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嫁妆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635

  “周莽,慎言!”听到周莽那句带龟儿的话,卫予之不由得瞪了他一眼,这说话不过脑子的,也不怕给王爷惹麻烦。

  “慎个屁,之前王爷遇刺的事情肯定是那龟……那小子的手笔,这会儿还敢往逍遥侯府凑,敢说不是别有居心我头割下来!”周莽那句龟儿被卫予之瞪得消了音,却还是止不住对这件事情发表看法,且一脸忿忿不平。

  “这件事情未有定论,出去可不能乱说,小心落人话柄。”旁边看起来模样周正,年纪也不大的韩砣,偏偏说出的话却十分沉稳。

  “那刺客是死士,已经死无对证,我们为了计划也把罪名扣到了东倭人的头上,现在就算有证据能够指认,估计也只能压下去了。”卫予之说的十分遗憾,换来旁人一记冷嘲。

  “那些人也就这点手段了,就这点本事还妄想登顶大齐国,也是脸大。”说这话的人是文劲,跟周莽一样说不出什么好话,却比周莽要冷静几分。

  “可不是!需要冲锋陷阵流血流汗的时候就动动嘴皮子,出钱出力的时候就只会露个脸,人和银子都是朝廷出的,最后还让他落个美名,真是不要脸。”周莽是真的气愤,卫予之却是想到了逍遥侯府。

  “这么多年征战在外,军资消耗全靠逍遥侯府捐赠,户部出的力反而不多,若非如此,百姓也难得有今天的安稳。”怕不是苛捐杂税就能压死一大批人,到时候社稷恐怕都要不稳,又哪来的可见的盛世?

  “所以皇上才会把逍遥侯府大小姐指给王爷啊!”有逍遥侯府做后盾,军资这边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虽然日后需要打仗的机会恐怕不会太多,但有银子垫背底气足啊!就算真有不长眼的犯境,他们也不带怕的,打回去就是。

  “你闭嘴!”卫予之瞪了文劲一眼,然后欲言又止的望向戎祁。

  别人不知道,卫予之还是清楚的,王爷对那位虞小姐,并非像文劲说的那般,只是为了对方背后的逍遥侯府,更不是为了银子。

  比起其他人,卫予之跟在戎祁的身边最久,虽然最崇拜,同时也最了解,犹记得王爷初入军营的时候,打的也并非都是胜仗,那时候有很多不好的声音,也有很多人借故诋毁,而在万人讨伐指责的时候,只有一个人为了他们仗义执言。

  她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何以因一场败绩而否定所有?若如此便是正义,那谁人还敢投身军营保家卫国?而哪一场战事又能稳赢不败?而不管胜败都会有牺牲,这对那些为国捐躯的人来说,又是何等的不公?不管胜败,他们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不该被人如此诋毁,更不应该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笑谈,因为没有上过战场的人,没有评论的资格。

  那个时候的逍遥侯府大小姐,年仅八岁,却站在自家茶楼里豪言壮语,说得在场众人鸦雀无声之后扬长离去。

  当时在场的人都自觉无脸,所以非常默契的没有将事情传扬,加上当时的大小姐一副小公子模样,回府后又被听闻此事的逍遥侯禁足,所以京城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偏偏,让躲在雅间里借酒浇愁的戎祁听了去。

  当时作陪的卫予之,还没从虞长莺的话语里回过神来,戎祁已经丢开手中酒壶,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然后一路跟着人到了逍遥侯府门外。

  当时他们都以为说出那话的是逍遥侯府大公子虞长卿,可后来接触才发现,那是大小姐虞长莺。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戎祁变得有些不一样,且在战场上再也没败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楚征军开始扬名,然后震慑周边各国。

  “咳咳!”戎祁突然掩嘴轻咳,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

  “东海的事情交给你们,本王就不露面了,近期就在这里养伤。”戎祁抬头望着众人如是说,同时还捂着胸前伤口微微皱眉。

  “龟儿的,早知道就应该多砍那些龟儿几刀。”看到戎祁以身作饵,最后受伤只能静养,周莽心情很是不快的咒骂道。

  “有这把子力气,你留着去海上跟那些倭人打不是更好?”文劲没好气的白了周莽一眼。

  “王爷安心养伤,外边的事情交给我们即可。”韩砣依旧沉稳,拱手领命。

  “那就先散了,都忙去吧!”卫予之给这次会面画下据点,众人也依言退了出去。

  本来就是听闻王爷平安回归,所以过来探望,也没打算久留,但众人离开之后,卫予之却没有及时出门,而是回头望向坐在原位的戎祁。

  “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也知道自己拦不住,只希望你能把隐一他们都带上,别一个人乱闯。”卫予之望着戎祁,后者也定睛望着他。

  “消息应该到了有些日子了吧!”戎祁笃定的说。

  “……你的伤也才刚好。”所以之前什么都不说,是为了让你养好伤,如今伤势可行,也没打算阻拦,反而故意说漏嘴,也算是将功抵过了。

  卫予之望着戎祁微微一笑,后者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的率先起身走回内院,而后没多久,这个本来热闹的院子突然就安静下来,仿佛从未有人来过一般。

