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进地牢就像回家一样!
秦万里2020-08-02 18:462,394

   正愁找不到杨梦荻的麻烦,裴锦瑟和张宛如恰好遇到了海棠找信儿。这不,顺水推舟,越是阵仗大越是好,她们来的时候叫上了禁卫军,侍卫,牵涉到小皇子,杨梦荻不死也得少半条命。

  “宸妃,如妃,我一个人在冷宫,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是小殿下来我们这里玩的,你们不要含血喷人。”

  “你可少来!谁不知道你杨梦荻是什么人,你会那么好心照顾小殿下吗?别给孩子吃什么下药的东西,或者用毒针……”裴锦瑟莫须有的罪名张口就来。

  “宸妃,你是看见我下药了,还是用过毒针了,还是平常你喜欢用这些招数……“既然对方一定要置她于死地,那么,杨梦荻只能反击。

  无论她怎么解释,反正没人会信。

  “淑妃,跟我们走一趟吧,陛下和皇后娘娘已经知道你带走皇子一事了。”禁卫军的头领对杨梦荻说。

  裴锦瑟和张宛如相视一笑,这就对了,动静越是闹得越大,那么,杨梦荻是怎么洗都洗不干净。

  信儿被抱走了,带到了雍和殿的偏殿,杨梦荻被带往长乐宫。

  人还没到长乐宫,就被拦住。

  “淑妃娘娘,请跟我们走一趟。”

  “发生什么事了?”

  “等你到雍和殿去见陛下就知道了。”禁卫军的首领人狠话不多,直接把杨梦荻带到了大殿。

  还是相同的地点,杨梦荻跪在地上。

  信儿是皇帝亲自带大的,就住在雍和殿的右偏殿,此时,几个太医匆匆朝着那里跑去。

  “杨梦荻!你对信儿做了什么?”楚胤紧紧攥着手中的剑,对准她的喉咙,杨梦荻善妒,而且信儿一直不喜欢她,信儿突发恶疾,肯定和她有关。

  他应该早点杀了她的!

  “我并没有,今天他来我这里的时候,面色就不大好。”

  “你倒是越来越会狡辩了,今天早上他还好好的!”

  “他来我这里,只吃了一颗覆盆子,我看他不舒服,所以让他在吊床上休息,还给他盖了个小被子,如果你不信,可以等下问太医,到底,是什么原因。”杨梦荻不紧不慢告诉楚胤,他想要她的命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现在,信儿的安危更重要。

  “拉下去,打入地牢!传令下去,海棠,杖毙!”

  杨梦荻直接被带到了牢中,这里阴暗,见不着光。这里没有人惨叫,只有此起彼伏的打呼噜的声音。

  “你是新来的吧?是妃子?”她隔壁间住着的是一个头发微卷,穿着灰色衣服的男子,他半躺在地上,嘴里叼着一根稻草,一只手被铁链拷在木质栏杆上。他上下打量杨梦荻,她的气质很好,肤白貌美,一般的宫女犯了事,直接乱棍一顿打死,不会给她反省的余地。那么,她还好端端的,应该就是妃子了。不过,看她气定神闲的样子,好像和他同道中人。

  “那你呢?关在这里多久了?”杨梦荻找了个赶紧的位置坐下,问他。

  “三年。”

  三年被关在这里,没有死还真是奇迹,他脸上一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样子,让人好奇:“犯了什么事?”

  “偷东西。”

  “你身强力壮的,干嘛不做点别的事?”

  “别的事我又不会做,就只能来皇宫偷点东西。”

  这个对白依稀有点熟悉,杨梦荻继续问他:“这里脏乱差,你就不想回家,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

  “回家是不可能的,我超喜欢这里的,进地牢就像回家一样,这里的囚犯各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张师学,少在这里废话……带走!”两个带刀的狱卒来到隔壁的地牢,打开了铁链上的锁。

  “娘娘,我出去受刑了,回见!”

  杨梦荻眼睁睁看着他被拖了出去,临了,他还对着她招了招手。

  几个时辰后,“踢踏踢踏”,杨梦荻在梦中听到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地牢中渐渐明亮了起来。

  “皇后娘娘,就是这里了。”

  “快打开。”潘长悦今晚带了两个太监,两个宫女,其中一个宫女端着一个红漆托盘,托盘上,一个白玉壶,一个杯子。

  “杨梦荻,最后你还是沦落到此了,姐妹一场,我来看看你!”

  越是笑面虎,越是会递刀子,潘长悦这么晚来,肯定不是下地牢送温暖的。

  她是千里送毒的!

  “信儿现在怎么样了?”大人之间的恩怨,就不要牵连小孩子了,信儿是无辜的,她来到这个世界,和信儿最投缘,她希望他好好的。

  “托你的福,他现在昏迷不醒,他是陛下目前唯一的血脉,你平常作恶多端也就罢了,没想到对一个小孩子也下得了狠手。”

  “我什么都没有做……”

  “你对我说这些没有用,陛下不信你,这是他赐给你的毒酒,你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上路吧。如果你走了,我会求陛下,让你按照妃位之礼发丧。”潘长悦唇瓣一勾,对身边的宫女说,“放下吧,走了。”

  ……

  清晨,皇城的天空露出了鱼肚白,鸟儿停歇在窗棂上叽叽喳喳地叫着。

  “父皇。”信儿睁开眼就看到了楚胤,他倚靠在床边打盹,昨晚他几乎没有睡。

  “信儿……”

  “父皇我饿了。”

  “陛下,小殿下醒了。”几个老太医迷迷瞪瞪地听到孩子的声音,也醒来了,其中一个老太医在他的额头探了探,“烧退了一些,小殿下说饿了,说明身体快好了。”

  “那他为什么吐了,头发热……”

  “应该是风热,起初看起来像是中毒的症状,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老太医耿直,昨天还说是中毒的几个年轻太医没有吭声。

  楚胤脑子一懵,杨梦荻的尸体恐怕都凉了。昨晚赐了毒酒,按照她耿直的个性,可能见不到今天早上的太阳了。

  “父皇,淑妃呢?你有没有见到淑妃?”信儿细声细语问楚胤。

  “她……”该怎么和他解释,杨梦荻已经死了的事实,他才五岁,和他说这些好像有些太残忍了。

  “昨天宸妃和如妃欺负她,她没有给信儿下毒。”昨天他被抱在海棠的怀里,迷迷糊糊的,他听到了裴锦瑟和张宛如带着很多人欺负杨梦荻,因为她们说话声音太大,所以他插不进话,后来,他被带到了偏殿。因为前夜着凉,白天又在外面暴晒,所以病了。

  “你,找她做什么?”深在皇宫,楚胤知道无情最是帝王家,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也会互相猜忌,信儿不是最怕杨梦荻的吗?怎么相处得这么好了。

  “她昨天送给我一个风车,我还没拿回来,她是好人,不是坏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