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缚灵绳
苏合香2021-08-05 17:382,203

  树上的四人面面相觑,清凉殿里面有笑声?

  难道是陛下醒了?

  可陛下从不会笑!

  归宁轻点朱墨,抬手在吴江的脸上划上一笔。

  “陛下,臣……臣不玩了。”吴江老脸一红,他竟一把都没有赢。

  归宁教吴江玩“井字棋”,吴江一点就通,知道只要横竖斜连成三颗棋子,便能定输赢。

  结果是,归宁脸上白皙,他脸上已经画上了六道红墨。

  归宁笑着说:“不能哦!”

  说完,便在纸上划了一个勾。

  归宁刚醒,听侍女禀明了情况,正准备穿鞋去救急,结果吴江横冲直撞就进来了。

  她被吓了一跳,吴江也吓了一跳。

  吴江请罪完后,执意要告老还乡。

  吴江说他年纪大了,对朝事有心无力;说他行动不便,只会拖慢处理军营事务速度……

  归宁知道吴江是个有才之人,不希望离开,便想出“井字棋”的法子来。

  若是吴江赢了,她就放他告老还乡,若是吴江输了,输一次,归宁便在他脸上划一道朱墨。

  “井字棋”,其实有诀窍。

  “臣不告老还乡了,陛下饶臣这次吧!再画下去,臣脸上都是朱砂墨水,拙荆该是要担心了。”

  归宁这才饶过吴江,她记得,吴江和宿御都是扶小皇帝上位的能臣。

  侍女白鹭走了进来,想笑却有不敢笑。

  “怎么了?”归宁问道。

  “吴大人的缚灵绳把丞相等人挂外面黄果树上了。”白鹭低着头,憋着笑。

  归宁立刻说道:“吴大人,这缚灵绳,能不能送朕?”

  原书里,早描绘了缚灵绳的作用,而众人不知,缚灵绳还有纳凉的作用。因为缚灵绳是海中灵兽石居化成的,属水。石居也就是现代人常说的章鱼。

  据说,有一种特殊方法,能够立刻解开缚灵绳。

  “好好好。”吴江连说三个好。

  待吴江退出清凉殿后,归宁问白鹭,“吴大人是不是怕朕?”

  “陛下,吴大人更怕家中夫人,吴老夫人人老心不老,驭夫之术为京城妇人所羡慕呢。传闻,吴大人对吴夫人用灵力,吴夫人便把缚灵绳丢吴大人身上,吴大人就被缚灵绳捆住了。”

  白鹭笑着继续说道:“吴夫人怕吴大人无聊,还丢在儿女一道陪吴大人。吴大人巴不得把这不认主的缚灵绳丢掉。”

  “原来吴大人是个妻管严。”

  归宁梳洗完毕,才走了初来。

  此刻月上枝头,宿御四人被倒挂在黄果树上。

  归宁看到这一幕,心里头偷乐,嘴里却说:“哎,你们这般,朕也是很为你们难过啊!别担心,一会就能下来了。”

  吴江飞身上了树,解了缚灵绳上的主人标记。

  白鹭用针扎破归宁手指,随后飞身上了黄果树,将归宁的血液倒在透明的缚灵绳上,到此,缚灵绳完成认主仪式。

  吴江飞身到归宁面前,说道:“陛下,若是有人攻击你身上的缚灵绳,你将会像黄果树一样,成为缚灵绳的载体。”

  归宁明白,攻击她的人,会被缚灵绳捆住,同样,她也会被捆住。

  所以,要用缚灵绳的时候,一定要找一个死物作为载体,然后引诱攻击的人对死物攻击……

  而且被缚灵绳捆住,不能用灵力,用了灵力,缚灵绳将会消化灵力,捆住的时间愈发长。

  “你们记着哦!万万不能用灵力,不然不会松开哦!”

  归宁提醒完,太后就到了。

  “宁儿。”

  归宁迎上前,道:“母后担心了,儿臣无碍。”

  “回屋里,外面凉。”

  归宁伸手握住太后的手,母女二人一道回了殿内。

  太后紧紧拉着归宁的手,仿佛下一刻,归宁就会消失不见。

  “你要想什么,母后都答应你。”太后温柔的说。

  归宁挥了挥手,白鹭等人退了出去。

  太后见归宁这般,心里猜到归宁要说立慕泓为王夫的事,毕竟当初归宁有朵喜欢慕泓的,她也是见识过的。

  女儿与她重归于好,她再也不要和女儿生嫌隙了,她的女儿承受了太多,她为人母没有替她分担,还违逆她的心意。

  归宁压低声音,小声的询问:“母后,你房间里的那个男子,是什么背景呀?”

  归宁有些担心,太后养的男宠,是来历不明的人。

  若是太后遭人算计,势必会遭人唾弃……

  到底是她妈,也不能不为她多想几分。

  “男子?”太后愣了一下。

  “就……就藏在你屏风后面的男子,儿臣瞧着身材伟岸。母后,你追求幸福,儿臣不怪你,可你要清楚他的底细呀!”

  太后瞬间明白了过来,她女儿把慕泓当成了她的男宠……

  太后一时间被女儿的脑回路给弄懵了。

  “还记得伤你的人吗?”

  “有一点印象。”归宁声音突然拔高,“母后,该不会是你的人,伤了儿臣吧!”

  “什么哀家的人,往后是你的人。”

  啊!我妈的男宠要给我用!

  啊!我没有这么重口味啊!

  我还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啊!

  太后见归宁表情变化多端,解释道:“宁儿,屏风后,伤你的,是你的表哥慕泓。他一回京就来给哀家请安,哀家担心你见他……所以让他藏屏风后了。”

  额,原来是表哥,想多了!想多了!

  难怪觉得那么熟悉,原来是女帝的初恋,记忆里,这初恋似乎一点都不喜欢他。

  慕泓不喜欢她,但喜欢往公主府跑,奇怪!

  “他以为你阶级提升了,想着要同你切磋,没料到你灵力尽失。他化元丹救你,你……你原谅他这一次吧!”

  “母后既然提了,那就原谅他吧!”

  慕泓是她表哥,更是太后娘家人。

  一个不重要的男配,管他呢。

  “昔日你说,要立他为王夫……”太后想着,只要她的女儿能够好,慕泓给她做王夫也并不影响什么。

  只要她的女儿安然无恙,绥宁国泰民安,她就不在意其他了。

  打住!

  “母后,儿臣醒来之后,明白了很多。表哥,儿臣不喜欢了。”

  “你以前……”可是非常喜欢他呢,甚至用帝位相逼。

  “或许,他伤了儿臣,儿臣的心死了。母后,儿臣真不喜欢他了,以后,别再儿臣面前再提他了,好吗?”

  “好好好。”太后笑着说:“那臭小子,配不上你。往后母后给你挑上好的王夫。”

  归宁哪敢顺着说下去,连忙转移话题,“母后,白鹭是你宫里的吧!儿臣瞧着这丫头是个爱笑的,不如母后留给儿臣用。”

  “好,依你。”

  正说着白鹭,白鹭就来了,她敲了敲门。

  “进来。”归宁道。

  “陛下,丞相昏过去了。”

  男主,这么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