  与此同时,远在京城的虞长莺突然打了个喷嚏,引来旁边白鹭关注。

  “小姐可是冷了?”这个冬日自从小姐病过一场,府里上下就都提心吊胆,害怕对方病情反复,所以都紧张着,特别是跟在虞长莺身边的人,尤甚。

  “不是,怕不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虞长莺望着紧张的白鹭似笑非笑。

  “小姐!”白鹭脸上表情难得闪过一抹慌张,还有不知如何辩解的焦急。

  “别紧张,我说笑的。”瞧见自己玩笑让白鹭白了脸,虞长莺急忙安抚般的解释。

  “之所以让赵大哥接替你去拢月庄,并不是想要阻止你们来往,而是你翻年便是十七,虽然那些都还是半大孩子,可日后人多起来了,难免会引人闲话,于你名声不利,所以才让赵大哥接了你的活儿,以后你要是想去,也还是可以去的。”

  “小姐恕罪,奴婢并没有质疑小姐决定的意思。”听到虞长莺的话之后,白鹭松了一口气,却还是有些紧张的小声解释道。

  “我知道。”虞长莺嫣然一笑,回想起上辈子白鹭为自己做的事情,她这点心思才哪到哪呢!就算知晓后事,也得等那人做出点成绩才好把人托付过去,不然岂不是要叫人小瞧了去?好歹也是她亲如姐妹的大丫头,一般人还真配不上。

  “小姐!到了!”赶车的赵生敲了敲车框,马车里的两人这才意识到马车已经停下了。

  马车停在绣庄门口,店里掌柜看见虞长莺出现的时候急忙迎了出来。

  “大小姐!”掌柜恭敬的行礼,关于这家铺子已经被列到大小姐嫁妆单子上的事情,在赵复赵管事出面的时候,掌柜就心里就已经有数了。

  “赵管事在这吗?”虞长莺望着掌柜问。

  这一路上她们去了茶楼还有金玉阁,听说赵复在这里,就想过来接了人一起去福云酒楼吃饭,顺便了解一下这几天赵复接收铺子的情况。

  “在的,在楼上账房。”掌柜的低头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我们自己上去,你先去忙吧!”虞长莺笑着让掌柜留步,然后带着白鹭上了二楼。

  二楼走廊尽头有个房门并不显眼,路过包间厢房后,白鹭率先上前敲了敲门。

  “进。”房间里传来一声随意的应和,等白鹭推开门,虞长莺走进去望着埋首书案的赵复笑了笑。

  “赵二哥忙着呢?”

  听到虞长莺的声音,赵复微微一愣,抬头看清来人的时候急忙站起来打招呼。

  “小姐,您怎么来了?”这几天赵复都在外头忙碌,基本都是宿在外头,昨天都还在城外庄子上,今天回来也是因为月底要查账。

  “今日天气见好,就出来走走,顺便看看你这边可还顺利。”虞长莺走近,落座的时候赵复已经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过来。

  虞长莺接过来暖了一下手,然后静待赵复把这几天了解的情况跟她说了个大概。

  “京城附近的这些铺子和庄子,都是比较能生钱的,掌柜的也都经验丰富,账房也没什么问题,每个月的盈利也十分可观,老爷和夫人,是真的很疼爱小姐。”赵复说完望了虞长莺一眼,但见后者笑容清甜的附和道。

  “爹爹和娘亲自然都是极好的。”对于这一点,虞长莺两辈子都没怀疑过,如今也想尽最大的努力,让爹爹和娘亲能够享福后半生。

  “虽然铺子没什么大问题,也都在盈利,不过……如今这般已然到了瓶颈,不思变通的话……恐难有寸进。”赵复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袖子里的双手暗暗握紧。

  “哦?赵二哥可是有什么想法?”虞长莺挑眉,语气波澜不惊的望着对方。

  “是有些想法,只是略有风险。”赵复没想到虞长莺会直接问自己看法,所以说的有些踌躇,却意思鲜明。

  “这有什么?都说富贵险中求,赵二哥若是有什么好的想法,说出来便是,如果可行,那就放心大胆的去做。”虞长莺是知道的,赵复于商场上的敏锐还有手腕,称得上当世奇才,上辈子就是如此,这辈子她自然也不会拘着对方。

  “可这变革都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小姐就不担心吗?”见虞长莺说得不以为然,让原本小心翼翼,担心对方会不会怀疑他别有居心的赵复,一时之间反而犹豫了几分。

  “担心什么?赔银子吗?”虞长莺好笑的望着赵复。

  “赵二哥啊!银子放在钱庄,那也只是放,可这银子要是流入市场,谁知道会不会钱生钱呢?如果你有本事能让这钱生钱,一点风险又算得上什么?即便是赔了也只当是买个教训,再从头来过便是。”虞长莺说完望向赵复,表情似笑非笑。

  “你要知道,逍遥侯府什么都不多,就是银子多啊!”

  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盯上逍遥侯府巨大财富的人不知凡几,这巨大的财富虽然带来的无数危险,却也是逍遥侯府能够屹立不倒的底气,只要不是造反谋逆,谁也无法撼动他们分毫。

  这也是逍遥侯府始终都是忠皇派,而且从不吝啬给那位送银子的主因。这般互相成就的事情,往好了说是一桩美谈,往差了说,那也是一线生机。

  上辈子如果不是因为她退婚后嫁给了晋王,让逍遥侯府跟皇帝之间生了嫌隙,然后不得不全力支持晋王登基以求自保,坏了只忠于坐上皇位之人的初心,最后又怎会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

  一切,都是因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