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归还元丹
苏合香2021-08-05 17:382,433

  果然,暴虐女帝的名头,还是让人闻风丧胆的。

  “陛下,先前挑选出真者,也有能人,不如从此间挑选一二人作为王侍。”慕尚书退而求其次,替礼部尚书解了围。

  王夫不选,可以选几个王侍呀!

  “众卿为朕的苦心孤诣,朕明白众卿心意。既如此,那就比武挑最好的为王侍吧!至于王夫,有协理朕处理朝政之责,朕必须要细细挑选。”

  言外之意,王夫如何选择,由她自己决定。

  “陛下,臣以为,只选择拥有灵力的真者做王侍,未免对无灵力或是灵力等级低的人看轻,不如再添加一场比文?”礼部尚书提议道。

  “武试交给吴将军和慕尚书,文试交给丞相和李尚书。”归宁心里盘算着,如何不选王侍。

  王夫事关重大,归宁也不想招一个背景不明的人到她身边来。至于王侍,她有办法让选进来的人都是自己的人。

  其后,朝臣将所属部门的重大事宜的事一一禀明,归宁便下了朝。

  “刑部尚书,待会来御书房。”归宁吩咐道。

  御书房内。

  刑部尚书扑通一下跪在地上,道:“陛下,臣……内子刚……刚有身孕……”

  “刚刚听了那么多有关选王夫王侍的事,以为朕对你三十多岁的大叔有兴趣不成?”归宁有些郁闷朝臣的脑回路。

  “那……那陛下……”

  “刺客的人头无缘无故出现在朕的寝宫,朕给你这么长的时间,你查出了什么来?”

  “臣……臣无能。”

  “你确实无能,朕没有在朝堂之上说,便给了你十足的面子。”归宁见自己语气严肃,不由得放缓,问道:“查到了什么?”

  “臣……臣以为……”

  归宁见刑部尚书结结巴巴的,顿时有些头疼。

  刑部尚书见归宁扶额,愈发紧张,想到归宁之前种种行为,吓得满头大汗。

  “陛下,用茶。”青鸟把茶水放在归宁的案桌之上,“陛下,奴婢近来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什么事?”

  “宫里的东西,时常换了位置,比如玄天宫的量天尺不见了,竟在御膳房的灶台下寻到;还有太后宫里的夜明珠,出现摘星楼。”

  “回……回陛下……是……是灵猫作祟。”刑部尚书忙说道:“宫中御猫修炼成灵兽,喜欢四下乱拿东西,现在已捉拿归案。”

  “刑部查了那么久,陛下,会不会那刺客人头,也是灵猫所为。”

  “确……确实。”刑部尚书结巴的说。

  “最好是灵猫所为。”归宁摆了摆手,示意刑部尚书退下。

  白鹭走了进来,道:“陛下,慕将军和宿相求见。”

  “让他们进来!”

  慕泓和宿御一道行礼请安,“见过陛下。”

  “青鸟,赐茶。”归宁吩咐道。

  慕泓率先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宿御站在原地没有动。

  归宁扶额,慕泓哪里来的自信,那赐茶是给他的?

  她赐茶是给宿御的,一则因为宿御昨儿吊了一晚上,身体虚弱;二则因为人家是男主,她要抱大腿。

  他慕泓,算个什么东西!

  “宿相,你也坐吧!”归宁说道。

  “谢陛下隆恩,臣并无太多事,说完便去处理朝事。”宿御说道:“陛下,王侍挑选,文试挑选交给礼部尚书即可。臣有要事,需要离京数日……”

  “准。”归宁连忙说。

  “多谢陛下,臣告退。”

  归宁能感觉的道,宿御一点都不想跟她走近,一听她准了,他就立刻告退。

  果然,男主是不可能对反派有好感的,即便是反派已经换了灵魂,成了另外一个人。

  慕泓享受着茶水,问道:“陛下,你如今也好了,可该把臣的元丹归还了?”

