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预言
苏合香2021-08-05 17:382,495

  此地不宜久留。

  归宁有些尴尬的起身,道:“母后,儿臣安也请了,便先回去歇息了。明儿一早,再来给母后请安。”

  “好。你回去吧!”太后眼中全是笑意,笑着笑着竟生出泪意。

  归宁也没有警觉太后的异样,抬脚走出大殿。

  顾云朗见归宁脸色不好,问道:“陛下,可是……”

  “没多大的事。”

  太后不过四十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归宁明白,她都懂……

  出了太后寝宫,路过倚湖而建的凉亭,归宁只说风景正好。

  归宁坐在凉亭里,有一搭没一搭的吃着青鸟剥好的葡萄,心里还想着屏风上那道伟岸的阴影。

  “陛下,奴婢命人把奏折搬去了清凉殿,到时候……”

  “别提奏折。”归宁撑着脑袋,心想着要给自己找个批阅奏折的小能手。

  原书中,宿御把她弄死后,扶立了小皇帝,她记得没错,那小皇帝是她兄长的孩子。

  不如,把那小屁孩拉来批奏折。

  “陛下,奴婢再去取一些葡萄。”青鸟说道。

  “去吧!”

  没人替她剥葡萄,归宁便趴在凉亭睡觉,亭下的莲花正盛,红的,粉的,紫的,好不美丽,凉风拂来,惊动莲花下的鱼儿,归宁闭着眼,享受着这一刻安静。

  顾云朗望着归宁的睡颜,明白这般直视女帝不妥,连忙侧着身子站。

  “谁?”

  归宁被顾云朗吓醒,峨眉微颦,看着顾云朗,道:“怎么了?”

  顾云朗挠了挠脑袋,略带歉意说:“想来是臣看错了,不然那人的阶级一定在臣之上。”

  归宁摆了摆手,“肯定是看错了。”

  另一边,青鸟端着葡萄,忽然,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

  青鸟吓了一跳,大惊道:“你……你怎么在这?”

  男子把青鸟拉进怀里,青鸟手中的葡萄掉落在地。

  “青鸟,我很想你。”

  “你放开我。”青鸟挣扎着,想要推开男子。

  “青鸟……”

  青鸟用力的推开男子,道:“将军,你该清楚,陛下的性子,若是知道……”

  “青鸟,我告诉过你,我有办法,你为什么就……就不相信我呢?”

  “将军,奴婢不过是一介贱婢,低卑若蝼蚁,配不上……”青鸟躲闪着,她不想让人看到她和面前的人有牵扯。

  “是不是她,是不是她又对你动手了?”男子说完,便撩起青鸟的袖子,青鸟手臂上的鞭伤还未痊愈,结痂的伤口让面前的男子都感到可怖。

  男子深吸一口气,转身朝院子走去。

  青鸟见男子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猜到男子去做什么,却没有阻止。

  而且她心里竟生出了一丝期待,期待男子能下手狠些。

  青鸟想到男子生气的模样,便蹲下身收拾着地上摔碎的葡萄,忽感觉到一阵阴暗,抬起头来,宿御和段云正望着她。

  “见过丞相大人,见过段世子。”

  “青鸟姑姑,陛下在何处?”

  “陛下……陛下在清风凉亭。”青鸟忙说道,连忙把把手臂上的伤遮住。

  宿御从怀里掏出药,递给青鸟,却没有再说什么。

  待走远后,段云开着玩笑道:“宿相,以往可不曾见你对青鸟这般好呀!该不会是对青鸟有什么心思吧!你不敢开口,我替你向陛下求情呀!”

  “她帮过我。”

  青鸟替他挡了无解那一鞭子,在宿御脑海一闪而过,于情于理,他都该道一声谢。

  清风凉亭。

  归宁和顾云朗看着从天而降的男人,两两相望,都摸不着头脑。

  “你是何人?”顾云朗询问道。

  “区区七阶。”男子嘲讽的说。

  顾云朗拉住归宁的手,飞身离开凉亭。

  归宁感觉到男子带来的压迫感,担忧的问道:“顾云朗,这货几阶?”

