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尸毒
南小狼2021-08-23 21:072,059

  “小柔?”村长皱眉,似在回想这个名字,良久,他拍了下脑袋,道:

  “你是张寿家的?”

  张柔急切地点了点头,道:

  “对,村长,我是他女儿。”

  村长看了看小柔,又看了一下我,见我浑身是伤,连站都站不稳,不由奇怪。

  “村长,这是我……”张柔正要开口,我直接打断她的话,开口道:

  “村长,您好,我是小柔的老公,我叫陈九,刚才我带小柔回乡祭祖的时候在山里遇到了野狼,受了点伤,能不能请村长让我进去包扎一下伤口?”

  张柔一脸怒容,正要松手,我直接按住了她的手,不让她放开。

  村长瞪大了眼睛仔细看了我几眼,然后点了点头道:

  “也好,既然是老张家的女婿,就进来吧。”

  我和张柔连忙走了进去。

  这屋子还挺大的,但很破旧,地上是凹凸不平的泥土堆砌成的,屋里的摆设也很简单,就一张小木桌,两侧放着很破旧的木椅。除此之外,再没其他的东西了。

  张柔扶着我坐下后,就跟村长说了几句,村长听了,看了一下我身上的伤势,然后去了后方卧室。

  张柔这时也慢慢蹲了下来,眼里还流出几滴泪水。

  我叹了口气,道:

  “想龙哥了?”

  张柔点了点头,道:

  “是我们张家害了他。”张柔一边哭一边道:

  “早知道就该多带点人来,也不至于让龙哥牺牲在这里。”

  “龙哥的死也怪我,是我太没用了,害他被老僵尸暗算。”我脸色黯然,回想起之前的情况,不由得后悔。

  早知道那老怪物那么厉害,就应该多做一些准备,也不至于被打个措手不及。

  我们两个没再说话,我也说不动了,渐渐地靠在桌边就睡着了过去。

  村长这个时候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杂草,他走过来摇醒了我,道:

  “小子,不要睡,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他把盆子递过来对我说:

  “这是紫荆草,止血活脉用的。”

  张柔走过来接过药草,说:

  “多谢村长,您早点休息吧,我自己来就行了。”

  村长点了点头,把桌上的油灯放到地上,指着另一间卧室,说道:

  “那是我老伴以前的房间,你们等会儿就去那里休息吧。”

  说着就走回自己房间休息去了。

  “这个草真管用吗?”我看着盆里的草,一脸的疑问。

  张柔没有回答我,拿起草药揉了揉,然后抹在了我伤口上。

  “山里人受伤都会这个草药来止血的,效果很不错。”张柔一边说一边准备帮我揉伤口。

  “等等。”我看着自己双臂上的伤口,几个黑黝黝的手指洞触目惊心,周边几块烂肉都翻出来了,恶心的一批。

  我看了下周围,发现有一个炉灶,便叫张柔去炉灶里抓一些石灰粉,让她把那些石灰粉和紫荆草混合在一起。

  张柔一句话都没说,按照我说的那样开始制作草药。

  不一会,她走到我这边,把石灰粉和紫荆草回混合的草药擦到我的伤口上。

  当这草药触碰到的伤口的时候,我额头冷汗唰地使劲流了下来,我眼睛也是瞪得老大,盯着张柔,有气无力地说:

  “你,你要谋杀亲夫啊。”

  张柔瞪了我一眼,道:

  “再胡说八道你就自己弄吧,我不管你了。”

  我顿时就不敢再嘴欠了,但这伤口上的疼痛实在让我难以忍受,我喘着粗气,说:

  “妈的,怎么这么疼,疼死我了。”

  我看着我伤口处的紫荆草,此刻已经变得漆黑无比。

  “靠,这上面果然有尸毒。”我心想真是倒霉到家了,受重伤不说,还中了那么深的尸毒。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这里的尸毒并不会引起尸变,让人变僵尸,而是一种极阴极重的剧毒,会攻心而死。

  我咬牙撑着,道:

  “等会儿天亮之后,你要赶紧去帮我找点糯米,记住,一定要生的,不能是熟的。”

  正说着呢,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阴风,我猛地打了个寒颤,心说他妈的哪来的阴风。

  “扶我起来。”我对着张柔说了一句。

  张柔瞪了我一眼,伸手把我扶起来,我走到门口,轻微打开一道门缝往外看。

  啥也没有,只能听到几声簌簌的风声,但越是这样我越觉得诡异。

  我刚想关上门,突然就看到远处的杂草丛里有一个人影缓慢地往这边走来,月色之下,我看到那老尸鼻子嗅来嗅去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我看了张柔一眼,心想媳妇儿,你现在就是个定位器,你在哪儿,那老尸就能找到哪儿。

  我连忙关上了门,冲张柔喊了一声,道:

  “柔柔,快把桌子椅子都抬过来,挡住门口。”

  张柔一听,愣神了片刻,接着迅速反应过来,走到一旁就把那张破旧桌椅都搬过来抵在了门后。

  我拿着手里的八卦镜,死死盯着门外的场景。

  门肯定是挡不住的,只要那老尸一进来,我就把八卦镜往他脑袋上招呼,非要干死他不可。

  时间一点点过去,门外却没有传来任何动静,那老尸好似失去了踪迹一样。

  张柔站在门后,一脸紧张地问我:

  “会不会是你看错了?他应该不会这么快找上门来……”

  张柔话还未说话,一双腐烂的手直接穿透了大门,吓得她尖叫一声,连连后退。

  我心说好家伙,走路都不带声音的,悄无声息就摸过来搞突然袭击,还吓到我老婆了。

  艹,我当时就咬牙一狠,举起八卦镜往那双手上一砸,结果他动作很快,迅速地收回了双手。

  “怎么了?”村长这个时候从卧室里面跑了出来,张柔喊那么大声,他不被惊醒才怪。

  村长还想问发生什么了,就看到大门被穿了两个洞,透过门洞,他看到了站在外面的老尸。

  村长脸色大变,但出奇的是他竟然没有被吓得双腿发软,而是转身回到卧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中多了一把红色桃木剑。

  这把桃木剑通体赤红,上面镌刻着复杂的纹路,看起来就像一把神器。

  我心说好家伙,村长难道是隐士高人?

  我顿时就是心中一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