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后宫暴力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91

  宫院另一端,顾云时才从御膳房走了出来,便有几个宫女围了上前。

  “各位姐姐,国师那边还需用膳,云时有空再来和各位姐姐……”顾云时看着几个宫女不怀好意把她包围起来,硬着头皮说道。

  “听说你去了海宴行宫,太后娘娘没让你服侍陛下,你倒是有机会和丞相大人,段世子相处,怎么?想给丞相大人做妾,给段世子做姨娘不成?”青衣宫女趾高气扬的说道。

  “各位姐姐误会了,是陛下吩咐……”

  顾云时话还没有说完,青衣宫女抬手就是一巴掌,招呼在了顾云时的脸上。

  顾云时摔倒在地,食盒里的糕点也摔散了。

  “顾云时,你好大的胆子,好野的心,勾引国师不成?就肖想丞相和段世子了!就你这狐媚样子,你可配?”

  顾云时咬着嘴唇,没有争辩。

  “给我好好教训这狐媚子。”青衣宫女恶狠狠的吩咐道,凭什么顾云时才入宫便能得国师大人的青睐,而她在深宫这么久,尽心做事,都没有机会去国师大人身边服侍。

  其他宫女听了青衣宫女的话,就对顾云时踢去,她们特意挑选被衣服遮住的部位。这样一来,便不会有人发现顾云时身上的伤。

  顾云时咬着牙,没敢叫出声来。

  片刻之后,为首的青衣宫女喊道:“够了。”

  “顾云时,记着,你不过是走了狗屎运,能够在国师大人面前服侍。别肖想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青衣宫女说完,便散去了。

  顾云时只得重新回御膳房取糕点,被管事太监为难了一番,她才拿到无解想要的糕点。

  顾云时刚走出御膳房,就听到一阵轱辘声,她立刻低头行礼。

  轮椅停在了顾云时的面前,轮椅的主人伸出手,手上赫然是膏药。

  “擦些药吧!”男子声音低沉。

  “多……多谢明皇子,奴婢不需要。”顾云时拒绝了,快步离开。

  轮椅上的男子露出一抹笑意来,“是枚好棋子。”

  宫墙拐角,走出两个女子,其中一个便是欺负顾云时的青衣宫女,另一个赫然是女帝身边的第一宫女——青鸟。

  “青鸟姑姑,奴婢做的怎么样?”青衣宫女谄媚邀功道。

  “做得很好。只是,这一点点的惩罚,怎么够呢?”青鸟淡淡的说:“你想去国师身边服侍吗?”

  “想。求青鸟姑姑,让奴婢去国师身边服侍吧!”青衣宫女忙说。

  “好。”青鸟拿出一个药瓶,递给青衣宫女,“给她吃下,你便就能去国师身边服侍了。”

  “真……真的?”

  “我难不成还能骗你?”

  青衣宫女忙跪下,认真道:“晚清一定不辜负情青鸟姑姑的信任。”

  第二日。

  归宁正在梳洗,顾云朗跪在外间的白云英地板上,道:“陛下,臣的姐姐眼睛失明,国师说……说需要灵草青葙子入药……”

  “陛下,一般的青葙子倒还好,可灵草青葙子,是进贡之物。仅此一株,往后若是陛下需要……”青鸟一边替归宁戴首饰,一边担心的说。

  顾云时失明了?

  怎么搞的?

  原书可没有这样的剧情啊!

  归宁看着手腕上的缚灵绳,有些郁闷,一晚上了,居然还没有解开。

  “丞相以为呢?”归宁看向一旁坐着的宿御。

  “一切由陛下定夺。”

  额,你是男主,能不能关心一下女主呀!

  该不会还没睡醒吧!

  不过,她肯定是要帮女主的,但是要收点好处。

  “顾云朗,你帮朕一个忙,朕便把灵草青葙子赏赐于你。”

  “陛下尽管吩咐,云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你去参加武试,打败那些参选之人,可有能力?”

  “臣……臣尽力。”

  “你放心,朕对你这个小屁孩不敢兴趣,你即使赢了,也不用替朕暖床。”

  归宁吩咐道:“白鹭,你亲自把药送到玄天宫。”

  “是。”白鹭放下梳子。

  “臣谢主隆恩。”顾云朗道。

  青鸟拿起梳子,为归宁梳发髻,说道:“陛下,顾医女眼睛受损,想来好起来需要时间了。国师身边也不能没有服侍的人,不如……”

  把女主一直放在男二那里,肯定是不好的。得少让女主和男二接触!

  “选一众宫女,让国师挑选吧!”归宁说道。

  “是,奴婢这就去办。”

  青鸟走了出去,归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果然,她太不像女帝了,把身边两个丫头都宠得无法无天了。

  一个敢笑她,一个敢梳头梳一半就走了。

  宿御抬手,拿起案桌上的梳子,给归宁梳头。

  “不用了。青鸟吩咐一声就会回来,丞相执笔之手,执梳有些……”归宁拒绝道。

  宿御面无表情的梳着归宁的青丝,他想着旧时给小妹梳头的场景,开始给归宁梳发髻。

  归宁捂着小心脏,心里止不住跳动:男主该不会对她有意思吧!啊啊啊……

  这种梳头的场景,只会出现在男女主身上啊!她一个女配,凑什么热闹。

  嘤嘤嘤,很崩溃,在线求办法,挺着急的。

  青鸟对晚清小声道:“你去玄天宫,告诉国师,说陛下让你服侍国师的。”

  “真的?”晚清激动的说。

  “我答应你的事,自然会做到。”

  青鸟再回来,就看到宿御在给归宁梳头,两人一站一坐,仿若璧人,格外般配。

  宿御放下梳子,道:“好了。”

  话音刚落,宿御手腕上的缚灵绳便消失了。

  归宁看着镜子里自己,眉头皱得很深,问道:“宿御,你把朕当小孩吗?还……还羊角辫……”

  青鸟忙上前,道:“陛下,奴婢为你重梳。”

  “臣先行告退。”宿御脸色一红,忙说道。

  归宁看着手腕上的缚灵绳,按着时间来推算,本该是中午才会解开,为何会提前解开呢?

  “宿御,缚灵绳有提前解开的办法对不对?”

  “臣听闻,缚灵绳的载体若是心情大好,能够减短时间。臣刚刚有所冒昧,望陛下赎罪。”

  归宁明白了,宿御只是想尽早和她分开,所以让她高兴。

  看着镜子里的羊角辫,她想骂缚灵绳是个有毛病的灵器,这种小女孩的发型,她一点都不喜欢,也不高兴啊!

  “臣告退。”

  “宿御,你去参加文试吧!”归宁不想立王侍,那只有让所有人都无法参选。

  顾云朗是七阶真者,今年挑选出来的,最高也不过是八阶。

  先把八阶累个半死,然后再让顾云朗上,武试就选不出王侍了。

  至于文试,几乎没有人能比得过宿御,毕竟他是状元郎,是有些真材实料在身上的。

  “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