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大雨
苏合香2021-08-05 17:382,209

  归宁钻到雨伞下,宿御忙把食盒放在背后。

  大雨瞬间而落,两人站在伞下,一动不动的。

  “臣先送陛下回宫。”

  “那……那多谢你了。”归宁靠近宿御,扯住宿御的袖子,“丞相这么晚了,还在宫里?宫门落钥了,可就出不去了。”

  “昔日陛下给了臣令牌,臣可以随时进出宫。”

  “那你之前批完奏折就该出宫去了,也不至于让朝臣怀疑你我有什么。”

  “臣批阅完奏折,不过一炷香时间就上朝了,再回府就来不及了。”

  “你去玄天宫,只是单纯的下棋吗?”

  “是。”

  “顾云时在玄天宫,你去,是找她吧!”

  宿御停住了,归宁没有停下,就走出了伞的范围,待雨淋在头上,才反应了过来。

  “哎呀!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顾姑娘这般貌美如花,温柔大方,要朕是男子,也会娶她的。”

  宿御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那你可要多多的陪顾姑娘哦!你看国师,近水楼台先得月,别是让人家把你的墙角给挖了呀!”

  “陛下似乎很关心臣与国师的感情大事?”

  “朕……朕这不是……不是听说成家立业,丞相有了家,便更能专心于朝政了。”

  雨愈发大了,宿御把伞朝归宁这边倾斜了一点,雨水打湿了他的肩膀。

  归宁安然无恙回了未央宫,宿御这才提着食盒离开。

  宿御回想着归宁刚刚说的话,暗下了一个决定。

  归宁穿着玄色睡衣,眉头轻皱,道:“给朕准备一些其他颜色的衣裳。”

  原主喜欢黑色,她虽对黑色不排斥,却不想一直都穿黑色。

  “是。”青鸟应道,随后又说:“陛下不用担心,你是天子,国师是臣子,他即使不收你的礼物,也不会埋怨……”

  “顾云时替朕转交给无解了。”归宁不解青鸟话里的意思,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无解没收朕的糕点?”

  “奴婢……奴婢瞧见丞相大人提着食盒,以为是陛下……”

  归宁愣了一下,她刚刚只顾着让宿御送她回未央宫,没有注意到他有没有带什么东西。

  “可能是无解分了一部分给他,美味佳肴自是要分享。”

  她别的不行,可跟奶奶学习做菜,到底也学了个七八分,征服古人的胃,她很有信心。

  玄天宫。

  无解收了顾云时耳边的灵力,顾云时重新听到雷声,她吓得小脸发白,贝齿紧紧的咬着,身体颤抖。

  “顾云时,顾云朗能护得了一时,护不了你一世。他不在,你连雷声都惧,想来你也帮不了那人吧!”

  顾云时忍着恐惧,说:“当年云家在雷声雨夜里满门被杀,云时每每见此恶劣天气,难免会勾起回忆。国师大人,云时会克服内心的恐惧。”

  “你找的那个人,出现了。”

  “是……丞相。”

  上一次,宿御救了她和那位段云公子,她就觉得宿御带给他熟悉的感觉。

  不成想,他就是那个人。

  “想来聪明如他,你的身份他也该猜到了。”无解望着朱红栏杆外的雷电,闪电映在他的银色面具上,折射出他眼中阴冷的光,风吹起他的紫色长袍,愈发显得他的妖魅。

  顾云时捂着耳朵,痛苦的闭着眼,记忆如同闪电一般,回到了儿时。

  那年的雨,也有今日这么大,雷声轰鸣,她和弟弟躲在密室里,透过密室的那条缝,看到父亲为护母亲,周身灵力被吸走,最后死在母亲身边。

  而母亲没有灵力,被灵器贯穿胸口,倒地不起。

  母亲睁大眼睛,看着密室的方向,朝她露出笑意。

  顾云时痛苦的吼道:“不要……不要……”

  无解冷漠的转过身,凉薄的看着地上女子,“顾云时,别成为他人的累赘。”

  “我不是……我不是……”

  记忆流转,若非是她摔倒在地,耽搁了时间,爹娘也会和她还有弟弟一道躲进密室。

  无解说的没有错,是她,她是累赘,拖累了父母……

  余家和云家世代交好,她和余家公子早就定下了婚约,此番她与弟弟出山,一则是为了寻找当年灭她云家满门的真凶,二则是履行婚约。

  余家在云家被灭门之后,不过数月时间,被诬入狱,余家家主夫人少爷小姐在狱中认罪,后服毒自尽,而余家二公子因为游学在外,反而躲过了一劫。

  顾云时痛苦的捂着耳朵,雷声愈发大了,每一声都像是敲在她的心上,让她痛苦不已。

  一道灵力飞向顾云时,顾云时的世界安静了,她转过头,道:“朗儿。”

  “阿姐,别怕。有我在。”顾云朗疾步上前,抓住顾云时的手,道:“阿姐,朗儿来迟了。”

  顾云时听不到顾云朗的声音,但她大概也猜出来了顾云朗说的什么。

  无解转过身来,道:“你来做什么?”

  言外之意,顾云朗应该保护女帝,不应该出现在玄天宫。

  “无解,你不该这么对我阿姐。”顾云朗灵力一挥,无解便飞出了朱红栏杆。

  雷声轰鸣,闪电照在无解的身上。

  无解倒也不畏惧,冷然的看着顾云朗。

  顾云时拉住顾云朗的手,道:“朗儿,你不能这样,快收手。”

  顾云朗没有听顾云时的话,而是收了灵力,瞬间,无解直坠地面。

  那是他的阿姐,谁都不能伤害他的阿姐。

  顾云时忙朝栏杆跑去,顾云朗跟着上前,扯住顾云时,示意她放心。

  他只是吓唬无解,并不会要他的命,在无解要落在地面上的时候,灵力会包裹住他,给他一个缓冲的机会。

  可没入顾云朗所料,无解在半空中的时候,他的锦囊袋里飞出一股丰盈的灵力,化成了金色凤凰,载着无解回到了玄天宫顶楼。

  顾云朗知道无解是真者一阶,所以丝毫不畏惧他,可见到炼化的十二阶神兽在他的锦囊袋里,顾云朗明白,他踢到铁板了。

  下一刻,紫月鞭捆住了顾云朗,鞭上的倒钩,刺入他的皮肤,顷刻之间鲜血如注。

  “本尊虽是最低阶的真者,却也不是你这毛头小子能奈何的。”凤凰化成灵气,重回了锦囊袋。

  而无解的身上干燥,仿佛刚刚淋雨的那一幕只是顾云时姐弟二人的眼花。

  顾云时忙跪下,道:“国师大人,请你饶了云朗这一次。”

  无解收走了顾云时耳边的灵力,顾云时重新听到声音。

  “去玄天宫外,跪到雨停。”

  “不要,阿姐,你捂着耳朵,不要听。”顾云朗大声的说:“阿姐,朗儿是七阶真者,这伤对我而言,算不得什么。”

  无解淡淡一笑,束缚着他的紫月鞭愈发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