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二队长的魅骨无疆
西风独酔2020-07-08 21:013,066

  林健开车,两位队长各自思索,车厢内除了车辆运行发出的声音,还有姚斌时不时的叹息声。

  吉川泽终于爆发:“大姚!你痔疮犯了?”

  “啊?你才有痔疮。”姚斌本是一愣,随后就是给他一拳,“刑警不长痔疮。”

  “为啥?”林健掰了一下后视镜。

  一脸严肃的吉川泽居然被林健随便一个为啥逗乐了:“哈哈!你个新兵蛋子,天天在外跑案子,找线索,除了胃病就是运动过量,没机会长啊。”

  “那个跟运动有什么太大关系吗?”林健在脑子里翻翻资料,感觉这玩意跟吃辣喝酒干燥更有关系吧。

  算了,领导说啥就是啥。

  林健不吭气,姚斌接着发牢骚:“我说吉川!咋了?到二队帮忙委屈了是吧?这一天到晚跟我不对付,俺的兵背地里都嘲笑他们的头儿。”

  “内容?”吉川泽目光空洞肢体僵硬了无生趣地问。

  “内容?内容就是他们的头儿惧怕一队的吉队长,吉队长叫上东他绝不敢上西,连为什么都不敢问。”姚斌捂着脸捂着脸表示痛苦。

  吉川泽一把打掉姚斌的手:“行了!别装了,给你点颜色你丫还打算染一条碎花长裙呢?”

  “哈哈哈!”

  “笑个屁!”对姚斌投递来的友好吉川泽毫不客气地拒绝接受。

  “行啦!我说的也没假,二队的小兔崽子们真在私下调侃我,主要内容也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些。”

  吉川泽没好气地问:“次要内容呢?二层三层内容呢?”

  “唉呀!二层三层的不就是说案子奇怪咯,还有搞不懂局长那厮为什么非要把你借来二队,是不是你来了我就要走?或者是不是一队二队要合并?除了胡乱猜测还有啥?”姚斌无奈地摊着手,“其实我也想知道。”

  吉川泽掰过姚斌的脸,四目正对,恶狠狠地问:“你们是不是听到什么风声没跟我通气儿?”

  姚斌使劲儿挣脱吉川泽的钳制:“哎呀!我这也不是局长面前的红人,能有啥风声?是队里的小灵通敬言在哪儿听来的,回来就开始背后嘀咕,不把我这个队长挤兑走是是誓不罢休。”

  “林健,是这样吗?”吉川泽拍拍驾驶椅子。

  “吉队!我刚来时间不长,大家对我没有那么多话说。”林健的表情委屈,似乎受到排挤般伤心不已。

  “我去!你队都是戏精!”吉川泽重新靠回座椅,尽量全体放松,待会儿回到局里又要紧绷。

  “哈哈!没有没有!”林健笑起来阳光无比。

  吉川泽感叹,自己比他也没大几岁,咋就感觉那么没有活力呢?

  “吉川!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听到什么了?”姚斌不打算放过吉川泽,在他眼里,吉川这个小日本就是局长的狗腿子,怎么可能啥都不知道?

  “死去!”吉川泽最大的兴趣就是欺负姚斌。

  “别啊!带着问号去死,不甘心啊!到了下面我也会上来找你的。”姚斌死皮赖脸靠近吉川泽。

  吉川泽一把推开他,满脸嫌弃地说:“去去去!靠那边门坐好。”

  “是!”姚斌继续嬉皮笑脸。

  “唉~”吉川泽长叹一声,“其实是分局要成立实验室~”

  “实验室?”姚斌和林健同时打断吉川泽的话。

  吉川泽愤怒地问:“要不要听了?”

  “听听听!您老继续。”姚斌又是一脸哈巴儿样。

  林健心想,咱姚队在吉队面前果然是媚骨无疆啊!

  “实验室需要人手,需要有经验有能力的警察,还有就是实验室非常忙,尽量要找还没成家的,或者已经成家有了孩子稳定的那种坐镇后方,体能与专业技能都要过硬,我就是各队走走,挑一挑,名单报上去后局长审批。”

  吉川泽大喘气,等着他俩发出惊呼,结果这俩货并未表现出惊讶来,吉川泽清清嗓子骂了一句:“奶奶的腿的!给你们提问你们又不吭气了。”

  “嘿嘿!您继续。”在吉川泽这儿,姚斌真是魅惑无边奈何性别耽误了大好前程的典型代表。

  “所以局长一会儿让我去这儿看看,一会儿让我去那儿看看,不就是挑人么?加上这个案子看似简单,却又不简单,因此改变来看看的初衷,先破了这个案子再说。”

