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拯救猫咪小雅
良苑栎2020-07-10 18:435,696

  下班后,茯雅晴仍然没能从这件事上释怀,这张在人前的面具能够在医院维持她的镇定,可是离家里越近,她越忍不住想要骂出来。“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在悲愤面前,语言竟然是如此的无力。

  茯雅晴知道即使有监控,警方也不会管这件事,因为时至今日,国家的《反虐待动物罪》仍然未立法,人类有权利处理自己的宠物,无论怎么处理。《物权法》中已经明确将动物规定为是一种法律上的“物”,即所有人可以随意处分,因此,从法律角度上来讲,所有人对自己所有的动物(即自己的所有物)是可以进行任意处置的,既不会产生民事上的法律责任,更谈不上刑事责任。

  这个世界有些人没有共情的能力,也没有人道。或许只有他们自己成为了动物,才会明白被折磨虐待的痛苦。

  雅晴正十分忧愤地想着这些,突然有一辆摩托车从后面驶来,开得很快。她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但是她听到了猫咪的叫声。当宠物医生久了,她多少能够听出来动物在不同情绪下的不同叫声。像猫咪这种,发情叫声,饿了时的叫声,还有不安时的叫声,只要多听就很容易识别出来。

  也许是刚才的事情刺激了她的大脑,她决定跟上前去查看清楚情况。

  因为这时候路上已经没什么车了,那辆摩托车的人很快便察觉到身后跟踪的茯雅晴,他停在了一个路口,转过头来看到茯雅晴。

  “怎么又是那个医院的人,你想干嘛!”那个男子似乎认识她,十分不耐烦地下了车,冲她喊道。

  茯雅晴也是头脑一热,听到他的话,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意识到,他可能就是刚才小周拦住的摩托车男。事情居然会这么巧,让她给碰上了。想了想后,又觉得也许并非凑巧。因为这个人能够认出她是南方乐宠医院的医生。

  所以他应该就是附近的住户,常年在这边活动。

  在他的摩托车后座有个黑布袋,猫咪不安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想抓那些猫做什么?”茯雅晴壮着胆子问道。

  “用你管啊!”摩托车男吼道。

  茯雅晴有些吓了一跳,毕竟这时候周围没什么人,而她目测自己是打不过这个人的。语气不自觉就弱了一些,“你,你能不能放了那些猫。我可以跟你买下它们。”

  “不卖!赶紧滚。”摩托车男一点没犹豫地说道。

  看到他要走,茯雅晴又急忙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黑布袋。但是摩托车男回过身又抢了过去,茯雅晴怕伤到袋子里的猫咪,就没有再抢了。

  “你是不是欠揍啊!”摩托车男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脸。

  茯雅晴眨了眨眼睛,脑袋里飞快转过好几个想法,最后她赌运气地说道,“你这样是犯法的,要被判刑的。你最好放了它们!”

  “犯哪门子的法。这是我自己买来的,我的宠物,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摩托车男说道。

  “虐待动物现在已经立法了,你不知道吗?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你想坐牢吗?”茯雅晴用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撒着谎道。

  摩托车男眼神闪烁了一下,但还是吼道。“全世界这么多人吃肉,那怎么不抓他们。”

  “屠宰和虐待不一样,更何况现在都提倡人道屠宰,你觉得安乐死和被人吊起来严刑拷打而死,感觉能一样吗?”茯雅晴镇定地说道。

  “一不一样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这些玩意。”摩托车男不耐烦地说道,但是他语气里没有刚才那么冲了。

  “你只要放了它们,并且不再虐待动物,我就当做什么都没看到。”茯雅晴趁机提议道。

  那个摩托车男再次打量着她,这时候四周静悄悄的,只有猫咪断断续续无力的叫声。茯雅晴也有些紧张起来了。

  “你可真是好心啊,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提议,一个让你闭嘴的提议……”摩托车男脱下手套,狞笑着朝她靠近。

  茯雅晴往后退去,想要跑回自己的电瓶车那边,但是那个男的速度更快,一下子抓住她的手臂往后拽。“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命啊!”

