的瞪了对方一眼,这让旁边赵生看得挑眉,上前两步挡住了秦添的视线。

  “赵大哥莫急,这是秦添,自己人。”看到赵生护主的样子,虞长莺急忙笑着把人叫住,等赵生让开之后,她才望向神情有些紧绷的秦添。

  “这是赵生,赵大哥,以后会代替白鹭,每隔七日来这里教你们武艺,至于你们能学到多少,就要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

  “白鹭呢?”秦添皱眉望着虞长莺,暗暗将手紧握成拳。

  “自然是要在我身边伺候的。”虞长莺理所当然的回答,让秦添望着她咬了咬牙。

  “以前都是跟白鹭学的,现在突然换个人,岂不是要从头开始学起?就不怕耽误时间还耽误事情吗?”秦添厉声质问。

  “无妨,反正你们现在什么都不多,就是时间多。”虞长莺不以为意的应道。

  “我们是无所谓,但是你呢?难道你时间也很多?”秦添不经意的提醒虞长莺,她可是很快就要嫁进楚王府的人。

  “你说的对,我的时间并不多,所以你们要努力学才行,别忘了,白鹭翻过年,可就十七了,这庄子上像她这么大的,有的可都是已经当娘了呢!”

  所以谁的时间多少有关系吗?不努力的话,想要的都得不到,这才是关键啊!

  “你!”秦添恶狠狠瞪着虞长莺,有些气急败坏,却又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用愤怒的眼神来宣泄自己的不满和不甘。

  “我会在庄子上吃过饭再离开,你可以在那之前回复我,如果你愿意接受我的提议,那我们的合作就继续,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以后江湖不见便是。”虞长莺说得云淡风轻,秦添却是咬牙吼了一嗓子。

  “虞长莺!”

  “放肆!你怎么跟小姐说话呢?”秦添的话音才落,旁边彩雀已经出声。

  “无碍,年轻人嘛!就是要有点血气!”虞长莺似笑非笑的叫住彩雀,然后望向秦添。

  “你下去考虑吧!”

  “不必!”秦添狠狠瞪了虞长莺一眼,然后努力的做了个深呼吸。

  “就按照你说的办,日后我们的事情,你不准再插手。”秦添说完转身就要走,却听见虞长莺在身后喊了声。

  “对了!以后有事你通知赵三哥就行,我要是有事也会让他过来找你。”

  “谁?!”秦添顿住脚步,回头望着虞长莺。

  “我?!”几乎是同时,原本在旁边百无聊赖的赵晓,突然听见自己名字,不由得顺着虞长莺视线望向门口秦添。

  “对,有问题吗?”虞长莺挑眉来回望了一眼秦添和赵晓,二者望着虞长莺,然后顺着对方视线彼此对看一眼。

  “没问题。”回应的是赵晓,站在门口的秦添只是看了一眼,然后直接转身就走了。

  “切!可真没礼貌。”赵晓看到秦添走得头也不回,不由得挑眉嘀咕了句,然后被赵复瞪了一眼,倒是虞长莺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以后赵三哥就教教他什么是礼貌好了。”虞长莺说。

  “小姐,您刚才那么说的意思,是以后我要留在庄子上吗?”赵晓回头望着虞长莺问。

  “这个要看赵三哥自己怎么想,如果想留在庄子上也可,不想留也无妨,终归我要找人办事的时候,能找着人就行。”虞长莺说的简单,赵晓却是听得挑眉,一时之间望着她没说话,反而是旁边赵复开了口。

  “那这件事情就让赵晓自己看着办吧!”赵复说完望向虞长莺。

  “小姐既然都有了安排,不知对属下可有吩咐?”

  清姨被留在了小姐身边,大哥也接替白鹭成了小姐护卫,同时还兼顾着给小姐培养得用之人,就连三儿赵晓都被安排了事情,算得上是因人适用,倒是他,一介书生文弱,怕是不好安排,却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的闲着。

  “赵二哥把州城的买卖做得极好,日后这京城里的铺子和庄子,便都交给赵二哥打理,具体有哪些庄子铺子,待嫁妆单子出来以后,赵二哥都接过去便是。”虞长莺望着赵复,回想上辈子对方的敛财能力,对日后的可观钱景,充满了期待。

  “是,属下明白了。”果然是早有安排,怕不是老爷把他们找来之前就已经有了计划,如果不是老爷先把他们送了过来,小姐怕是也要开始找人了,就像刚才那个小子一样。

  城隍庙啊!那可是流民乞丐聚集的地方,像这样的半大孩子最好琢磨,哪怕是上了年纪的人也能安排,毕竟这城中的消息,除了秦楼楚馆,也就这些人知道的最多,也最容易打探。

  果然是虎父无犬女,老爷这一家子,还真是不可小觑。

  赵复心中感慨,面上却是一点都不显,想着虞长莺这次带他们过来,估计也就是认个人,串个门,所以对方发了话,自己也就不再多言。

  倒是吃饭的时候,赵晓跟虞长莺请命,想要暂时留在拢月庄,关于这一点,虞长莺并没有反对,反而是彩雀,对眼下发生的一切十分不解,在回程的时候忍不住问道。

  “小姐,您吃饭那会儿让虞伯给庄子上的孩子找先生,莫不是想要教他们识字?”

  “不光是教书先生,还有绣娘和大夫,都要找。”虞长莺靠在马车上,神情淡淡的也不知是在想什么。

  “啊?那得花多少银子啊?请这么多人。”彩雀皱眉,不懂虞长莺为什么突然要做这种事情,然后就听得后者一声轻笑。

  “你家小姐什么不多,就是银子多,还不准你家小姐花用了?”虞长莺好笑的望着彩雀,回想上辈子也是这般,只是那会儿花钱的对向是晋王,而且不得不花,彩雀也是这般不喜,却也是没有办法。

  如今重来一回,虞长莺可不打算再把银子箍在手里等人惦记,她自己赚的银子都不能花,那她还赚来做什么?

  “行吧!可您让赵大哥去外头破庙找人,日后花的可就不是这一星半点了。”要养那么多人呢!彩雀在心里想。

  “无妨,银子花了才能赚,不过一个循环罢了。”情报网要铺开,免不了要有人传递和打探,这些人必然要好好栽培,不然可成不了气候。

  等这些人成气候了,想要打听消息的人可不是只有她一个,到时候定然也不会免费提供,这银子不过是先垫出去,总有收回的机会。

  但这样的一张网掌握在自己手里,关键时候可是能够保命的,所以不管要花多少银子,在虞长莺看来都是值得的。

  爹爹手上也有这样的一张网,但覆盖的都是商户,她手上的这张网,要覆盖朝堂,所以底下的人没点本事可不行,这些请先生的银子,可不能省。

  如今她已做足准备,绝对不会再像上辈子那般任人宰割,即便她改变命运嫁给楚王,却依旧没能逃脱卷入朝堂纷争的结局,甚至连对手都没变。

  上辈子她被囚冷宫晴雪院,耗费八年才大仇得报,如今她是自由身,很快就要嫁进楚王府成为楚王妃,这身份和地位,可比上辈子好用太多。

  若是那些人安分便罢,不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