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倒挂
苏合香2021-08-05 17:382,237

  宿御只吃了一口,只觉得香气过浓,饴糖过多,不如之前吃的豌豆黄好吃。

  “知晓丞相您喜欢竹叶茶,这是奴婢亲摘亲泡的。”青鸟忙奉上茶水,脸上满是笑意。

  宿御淡淡的说:“本相要批阅奏折,退下吧!”

  “奴婢……”

  宿御抬起头,直视着青鸟的眼睛,青鸟立刻退了出去。

  青鸟才走进厨房,黑暗里一双手拉住了她。

  青鸟条件反射,用灵力打了过去。

  “是我。”慕泓的声音响起。

  青鸟挥手,厨房的灯盏瞬间就亮了。

  慕泓擦掉嘴角的鲜血,眉头紧皱,如今他把元丹给了女帝,他只是一个平常人,挨青鸟一掌,自是受不住。

  青鸟取出随身携带药丸,喂着慕泓吃掉。

  “将军。”

  “青鸟,你怎么与……我疏远了?是怪我,怪我在边塞三年……”

  “将军,奴婢只是一介贱婢,不值得将军这般相待。”青鸟继续说道:“陛下如今不知你我的私情,还望将军与奴婢划清界限,往后,你是将军,可能是王夫,奴婢……”

  “青鸟,归宁只是我表妹,我只把她当做妹妹看待,我为了你拒了王夫之位,我的心里,只有你。姑母那边,我已经说清楚了。”

  “不行,我们这般,是在伤害陛下,陛下……”

  慕泓闭上眼,随后睁开,道:“姑母知道你的存在,她同意我娶你。”

  青鸟愣住了,喃喃道:“为……为什么?”

  太后怎么会同意慕泓娶她?太后难道不应该先为她的女儿先思考吗?

  “可能姑母是宠我吧!或许觉得,我一介武夫,不配王夫之位。总之,你我之间,没有……”

  “将军,当年我问你,可是你救了我?”青鸟打断了慕泓的话。

  慕泓说道:“当年我游历江城,见你被青楼打手追着,是我买下了你。”

  “不是你。将军,你手眼通天,那件事你随便一查就能查到。可我知道,救我的人,不是你。”

  半晌,慕泓开口道:“不是我,可本将在公主府初见十四岁的你,便对你情根深种。我时常去找归宁,也是为了你。你分明对我,也是有情有义,为我绣香囊,替我做鞋。难道这六年的情谊,都是假的?”

  “将军,你走了三年,奴婢才明白过来,奴婢只是错付了心意。奴婢……”

  “青鸟,你……”

  “将军,别让奴婢为难。”青鸟说完,便走了出去。

  时间飞逝,转眼一个月过去。

  清凉殿里,宿御正批阅着奏折,便听到屋外闹嚷嚷的声音。

  “吴将军,不能……丞相大人正和陛下商量要事……”段云拦住吴江的去路。

  顾云朗立刻化灵气为剑,在吴江面门一米处停住,仿佛他下一刻再妄动,剑就会毫不犹豫的刺向他。

  “外界谣言纷起,说陛下要立丞相为王夫,二人在清凉殿……”吴江羞于说出口,转而道:“还有甚者,说陛下遇刺昏迷,生死难料。今日我吴江,不见到陛下,绝不离开海宴行宫。”

  顾云朗楞了一下,看向段云,段云无可奈何,也不知道该如何劝阻吴江。

  宿御从清凉殿走了出来,朗声道:“陛下现下午睡,吴将军还是晚间过来!”

  “那陛下先休息,臣晚间再来。”吴江打量了一眼宿御,见他衣冠整齐,心里知道陛下和丞相并无越矩行为。

  吴江走后,顾云朗嘲讽道:“陛下又没醒,丞相如何给吴将军一个醒着能说话的陛下?”

  顾云朗知道宿御把定亲玉佩还给了他姐姐,对宿御没有一丝好感,若不是他姐姐多次叮嘱他,他早就把宿御拉进假山后,狠狠的揍一顿了。

  宿御朝屋里看了一样,里殿紧闭,门虽紧闭,但药味难掩……

  青鸟疾步上前,道:“奴婢刚刚去见了太后,太后娘娘说,让丞相大人务必不要让吴将军知晓陛下现下未醒的事。”

  “……”宿御心里盘算着让吴江知道,他知晓吴江的为人,吴江知道后,还会帮着他,应付朝臣的猜忌。

  可太后却不想让吴江知道。宿御知道,太后不想太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将会动摇国之根本。

  “奴婢有一法子。”青鸟忙说道:“奴婢跟在陛下多年,了解陛下行为习惯,奴婢可以假扮陛下。”

  “青鸟,你和陛下不像,就算脸可以遮住,说是被蚊虫咬的。可你的声音终究和陛下有差异,根本骗不过吴将军。”段云陈述出问题所在。

  “昔日在民间,我跟随着戏班子四下漂泊,跟着师父学舌。学陛下的声音也有七八分像。”青鸟解释道。

  “陛下若不醒,难不成青鸟姑姑,你一直演陛下不成?”顾云朗随口说道。

  青鸟仰头看向宿御,“丞相,还望你拿主意。”

  “仅此一次。”

  傍晚,清风亭。

  青鸟戴着面纱,一袭黑衣,端坐在亭内,亭子里特意挂上了珠帘,目的是让吴江看的不真切。

  宿御安抚道:“你学得极像,吴将军不会发现的。”

  “丞相,你以前去过……”青鸟话还没说完,小太监就跑上前了。

  “丞相,不好了,吴将军用灵器把国师和顾侍卫挂在了黄果树上,他闯进了陛下的寝宫。”

  “怎么会这样?”宿御疾步朝清凉殿方向走去。

  “吴将军去了药房,发现顾医女在倒药渣……”小太监解释道。

  青鸟望着宿御的背影,伸手抚摸着耳朵上的耳坠,喃喃道:“丞相大人,你去过江城,对吧?”

  宿御疾步而来,看到挂在黄果树上的两人,正要施灵力把二人解救下来。

  “不要。”无解喊道。

  灵力飞到两人的身上,两根隐形的绳子瞬间分裂出第三根。

  宿御还没反应过来,绳子就拴住了他的脚,把他拉上了黄果树。

  “宿御,顾云朗一个七阶真者,都拿这东西没办法,你一个四阶……”无解无情的嘲讽道。

  “人家宿丞相总是自以为是。”顾云朗附和了一句。

  宿御这才明白过来,这是缚灵绳,谁对绳子用灵力,便会被束缚起来,一盏茶时间才会松开。

  即便是主人来了,十二阶真者来了,缚灵绳也毫不留情。而且,困住了一人,缚灵绳一盏茶才会松开,而人越多,缚灵绳反应愈慢。

  如今,树上的三人,需要三盏茶的时间,才会被放开。

  段云这时打树下经过,看到树上的三人被倒吊着,心里诧异。

  “别!”三人异口同声道。

  可段云的灵力已经飞向了树上的绳子。

  “我这就放你们下来。”段云见绳子没有反应,正欲再施灵力,下一刻,他就被挂在了树上。

  “哈哈哈哈……”清凉殿里,传来爽朗的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