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小说更新与案子有关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460

  乖乖啊!我最喜欢听汪娜说这三个字,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她说,我就乖,甚至想到了伯娘那张丑陋的脸给我带来的温暖,每到这个时候,我也有尿意,很浓!

  不过,为了让汪娜放心,我都是很乖地忍着尿,这些尿啊!忍着忍着就没了。

  见我点头,汪娜在我脑袋上摩挲几下,给我嘴里塞上半块棒棒糖。

  带着棒子的她留着,一半是没有棒子的,放进我嘴里。

  刘悦嗔怪道:“你个死丫头,就不能给他一整块啊?”

  “他回头连棒子一起吃进去,我付得起责任吗?”每次汪娜都翻着白眼说。

  “行了,你说的都对!继续说你的事儿。”刘悦不满地看看手腕的手表,“你看!溜风时间只有半小时,你这过去十分钟还没切入正题。”

  “好啦!故事真的简单、老套,甚至有点不真实。”

  汪娜的手,又细又长,在我脑袋上轻轻按着,一是为了安抚我不要急,二是她本身就很温柔。

  她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就像都市爱情小说里的桥段,那天我休息,晚上约两个小姐妹去酒吧晃晃,然后就像鬼上身一样,我的一杯酒脸一转全部倒在了他的身上。”

  “啊?”刘悦的眼珠子开始放光。

  “就是这样!我当时吓坏了,与他同行的一男一女说,他衣服两万多,让我赔。”

  “我拼命求饶,我觉得两万多的衣服能买得起,应该也不会在意这两万多,我期待着他能放过我。”

  “天啊!他在沉默了三分钟后,听完我所有的对不起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

  “啊?不气还笑?”

  “对啊!笑一会儿,他瞪了一眼他的同伴,然后告诉我衣服不值钱,干洗就更不值得一提了,让我放心,不过有个要求。”

  “什么要求?”刘悦的手也放在椅把上,我生怕她的手一激动就抓住我的手腕,都说女人情绪激动就会力大无穷,伯娘临死时抠掉我手背肉的场景,七年来,一直很清晰。

  我下意识地往后缩缩,还好刘悦的注意力全在汪娜那儿:“继续说。”

  “他说让我们陪他喝一杯再走,酒钱他付,毕竟我之前洒掉的那杯酒也一百多块,心疼啊。”

  “我当然不能拒绝啊,刚好三对三,六个人对喝上了,喝多了,三个人被他~嗯~送到一个地方……”

  “啊?什么地方?”刘悦的反应有点过激,明显她想歪了。

  “ 想什么呢?”汪娜嗔怪,“只是喝多了,嘴巴不利索,他们把地址听错了,所以给我们送去一个陌生的小区,高档小区,保安不让进啊,他们就顺便把我们送去附近的酒店,付了房钱,让服务员好好照顾我们,然后就离开了。”

  “这样啊?吓我一跳。”

  “醒来后脑瓜疼,跑去前台问服务员才知道昨晚的事情,收拾一下赶紧洗洗退房去上班啊!你忘了吗?上次我迟到的事情。”

  “哦哦对啊!这说起来,有两三个月了吧?”刘悦想起这件事了,当时迟到还批评了她。

  “嗯,三个月过十天。”汪娜抿嘴一笑,我的心也跟着动了一下,尿意又浓了。

  我使劲忍着,两条腿绷直,脸憋的火辣辣的。

  “唉呀!你个臭小子激动什么啊?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刘悦忽然发现我的不对劲,给我脑袋就是一巴掌,不过不疼。

  我忽然就不想尿了。

  “护士长!我其实一直在在犹豫,后来就比较俗套了,第三天我们在超市门口又见面了,然后很惊讶地相互交换了信息,然后就顺其自然地吃饭、看电影,然后就好像没有谁先表白,反正就自动以情侣相处了。”

  “你犹豫什么?这人是不是真的很有钱?”刘悦关心的点有点奇怪。

  “十天前,我知道他的公司,也知道他家中还有个弟弟,已婚,他被家里一直催婚,于是他向我求婚了!”

  “啊?”刘悦坐不住了,腾一下站起来,“才两个月?就求婚是不是太快了?”

  “我也觉得有点快,所以我决定考虑一下。”

  汪娜表情变了,提到发展过程的时候,我一直观察她,明显很幸福,现在变得落寞起来,眉眼上挂着许多小伤感。

  “你考虑怎么样了?”

  “我也不知道,昨天他们小区出事了,我听今天刚上班的水越说的。”

  “水越?那家伙满嘴八卦,没几个事情能信。”刘悦不悦了,“对了!出啥事了?”

  “你还说你不信!”汪娜撇嘴,“说两个七岁的小姑娘失踪了。”

  “怎么回事?”

  “这是两个关系很好的家庭,每周都会聚会,这次聚会的地点就选在小区内的高档茶餐厅,吃完饭就打发小姑娘自己回家,餐厅离家很近。但是,孩子奶奶打电话责怪他们回家太晚,大人不睡觉,孩子不睡吗?”

  “啊?孩子不是早回家了吗?”刘悦紧张起来。

  “对啊!这时候他们才发现孩子并未回家,但父母已经离开小区出去办事,奶奶们找到保安室调监控看,说是孩子进电梯了,但是很快又拉着手出去了。”

  “孩子找到没?”为人母亲,丢孩子的那种痛苦无助刘悦感同身受,很着急。

  “找到了!”

  “那就好。”

  “比没找到还让人痛苦。”

  “死了?”

  “对!”

  沉默,我觉得她俩一直在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刘悦才惊呼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护士长,我……”汪娜好像要哭了。

  “别急,慢慢说。”

  “听水越说完,我就打电话联系他,想打听一下情况,也想关心一下,毕竟他住那儿,他弟弟家也有个差不多大的孩子。”

  “然后呢?”刘悦很急。

  “然后电话是一个警察接的,他没等我说话,就直接说,‘电话在我这儿,你刚才落现场了,孩子的事情请节哀,我们警方一定会找出杀害孩子的凶手。’我听完傻乎乎地嗯了一声,警察又说,‘哦!是苗太太啊?你丈夫的手机在我这儿,我马上派人送过去。’”

  “我没听完就挂了,苗太太?这说明他已经结婚有孩子了。”汪娜的眼泪终于溜出眼眶。

  “这不能说明什么吧?你不说他有个弟弟吗?”刘悦不以为然。

  “我打的是他的手机。”

  “这……”

  两个人好像忘了我的存在,一个安慰一个哭泣,半小时溜风的时间终于到了,刘悦的手机闹铃响了。

  “回去吧!今天你请假出去看看。”刘悦起身,抢着推我。

  “好。”

  “对了,你说的那个高档小区叫什么?”

  “星辰花园。”

  看到这儿,吉川泽的手忽然抖了一下,哐一下坐直身体,断更几天的小说,刚更的内容居然与正在查的案子有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