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冬日宴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450

  出门前,虞长莺打了个哈欠,神情有些疲懒。这几天为了赶制那套正红的喜被,她绣得手腕都有些发酸,但成品看着却十分惊艳,别说彩雀和清姨的惊叹,虞长莺自己都很满意。

  “小姐,您真的不带奴婢一起去吗?”彩雀皱眉望着虞长莺。

  “怎么?宫里就这么好啊?让你心动成这样?”虞长莺好笑的望了一眼彩雀。

  “您明明知道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彩雀急的跺脚,却也无可奈何。

  “放心吧!还有赵大哥跟着呢!”虞长莺不以为意的摆手。

  “那他也是男的,只能在宫门外候着。”这能指望得上什么?彩雀没好气的在心里嘀咕。

  “那你这是看不起白鹭?她可是贴身伺候的。”上马车钱,虞长莺伸手戳了彩雀脑门一记,候着往后一昂的退后两步,跟着撇了撇嘴。

  “白鹭自然是好的,可就她一个人,奴婢这不是担心小姐身边得用的人少么?”那宫里的人哪有自己人伺候的舒服?这万一有人怀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小姐连个帮衬的人都没有,彩雀哪能不担忧?

  “你呀!可把心放好吧!白鹭好歹还会功夫,有事带着我跑就行了,多个你谁来照顾?乖乖在府里待着等我回来。”虞长莺上马车前伸手勾了一下彩雀下巴,后者撇嘴哀怨的望着她,惹得她轻笑一声,却不再多说的钻进马车。

  很快,马车就滴答滴答的来到宫门前,跟以往不同的是,虞长莺这次并没有排队等候,而是直接被人引进了宫门,而其他府中的小姐,还在宫门排着队。

  得知可以直接进宫的虞长莺,悄悄推开车窗往后看了一眼,果然瞧见各家丫头凑近马车悄声低语的样子,她不由得轻笑一声收回视线。

  这冬日宴还没开席,就有人帮她拉满了仇恨,一会儿宴席上,怕不是要更热闹了。

  “这还没嫁过去呢!就已经有特权了。”吴清灵坐在马车里暗恨咬牙,身上穿的衣服,正是那日从虞长莺手里买下的那匹彩丝蜀锦,红底泰蓝纹金。

  “小姐不用担心,等您嫁给晋王,日后晋王登基,她还得向您行礼呢!”贴身丫鬟好言安慰,吴清灵听得也是深吸一口气。

  没错,如今太子之位呼声最高的便是晋王,毕竟是皇后所出,如果她能嫁给晋王,日后晋王登基她就是皇后,虞长莺一个小小的王妃自然要跟她行礼,不过……。

  晋王妃的位置,盯上的人可不少,而且皇后属意的恐怕是赵飞环,想到这里,吴清灵便搅着手指暗恨咬牙,若不是家族底蕴不足,她又怎会被这两人比下去?

  可就算是晋王正妃与她无缘,侧妃的位置总该是有的,日后就算不是皇后也必然是皇贵妃,到时候虞长莺依旧要跟她行礼。

  想到这里,吴清灵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脊背挺直的端正了身躯,今天这场冬日宴,她必须把所有人都比下去,然后得了皇后青眼,事情也就等于成功一半了。

  而与吴清灵有同样心思的人不在少数,这会儿也都在议论着虞长莺的先行一步,羡慕的有,嫉妒的也有,一时之间,竟是暗潮汹涌。

  在这一群人中,相对比较冷静的只有赵飞环,她并不在意虞长莺的率先进宫,她还在想着出门前父亲跟她说的话。

  丞相府要跟皇后结盟,她必须嫁给晋王做王妃,然后协助晋王成为太子,等太子登基她就能成为皇后,而她们赵家也能因此屹立世家魁首,未来百年都将无人能够撼动。

  这是家族大业,是赵飞环身为赵家子孙,大房嫡女的责任和义务,她没有拒绝的权利,这次宫宴是皇后和晋王对她的相看,所以她必须表现优异,甚至要把所有人都比下去。

  这对赵飞环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她私心里却不想这么做,她想嫁的人不是晋王,父亲明明知道的,可是……。

  “小姐,到我们了!”始终观察者车外状况的月桃,突然开口打断了赵飞环的思绪。

  “嗯!”赵飞环垂眸应声,马车果然动起来往前走了一段,然后就是月桃递上丞相府腰牌,以及皇后让人送来的帖子,很快,马车就被放行入了宫。

  之前温泉庄子上发生的事情,父亲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所以这次进宫才会特意交代她好好表现,虽然事后晋王也没有什么表示,但她知道对方心里应该都有数。

  明明已经把事情说开,却还是有了今天这一朝,想来皇后和晋王也深知虞长莺和楚王的婚事不可逆,为了权利利弊才会促成跟丞相府的合作,而条件必然是让她嫁去晋王府成为正妃。这是多少世家求而不得的事情,偏偏,赵飞环避无可避。

  下马车往宴会举办的朝霞殿走去时,赵飞环一直都沉着脸,心中有着不甘,但更多的却是无奈,同时也充满了对虞长莺的嫉恨。

  既然注定都是要嫁给皇家,为什么嫁给楚王的不是自己?为什么嫁给晋王的不能是虞长莺?赵飞环不服,以至于远远看到朝霞殿的时候,更加用力的握紧了双手。

  与此同时,虞长莺先行一步进宫,却没有直接去往冬日宴举办的朝霞殿,而是被人领到了皇后寝宫,凤仪殿。

  “臣女虞长莺,给皇后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上辈子做过晋王妃,又当上皇后,然后宫中待了八年,这样的礼仪仿佛早已长在骨血中,让虞长莺在面对皇后的时候,竟是一点错都挑不出。

  本是习惯使然,看在皇后的眼中却别有深意,这赐婚的旨意下去不到半年,而今冲忙成亲,别的不好说,这礼仪上倒像是千锤百炼一般,莫不是早就请了出宫的老嬷嬷教导?

