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狼外婆来了!
秦万里2020-08-02 18:462,295

  一个月后,冷宫相安无事。

  一个月前,杨梦荻还很忐忑的,生怕裴锦瑟和张宛如去告御状,她已经想了无数种被教训的方式,比如吊打,比如罚跪,比如再次挨板子,她等了三天,觉也没睡好,生怕又被揍。

  好在,没人再找她发难,所以,她一个人躲在冷宫成一统,慢慢捯饬。

  现在,冷宫已经初步改造,乍眼一看,颇有苏派建筑的风格,她给冷宫取了个名字,“百草居”。中国古代建筑大概分为六个派系:皖派建筑,苏派建筑,闽派建筑,京派建筑,晋派建筑以及川派建筑,按照喜好和现有房子的风格,现有材料,以及个人喜好,杨梦荻把房子改成了接近类似苏派风格的房子。

  苏派侧重园林式布局,所以,在修缮好房子后,她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冷宫的园林上。

  冷宫北面有一座山,山上有很多石头,她搬了一些小点的石头,做了一个小假山,引入山泉水,挖了一颗小松柏,再找了一些杜鹃根以及苔藓,蕨类植物,做了个雨林景观。

  院子里的树林,她装了一个秋千,一个吊床,现在正是夏天,她平常喜欢躺在吊床上面乘凉。

  在花园种完几颗兰草后,她回到了后院洗了个澡,回来看到个小孩子拿着糖葫芦美滋滋地荡秋千。

  “呜呜呜。”小孩子看到杨梦荻就哭,好像看到了狼外婆一般,手里的糖葫芦也不香了,丢在地上。

  杨梦荻记得他,他是皇帝唯一的孩子,叫止戈,小名信儿。

  知道杨梦荻曾经在后宫暴虐成性,不得人心,但是不知道她是连小孩子看到她都会吓哭的程度。

  “信儿,别哭,别哭。”杨梦荻从石桌上拿起一个竹蜻蜓,蹲在他的旁边,手搓了一下,竹蜻蜓旋转飞了起来,“你看,这是什么?”

  信儿毕竟是小孩,天性爱玩,刚擦完眼泪,立刻阴转晴。

  “我不知道。”信儿摇了摇头,奶声奶气地回答。

  “竹蜻蜓,喜欢吗?送你。”

  信儿伸出手,又缩了回去,宫里所有的人都说她不是好人,带他的女官也常常教育他,见到杨梦荻绕远一点,她喜欢打小孩,而且会吃人。

  杨梦荻嘴角抽了抽,她曾经给他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多少伤害,她努力挤出笑容,要多亲切有多亲切:“信儿,这个送你,下次,我再送你别的。”

  左右还是玩具的魅力太大,信儿接受了杨梦荻的礼物。

  梁甜有个亲生妹妹,年龄相差16岁,妹妹在幼儿园的手工课,很多都是她帮忙一起完成的,所以,做一些小玩具不在话下。

  “谢谢。”

  “小殿下,你怎么来这里了。”一个女官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了信儿,她一把抱起信儿,忌惮地看着杨梦荻。

  这个坏女人,是不是想对小殿下做什么。

  “我在这里玩。”信儿举着竹蜻蜓,对着女官说,“这是淑妃送我的。”

  “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接近她的吗?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奴才一万个脑袋也担待不起。”

  杨梦荻想解释什么,信儿先开了口:“海棠,淑妃娘娘不是坏人!”

  叫海棠的女官不好争辩什么,只好抱着信儿走了。

  ……

  信儿喜欢上了百草居,他才五岁,机灵得很,为了避开女官,他特意绕远路,第二天又来到这里。杨梦荻给他做了个风车,他开心地在园子里面跑了好几圈。

  杨梦荻反正一个人待着也是待着,有个小孩陪伴也不寂寞。

  她在旁边做一个小柜子,皇家的东西还是不错的,拆下来的木板,改造后还能用,也省得她要跑到冷宫后面的山上去伐木。话说,山上还是有不少好东西的,杨梦荻在山上找到了野生的覆盆子。

  “这是什么?”信儿看着碟子里面红灿灿的小果子问杨梦荻。

  “我们老家叫葛公,书名叫覆盆子。你是小殿下,宫里肯定不给你吃这个。”唯一一个皇子,金贵着呢,肯定吃的都是最好的水果。

  “那我能吃吗?甜吗?”信儿好奇,刚好天热,他渴了。

  “甜倒是甜的,如果你想吃,吃一颗试试看。”

  信儿拿了一粒到嘴里,味道还挺甜的。但是,他没有多吃,而是专注力落在吊床上。

  “我也想试试那个,可以吗?”

  原来是吊床,杨梦荻把他抱了起来,放在吊床上:“可以,你还可以在上面睡一会儿。”

  他今天的脸色好像不大好,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缘故,杨梦荻有过带娃的经验,兴许,他睡一觉精神会好一些。

  信儿很配合地闭上眼睛:“好舒服,比睡在床上还要舒服。”

  “信儿,你来,海棠知道吗?”

  “她要是找不到我,肯定来你这里找我。她太无趣了,父皇也不陪我,还是你这里好玩。”

  “要不要我派人去通知一下,万一她们找不到你,可得着急了。”带小孩没什么,杨梦荻吃一堑长一智,生怕引起不必要的争端。

  “不要不要,她们很坏,我不喜欢她们。”信儿带着哭腔,小脚踢了踢。

  “那行吧,我给你拿个小被子,你先在这里休息。”

  一个多时辰后,天色将晚,夕阳染红了半边天。

  “小殿下,你怎么来这里了?”海棠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了宸妃和如妃,她们俩刚解除禁足,就火急火燎来找杨梦荻的麻烦了。

  这一次,她们聪明了一点,没有进冷宫,而是站在冷宫外面。

  “海棠,你怎么来了?”信儿擦了擦惺忪的眼睛,问海棠,明明是傍晚,但是,冷宫内如白昼。

  禁卫军和侍卫举着火把把冷宫围了个水泄不通,杨梦荻第一个念头是完了,又惹上麻烦了。

  “淑妃,你胆子不小啊,你是不是打算对小殿下做什么?”裴锦瑟先举个大锤子,意图把杨梦荻锤死。

  “宸妃,我没做什么,他就是在这里玩累了,然后在吊床上睡一会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杨梦荻无奈解释。

  “吊床?听听,吊……床,你这是意图不轨,包藏祸心,皇上怎么没赐你三尺白绫。”张宛如尖着嗓子帮腔,“海棠,还不赶紧把小殿下抱走。”

  “吊……晦气……”裴锦瑟捂着帕子,冷哼道,“快走,快走,海棠,这下子,你得去皇后那里领板子了。还有,淑妃,你等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