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收回兵符
苏合香2021-08-05 17:382,274

  “让国师替他瞧瞧,到底怎么一回事?”归宁吩咐道。

  “陛下,国师也在树上。”白鹭也想找国师,可国师也被挂在了树上。

  “人家国师才一阶,都没昏,他好歹还是四阶呀!”归宁讪讪的说,她倒是忘了无解也被吊了起来。

  归宁有些不敢相信,宿御,你是男主啊!怎么可以这么弱?

  往后怎么保护女主啊!

  归宁在心里吐槽道。

  “陛下,被缚灵绳捆住了,不能用灵力。”白鹭解释道,一旦用灵力,会使得缚灵绳束缚的更紧更久。

  青鸟走了进来,禀明道:“回陛下,奴婢唤来了御医,为丞相诊断了一番,丞相并无大碍,喝些补气益力的汤药即可。”

  “青鸟倒是处事不惊。”太后说道。

  “确实是。”归宁应道:“白鹭,你去唤顾云时,让她给丞相喂药去。”

  “陛下,还是奴婢去吧!奴婢有灵力,比顾医女更方便。”

  归宁顿了一下,她这是给男女主创造机会啊!青鸟做事细心,为她分忧,可也不能打扰到男女主的发展呀!

  “不了,你再怎么说是朕的婢女。顾云时是医女,照顾人最擅长。”

  青鸟还想说顾云时累了许久,但见太后眼神变了,张了张嘴,便没有再提议去照顾宿御。

  黄果树下,临时搭起了高台,顾云时爬上了高台。

  “阿姐,你小心些。”顾云朗被吊的昏沉沉的,仍是担心顾云时。

  段云也昏沉沉的,想要和顾云时说些话,但想着他此刻太窘迫了,便闭着眼,不再说话。

  他闻到顾云时身上的药香味,脑子不由得变得清醒了,心里盘算着如何抱得美人归。

  顾云时喂不进药,只得给宿御施针。

  无解张了张嘴,虚弱的说:“顾云时,给我也扎几针。”

  “国师也需要吗?”顾云时一遍给宿御施针,一边漫不经心的说。

  “要。”他可不想像宿御那样,昏了过去,那太丢脸了。

  “那国师往后,大人大量,不要和云朗计较。”顾云时道。

  “……”无解知道,顾云时这是记仇,她没忘记,上次他用紫月鞭伤顾云朗的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无解心里想着:等我下来,顾云时。

  “嗯。”无解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

  顾云朗环抱手臂,一脸得意的说:“阿姐,他们都太弱了,即使没有灵力,我也不怕。”

  顾云时倒了一杯茶,托起顾云朗的脑袋,温柔的说:“到底还是要受些罪,你喝一些茶水,润润嘴。”

  嘴上虽说着不怕,但顾云朗还是觉得脑袋有些昏沉,忙喝了姐姐喂过来的茶水。

  天明后,宿御等人才被缚灵绳放了下来。

  归宁同太后请了安,才离开了海宴行宫。

  连着一个月没有上朝,归宁还是没有适应冕冠,她总是担心会被冕冠前面的珠子给打到脸。

  归宁才坐下,众卿忙跪拜行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归宁抬了抬手,青鸟唤道:“平身。”

  归宁把手搭在龙椅上,直着腰肢,心想着当皇帝太累了。

  兵部侍郎走到中央,拱手道:“陛下,慕将军赢得胜利归来,臣以为,应举办庆功宴,以彰功勋。”

  慕泓差点没把她送走,还想办庆功宴?

  不过,不能因为私人恩怨,该表彰还得表彰。

  归宁正要说,兵部尚书走了出来,道:“陛下,犬子资历尚轻,为国出力,本是他为将责任。国库空虚,不易大操大办,臣以为,不应举办庆功宴。”

  “慕尚书都这么说了,朕便准了吧!”归宁想到太后的交代,继续说道:“怎么,不见慕小将军?”

  在归宁眼中,吴江才是大将军,至于慕泓,毛头小子一个。

  也不知道女帝当初到底看上了慕泓什么?

  “回禀陛下,犬子受伤,不便久站……”

  “陛下,臣来迟,还望见谅。”慕泓出现在大殿最后,声音洪亮,一点都不像是受伤的人。

  慕泓可真打他爹的脸啊!

  众卿皆回头看向来人。

  “你来得正好。”归宁笑着站起身来,“既然回来了,兵符交上来了吧!”

  此言一出,朝堂之上,一片哗然。

  慕泓愣在原地,他没有想到他才回朝,归宁就问他拿兵符。

  太后昨晚和归宁说了一晚上的话,慕泓去见太后的时候,太后让慕泓主动归还兵符,慕泓却说兵符掌握在自家人手中最好不过了。

  太后没有再说什么,但她发现慕泓不是三年前那个慕泓了,便告诉归宁,无论如何,兵符要拿回来。

  毕竟,慕泓手中的兵符,掌管着绥宁二分之一的军队。

  “陛下,军营还有诸多事宜未处理好,待臣处理好,便双手奉上兵符。”慕泓说道。

  “吴大人是军中老人,相信后续事宜,他能处理好。”归宁不紧不慢的说。

  “臣,定不负陛下信任。”吴江连忙附和道。

  慕泓看向归宁,这是三年来,第一次这么认真看她,她变了,变得太多。

  以前,她最是信任他了。

  她说:“帝位远不如你重要。”

  或许,他伤了她,连带着也伤了他们之间的情分。

  慕泓从锦囊里取出兵符,放在青鸟的托盘上。

  青鸟在见到归宁颔首后,把托盘端到吴江面前。

  吴江吓得跪在地上,道:“陛下,如今不需调兵遣将,臣拿着兵符无用。臣愿意处理军中事宜,但这兵符,臣不能拿。”

  归宁看了一眼宿御的位置,宿御被吊了一夜,身体虚弱,连带着早朝都上不了。

  “暂时收存着。”归宁说道。

  慕尚书走上前,道:“陛下年二十,早应立王夫,扩充后宫。”

  扩充后宫?归宁脑海里浮现一群美男子,围着她的模样。

  似乎还不错!

  “陛下,确应如此。民间纷纷而论,说陛下……”礼部尚书迟钝了一下,才说:“说陛下不喜男子,喜女子。”

  额!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啊!

  只是她迟早是要离开这里的,虽然想着被美男簇拥,是一种养眼的享受,但她不想耽搁那些花样美男子的人生和幸福。

  “荒唐。”归宁说道:“什么时候礼部尚书也学会道听途说了,若是觉得在正事上会力不从心,不如朕放你归田园?”

  “陛下,臣知错。”礼部尚书忙说道:“那……那陛下是决定要选王夫了吗?”

  这……她这算不算被朝臣反将一军了?说她喜欢女子,她否认,立刻就让她选王夫。

  这一次不选,下次也会逼着她选。

  他们担心的不是她的后宫,而是担心她无法为绥宁诞下储君,没有储君的国家,会让他们不安。

  “听闻李尚书令郎文采斐然,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如给朕做王侍?”归宁反问道。

  礼部尚书一张老脸忽白忽红的,最后只得咬牙应道:“陛下看上犬子,是他福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