  她不管不顾地挥舞着手,这时候忽然闪出一阵白光来,随之又消失了,除了消失的白光之外,还有身后的拖拽力。茯雅晴失去重心地跌倒在地上。

  她惊魂未定地往后看去,什么人也没有,她又向四周张望,那个摩托车男竟然不见了,地上只剩下衣服。

  发生什么事了?那个人去哪里了?刚才摩托车男手里的黑布袋,现在也掉在地上,里面有只白猫正从松掉的袋口处往外钻。茯雅晴的心脏跳得飞快,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神。

  那只猫咪已经钻出了袋子,正在甩着浑身毛发。然后它好像看见了什么,立马追了过来。

  茯雅晴往下看,一只老鼠正咬着她的鞋子。她啊了一声,急忙踢开。猫咪想要上前追,但是茯雅晴急忙上去抱住猫咪,她担心猫咪乱跑了以后成为流浪猫。

  可是她刚一碰到白猫,突然又闪过一阵白光。等她能够看清楚的时候,发现眼前蓦地出现一个人。而那个人……什么都没穿!

  “啊,啊,啊……”茯雅晴没有细看,因为她只顾着逃跑了,扶起电瓶车头也不回地往相反方向开去。今天的晚上的惊吓实在太多了,她该不是疯了吧。

  茯雅晴开出好几百米后,才慢慢镇静下来。不断做着深呼吸,在头脑里重新捡起她那些医学知识。慢慢地她觉得自己没有疯掉,既然没有疯掉,那么就得理清楚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总是有逻辑可循的。未知才可怕,一旦有了逻辑能够预判,很多时候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没错,她还得回去再看一次。茯雅晴虽然很不情愿,但是比起这么提心吊胆回去,还是再去确认一下吧。反正都是煎熬,长痛不如短痛。茯雅晴停下电瓶车,努力鼓舞自己,然后调转车头又开回刚才那个地方。

  可是当她回到刚才那个地方时,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光着身子的人,连半个人影都没有。这下子让茯雅晴更加迷惑不解了,难不成刚才是自己的错觉?

  这样子搞不清楚,更加令她觉得害怕,立马调转车头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一晚上茯雅晴都在做着十分离奇的梦,在梦里她亲眼看到一只猫变成了人的样子,而那个人的眼睛仍然是猫的眼睛,一双利爪朝她扑了过来,她被吓醒了。

  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医院的诊室里打了会儿瞌睡。由于没有睡好,现实与幻觉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提不起精神来。

  这时候门口响起敲门声。

  “茯医生,那个变态又来了。要不我让其他医生去接诊吧。”小周打开门,压低着声音说道。

  茯雅晴捏着眉头,原本以为今天已经够糟糕的了,没想到还有更糟糕的在等着她,但是她只是叹了口气说道,“还是让他进来吧。别担心,我没事的。”

  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的场景,那个人叫孟田雄,他的宠物是一只波斯猫,名字叫小雅。

  因为那只猫刚好和自己的名字一样有个雅字,她还觉得挺有缘分的。

  所以一开始她和平时一样,和主人询问猫咪的情况,也说了一些关于饲养宠物的客套话。但是随着谈话的展开,孟田雄的问话变得越来越古怪,不停地打听她的私事,让她觉得有些不太舒服。但还是想也许这个人平时就是这样的。

  对话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毕竟等报告也有一段时间,后来孟田雄说猫咪是因为她才取名叫小雅,因为这让他感觉她一直在自己的身边。说着说着,便开始动手动脚,还想要拥抱她。

