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进小山村
南小狼2021-08-23 21:072,024

  这一撞,我整个人差点背过去,躺在棺材里醒不过来了。

  这摔得实在太狠了,我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整个人都晕乎乎的。

  “啊……”就在此时,我听到一声恐怖的惨叫声,猛地一个激灵恢复清醒,这是张柔的声音。

  我眼眶当即就红了,好不容易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怎么能就这么没了。

  我好似打了鸡血一样,猛地从棺材里跳了起来,抬头一看,顿时松了口气,还好,张柔没事。

  龙哥正撑着身子跟这尸体对打呢。

  我心想龙哥真他妈是个猛人,被咬得这么狠,还能这么玩命,跟这老尸对打这么多回合。

  龙哥不愧是当过兵的人,之前也是被突然袭击才被这老尸咬到了脖子,此时他虽然脖子上有一道可怕的伤口,鲜血止不住地往外流,但也没像我刚才那样,一把就被扔飞了。

  我越看越是心惊,龙哥这是抱着必死之志跟老尸拼命了,他应该也知道自己活不成了,就强撑着那口气要把这老尸解决掉。

  不过他显然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看样子再过不久就凉凉了。

  我连忙翻起,爬出了坟坑,拉起张柔跑到一边,等她安全后,我又转身回去,来到我的麻袋旁,从里面取出了一块太极八卦镜。

  这都是李瞎子送我的东西,之前没怎么用,现在刚好派上用处。

  我连忙拿着八卦镜,跳到有月光的地方,接着心中一狠,准备咬破手指以血画阵。

  结果我这一咬,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血也没见到一滴。

  艹,电视上都是骗人的,咬破手指哪那么容易。

  我连忙捡起了龙哥的那把长刀,轻轻一割,顿时割破一个大口子。

  我用右手的鲜血在八卦镜上画了一个诛邪符,接着放在月光之下,不一会儿,八卦镜上面的诛邪符发出一阵红芒。

  我立马念出了李瞎子教我的那几句降邪诀:

  “天地阳明,以我之血,收摄阴邪,遁煞人形,符生万道,降魔无迹,妄敢忤逆,天兵降杀,敕!”

  龙哥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胸口处有几道触目惊心的伤痕,这是被指甲抓破的。

  此刻这老尸举起了龙哥,冲着地上就砸了下来。

  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跑了上去,因为尸体是背对着我,我直接伸出左手,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拿着八卦镜往他的脸上狠狠拍了下去。

  这尸体尖叫一声,痛苦地挣扎起来,但我始终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并死死按住八卦镜,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很快他的脸上就传来一股焦臭的味道,好似肉块被烤焦了一样。

  谁知这尸体忽然伸起双手往后一抓,扣住了我的肩膀,接着用力一甩,这老混蛋再次把我当沙包一样扔了出去。好在这次我没有被扔进棺材里,而是落在了龙哥旁边。

  那老尸的脸此刻已经被烧焦了,黑乎乎的一片,只剩下两颗眼珠子和嘴巴。

  这老混蛋比我之前预想的要厉害多了,看着这尸体慢慢向我们走了过来,我一时之间也没了办法。我特么现在好想睡觉,浑身疼痛得要命,使不出一丁点儿力气。

  “小子,保护好张柔。”龙哥忽然对我说了一句,接着在我震惊的目光,拿起散落在一旁的雷劈木剑,上去死死扣住了那尸体。

  “快走!”龙哥大吼一声。

  我当即咬牙翻起了身,跑到一旁去抓起了正在发愣的张柔的手,然后沿着羊肠小道就往山上跑。

  下山的方向被那尸体挡住了,不能下山,只能往上面跑。

  等我拉着张柔走了之后,身后又传来龙哥的一声惨叫。

  张柔回头看了一眼,眼泪早已哗啦啦流个不停,我低着脑袋,拉着她不停地走,我们越跑越远,身后龙哥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了。

  深山里的夜晚很冷,尤其是我还受了伤,拉着张柔狂奔了几十分钟,整个人早就虚脱不堪。

  要放在平时,别说几十分钟了,跑个几分钟我就受不了了,更别提还是摸着黑往山上跑了。

  要不是强烈的求生欲望激励着我,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这种潜力。

  我实在跑不动了,猛地一头栽在了地上,浑身冷得发抖,张柔在一旁看着我,她此刻也狼狈得要命,见我倒在地上不起,蹲下推了推我,道:

  “你怎么样了?快醒醒,再往前面就是我老家小山村了。”

  我迷迷糊糊地睁眼,语气十分微弱地道:

  “去小山村干啥,赶紧想办法下山啊。”我说完这句话后就累得上气不接下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就地凉凉了。

  “车上没有药品,你身上的伤势再不处理的话会很危险。”张柔气喘吁吁地说:

  “山村里面有草药,可以先帮你止住伤势。”

  我听了,心想也对,就我这半死不活的鸟样,再不处理伤势的确很危险。

  我看了下周围,漆黑一片,龙哥估计已经彻底凉了,那尸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上来,张柔在这里,他迟早会找过来的,不把伤养好,估计到时候就要跟张柔做一对鸳鸯鬼了。

  我强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张柔走过来扶住我,我俩在月色之下,循着羊肠小道继续往上走。

  差不多走了半个小时左右,才看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村。

  这小山村处于一块很平坦的地势,大概有二十来户人家,屋墙都是用泥土砖石堆砌的,简直就是一个贫困山区。

  “这里的人很少出山,基本都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外界的人也很少知道这里。”张柔在一旁解释道。

  张柔扶着我走到最大的一间房屋前,敲了敲,木门,不一会儿,里面灯光亮了起来。

  吱嘎一声,开门的是个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汉,他看到我们两个的时候,愣了一下,接着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眼,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村长,是我,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柔啊。”张柔看到老汉的时候,脸上露出欣喜之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