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天门中断
南小狼2021-08-16 21:372,104

  我其实一直记得这一门亲事。

  我要去城里的张家,将婚事解除。

  虽然爷爷想让我完婚,但是我真的不想再去牵连无辜的人。

  同样,我也无法做到和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结婚。

  想到陈家村也没有我的亲人,或许离开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就在我要出发南阳市的前一天夜里,睡梦中,白蛇竟然口吐人言:“你要去哪?”

  谁在跟我说话?

  我环视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梦里除了我,就是白蛇。

  看到白蛇张口,我才意识到是白蛇口吐人言。

  我指了指自己,言语微颤地问:“你……是在和我讲话吗?”

  白蛇扭动着身子,靠近我,眼神冰冷,带着怒意道:“这里除了你还有谁?”

  “我要……去南阳市。”

  我可以清楚地听到自己牙齿打颤的声音。

  想想这大白蛇,夜夜与我共眠,算算也有十年之久,可压制不住的恐惧感还是瞬间席卷全身。

  白蛇死死地盯着我,我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它带着的强烈怒意。

  “你要是敢与她人成婚,我就让那家人血流成河!”

  此话一出,白蛇身上杀机乍现。

  让人心生寒意。

  白蛇说完,游动身子缠绕在我身上。

  它越缠越紧,我的呼吸越来越艰难,几近窒息……

  直到骤然惊醒!

  呼!

  惊醒之时,我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紧接着大口喘粗气。

  想到梦里的场景,我仍是一身冷汗,心有余悸。

  尤其白蛇的话,让我久久不能释怀。

  梦中的事情能当真?

  要是别人知道我在为梦里发生的事情苦恼,可能觉得我的脑子不正常。

  平静下来后,我还是决定去往青阳市。

  陈家村离青阳市,路途遥远,我要到镇上坐火车。

  我扛着一麻袋的行李,走到村口,对着老槐树鞠了三躬,有些不舍的看了眼村子。

  李瞎子也不知道去哪了,我要去南阳市了,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看见他。

  我一大早从镇上坐火车,第三天晚上九点才到青阳市。

  下车后,我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

  地址!

  我不知道张家的地址!

  出了火车站,我坐在麻袋上犹豫了许久。

  考虑过后,我决定问问来往的路人。

  然而,我问起张家,那些人脸上无不鄙夷。

  上下打量了我的穿着打扮后毫不掩饰眼里的嫌弃和轻视。

  几番波折之下,我还是打探到了张家的地址。

  扛着大麻袋,约莫走了一个多小时左右,终于到了张家。

  张家在青阳市的郊区,独栋别墅。

  别墅的前方是一个大湖,后面是一座高山,前水后山,依山傍水。

  水为动,属阳;山为静,属阴。

  这栋别墅山水相依,抱阳而负阴,阴阳即合,住这里的人肯定是金玉缠绕,大富大贵。

  难怪张家能成为青阳市的首富。

  我细看了一下张家的风水走向,也想借此验证这些年学到的东西。

  别墅背靠的那座山,像一只盘踞的猛虎,风水上叫做卧虎盘山。

  《青囊山经》记载,家宅后有卧虎,威震八方,群鬼莫近。

  以卧虎的腰为中央,乾为之上,隐约之间看到一扇门形状般的图案,名曰天门隐现。

  书中云,家宅之上天门开,四路福泽,千金自来。

  卧虎踞山,天门隐现,谓曰天门卧虎。

  天门大开,风水气息才会流转开来,以饲猛虎。

  而猛虎长卧,威震八方,居住在天门之下的人家必定受尽福泽。

  眼前的风水局,跟《青囊经》之中的描述的风水格局一一契合。

  有道是:“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

  可现在,天门的气息已断!

  如今,乾位天门,坤位地户,皆闭。

  风水气机断绝,猛虎若是长期无食,就会变成饿虎。

  不说继续威震八方、带来福泽,饿虎还会逐渐食尽主家的气运,而食尽主家气运时,饿虎即变恶虎。

  恶虎食人是常事!

  这本应该是绝佳的风水之局,现在却是变成了极凶极煞之局。

  而这养龙地,届时也将成为葬龙之地。

  如果此地格局不早些改变,张家不仅会散尽家财,还会家破人亡。

  看来这张家,如今不算太平呐。

  也不知道张家近况如何。

  看着张家紧闭的大门,我心中叹息:唉,还是再等等看吧。

  我坐在大麻袋上,就守在门口,等着张家人回来。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轿车缓缓开来,停在了门口。

  从副驾驶走下了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身材高挑的美女,周身都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

  下车之后,美女连忙打开后座车门。

  一个身材瘦小的男人从后面下来。

  他约莫五六十岁的年纪,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满头白发,最手上杵着一根金丝楠木的拐杖。

  不用看别的,就看那拐杖,就将他富人的身份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猜想这人便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张寿。

  高冷女子,莫不成就是我那未过门的小媳妇儿?

  还可以。

  我连忙将袋子往肩上一背,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走到两个人面前,喊了一声:“岳父。”

  两个人都是一愣,老头开口,目光如炬扫在我身上:“你是谁?”

  我怕两个人以为我是骗子,就赶紧说明自己身份与来意,“我叫陈九,是陈铁山的孙子,我是来退婚的。”

  张寿皱起眉头,脸色不悦,暗暗小声嘀咕了几句。

  这些年什么难听的话我没听过,他这嘀咕意味着什么我自然清楚。

  张寿脸色僵了僵,而后故作惊讶道:“呀,原来是小陈。快,先进屋,这一路上饿坏了吧?我叫人给你弄点好吃的,饱饱肚子。”

  赶了一天路,肚子确实也饿,便也没说什么,只随着他进去了。

  那个高冷的美女就在前面带路。

  进门之后我发现,张家的别墅不简单。

  我发现,这前院是根据三才五行八卦,布置了一个虎踞龙盘的风水局的。

  也是有了此局,才让已经一败涂地的张寿东山再起,一跃成了青阳市的首富。

  只不过,如今天门已是中断,风水气机不再流转,此局的风水活性逐渐消失,外加地户闭合,气出不去,很快院内的活气,便要成为死气。

  此局若是不改,死气环绕,张家一周之内,家道衰落,三周之内,必定见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