  茯雅晴吓了一大跳,幸好小周及时进来,才让他收敛了不少。但是那个人之后又不时地上门来,每次都是惯例的检查,每次来检查都没有什么毛病,但是他却总是到处打听她的事情。

  她打心里不愿意见到这个人,孟田雄每次都用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盯着她,想约她出去,一开始自己还委婉地拒绝,但是那个人根本不死心,被缠久了,茯雅晴便找借口让其他医生帮忙接待,但是被那个人发现后,下次他再带猫咪来检查时,猫咪身上就出现了伤口。那个人说是猫咪不小心自己弄伤的。第一次听到了这件事,茯雅晴虽然很忧虑,但是怀着侥幸希望真的只是意外。但是那只猫再次来复查的时候,旧的伤口还没有好全,又多了新的伤口。茯雅晴一听到这件事,便不再敢让其他医生接手了。

  在她重新接手后,那只猫的情况才总算开始好转起来。

  目前为止她还没办法想到更好的主意来对付这个人,因此也只能一直处在这样胶着的状态,至少这样每次来检查时,她也能确诊下那只猫的健康情况。

  “小雅,又见面了。”茯雅晴揉着猫咪的脑袋,那只猫咪很乖巧可爱,可是越是这样,她越觉得对它充满怜爱。

  “你看小雅多喜欢你,平时我碰它的时候,它都会不高兴。我这只猫对其他人可凶着呢。”孟田雄带着油腻的笑说道。

  茯雅晴没有看他,只是关注着猫咪,“复查的结果刚才已经出来了,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就是有一点点的消化不良,但是问题不大。我可以开些助消化的药,然后平时最好是让它有一些活动空间……”

  “听到了吧,小雅。雅晴说你得多运动呀,看你胖的。”梳着中分头的孟田雄说着,假装要摸猫咪,将魔爪伸向茯雅晴的手,但是茯雅晴敏捷地抽回手去。他只能摸到猫咪的头,“说到运动,我觉得雅晴,你也不能老待在办公室,这个周末我买了竹山公园的门票,我们一起去爬山怎么样,出出汗后对身体有好处的,爬完山,我们还可以去坐渡船,看看山水,然后晚上一起吃个饭,再然后可以看看电影,我都安排好了,你就答应了吧。”

  茯雅晴其实每次听到他这种语气都很不舒服,因为他们根本没有那么熟,但是她已经说累了,也担心自己说得太露骨会激怒他,所以也只能说道,“我没空。”

  “小雅,你赶紧求求你雅晴姐姐,要是她不答应,你晚饭就没有了哦。”孟田雄戳着猫头。

  茯雅晴皱起眉头,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还是真的打算这么做,“请别这样,这和小雅没什么关系。它只是一只猫咪。”

  “可是你看小雅的眼睛,它这样可怜巴巴的在求你答应呢,你不会这么狠心吧,是吧,小雅,别担心,雅晴姐姐会答应的,因为她也不想看到我们伤心是吧。”孟田雄继续说道。

  茯雅晴握紧着铅笔,“抱歉,但是我真的不可能答应!”

  孟田雄抱起那只猫,对着猫咪,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怪声怪气的说道:“哎,好吧,好吧,看来今天晚上只有我们两个一起过了。这么看着我干嘛,雅晴姐姐可不会管你的死活的!”

  那个人走出诊室后,茯雅晴咬着铅笔头,他身上的那股怪味以及刚才的那番话持续地在房间里回荡着,一直散不去。

  时间一分一秒都像是煎熬,最后她还是不放心地打开门打算把那个人叫回来。

  走廊里只有正在搬运狗笼的小周,“小周,你刚才有看到从我这个诊室走出去的那个人吗?”

  “那个变……”小周差点脱口而出,但是担心其他人听到,只好压低声音焦急地问道,“怎么了,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不,没有。不过我有点担心小雅。我到外面看看。”雅晴一边快速走向大厅一边说道。

  “雅晴姐,我刚才看到他了,他没有往那个方向,他走的是后面的楼梯……”小周急忙喊道。

  雅晴顿了一下,急忙转身往楼梯的方向走。

  幸好那个人还没有走出去多远,在楼梯的拐角处,她看到了他的背影。

  “孟先生,麻烦你等一下!”茯雅晴一边快速下楼,一边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孟田雄回过头来,看到了茯雅晴,仿佛变脸一样,阴沉的脸色突然露出谄媚的笑容。“雅晴?你改变主意了吗?”

