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重伤昏迷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49

  太后疾步进入清凉殿,并没有径直去见归宁,而是一巴掌就甩在了慕泓的脸上。

  精美绝伦的护甲刮伤慕泓的脸,鲜血瞬间涌出,他立刻跪在地上,道:“姑母,侄儿不知……不知陛下灵力尽失。”

  若是知道,他哪会对归宁动手!

  “慕泓,宁儿若出事,哀家要你陪葬,要慕家陪葬。”太后气不可遏的指着慕泓。

  她竟不知,她的宁儿灵力尽失。纵使如此,慕泓十阶真者,断不会探不出……

  宿御从内殿走了出来,朝太后拱手道:“太后娘娘,多亏有慕将军的元丹护体,陛下尚存一气。臣会寻灵草为陛下修护受损心脉,只是……”

  “只是什么?”太后担忧的问道。

  “心脉修复,也不一定会醒。陛下极有可能会一直睡下去。”

  “宿御,你师父有办法,他一定有办法……”

  “太后娘娘,即便是师父来了,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太后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步态不稳的朝内殿走去,她刚刚还高兴归宁来见她,来给她请安。

  她还想着明日和归宁共用早膳,可无解告诉她,她的宁儿可能醒不了……

  太后伸手抚摸着归宁的脸,温柔的说:“宁儿,母后不与你置气了,你醒来,好不好?母后答应你,让慕泓给你做王夫,只要你醒来,母后什么都听你的。”

  眼泪无声的从太后的眼角滑落,这个美妇人紧握着归宁的白皙的手,伤心的无法自抑。

  宿御站在清凉殿外,等候着太后的吩咐。

  看到归宁当着他的面,坠入湖水之中,他当时竟想跳下去。

  他这是这么了,上一次在水窟因为有疑问,没有杀了她,这一次慕泓冲动之下,失手伤了归宁,他应该高兴才对。

  不对,那件事还没有结果,归宁还不能死。

  宿御回想起蛟龙水窟的时候,归宁散尽修为,身体极为的虚弱,她说不出话,在地上画了三横一竖,俨然是一个“生”字。

  归宁昏厥之前,写下这么一个字,是有何含义?

  一个老嬷嬷从清凉殿走了出来,道:“宿相,太后娘娘要见你。”

  刚刚还悲伤无法抑制的太后,此刻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悲伤与失态,一席宝蓝色的福禄宫装极为合身,光滑水润翡翠镯,靛蓝点翠的凤凰簪,东珠耳坠,愈发彰显太后的高贵威仪。

  她端坐在沉香木椅上,摩挲着手腕上的镯子。

  “陛下是极为相信你的,哀家把朝政交付给你。”

  “陛下一日不醒,朝堂一日不安……”

  “陛下在海宴行宫避暑,以后有要事直接写奏折禀明即可,哀家要你,隐瞒此事,直到陛下醒来为止。”

  “是。”宿御应道。

  宿御才走了出去,无解带着顾云时走进了大殿。

  宿御停顿了一下,听到太后呵责道:“无解,你亲自来照顾陛下,其余的人,哀家不相信。往后,不要什么人都往陛下身边塞。”

  归宁生死难料,顾云时待在女帝身边照顾,若是女帝醒来,那还好,可若不醒,太后震怒,连带顾云时也会波及。

  宿御从心底不希望顾云时照顾女帝,正好,太后也不放心顾云时照顾女帝。

  顾云时被无解叫去配药,她朝药房走去,就看到宿御候着药房院子里的药圃边。

  “丞相,你在等我?”

  “嗯。”宿御知道,太后不会让陌生人近身服侍女帝,那顾云时只能在药房这边配药。

  “可有事?”

  宿御看到顾云时腰间佩戴的双玉,愣了一瞬。

  顾云时低头看了一眼玉佩,笑着说:“我知道丞相是为了我好,你退还当年的定亲玉佩,实则是不希望我掺和你的事。云家和余家一前一后被灭门,难免让人不有多想,本来想和丞相大人合作,想来你会以为我拖后腿……”

  “不是……”

  “丞相不必解释,云时都明白。”说完,顾云时福了福身子,便朝药房走去。

  忽然,顾云时停住了,道:“丞相,胞弟性子直爽,你退还信物,他生气在所难免。希望往后你遇到他,躲着些,毕竟胞弟是中三阶,你不过才突破初阶刚入下三阶。”

  “嗯。”

  宿御目送顾云时进入药房,他转过身,段云站在朱红的大门前。

  宿御不由得握紧拳头,刚刚他和顾云时的话,若是让段云听了去……

  段云直楞楞的转向宿御,喃喃道:“宿御,你怎么认识她的?”

  宿御见段云魔怔的样子,拳头不由得放松,他应该是没有听到他和顾云时的对话吧!

  “之前国师邀请我去下棋,她是国师身边的人,这次我来嘱咐她,让她小心陌生人,毕竟她是为陛下配药的。”

  “确实,为陛下配药一定要慎之又慎。海宴行宫的人手不够,我可以帮着研磨……”

  宿御想到段云花花公子的性子,又见段云的眼神落在顾云时消失的方向,也猜到段云多顾云时生了心思。

  “段世子,她只是一介医女……”

  “祖父不会在意门第的。”段云认真的说:“宿兄,我一定要娶她,让她做我的世子妃。”

  宿御嘴角抽了抽,心想着段云应该只是一时兴起。

  清凉殿。

  宿御翻阅着奏折,一份一份的批阅着。女帝昏迷不醒,外界并不清楚,所以这奏折还是要批改,女帝无法批改,只能他批阅了。

  不过还好,他稍微多练练,便能和归宁字迹一般无二了。

  青鸟端上茶水和点心,放在宿御的面前:“丞相大人,喝点茶吃点糕点吧!你晚膳并未用多少。”

  “多谢。”宿御头也没抬。

  “陛下如今昏迷不醒,生死难料,若是丞相大人你病了,便少有人未陛下分忧了。”青鸟继续说道。

  宿御放下朱笔,拿起一块糕点,糕点入口,他不由得想到顾云时给他的那份点心。

  那是归宁送给无解的,无解不要,顾云时拜托他带出宫给野猫吃。

  他提着糕点,出了宫,大雨磅礴,野猫早就躲了起来。

  他沿路离开,未见乞丐,提着糕点回了丞相府。

  想到女帝的异常,他打开了食盒,试毒之后,尝了一口。

  他从未吃过这样的糕点,浓郁的豌豆香味,甜而不腻,糯而不粘,这是女帝的做的?

  女帝从不入厨房,她酷喜黑色,她冷漠无情,她……

  女帝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和印象中的她一点都不一样。

  “丞相,好吃吗?”青鸟期待的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