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 宫中宴请
三月弥芽2021-06-18 16:523,211

  “小姐英明!”赵复心情很是复杂的望着虞长莺拱手行礼。

  这小姐看着随性,人也淡然,却也有这种调皮使坏的时候,倒是让人看得多了几分蓬勃朝气,却也很是无奈。

  “赵二哥错了,应该是掌柜的聪明。”虞长莺扭头望向掌柜,没想到一个眼神对方就心领神会,一句寸锦寸金就让吴清灵给五匹蜀锦买了账,结果却只得了一匹料子。

  啧啧啧!说起来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呢!

  “小姐谬赞了!”要不是那吴小姐仗着身份咄咄逼人,差点让他在主子面前丢了脸,他也不会想着将功补过的把价钱抬那么高,谁知道那吴小姐竟然还真出手买了。

  “掌柜的不必谦虚,日后再遇到这样的人,也不必多客气,我们和气生财,却也不能任人为所欲为。”

  “小姐说的是,只是吴小姐今日吃了大亏,恐怕会因此记恨上小姐,日后……。”掌柜的面露担忧,虞长莺却是不以为意。

  “无妨,反正我就算什么都不做,她也不见得就会待见我。”若是真的顾及脸面,又何须跟她争这一匹料子,明知道她府上正在给她准备嫁妆,哪怕做做样子也不会这般明抢。

  既然吴清灵做了初一,她做个十五又有何妨?

  跟掌柜的话毕,虞长莺便带着人离开绣庄去了福云酒楼吃饭,席间与赵复又聊了聊生意上的事情,然后就赶着回府想要睡个午觉,结果还没踏进门槛,就有人迎了上来。

  “小姐万安,老爷和夫人那边有请。”

  “可说了是为何事?”虞长莺进门,跟在丫鬟身后往主院那边走。

  “今日宫中送来了一张帖子。”丫鬟没有直说,只小声的回复了这么一句,虞长莺当下心中明了,然后不再多问的一路走进主院。

  “闺闺回来了?”看到虞长莺出现的时候,虞敬杨咧嘴一笑,招手让人靠近。

  “坐,你娘刚刚做的小点心,尝尝!”虞敬杨拿了一块小点心递给虞长莺,后者虽然刚刚吃过午饭,却还是接过来放进嘴里。

  “你自己想吃就吃,给闺闺作甚?她刚吃完饭回来,哪里还能吃得下点心?”虞夫人白了虞敬杨一眼,然后把桌上放点心的碟子推远了些。

  “难得爹爹好心,舍得将娘亲做的点心分我一些,娘亲可不好拦着,不然我可是要伤心的,娘亲光顾着爹爹,都不心疼闺闺了。”虞长莺望着虞夫人嫣然一笑,后者娇嗔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戳着她额头把人推远。

  “去去去,你个没大没小的。”竟然都敢取笑亲娘了,该打。

  “嘿嘿嘿嘿!”倒是虞敬杨,一脸弥勒佛似的,在旁边笑得憨厚。

  “笑什么笑,说正事!”虞夫人又瞪了一眼咧嘴傻笑的虞敬杨,后者回神之后急忙正了正神色,然后将旁边放着的帖子推到虞长莺面前。

  疑惑在眼中一闪而过,虞长莺拿帕子擦了一下手上的点心碎屑,然后拿起帖子翻开看了一眼,顿时表情微变。

  “皇后宫中送来的帖子,说是要举办冬日宴,请的都是世家小姐,怕是要给晋王选妃了。”虞敬杨面色沉凝,虞夫人也是眉宇微皱。

  “这是好事。”虞长莺表情淡淡的合上帖子,终于明白了吴清灵刚才在铺子里为何要争那一匹蜀锦,怕不是也收到了皇后送出的帖子,也如爹爹一般猜测是皇后准备给晋王选妃,所以才会在衣着上费尽心思。

  “如果皇后当真是要给晋王选妃还好,就怕不是。”虞夫人始终想的比较多些。

  皇后要给晋王选妃,帖子却发给了即将嫁人的虞长莺,这本就不合适,要说虞长莺马上就要嫁给楚王成为楚王妃,算是半个皇家人,跟以后的晋王妃是妯娌,所以顺便给皇后掌掌眼什么的,虽然勉强说得过去,却终究让人无法安心。

  就算真的要选妃,为何非得在这个时候?那冬日宴的日子,就在虞长莺大婚前三日,这会儿自然是要在家待嫁,怎么还能出席选妃的冬日宴呢?

  “不管是不是,这宴会都得去,不是吗?”虞长莺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虞敬杨和虞夫人的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闺闺要是不想去,我们婉拒就是。”虞敬杨说的认真,而他们之所以把虞长莺叫过来,本身就是存了这样的心思。

  “皇后宫中亲自派人送来的帖子,又怎会允许拒绝?若是可以拒绝,这帖子也不会送过来了。既然如此,还不如大方一点,去瞧瞧这位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省得对方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照着虞长莺上辈子对皇后的了解,帖子都送来了,哪里容得人拒绝?要真有拒绝的余地,对方根本就不会下帖子。

  再说了,能得宫中宴请的帖子,那是脸上有光的事情,谁会想到要拒绝?看看吴清灵为了这冬日宴,都能刻意出门寻布料的样子,她要是婉拒了这份邀请,别说皇后会有什么想法,旁人背后的猜忌都能化作口水把她淹死!