  吉川泽这回是真说完了,冷静地等着姚斌提问。

  “不对啊!”姚斌愣在当场好几秒才说了三个字。

  “什么不对?你这个反应才不对。”姚斌没有炸裂式提问,吉川泽才觉得不对。

  姚斌尴尬地笑笑:“我说听说你要升职,所以各部门走走,丰富履历表。”

  “滚蛋!我吉川泽不需要这些,外面的风言风语肯定没我亲自说的来的真实吧?”吉川泽抬脚就要踢。

  姚斌连忙按住他,一脸褶子说:“嘿嘿!稍安勿躁!只是谣言太久忽然听到真的,有点不真实罢了。”

  “是啊!谎言说多了就变成真理了!但你是警察啊!”吉川泽一脸无奈。

  “大爷!正因为我是警察所以才保持不放过任何风吹草动的警惕啊,哈哈哈!”姚斌终于放开吉川泽的腿,笑得差点被自己口水呛到。

  “你大爷的。”吉川泽耸耸肩,继续变成四肢瘫软,半死不活的样子。

  “对于这个案子,你是怎么想的?”姚斌总算问了一个重要问题。

  “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线索会往哪里去?”吉川泽懒洋洋地看了一眼外面,“我倾向于仇杀。”

  “比如呢?”

  “比如两位父亲的社会背景查出来再说。”

  “不能是母亲?”姚斌不放弃。

  “父亲的表现更值得关注。”吉川泽收回目光,怪异地看着姚斌,“尸检同意书不是你跟他们签署的吗?他俩的反应你为何没跟我说道说道?”

  “嗨~若是多费口舌诸般不顺利,我铁定跟你说道说道,但是你走后他俩没说什么也就同意了,两位母亲不是分开在另一件屋子里吗?两个男的只说家里他们说了算,所以就签了。”

  姚斌摇摇头,满是感慨:“说来也是奇怪,这几位的反应也是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他俩签完字回去的时候他们才问自己的妻子在哪个房间,我们去时两个母亲已经哭的差点断气,见到丈夫就扑过去,俩人各自安慰妻子后就回家了,你说!这四位的反应是不是都值得一查?”

  吉川泽没表态。

  姚斌只好继续掰哧:“两位母亲表现也是令我吃惊,我们进去时俩人正肝肠寸断,见到丈夫却只字不提要去看女儿最后一面~”

  吉川泽还是无言。

  “这四个人真是怪了,男人特别冷静,女人特别激动,但是提到孩子却又不是十分上心,那还激动个什么鬼?”

  吉川泽那边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吉川!这实验室的由你牵头?”姚斌决定换个话题。

  “嗯。”吉川泽总算给了一个呼吸音。

  “大爷!今儿去了番禺精神病院,您老得出什么结论了?”见吉川泽有反应了,姚斌又把话题拉回到案子。

  “总觉得这个平铺直叙不是闫麟本人。”吉川泽终于挤出一句完整的话。

  “啊?从什么地方得到的灵感?说说,快说说。”姚斌调整坐姿,一脸求知若渴。

  “待会儿碰头会时候再说。”吉川泽干脆闭上眼。

  “嘿我去!你个小日本就不能先给我这个二队队长通个气儿吗?”姚斌的一脸殷切换成满脸怒容,“小心我揍你啊!”

  “可以比划比划。”吉川泽用膝盖顶顶驾驶椅后背,“林健,靠边停车,我跟你队长比划比划。”

  “啊?”林健愣神的功夫,姚斌已经化作一副媚骨,依偎在吉川泽肩膀上:“哎吆~干嘛那么凶啊?不说就不说呗,大早上的打什么架啊?”

  “滚!”吉川泽冷冰冰地挤出一个字。

  “好嘞!”姚斌立即返回自己那边。

  “闫麟那么小就进了医院,一直用药,就算病情控制的很好,也无法如此长篇大论写出小说吧?有些不对。”吉川泽自言自语。

  “对哦!”姚斌不敢过来造次,靠在那边门表示附议。

  “所以现在没什么好说的,回头汇总汪娜的信息一起聊,顺带找人盯一下六年前的案子,再去拜访一下这位重获自由的作家。”吉川泽闭上眼,“五分钟,我就迷瞪五分钟,你再叨叨我就揍你。”

  “行行行!五分钟我还是能忍住的,五分钟也就到警局了。”姚斌慷慨地摆摆手,“您老休息,休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看不见的蜘蛛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