  “元丹?”归宁愣了一下,看向白鹭,归宁抚摸着手腕上冰凉的缚灵绳,听着白鹭讲述着她昏迷之后发生的事。

  宿御顿了一下,抬脚离开了。

  “陛下,这元丹终究是臣的,你也无法炼化,在陛下身上发挥不了作用。”慕泓继续说道。

  “还是说,陛下要了臣的兵符,连带着也要臣的元丹。”

  归宁的手从手腕上的缚灵绳撤走,眼中露出一丝不以为意,她如今好了,占着慕泓的元丹不还,倒显得她行为不端。

  归宁凝聚出元丹,元丹离体,如同从肉里剥骨,疼痛难耐。

  归宁一点不想和这个莽夫表哥有什么牵扯,在她看来,面前的男子自以为是……

  紫色元丹发出的光芒,透过御书房的门窗,照到外面。

  宿御眉头忽皱,归宁身体刚愈,不宜分离元丹,这对她……

  “快请国师。”御书房内传来着急的声音。

  宿御折返了回去,归宁暂时还不能死。

  “丞相大人,你看看陛下,陛下昏了过去。”白鹭担忧的望着归宁,她也想施灵力救归宁,可她修炼的灵力霸道的很,不仅救不了归宁,可能还会伤着她。

  慕泓的元丹入体,脸上却是一点都不担心,“我的元丹把她的心脉修复,她死不了。”

  慕泓看了一眼归宁,归宁醒了,他便没有弑君之罪。

  他本可以让归宁彻底恢复再让她还回来,可他从心底不愿意,归宁是个暴君,手段残忍……

  历朝历代难免有暴虐君主,慕泓有时候还很喜欢他们雷厉风行的手段,可归宁不一样,她伤害了她最爱的女子。

  这剥骨之痛,只是一点小惩罚。

  宿御凝聚灵力,顷刻灵力入了归宁的身体。

  归宁只觉得刚刚的剥骨之痛慢慢消减,她缓缓的睁开眼,宿御的灵力源源不断的朝她输送,归宁有那么一瞬间认为,宿御其实没那么讨厌她。

  归宁感觉到鼻尖有些湿润,她摸了摸鼻尖,鲜血从鼻尖滴落。

  宿御上前,再输灵力,下一刻宿御手腕上多了一条隐形的绳子。

  “丞相,你碰到了陛下手腕上的缚灵绳了。”

  刚刚还在归宁身上盘绕的灵力,瞬间被缚灵绳吸收,归宁变得虚弱起来。

  迷迷糊糊之间,她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宿御……

  如幽泉般的眼睛,泛起层层波纹,白皙的皮肤白的有些发灰,不是那种正常的白,而是一种病态的白。

  昏迷之际,归宁想到了一件事——宿御有病。

  宿御身体有病,导致多年以来,他的一直停在四阶真者,而被缚灵绳束缚,他无法使用灵力,没有灵力护体,被倒吊着比其他人更容易昏迷。

  慕泓看着被缚灵绳束缚困在一块的两人,不由得一愣。

  慕泓看到,归宁昏迷那一刻,她看着宿御的眼神,有怜惜,有同情,还有一种不可言说的含义……

  先前听闻归宁要纳宿御为王夫,还让他直接做了丞相,心里想着归宁不过是做给他看的而已。

  而如今,他看到这一幕,竟不由得想,归宁于他,没有情谊了,他竟有一丝丝的吃味。

  归宁再醒来,宿御在喂她喝药。

  归宁眉头紧皱,嘴巴下撇,宿御看着归宁的苦瓜脸,瞬间想到不爱吃药的妹妹。

  宿御从怀里取出一盒糖,喂到归宁的嘴里。

  归宁想都没想,就吃下了。

  “好吃,再来一点。”归宁说道。

  宿御又喂了一点。

  归宁待嘴里苦味消散,看着宿御,有些发愣。

  “我……我这是在做梦?”

  宿御朝归宁伸出手,撩开归宁的袖子,下一刻,归宁就叫出声来。

  “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