  茯雅晴深呼吸了两口,让自己镇定一些,然后她皱着眉头,迟疑地说道,“你,你没在打算对它做什么对吧,小雅是你的宠物,它……”

  孟田雄突然笑了几声,但是他的笑却令茯雅晴觉得后背汗毛倒立。

  “我保证,你答应和我约会的话,它什么事都不会有。”孟田雄死死地盯着猫笼里的猫咪,一边笑盈盈地说道。

  茯雅晴仍然握在手里的铅笔差点要被她掰断了,她知道这种人答应了一次就会是更加无休止的纠缠,而且有了第一次威胁,就会有第二次,天晓得下次他会用什么更可怕的手段来威胁逼迫自己答应更无理的要求。最后遭殃的仍然还是小雅。

  她可以想到很多种办法远离这个人,但是她一想到自己脱身后,小雅会遭受怎样的虐待就无法坐视不管。

  “我们回到诊室,坐下来谈一谈可以吗?”茯雅晴最后还是放低语气说道。

  可是孟田雄却盯着她说道,“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别白费力气,雅晴。你有我的电话,只要你改变主意……

  孟田雄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手臂,茯雅晴一下子退开好几步,一阵恶心感涌了上来。

  如果换做平时他可能会就此收手,但是这时候他朝四处张望了一下,放下猫笼然后开始朝茯雅晴逼近,“雅晴,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装的这么矜持,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茯雅晴瞪大眼睛,她想要往楼上跑去,但是孟田雄一个跨步,挡在了前面,“雅晴,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你就让我亲一下,一下就好……”他朝茯雅晴扑了过来。

  茯雅晴一脚踹了上去,但是并没有命中要害,等她想要跑出去时,被他抓住了手臂。

  “你疯了吗!放开我!”茯雅晴大喊着,这一幕是这样似曾相似,让她想起昨晚的怪梦来,随着她的喊叫,一阵白光再次闪现,这一次她亲眼看见了眼前的人突然迅速萎缩下去,直到消失了。

  等光消失后,地上只剩下孟田雄刚才的衣服,从衣服里钻出来一只臭鼬,那只臭鼬似乎受到巨大惊吓,跑的时候跌倒好几次,发出的叫声就好像一个人在大声尖叫着,只是变成了动物的嚎叫。

  茯雅晴背靠着墙壁,她震惊地瞪大着眼睛。但也许是因为第二次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她恢复理智的速度要比第一次快一些,笼子里的小雅发出了喵喵叫声,把她从震惊中拉回到现实里。她有些难以置信地围绕着那只臭鼬打量着,这……真的是孟田雄吗?为什么会这样,她刚才做了什么……

  茯雅晴眨了好几下眼睛,可是突然间她想起之前的忧虑,对这个结果似乎觉得也没有那么可怕。孟田雄变成了动物,无疑解决了她一直以来担忧的事情,小雅也终于不必生活在魔爪之下,而她也不必再受到任何威胁……

  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即使有人在找孟田雄,那也和自己没有关系,因为她并没有绑架或者造成孟田雄的失踪,他就在这里,只是变成动物。也许她是想的太简单,但是这么久以来,这件事给了她很大的困扰,就好像喉咙卡着的一根鱼刺,吞不下吐不出,一想到往后终于不必再受这种折磨,她竟然还有些开心起来。

  她打开猫笼子,将小雅从笼子里抱出来,小雅的腿上还有一块伤疤。她举着小雅,难以置信地说道:“小雅,你解脱了。不,是我们都解救了。”

  可是这时候,她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当她向楼梯口抬头看去时,她看到了有个人正一脸震惊地看着地上的臭鼬,然后又将目光移向她。

  那是……秦院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治愈爱宠治愈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