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青囊山经
南小狼2021-08-16 21:372,273

  梦中有一条大白蛇,血盆大口,獠牙狰狞,一双含霜淬雪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像要将我一口吞掉。

  刚开始做这个梦的那几年,我并没有在意,以为就是一个奇特一点的梦而已。

  直到我十二岁那年,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对那梦境的看法。

  那年我上小学五年级。

  由于我出生时的异象,村里人都谣言说我是蛇妖转世,害死了全家人。

  村里,无论男女老少都很怕我,没有同龄人跟我玩,所有人对我如避蛇蝎。

  那年,村里一些顽皮的小孩说我是蛇童,会给村子里带来灾难,要把我丢在河里淹死。

  我不会水,被他们强按在水中,几番挣扎之后,便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时,便已经是躺在了床上,李瞎子在床边照看着我。

  院外的吵闹声将我惊醒,在我醒后,那些声音也并没有小下去,反而是越来越大。

  期间,我能听到几个熟悉的声音,此时怨恨的怪我,怪我害死他们的孩子。

  我问李瞎子原由,这才知道,原来,是那几个把我丢在水里的顽童,回家之后都倒在了家门口,高烧不退,昏迷不醒。

  在我昏迷的期间,他们同样是昏迷状态。

  不仅如此,昏睡的时候,他们不断说梦话,一直在求饶,说着不敢欺负陈九的话,请谁谁放过他们。

  然后,他们的身上还长出了鳞片,那种像蛇一样的鳞片。

  所以,这些家长是来找我算账。

  听李瞎子说完原由,我不免觉得委屈憋闷。

  明明是他们想淹死我,所以才遭到了报应,凭什么来找我算账?!

  李瞎子摸摸我的头,轻声安慰,让我不要担心难过,这些事情他自会处理。

  李瞎子整整衣服开门,要去面对那些咄咄逼人的村民。

  他一打开门,门外的人嘴上一边咒骂我,一边气势汹汹的想要闯进来。

  他们说我是蛇妖转世,留在村子里是个祸害,迟早会酿成大祸。

  李瞎子拦住众人,面色狠戾道:“陈九若是在你们手上出了什么问题,不仅你们娃儿遭罪,你们也不能豁免!这次你们娃为何会成了这样相信诸位也清楚,无缘无故的怎会遭这样一场罪?!你们要是揪着陈九不放,想自寻死路,也别怪我李瞎子没有事先提醒!”

  这么些年来,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李瞎子这样凶狠的脸色。

  闹腾的村民安静了片刻,突然其中一人不屑道:“不就是个瞎子吗?还真把自己当神仙了。以为什么都能说了算?这次……”

  “啪!”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带头闹事的那个甩了一巴掌。

  那人眼神凶狠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

  然后,之前带头闹事的人开始给李瞎子连连道歉。

  李瞎子也无心为难这些人,只告诉他们,要想让那些个娃娃们安全醒来,就必须要去爷爷的坟前烧香点蜡,三叩九拜。

  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再来陈家道歉。

  如若不然,你们的娃娃将性命不保。

  闹事的众人闻言皆是一脸震惊,拜谢李瞎子指点后迅速离开。

  他们按照李瞎子所说,给爷爷烧香祭拜之后,准备了一些鸡鸭鱼肉,上门赔礼道歉。

  事情到此便算是了了。

  等那些人走了,李瞎子告诉我,有个仙人在救我,得把这些众人送来的东西供上,让仙人吃,寻常凡人是动不得。

  经过这件事情后,我隐隐觉得,我夜夜做的怪梦,不仅仅是个梦而已。

  也是从那以后,李瞎子开始教我一些堪舆术。

  所谓堪舆,堪即天道也,舆即地道也。

  一年的时间,李瞎子教我观天识地,天光上临,地德下载,先成天象,再化地形。

  之后,我每晚梦中的大白蛇,凶狠的眼神收敛了许多。

  等我十三岁那年,李瞎子开始教我辩质。

  风水一门,风即元气与场能,水则是流动和变化。

  辩质一法,通俗易懂的说,就是观气识气,捏土尝土。

  这一年里,大白蛇眼中的凶光逐渐减弱,杀机收敛,似乎……没有那么想杀我了。

  等我十四岁那天,李瞎子带我去爬山。

  爬到了十里八村中最高的山峰之上,群山都映在了我们的眼中。

  他说,要开始教我查形。

  山岗岭脉,为龙,其余山岗为砂,它能够直接作用于阴阳宅。

  查形,说白了就是寻龙查砂的过程。

  再根据龙、穴、砂、向、水定位风水吉凶。

  正所谓,有情于阴阳宅者为吉,无情于阴阳宅为不吉,反情于阴阳宅者为凶。

  这一年,我除了上学,就是四处查龙观穴。

  梦里,白蛇对我亲近了许多。

  我十五岁,李瞎子又开始教我新的东西。

  他跟我说,天地之间有一种气,看不见莫不着,循环往复的流转在山川河流之中。

  而风水师要做的便是寻生气,避死气,从而达到趋吉避凶。

  他说,这叫做乘气。

  李瞎子说,气以生和,气因形来,气以势止,气以土形,气以龙会。

  还说,形止气续,化生万物。

  然后是十六岁,李瞎子开始教我他最拿手的本事,点穴。

  风水之术,不管是观天辩质也好,查形乘气也罢,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点穴。

  择何时,择何地,点何穴,皆是深有讲究。

  一般来说,风生水气的真穴正穴,都是坐北朝南,子山午向。

  这年,白蛇缠绕的力道却是变得越来越大了,让我有种压迫感。

  后来,我十七岁生日那天,李瞎子递给我一本《青囊山经》,说这本书里涵盖了风水堪舆,龙脉地形,连祝由道术都有。

  《青囊山经》,共有三卷,连山经、观海经、道藏经。

  只可惜此书晦涩难懂,一年过去,我才看完第一卷。

  十八岁这年,村里人跟李瞎子说我已经成年,他们也算还尽了爷爷的恩惠。

  李瞎子点头应了,是的,十八岁成年,村里人就算是偿还了爷爷的恩惠,不必共同抚养我了。

  村里人不肯再为我出钱,奈何李瞎子又是命中无财,所以我选择辍学。

  夜晚,大白蛇凶光不敛,缠绕着我,我几经呼吸短促。

  时隔多年,我再次被惊醒。

  醒来时,我发现李瞎子就坐在我的床头,手里拿着一个链子。

  他将链子递给我。

  告诉我,那是锁龙锥。

  这锁龙锥是根约莫小拇指粗细的小铁链,顶端绑着一个两寸长的钉子。

  这钉子叫棺材钉,这一整条铁链子,叫做钉棺索。

  这个锁龙锥,是他年轻时走南闯北,摸金探穴的得力助手。

  半年间,我一边种地,一边跟着他练习锁龙锥的使用。

  等我逐渐将这锁龙锥用熟了,变故也随之而来。

  在我十九岁生辰的前三天,李瞎子消失不见。

  他给我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只有寥寥几字:“去南阳市张家娶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棺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