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
谷公羊2021-07-19 12:141,206

  都云嫁给郜长河时,郜长河还是个不名一文的穷光蛋。

  夫妻俩一穷二白靠双手起家,创办了“云河”动物疫苗公司。

  最开始没有资金,只能一箱、两箱地批发,靠免费给养殖场防疫诊治,培养第一批用户。

  慢慢公司做大,代理了国内几家疫苗公司的产品,再慢慢有了自己的研发团队,创立了自己的疫苗品牌。

  公司稳步壮大,孩子优秀懂事,就在都云以为苦尽甘来之时,郜长河外遇了。

  吵也吵了,闹也闹了,郜长河痛哭流涕地承认,是自己一时鬼迷心窍,信誓旦旦地承诺会和倪可心一刀两断。

  都云以为患难夫妻不会那么容易拆散,她舍不得十多年的感情,愿意再给郜长河一次机会。

  郜长河暗地里却一步步把财产转移出去,包括公司股份、存款、别墅,甚至连家里的两台车,都转移到倪可心名下。

  等到都云察觉,她和儿子能拥有的,只剩下居住的这套房子,以及用儿子名字登记的一辆甲壳虫。

  人财两空的都云,选择了在郜长河熟睡的夜晚,两个人同归于尽。

  据媒体报道,郜长河身中三十多刀,脖子都被砍掉一半;都云对自己下手更狠,她割断了自己的喉管,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戳瞎了。

  房子里血流成河,成了白条查封的鬼屋。

  郜、都两家成了死仇,为赔偿一事闹得不可开交,谁也不愿意认养在德国攻读美术学院、一年要花费五六十万的郜星文。

  小三倪可心,开着郜长河的豪车,住着郜家的别墅,掌握着即将上市的云河公司,很快又和云河的技术经理孙金业勾搭在一起。

  收到这条信息的第二天,郜星文潜回别墅,用刀割开了燃气管道,然后躲在花园后面的矮山上,想亲眼看到小三同别墅一起灰飞烟灭。

  然而不到一个小时,警车就封锁了别墅四周的道路,疏散了附近居民,进入到别墅里查修燃气管道。

  郜星文不清楚漏洞出现在哪里,不明白警察为什么会来得如此之快。

  自从这次事件之后,调查事务所再也没有消息发来。

  郜星文以为是资金问题,于是又给对方账户转去五万块。

  钱被原路退回,没有附加一个字的说明。

  郜星文悲观地想,事务所说不定是吃完原告吃被告,两头收钱、两头通气,所以倪可心才会有防备。

  这样燃气爆/炸的事似乎就解释得通了。

  三天前,云河公司上市成功。

  本市的电视、报纸、几乎所有媒体都在报道这条新闻,倪可心身穿大红旗袍,春风得意地站在镜头里面笑。

  郜星文看得眼睛几乎要流出血泪来——苍天已死!真正的罪魁祸首,软刀子杀人的杀人犯,为什么就能活得如此招摇舒心?

  他喝下一整瓶酒,用车拉着一大桶汽油,想要去烧被鸠占鹊巢的旧宅——他不怕赔上自己的性命,只要能替屈死的妈妈讨还公道。

  结果在点燃打火机的前一秒,自己就被不明不白地打晕,还莫名其妙地穿着睡衣出现在公交站点。

  想到这些,郜星文就觉得愤懑、自卑、不甘心,痛恨自己是个百无一用的低能儿。

  他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斟酌措辞给调查事务所发去一封邮件,询问对方不再服务的原因,并再次把五万块钱转了过去。

  “我找到工作了,”他在邮件中写道,“以后每月可以固定转给你五万块,如无特殊原因,请继续我们之间的契约。如果契约中断,也希望明确给我一个解释,让我死也死得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男左右为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男左右为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