  这是笃定会嫁给皇家,所以才早做的准备吗?就这样还敢说是忠皇派?还敢说没有私心?这逍遥侯府怕不是狼子野心,只是藏得深罢了。

  “起来吧!”皇后心思百转,却也不好一直让虞长莺保持行礼的姿势让她打量。

  “谢皇后娘娘!”虞长莺低眉顺眼的站在原地,看起来并不出挑,却还是让皇后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皇后盯着虞长莺,等候着抬头之后,也不得不赞一声天姿国色,却也忍不住微微皱眉。

  她以前不是没见过虞长莺,但那时都还年幼,只知道这孩子长的好,而比起皮囊,她更看重的是对方别后代表的逍遥侯府,如今看来,倒也难怪那贱种会去跟皇上求旨赐婚了。

  如果真是美色误人倒也罢了,只要虞长莺在他们手里,倒也能钳制那贱种几分,只可惜逍遥侯府竟然愿意担着守寡的风险把人嫁进楚王府,倒是让她失策了。

  不过,也不是不能补救,这还得多亏了丞相府那位大小姐给她提了个醒。

  皇后这般想着,便拉了虞长莺闲话家常,端的一副好长辈的模样,甚至还替虞长莺委屈上了,说楚王没能及时赶回来,让她受了委屈之类的。

  如果不是知道楚王并非皇后所出,亲生的母子也不过如此。瞧着皇后这般惺惺作态,虞长莺不动声色的应酬着,一时之间看起来倒也相谈甚欢。

  “娘娘,时候差不多了。”大宫女突然上前说话,皇后看了看时辰,仿佛才想起来一般的望着虞长莺笑了笑。

  “跟莺儿说得起兴,都忘了还有冬日宴这回事了,你先过去,本宫收拾一下随后就到。”

  “是,臣女告退。”虞长莺低头行礼,然后慢慢的退了出去。

  “可都准备好了?”等虞长莺离开之后,皇后望向一旁的嬷嬷询问。

  “都准备好了。”嬷嬷低声回应。

  “嗯!”皇后淡然应声,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在椅子扶手上。

  既然自己皇儿得不到,那个贱种也别想拥有,瞧着东海那边送回的消息,估计这次也是以失败告终,削弱兵权的事情怕是无望,那就更不能再叫他如虎添翼。

  逍遥侯府的财力和姻亲苏氏一族的人脉,绝对不能落到那个贱种的手里。

  皇后心中愤然的想着,脸上表情狰狞一瞬,然后又很快的回复平静,端着一副高贵威仪的模样,在宫女的拥簇之下往朝霞殿走去。

  先行一步的虞长莺,在走出凤仪宫的时候重重呼出一口气,然后走过印象中熟悉又陌生的风景,心里忍不住一阵唏嘘。

  上辈子的那场大火,也不知把这里烧成了什么模样,如今看来,倒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小姐?”看到虞长莺停下脚步,遥望庭院不知是在想什么,白鹭不由得上前喊了声。

  虞长莺回神,望了白鹭一眼,顺着对方视线看向前方领路的宫女,那低眉顺眼的模样,让她看得眉一挑,然后似笑非笑的问了句。

  “还有多久能到举办宴会的地方?”

  “回小姐话,就在前边不远了。”宫女恭敬的低着头,虞长莺顺着走廊蔓延的地方望过去,脸上笑容更甚了。

  这是去往后宫深处的路,再往前就该到她上辈子待惯的地方了,冷宫晴雪院,虞长莺可不相信皇后的冬日宴会在这个地方举办,所以不是宫女带错了路,那就是有人希望她过去了。

  而结果显然是后者,毕竟哪个宫女敢在宫里带错路?嫌命太长吗?

  “原来如此,难怪沿路上风景这般独好。”虞长莺淡然一笑,跟在宫女身后继续往前走。

  虽然心里知道这次进宫怕是一场鸿门宴,却没想到对方会急不可耐到这种程度,连宴会都不打算让她露面就直接出手,她还真是不招人待见啊!

  上辈子皇后好像就不喜欢她,总是在她面前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然后跟晋王一般,觉得她没有利用价值后便弃之如敝履,她会被废黜后位,这位可是出了不少力。

  所以这辈子对方想干什么呢?她没有嫁给晋王,不能为他们所用,便也不打算便宜楚王是不是?该不会对方已经知道楚王会凯旋了吧?比皇帝知道的还要早,那当初楚王出事,然后传回京城生死未卜的消息,这里边又有多少是皇后的手笔呢?

  目的,该不会从一开始就是破坏这桩婚事吧?那还真是……看得起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