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打落面具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55

  宫里。

  青鸟小心翼翼的上着上药,“陛下,有顾云朗在,你怎么会受伤啊!这可是灵力所伤,陛下是遇到什么人了?”

  “不碍事。”

  归宁并没有觉得背上的伤有多严重,宿御及时出现,她才躲过了灵力化成的大刀,灵力波及的小伤,可比灵力大刀的伤轻多了。

  “啪!”

  “外面是什么声音?”归宁只觉得声音甚是熟悉,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时候听到过。

  “陛下,顾云朗是国师送来的,他没有保护好陛下,还让陛下圣体受损,理应受罚。”

  归宁眉头微皱,把衣服拉上,套上了鞋,便走了出来。

  顾云朗固执的咬着牙,胸前肩膀上已经留下了两道血淋淋的伤,他笔直的跪在汉白玉地面上,像一颗青松一般,任是风雨催残,仍不改挺立本色。

  “住手。”

  “陛下。”无解拿着鞭子,拱手行礼道。

  第一次见无解,是他拿鞭子打宿御,被青鸟挡了一下,鞭子打在了青鸟身上。

  第二次见无解,又见他打人,这无解有什么别的癖好不成?

  青鸟的伤还没有好全,无解又开始打人了。

  男二也不能这么纵容!

  “给朕。”归宁严肃的开口。

  无解双手把鞭子奉上,猜想女帝应是震怒,要自己动手惩罚顾云朗了。

  女帝现在失了灵力,就算是用狠了力,打在了在顾云朗身上,也不会伤着顾云朗的。

  归宁接过鞭子,看了一眼,瞄准无解的肩膀,就朝无解甩去,鞭子划过无解的脸,把他的半面银面具掀掉了。

  银色面具掉落在地上,在白玉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看到无解的脸,归宁愣在原地……

  青鸟诧异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鞭子从归宁的手掉落,她尴尬不已的望着无解。

  她本意是想打无解一下,让他明白,她的人由她处罚,又担心他记不住,想让他挨打一下记着痛。

  不成想失手打掉了他的面具。

  无解的面具底下,是未愈合的伤,狰狞而可怕。

  归宁记得,这伤疤是无解的过往,啊啊啊……

  输人不输阵,归宁梗着脖子,道:“云朗,是朕的人,错了也该由朕来处罚。”

  “陛下说的是。”无解面无表情的说道。

  归宁尴尬的捡起银色面具,小心翼翼的戴在无解的脸上。

  归宁距离得近了,看无解半边没有丝毫损伤的脸,不由得心头一动。要是无解没毁容,和宿御那个冷冰冰的冰块人颜值不相上下了。

  归宁记得,无解的心病,被女主解决,女主还治愈了他脸上的伤。

  无解直视归宁的眼睛,确实,面前的人变了。

  “对不起,朕真不是故意的。”归宁坦然认错。

  “臣不怪陛下。”

  国师离开后,归宁挥了挥手,示意顾云朗退下。

  青鸟端着茶上前,道:“陛下,国师惩罚顾云朗,也是为了陛下的安危着想。陛下这般……”

  “无解会不会记仇?”归宁小声的嘀咕道。

  “玄天宫有个不懂事的小太监,去打扫国师的房间,正巧碰到国师没戴面具,最后……”

  “最后怎么了?”

  “最后在井里发现了他。”

  原书中,无解的师父和她的母妃有些关系,所以无解才入宫,协助女帝。

  要是把无解和她的关系弄僵了,肯定没有人护着她了。

  “让小厨房的人都退下。”

  “是。”

  归宁耗时整整一个下午,入夜才做好了京味糕点——豌豆黄。

  “陛下,奴婢这就送去。”

  “不,朕亲自送去,才彰显朕的诚意。”归宁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玄色衣袍,道:“给朕找一身太监衣服。”

  “陛下……”

  “朕要给国师一个惊喜。”

  归宁提着食盒,便往玄天宫的方向去了。

  玄天宫顶楼,一只鸽子停在栏杆边,无解挥手,一股灵力便飞了过去,鸽子便飞走了。

  宿御放下一枚白子,无解捏着黑子,正思考着。

  顾云时端着茶水,走上前,放下茶水后垂手而立。

  “一盏茶后,你下楼,待人离开后,把东西处理掉。”

  顾云时愣了一下,道:“是。”

  归宁才到玄天宫,顾云时便迎了上前。

  “公公是替陛下送东西过来的吧!”

  归宁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抬起了头,道:“顾姑娘。”

  “你……”顾云时上下扫量了一眼,停在归宁的裆部,最后别开眼睛,“你是……”

  “我不是太监。”归宁忙说,“这是陛下亲手做的,务必要送到国师手中。”

  “段……公子,我会送到的,只是你怎么穿成这样?”

  归宁解释道:“和陛下打赌,输了,替她跑一趟送东西。”

  若是顾云时知道她的身份,想来对她不会有什么好感,先暂且用这段云的身份吧!

  “段公子可会下棋?丞相大人和国师大人正在顶楼下棋,不如……”

  “我不会下棋,陛下那边我还要回去复命,就不闲聊了。”归宁一听男主在,想着自己不能当灯泡,立刻就找了借口,准备开溜。

  “上次,实在多谢你。”顾云时说道。

  “若不是丞相大人即使出现,我们也逃不掉,要感谢的人应是丞相才是。你说对吧?”

  她本没有出多大的力,一切功劳应该是男主的。

  “确实。”顾云时听到这话,有一瞬的失落。

  归宁转身要走,像是想起了什么,道:“顾姑娘应该多和丞相走近,离国师远些,这个人……”

  归宁压低声音,提醒道:“不好惹。”

  顾云时提着食盒,想到无解的吩咐,又想到她答应归宁的事,只得提着食盒上楼。

  “国师,来人说,糕点是陛下亲手做的,奴婢觉得陛下一片……”

  “丢掉!”无解头也不抬的说道。

  宿御放下一枚棋子,道:“你输了。”

  忽然,一声惊雷而过,闪电在天幕中拉出一瞬的白光,顾云时吓得跌坐在地上,食盒落在了一旁。

  无解眉头轻皱,道:“宿相,该是要下雨了,早回。”

  宿御站起身,走到沈云时面前,施了一个诀,顾云时瞬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顾云时朝无解行了一礼,提着食盒,引着宿御下了楼。

  “丞相大人,城中多野猫,还望你把糕点带出去,也算是帮奴婢一个忙。”顾云时把食盒和雨伞一道交给了宿御。

  宿御提着食盒,撑着伞,离开了玄天宫。

  “丞相,丞相,等等。”

  身后便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宿御不由自主的身体僵直了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