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来自女主的玉佩
苏合香2021-08-05 17:382,114

  青鸟听到这话,一时没有留意手上的活,把归宁扯疼了。

  归宁淡淡的说:“青鸟,你退下吧!白鹭回来后让她替朕梳头。”

  宿御缓缓转过身,道:“陛下先前说……”

  “朕是真不喜欢你了。只是让你帮一个小忙,自然,你想要什么,朕也会鼎力相助的。”归宁说道。

  一旁的青鸟,听到这话,瞬间松了一口气。

  “好。”

  “文试的时候,朕给你加油,好不好呀?”归宁询问道。

  “……”宿御没有听懂“加油”二字,是何含义!

  归宁解释道:“到时候,朕也会到场。”

  宿御离开后,归宁便去了玄天宫,她得替男主看看女主呀!

  无解正拿着龟甲推算着,一旁的婢女穿的清凉,赤裸裸的勾引……

  无解这个闷骚,原来喜欢这种口味的呀!

  归宁吩咐道:“都退下。”

  晚清和青鸟退下了楼。

  晚清正要向青鸟言谢,下一刻,青鸟一巴掌甩在了晚清的脸上。

  “青鸟姑姑……”晚清委屈的捂着被打的脸,不知道错在何处。

  “你用你的脑子想想,国师是何等人?你这般不入流的手段,能入国师的眼吗?”青鸟严肃的说:“我费劲心机,让你来到国师身边,不是让你做蠢事的。”

  “奴婢……奴婢知错了。”

  “还不换了衣裳。”青鸟看着晚清呼之欲出的酥~胸,满脸的厌恶。

  归宁自顾自的坐在无解的对面团蒲之上,笑着说:“国师,你选的贴身婢女,朕瞧着,挺清凉的呀!”

  无解摇动钱币的手忽得一顿,瞬间明白过来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刚刚婢女说她是奉女帝之命来服侍他的,如今听归宁话里的意思,分明不是婢女话里的意思。

  一介宫女,自然是不敢如此大胆,除非有人在背后帮她!

  “陛下此番而来,所为何事?该不会是想要臣身边的婢女吧!”

  “你还真猜对了。”

  “也好,臣也用不惯这个婢女。”他正好不想这个宫女留在身边,如今归宁想要婢女,他自是不会拒绝。

  “不是,是顾云时。”

  “陛下为何要她?”

  “朕身边需要一个医女,国师到底是男子,终究不那么方便。”

  “为何宿相留宿陛下寝宫,亲密相处就方便,而臣不过是为陛下诊治,就不方便呢?”

  额!

  看来是要不到顾云时了。

  男二不愧是男二,当真是霸道至极啊!

  “其实……是个误会。朕把元丹归还给慕泓,昏了过去。丞相见朕有事,为朕输灵力,灵力巧合碰到了朕手腕上的缚灵绳,就……就把我们困在了一块。”归宁扶额道:“你不知道,太痛苦了。要不是看着这缚灵绳有降温作用,朕早就丢了。”

  “陛下无需解释,臣都知道,你还让丞相去参加文试了。”

  “没……没那个意思,朕现在真的对他没有意思。”归宁连忙转移话题,道:“无解,你有没有办法,让云朗突破七阶呀!朕让他去参加武试了。这次有八阶真者参选,朕还是有些担心,他无法赢得比赛。”

  无解淡淡的抬了抬眼睑,道:“陛下昔日修炼灵力的书籍,可以给他修炼。”

  “哦!也对,朕再怎么说以前也是九阶真者。”

  “没什么事,臣还要推算,陛下……”

  归宁知道,无解现在在赶人了。

  “告辞。”归宁起身离开。

  归宁屏退左右,独自一人走进顾云时的房间。

  正在这时,外面下起了暴雨。

  顾云时一身橙色的烟衫,散花水雾枫叶百褶裙,身披淡蓝色的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

  顾云时不施脂粉,头发如绸缎一般散开着,却没有显得颓废,而是多了几分娇弱的美感,让人我见犹怜。

  白皙的小脸,眉眼嘴唇恰到好处,让归宁都不由得看愣了,这般出尘不染的女子,温柔而明媚,难怪是女主。

  她一个女人,看着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你……你是谁?”顾云时看不见归宁,有些害怕的问道。

  归宁走上前,道:“我不会伤害你。”

  顾云时吸了吸鼻子,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心里回想起,当初在巷子救她的段云。

  第二次,遇见他,是他替女帝送糕点。

  没成想,第三次遇到他,竟是这般模样。

  不对,第三次应是之前在黄果树下,为段云施针,只是夜色太暗,她看不清段云的脸。

  “我替你擦药吧!”归宁随手拿起一旁的药膏,朝顾云时走去。

  顾云时缓缓的闭上眼,归宁咽了咽口水,心里想着:不愧是女主,男女通吃呀!

  忽然,外面雷声一响,顾云时吓得扑进归宁的怀里。

  归宁身体僵直,有些不适应温香软玉在怀。

  她好像抢了男主的剧情啊!

  顾云时环腰抱住归宁,归宁无奈的抚摸着顾云时的头,“不怕不怕,我在。”

  顾云时抱着归宁瑟瑟发抖,归宁不由觉得没了灵力真不好,至少有灵力,她可以让顾云时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夏日的雨,来得快,走得也快。

  顾云时抬起头,眼中氤氲着泪,真是让人不由得怜惜。

  “你眼中有泪,待会再擦吧!”归宁把药膏放在一旁,开口问道:“你是怎么伤着眼睛的?”

  “我……奴婢没事,陛下赐了青葙子灵草下来,奴婢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的。”顾云时用手擦了一下眼睛,道:“刚刚……实在是抱歉,奴婢怕雷,所以……”

  “我明白,我还怕鬼呢。”归宁从怀里取出手绢,放在顾云时的手中,“用手绢吧!手上的细菌……不是,灰尘入了眼,对你更不好。”

  “嗯。”顾云时一脸羞红,摩挲着,从枕头下取出一块玉。

  “这个……请你收下。”

  归宁愣了一下,顾云时这是感谢她,所以送她礼物?

  哇哦!女主比男主更好接触些呀!

  归宁连忙接过玉石,也没有细看,笑着说:“我会随时带在身上的。”

  顾云时听到这话,脸更加羞红了,归宁以为是屋子里太闷热,顾云时是热着了。

  “你……你快快离开吧!若是有人看着了,又该解释不清楚了。”

  归宁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过来,顾云时应该是担心流言蜚语。

  毕竟,女帝的喜欢,有时对她而言,不是恩宠而是伤害。

  “好。”归宁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