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吉川泽的惊讶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2,213

  吉川泽的惊讶不亚于听到地球要爆炸。

  对于刑警来说,任何蛛丝马迹都有可能是寻找突破点的关键,现在好了,这位平铺直叙先生居然主动开启了与案子有关的内容。

  这是要提醒警察去找他吗?

  给姚斌打完电话,他继续往下看。

  “星河派出所我有个老同学,我帮你打听打听。”护士长刘悦一看自己能帮上忙,又有点开心了。

  “案子人家能说吗?”汪娜有点迟疑。

  “我干嘛问案子啊?我就打听一下星辰花园的业主,说是在我们这儿看了神经内科,该复诊却找不到人了,这人有严重的暴力倾向,请他帮我找一下。”

  刘悦没说完,汪娜又被逗乐了:“你就知道胡编,这万一人找到了,啥事没有怎么办?”

  “我办事你放心,我大不了说是记错地点了。”

  “好吧!”汪娜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暂且答应刘悦的馊主意。

  因为我不具备攻击性,我的活动范围很大,我没事的时候能溜达到护士站去。

  回屋十几分钟,我又跑出去,一脸痴呆状靠在护士站的台子边,听刘护士长打电话跟老同学叙旧。

  这叙旧叙旧的,就提到星辰花园的儿童失踪案,她夸张地说网上到处都是,由不得她不打电话咨询,生怕被网上谣言骗到。

  她那老同学倒是爽快,直接说出这个简单到有点诡异地案子,孩子没了,两家人都疯了。

  “我听说这有一个姓苗的人家,还有个哥哥,是个钻石王老五,钱多到用不完。”

  对方可能是骂了她见钱眼开之类的,刘悦捂着嘴哈哈笑,然后就不说话了。

  我大致能猜到,对方一定说这位苗先生根本没有哥哥。

  电话刚挂上,汪娜就从另一间病房里端着药盒子走出来。

  从护士长的脸上就看出答案是什么,汪娜叹口气,趴在台子上。

  我想安慰她,又怕吓坏她,就歪过脑袋靠近她,轻轻地哼唱伯娘教我的一首歌,青灰色的记忆。

  这歌有点老,汪娜居然听过,她诧异地抬头看着我:“哇!闫麟真是让我刮目相看,看来你出去的日子更近了。”

  “我不想出去,外面的人都是神经病,他们会觉得我是神经病的。”

  可能我急于表达,所以脱口而出一句话,却瞬间惊呆了刘悦和汪娜,还有两个小护士也伸长脑袋说:“闫麟!你这精神世界正常到比外面的人还正常啊!我觉得你的出去的报告很快就能批下来了。”

  “我一点不想出去!”我生气了,直接跑回病房。

  我的病房离护士站很近,我听见电话铃响了,刚才夸我精神正常的护士李梅大喊:“汪娜!找你的。”

  “谁啊?”

  “说是叫苗伟晔!”

  “我不认识他。”

  汪娜的语气告诉我,这个苗伟晔就是她爱的那个男人,我愤怒地用指甲在雪白的墙上刮出一道道凹痕。

  “闫麟!有人来看你。”汪娜的声音又恢复温柔,站在门口叫我。

  “谁?”我忽然觉得我必须要离开了。

  七年来,我没有任何一个时刻比现在更迫切地想出去。

  “还能有谁?一直来看你的毛新宇呗!”

  “人呢?”我看看门口,没有毛新宇的影子。

  “去主任那儿了解你的情况了,对了!你俩是不是有点小猫腻啊?怎么一直都是他来看你?你这个毛头小伙子,难道说……”汪娜强行开启腐女的八卦频道。

  “哼。”我嗤之以鼻,我没有告诉她,很多时候对着她,我都想到伯娘,我说,我想尿尿,伯娘就会带我去卫生间,帮我解开裤子。

  我也没告诉她,很多时候,我都想,如果记忆中的画面,伯娘的手换成她的手就好了。

  “喂?想什么呢?”汪娜纤长的手指又在我的脑袋上摩挲。

  这姑娘是下定决心要把我脑袋的板寸给磨秃噜了吗?

  我愤愤地想。

  然后我就一把推开她的手,闷声闷气地说:“我可能真要走了。”

  “我知道啊。”

  “你会想我吗?”

  “废话!精神病院里,你这么乖又这么漂亮的病人小伙儿,去哪儿找?我们都会记得你。”汪娜很认真地说。

  她的手再次习惯性地落在我的板寸上,我一歪头闪了过去。

  “你这家伙!还没出去就做好跟护士姐姐决裂的准备吗?”汪娜的手停在半空,一脸惊讶地问。

  我忽然笑了,这一次我笑得很温暖。

  “你……”

  汪娜的表情更加奇怪,她从上班的那天起,就没见我微笑过,更不知道我笑的时候,那么阳光。

  我看出她的眼神很复杂,我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摩挲几下,温柔地说:“我会帮你找到那个人。”

  “你?”汪娜好像受到惊吓的兔子,抱着脑袋跑出去。

  我知道,她也知道,脑袋上还残留着我手掌的温度。

  “闫麟!你是不是又不配合护士姐姐?”

  毛新宇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过了一小会儿人才出现,我知道,他又去帮我给护士姐姐道歉了。

  “我没有!”我嘴硬。

  “那人家刚才干嘛一脸惊慌跑出去?”

  “她心情不好,我逗她,她害羞了。”

  “就你能!我刚才去主任那儿谈谈,又一起去院长那儿聊聊,他们说你下周就可以出院了,不过要按时回来复诊。”

  毛新宇见我没什么反应,叹口气坐在床边,轻轻地说:“这七年,让你受委屈了。”

  我其实一点感觉也没有,再住七年也无妨。

  不过,下周我还是要出去的,毕竟我承诺过,要帮汪娜问清楚,那份感情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欺骗?

  今天的更新内容已完结,吉川泽的心被刺激的失了节奏。

  抓起手机又拨了一通:“大姚!你死哪去了?赶紧回来,啊?别找由子,赶紧来加班!不然的今晚就去你屋里找你畅聊人生……”

  挂了电话,吉川泽闭上眼睛靠着椅子回忆字里行间我意思。

  挂了电话,姚斌大骂吉川这小日本,再大的案子也不能不睡觉啊!骂归骂,人还是乖乖出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