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送药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47

  早间,雨过天晴,归宁换了一身简单的衣裳,在御花园里做拉伸运动。

  几个宫女一边打扫着落花,一边闲聊着。

  “你们知道吗?昨夜国师大人震怒,把顾云时罚跪在雨夜里。”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顾云时,仗着是国师身边的人,趾高气扬的,想来是国师知道是个狐猸子,所以惩罚了她吧!”

  “你们不知道,这顾云时手段多肮脏,昨儿丞相大人同国师下棋,她故意把茶水洒丞相大人的身上,狐媚的想要勾引……”

  归宁凑了过去,道:“后面怎么样了?”

  那三个宫女见归宁一身鹅黄色的宫装,以为是别宫的宫女,忙拉着归宁道:“那肯定是她没有得逞,丞相大人这样的人物怎么会看得上她!”

  归宁一愣,心想着你们眼中的丞相大人,往后眼中只有她顾云时。

  宫女三人,都没把归宁是女帝的方向想。

  “顾云时最后怎么样了?”

  “那狐媚子没有一丝灵力,受不住寒气侵体,病了。”

  “哦!”归宁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都怪女主颜值太高,招人妒恨!

  不过,女主病了,男主送药,肯定二人的关系更上一层楼。

  归宁回了未央宫,便让青鸟去召宿御入宫。

  入了宫后,便有小太监禀明道:“青鸟姑姑,陛下说要批阅奏折,不便见丞相。还说丞相难得来宫里一趟,可以去御花园看看花,去玄天宫下下棋。”

  青鸟只得道:“丞相大人,陛下那边还需要奴婢。”

  “嗯。”宿御应了一声,才走几步,他转过身道:“青鸟。”

  “丞相大人可还有事?”

  “陛下何时会做糕点?”

  “这……陛下是天之娇女,想来这等小事是难不倒陛下的吧!”青鸟解释道。

  宿御朝玄天宫方向走去,一路上不乏听到有人议论顾云时的事,还没到玄天宫,他就折返出宫了。

  在未央宫吃葡萄的归宁听说了,猜测道:“肯定回去拿药了。”

  等到傍晚,归宁也没有听到有人给顾云时送药的消息。

  “直男。”归宁暗骂了一句,随后让青鸟配了药。

  归宁用红绳随手系了一个同心结,挂在了药袋子的旁边。

  “不行,总觉得少了什么。”归宁在包药的宣纸上,抄上了一句诗:“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直接写宿御的名字,被人知道了,容易招仇恨,宿御字什么?”

  “字望南。”青鸟答道。

  “你都知道,肯定那些宫女也知道。那就写“南书”吧!”归宁在诗句下写下了“南书”二字,意在告知顾云时,是望南写的。

  可归宁不知道,段世子名云,字南书……

  “陛下,为何要替丞相大人给顾姑娘送药?”青鸟询问道。

  “宿御喜欢顾云时啊!但是他不懂关心女孩子,朕这是在帮他。”归宁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笑着说:“朕为了丞相的终身大事,可是费劲心思啊!”

  “那奴婢……”

  “不用你去送,容易被怀疑。随便找个小太监送去。”

  青鸟把准备精美的食盒交给了小太监,特意说道:“便说是一个男子送给顾姑娘的。”

  “是。”

  丞相府。

  “主子,女帝以你的身份给顾姑娘送药,送同心结,顾姑娘会错意,以为是段世子送的药。”

  “果然,她希望我去找云时。”

  “主子,顾姑娘在玄天宫的日子不好过,宫里流言纷飞,她到底是主子的未婚妻,属下以为……”

  宿御摩挲着手中的半枚玉佩,凝视着池中的游鱼,道:“女帝到底在谋划什么?”

  “或是女帝不忘旧情,知道将军要回来了,所以不希望将军误会,因而为主子你谋划婚事大事。”

  宿御望着手中的玉佩,道:“替我将此物归还于云时。”

  “主子,万万不可啊!这婚事是老爷夫人为你定下,你这般做法,让老爷夫人如何在九泉之下,向云家夫妇交代?”

  “她的安全最重要。”

  “主子,属下会说明情况,何以至此啊!”

  “云时正义,我有事,她不会袖手旁观。我断不会让她冒险,只有恩断义绝,方绝她的心意。”

  未央宫。

  归宁想着男女主二人此刻肯定情感升温,也没有去打扰宿御,而是自己批阅着奏折。

  青鸟在一旁,做着针线活。

  归宁批完奏折,走到青鸟面前,道:“谁娶了青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青鸟把荷包往针线篓一丢,便说道:“奴婢会一直陪着陛下,谁也不嫁。”

  “朕可舍不得一直留你在身边,你也该追求你自己的幸福。”

  “陛下,恕奴婢直言,你变了。”

  “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归宁把宣纸递给青鸟,道:“把这个传出去,重金寻找此物。”

  青鸟看了一眼纸上的图案,道:“是。”

  天气愈发炎热,虽有冰鉴,摇风,但归宁仍热得心情浮躁。

  “不行,朕要去行宫。”

  “陛下,太后娘娘在行宫。”

  归宁愣了一下,想到太后和原主的过节,原主初登基时,想纳一块长大的竹马为王夫,可太后不赞同,恰逢边塞战乱,吴将军身体不便,竹马去了边塞。

  而后归宁对太后生厌,太后自请去了海宴行宫。

  海宴行宫位于月牙泉中心,四周环水,夏日里最是凉爽,是绝好的避暑圣地。

  “摆驾海宴行宫。”归宁吩咐道。

  哎,母女哪有隔夜仇。

  海宴行宫。

  婢女疾步跑了进去,太后责备道:“出什么事了?这般无礼!”

  “陛下,陛下来了。”

  太后面前的男子吓得定在原地。

  “到哪里了?”太后询问道。

  “到前殿了,这会往这边来了。”

  自从太后和陛下生分后,三年来,陛下从未踏入过海宴行宫。

  太后把身材健硕,容貌姣好的年轻男子从地上扯了起来,把男子推到屏风后。

  “屏住气息,别让陛下知道你的存在。”太后话音刚落,屋外就响起归宁的声音。

  “母后,儿臣进来了!”归宁说完,便示意青鸟和顾云朗不必跟随,走进了屋内。

  太后紧张的拿起茶水,见归宁一袭淡青色衣袍,有些发愣,她这女儿,登基后便一直穿黑衣。

  “儿臣拜见母后。”归宁跪拜在地,行礼道。

  太后忙放下茶杯,结巴道:“你……你起来吧!”

  归宁起身,瞥见了屏风上一道阴影,再看太后紧张的模样。

  心里冒出一个想法:太后养男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