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陛下,娘娘上房揭瓦了
秦万里2020-08-02 18:462,449

  当然是拆房子,修房子,改造房子!

  杨梦荻能下床行走后的第一天就拆了一间房,第二天,又拆了一间,第三天,就上了屋顶。

  “呦!闹出这么大的幺蛾子呢。”听说杨梦荻身体恢复了,裴锦瑟和张宛如很快来到了冷宫来找茬,杨梦荻正戴着一顶大草帽,戴着一个面巾,蹲在屋顶,手里拿着木锤子敲敲打打。

  “冷宫弃妃不想当了,改做泥瓦匠和木工了?”张宛如捏着鼻子捻着帕子,挥了挥空气中的灰尘,“身体这么快恢复了?”

  身体并没完全康复,但是她不能不修屋顶,因为下雨的时候漏雨,刮风的时候掉灰,尤其是吃饭的时候,掉灰尘到饭碗里,一天都没有好心情。

  “宸妃,如妃,我这里空气不大好,我建议你们还是去御花园赏花比较好。”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杨梦荻不能和她们硬杠,她只要雄起,立刻就会被压下去,她只能主动示弱,装软萌无辜才能夹缝里生存。

  张宛如本来想发难的,看杨梦荻毕恭毕敬,一时半会儿不好发作。

  裴锦瑟和张宛如不同,上次她差点被淹死,而杨梦荻一个月就恢复了,她出不了心里的恶气。

  “杨梦荻,你能有那么好心?我就说,宫里这两天怎么那么吵,猫儿也喜欢大晚上叫唤了,蝉儿更聒噪,信儿好几个晚上都啼哭,原来是你在这里搞鬼!”

  拜托拜托,有点科学常识好吗?她这是明显找茬了,猫儿叫唤不是因为思春期吗?蝉鸣那不是季节的关系吗?信儿又是谁?信儿好像是小皇子,他哭也许是饿了,或者缺钙呢?

  “我只是修个房子,而且我只是白天修理,晚上在睡觉。”杨梦荻耐心解释,她不想把所有的锅都背了,因为有些理由实在太脑残。

  “杨梦荻,你一个罪臣之女,扰乱后宫安宁,还不思悔改,好好的房子,你就给拆了,我这就去禀告陛下,要他来治你的罪!”

  裴锦瑟之所以不去找皇后,那是因为皇后和太后因为杨梦荻的事生了嫌隙,她现在去告状很不明智。

  “别啊,宸妃小姐姐。”杨梦荻最害怕见到的是皇帝,他最冷血无情,手里拿着瓦片,眼神无辜,恳求状。

  裴锦瑟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她叫她小姐姐?杨梦荻一向没大没小,唯我独尊,会叫别人小姐姐?

  “宸妃,她叫你宸妃小姐姐。”张宛如扯了扯裴锦瑟的袖子,差点笑出声,这是彻底把她整老实了吗?

  “啊呸!别信她的花言巧语……”

  裴锦瑟的话还没说完,杨梦荻一个没站稳,脚底一滑,房顶窸窸窣窣掉了好多块瓦片,落在她的脚边,灰尘,稻草,洋洋洒洒从上落下。

  “好你个杨梦荻!你是不是想报复我?我这就去雍和殿找殿下!”裴锦瑟脑袋上都是灰尘和稻草,气得直跺脚。

  “等着看吧,有你好受的。”张宛如跟着帮腔,她和裴锦瑟一样,灰头土脸的,要多狼狈多狼狈。

  “哎,你们等等,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刚才我脚滑了!”杨梦荻又想笑,又想哭,这下子,她又得挨社会的毒打了。

  可是,她们走得老远了。

  半个时辰后,演武场,楚胤正拉着满弓,待他正中靶心,流亭低声禀告他:“陛下,宸妃和如妃来了。”

  此时,烈日当空,演武场离雍和殿甚远,她们来做什么?

  “要她们过来吧。”

  楚胤的专注力还在弓上,没有观察到流亭丰富的面部表情。

  裴锦瑟和张宛如头发上沾着窸窸窣窣的稻草梗,因为出了汗,所以脸上像糊了面粉的花猫一样。

  “陛下……陛下您可要为我们做主……”

  裴锦瑟和张宛如齐声喊冤,楚胤这才注意到她们,一时忍着没笑,咳嗽了两声:“发生了何事?怎么不去找皇后,找到我这里来了。”

  “是杨梦荻!”

  “她爬到屋顶上,拿瓦片扔我们,呜呜呜……要不是我们躲得快,被砸到脑袋,说不定就看不到陛下了……”裴锦瑟捻着帕子,擦了擦眼泪,她感情泛滥,眼泪说来就来,这不哭还好,灰扑扑的脸上两条泪痕,更加滑稽可笑。

  “陛下,您一定为我们做主啊,陛下!”

  楚胤的脸色一沉,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她们没有,他堂堂一个君王,怎么可能被她们三言两语左右:“你们为什么去冷宫?”

  “那是因为她爬到屋顶敲敲打打,影响后宫的安宁。我只是好心劝阻,她就向我们扔东西,皇上……”

  好心?楚胤不敢苟同,别以为他不知道上次的事情真相是什么,她们是拿他当枪使。

  “宸妃,如妃,回你们的寝宫禁足一个月……”

  “皇上……”裴锦瑟和张宛如面面相觑,哭哭啼啼齐齐跪下,偷鸡不成蚀把米,皇帝怎么惩罚她们了,她们才是受害者。但是,她们知道楚胤说一不二的性子,惹恼了他,怕是下场和杨梦荻一样。

  “还不快滚!”

  ……

  “查的如何?”楚胤批阅完奏折,总算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问流亭。

  “回陛下,娘娘今天的确上房揭瓦了……”

  “……”

  “修屋顶。”

  “修屋顶?她会吗?”楚胤觉得有意思了起来,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贵妃,怎么可能会修房子?杨梦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娇生惯养,怎么可能会这些粗活。

  “今天修了一间,还修得挺像那么回事的。”

  “她今天故意报复裴锦瑟和张宛如了?”

  “我问过了,并没有,是宸妃和如妃故意生事的……”流亭是奇怪,作天作地的人不作了,按照杨梦荻的个性,绝对不会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陛下,您看……”

  “天机枢来消息了吗?杨名立身在何处?”

  “有。”流亭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盒子上面暗藏机关。

  楚胤推开盒子的一角,打开了盒子的机关,里面是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杨名立一个月前出现在藏剑山庄。”

  他没死?杨家被抄家的时候,只漏掉了他和杨梦荻,在杨家全被斩杀的时候,他以为扬名立会出现,但是,他没有。杨成万说,他的这个小儿早在五年前就死了,所以,在死前他说的话,不可信,他当然要保全最后的血脉。

  不是他心狠手辣,而是杨成万不仅仅谋逆,还通敌。去年和邻国的一场战事,因为他的通风报信,死了上万的无辜士卒。

  他可以随时要了杨梦荻的命,她已经没有一点利用价值,所以,他不止一次的动了杀心。现在,他改变主意了,杨家最接近皇权最中心的,就是杨梦荻,杨名立一定会想方设法联系她。

  如果他苟且偷生,那么,杨梦荻就一辈子困死在宫里。

  “盯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