  “也罢!”虞敬杨叹了一口气,跟虞夫人对望一眼。

  “你自己心里有主意就行,到时候警醒着些,总不至于在宫中还能闹出什么大乱子。”只要不是弑君谋反,虞敬杨都有自信能保住虞长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是,女儿定然谨记!”虞长莺低声应下,并不打算多说什么能在宫中闹出的哪个不是大乱子?只是那些腌臜事情都被掩埋在深宫内苑,外人不得而知罢了。

  上辈子经历太多,虞长莺已能淡然处之,也就无谓说出来再让父母忧心,但撇开这件事情不谈,父母之忧,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这婚期将至,偏偏还要准备入宫赴宴,你那喜被可绣好了?”话锋一转,虞夫人突然皱眉望着虞长莺询问。

  “啊?”虞长莺突然一愣,神色闪过一瞬茫然。

  “喜被!你这丫头。成亲的礼服有规矩,是宫里给你准备,但你好歹是个新嫁娘,总不好什么都不做,所以这喜被四件,还得你亲自动手才行。”虞夫人没好气的嗔了虞长莺一眼,看对方脸上恍然大悟般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摇头。

  这丫头,真是半点嫁人的自觉都没有。

  “咳咳,有的,女儿有准备的。”虞长莺有些汗颜的低头搅了搅手帕。

  “你可不要骗我才好,其他的你都可以不用管,但这喜被你必须亲手做。”虞夫人表情认真的望着虞长莺,后者急忙点头。

  “是,女儿记下了。”

  “你要真记下才好,这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虽然宫里有规制,很多东西都不用你自己操心,可这喜被是彩头,是日后你们夫妻生活幸福的彩头,可不能马虎,你明白吗?”虞夫人望着虞长莺,心中叹息。

  本来这些事情是要好好教导的,偏偏这婚事来得急,让人一点准备都没有,本来他们还想多留两年再让孩子出嫁,结果却……。

  “娘亲放心,女儿知道的。”望着忧心忡忡的虞夫人,虞长莺想到了上辈子出嫁那时,娘亲也是这般担忧的交代了她很多事情。

  那个时候她自然是满口答应,也真的静下心来准备了许多,可到头来她得到的并不是什么夫妻幸福,生活美满,而是多年的囚禁和家破人亡。

  所以这次的婚事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她知道,楚王戎祁还在东海,就算她准备的再多,新婚的时候恐怕也只有她自己,所以下意识的也没把这次出嫁当回事。

  说起她未来的夫君,上辈子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是在年前宫宴,那时他凯旋而归,而她早已嫁做人妇,当时参加宴会的还有战败投诚,前来议和的倭国王子,然后……。

  虞长莺摇摇头,沉下脸来望向庭院白雪,想到上辈子宫宴上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打了个哆嗦,随之又想起皇后的冬日宴,忍不住嗤笑了声。

  “小姐?”白鹭看见虞长莺停下脚步,望着庭院不知是在想什么,然后嗤笑出声,不由得有些疑惑。

  “无事。”虞长莺收回视线,转身拢着手继续往前走。

  无妨,有些事情如果注定会发生,她也不能总指望着别人搭救,如果这次宴会顺利便罢,若是有人动了什么歪心思,她也不会坐以待毙就是。

  而比起皇后的冬日宴,虞长莺眼下更为头疼的是她那喜被四件,望着摊开的正红喜布,她忍不住有些头疼的揉了一下太阳穴。

  “这些都要我自己做吗?”虞长莺抬头望向清姨。

  “夫人交代了,其他的由绣娘准备,但这正红的喜被、床单、还有两块枕巾,必须小姐亲自动手才行。”清姨望着虞长莺笑了笑,果然听见后者哀嚎。

  “这都没几天了。”虞长莺撇嘴说道。

  “所以小姐这几天可不能再出门了。”清姨脸上笑容更甚,虞长莺听着也是叹。

  “行吧!”虞长莺淡淡应了声,表情略显无奈的走到一旁绣架前。

  “奴婢帮您备线!”彩雀这几天都在府里跟着清姨,学了不少东西,这会儿看小姐为难,急忙上前帮手。

  虞长莺没说什么,只是低头垂眸开始穿针引线。

  上辈子做过的事情,这辈子倒也顺手,只是这鸳鸯戏水她是不打算再绣了,而且配线麻烦,干脆就让彩雀找来一堆的金丝银线,她打算绣个并蒂莲。

  瞧见虞长莺开始忙碌,清姨便悄悄的退了出去,让人给主院那边传了话,而虞长莺也真的就这样待在屋子里没再出门,直到宫中冬日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妃有个宠夫计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