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走火入魔
苏合香2021-08-05 17:382,203

  归宁回到未央宫后,就把昔日她自己修炼的孤本丢给了顾云朗。

  晚间,她洗洗正要睡觉,白鹭就着急的跑了进来。

  “陛下,不好了。顾侍卫,他……”

  “他怎么了?”

  一天天的,咋那么多事?

  “他为了尽早突破七阶,练功……走火入魔了。”

  归宁来不及穿鞋,便往西偏殿跑去。

  原书中,反派女帝把顾云朗的功力吸走,弄死了顾云朗。

  难不成,剧情会按着原来的走向发展?

  那修灵孤本,是她给的,男女主指不定把问题怪在她身上。

  那她抱了这么久的大腿,可就白费了。

  顾云朗,他决不能死。

  归宁才走进顾云朗的屋里,就感觉到一股热浪迎面而来。

  顾云朗赤~裸上身,皮肤上的血管变粗,像盘根错节的藤蔓攀附在大树上,似有破体而出的迹象。

  白鹭用灵力护着归宁,归宁走到顾云朗面前,问道:“顾云朗,我要怎么帮你。”

  “阿姐,我热,水……不……冰……”顾云朗闭上的眼睛忽的睁开,眼睛变得猩红。

  白鹭道:“陛下,快走,他会伤害你的。”

  她要是走了,顾云朗会……

  他热,说要水,要冰。缚灵绳有减温之效,是不是也能让顾云朗的体温下降呢?

  归宁伸手,抓住顾云朗的手臂,充盈的灵力,瞬间唤醒了缚灵绳。

  缚灵绳属水,想是能够安抚顾云朗吧!

  白鹭收不及,三人瞬间被缚灵绳缠住。

  白鹭见归宁脸色发白,立刻散灵力,任由顾云朗吸收。

  “顾云朗,顾云朗,你快清醒,陛下会死的。”

  顾云朗睁开眼,眼中的猩红慢慢消减。

  归宁昏倒在地,白鹭灵力渐微,也瘫软在地。

  “白鹭姐姐,可还能行走?”顾云朗询问道。

  白鹭微微颔首,见顾云朗额头浮现一抹红光,诧异道:“你……你突破了七阶,进入了八阶!”

  “嗯。”顾云朗拿起一旁的衣裳,随意的套上。

  他抱起地上的归宁,道:“白鹭姐姐,跟上。”

  白鹭撑着身体,跟在顾云朗的身后。

  顾云朗把归宁放在床上,贴心的为归宁盖上被子。

  当他感觉到体内真气四下乱闯,就知道自己走火入魔了。

  本想把归宁推开,又想到归宁身无灵力,势必会受伤;再见白鹭提醒她,便没有行动。

  他想,若是他暴体而亡,女帝应会善待他的阿姐,到时候阿姐提议重查当年案子……

  可他没有料到,归宁会拉住她的手,她的手冰凉,他体内的灵力瞬间安稳不少,但灵力灼热,需要更多的灵力来稀释体内灵力的热度。

  归宁虽然没有灵力,但修炼过灵力之人,体内有一块灵泉,这是重修灵力的重要载体。

  若是灵泉没了,这个人也就死了。

  原书中,反派女帝吸走了顾云朗的真力,还震碎了顾云朗体内灵泉。

  归宁体内灵泉动荡,加之旧伤,以致她昏迷不醒。

  无解过来的时候,白鹭和顾云朗坐在归宁床边的矮凳上,两个人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国师,我刚刚注入了灵力……陛下为何还会昏迷不醒?”

  无解看了一眼白鹭,道:“缚灵绳偷懒,它会选择最容易输送的人输送灵力。”

  白鹭微一愣神,敢情是灵力都通过缚灵绳传到她身体了。

  “难怪奴婢感觉身体大好。”白鹭有些不好意思。

  无解挥手,凌空之中便出现了一颗药丸。

  药丸入了归宁嘴,即使睡着的归宁,眉头还忍不住皱着,仿佛能够感觉到药丸的苦涩。

  “陛下其实怕苦,幼时吃药,一定会吃太后娘娘做的甜汤。”白鹭从怀里取出糖来,道:“上次奴婢瞧着丞相大人给陛下吃这个,陛下还挺喜欢的。”

  无解没有说话,而是发现了一件事。

  归宁登基三年来,受伤次数屈指可数。

  可自从蛟龙水窟回来后,她就时常受伤,而且性情大变。

  他怀疑归宁被换了,可他的探子确实看到她手腕上的月牙胎记,确定她不是假的。

  次日一早,归宁醒了过来。

  “陛下,这……臣还要去参加武试,这缚灵绳……”顾云朗郁闷看着手腕上的缚灵绳。

  归宁突然想到宿御说过的办法,问白鹭:“白鹭,什么会让你很开心?”

  宿御说,人开心,缚灵绳就会放松。

  “陛下要是能赐奴婢好吃的,奴婢会很开心。”

  归宁朝青鸟吩咐道:“备吃的。”

  白鹭笑嘻嘻吃着糕点,忽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别哭……别哭……”归宁忙说:“要开心,才会解开的。”

  “奴婢这是喜极而泣。”白鹭话音刚落,缚灵绳就松开了白鹭。

  “你呢?”归宁问道。

  “阿姐摸我的头,我会很开心。”

  “马上就要开始了,你阿姐眼睛不便,可能赶不过来。”归宁朝顾云朗伸出手,道:“你就当朕是你阿姐。”

  归宁话音刚落,抬手摸着顾云朗的头。

  “乖!阿姐在呢。”

  缚灵绳松开了顾云朗,顾云朗脸色一白,不知道在想什么?

  归宁在顾云朗眼前晃了晃,问道:“顾云朗,你怎么了?”

  “臣无事。”说完,顾云朗就疾步离开了。

  “奇怪。”归宁的直觉告诉她,顾云朗并不开心。

  归宁拍了一下缚灵绳,哼了一声,“有毛病的臭绳子。”

  武试先开始,归宁自是也要去给顾云朗加油打气。

  刚到比武场,没看到吴将军和慕尚书,先遇到了无解。

  “国师也来凑热闹?”带着面纱归宁扶着青鸟的手,走下马车。

  “臣也好奇,丞相大人会不会赢?”

  “那你来早了,现在是武试,武试之后,才是文试。”归宁朝前走,忽然,不知脚下踩到了什么,归宁就要栽倒在地。

  白鹭眼疾手快,拉住了归宁。

  下一刻,无解被缚灵绳困住了。

  无解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陛下,臣只是担心……您的安危。”

  “你……”归宁欲哭无泪了。

  等夏季一过,她就把这缚灵绳还给吴江,这臭绳子,捆了男主,又捆了女主弟弟,现在还捆了男二……

  她快被缚灵绳折腾得郁闷死了。

  无解不会让人知道,归宁脚下踩得东西,是他弄的。他必须要搞清楚,归宁到底是不是女帝,靠近她,是个极好的法子。

  归宁和无解并排走上高台。

  吴江和慕轩连忙行礼,“见过陛下,见过国师。”

  “免礼。”归宁无奈的说。

  本来只有归宁一个人的位置,但缚灵绳困住了无解,不得已在归宁身侧再放一张椅子。

  归宁看着下面的人议论纷纷,对无解道:“无解,有没有想当王夫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团宠女帝总想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