  “比臣高。”

  “告诉你,也无妨。”男子得意洋洋道:“十阶。”

  归宁吓得愣住了,十阶真者,不会吧!

  她本不想侍卫时刻跟着,打扰到她生活,便不让他们跟随,结果才出宫一会,就遇到十阶高手。

  而且,瞧着他眉眼,归宁感觉到有些熟悉。

  “有事好好说。”归宁忙说,以前她是九阶,尚且还有余力与之相抗,可现在她身无半丝灵力……

  男子出手极快,和顾云朗打斗在了一块,高手过招,快如闪电,归宁只看到两道身影在来回跳跃。

  倏地,一道身影重重跌在归宁的脚边,顾云朗五官痛苦的扭曲在一块,嘴里念着:“陛下,走!”

  归宁咽了咽口水,腿却像灌了铅,无法移动。

  “归宁,我让你五成功力。”男子抬手,灵力便环绕在他的手中。

  男子想到青鸟手臂上的鞭上,心仿若滴血,那是他心爱的女子,奉若至宝的女子……

  归宁,你实在该死。

  怒气攻心,男子的力量愈大,却没有注意到归宁的异样。

  归宁被灵力带上了天,她试图挣扎开来,无形的灵力像一只巨大的手,束缚着她。

  她只觉得呼吸困难,心脏像是被千斤巨石压制,鼻血从鼻腔流出,归宁感觉整个身体轻飘飘的,随后失去了知觉。

  “住手。”段云大喊道。

  男子愣了一瞬,把归宁朝湖中一甩,归宁像断线的风筝,直坠湖中。

  只让她受点轻伤还远远不够,他要她在水里泡一会,不然如何消减他心中愤怒。

  “扑通。”湖面扑起水花,归宁沉入水中。

  顾云朗忍着身上的伤,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扑通跳入水中。

  宿御走上前,道:“慕将军。”

  “你便是新上任的宿相吧!”慕泓道:“本将刚刚给姑母请安,还说要和陛下切磋武艺。臣有分寸,只用了五层力,二位无需多虑。”

  宿御淡淡一笑,道:“陛下身无半丝灵力!”

  慕泓瞳孔放大,像是不敢相信宿御的话,转而一想归宁的为人,她不是束手就擒的性子……

  顾云朗从水中浮了出来,拖着昏迷不醒的归宁。

  慕泓疾步上前,摇晃了一下归宁,喊道:“归宁,你醒醒,你醒醒。”

  慕泓看着归宁嘴角流出鲜血,脸上露出惊慌的神色,无灵力之人面对真者,无异于是蝼蚁,只能任人宰割。

  慕泓以为,他没有探出归宁的真者几阶,以为归宁修为大涨,突破了十阶。

  不成想,归宁竟修为全失,沦为普通人。

  若被他所伤的人是其他人,有姑母护着他,倒也不碍事。可他伤的是女帝,就是姑母有心护着他,他也难逃一死。

  他这是弑君,弑君之罪,满门抄斩,不仅是姑母护不住她,更护不了慕家。

  顾云朗先是被慕泓打伤,又拖着伤去捞落水的归宁,身体早已支撑不住,他吐出一口鲜血,昏倒在归宁的身侧。

  宿御从袖中拿出千纸鹤,朝千纸鹤吹了一口气,千纸鹤朝皇宫的方向飞去了。

  慕泓闭上眼,一阵施法,一颗元丹从他的嘴里缓慢而出。

  段元惊叫道:“紫色元丹,慕将军突破九阶,步入上三阶。”

  修灵真者一共十二阶,上三阶为十,十一,十二阶,整个修灵大陆,上三阶的真者屈指可数。而十二阶的真者,仍活于世的只有三位。

  上三阶往下,是中三阶,下三阶和初阶。

  紫色的光芒照得人忍不住闭眼,元丹进入归宁的嘴后,紫色光芒随之消失不见。

  无解正穿着红豆手串,鸽子和千纸鹤一道飞到他的案桌前,他一愣神,手串从他手中脱落,红豆珠子散落一地,发出清脆的声响。

  “看来,预言成真了,帝星要陨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