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冤家路窄
贼小六2021-05-02 13:202,745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一连串的咳嗽声响起,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一样,听着都辛苦。

  一个衣服上满是补丁,洗的泛白的妇女,头上扎着一块黑色的头巾,满是皱纹的脸上,眉头紧锁,敲了敲门:“老五,你是不是又着凉啦?”

  略带赢弱的声音从房间里面传了出来:“没有!”

  清冷的音色特别的好听,但就是没有生气,生气勃勃的生气。

  张素娥将拿在手上的扫帚放在房檐下,心疼的说:“你等着,娘给你去煮个红糖鸡蛋去。”

  昨天大孙子不小心将小儿子的要打翻了,老五就没喝到药,今天这才咳嗽的不停。

  谁让家里穷呢,买不起多余的药。

  她直接去了房间,在带锁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枚鸡蛋,在一个袋子里面用手捏了一点点红糖,想了想,又捏了点,这才锁上柜子,将钥匙绑在裤腰带上,去了厨房。

  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坐在坐在炕边上,手上拿着一本书,眉间一片冷然。

  他就是韩昊,韩家排行第五。

  长得眉目清秀,就是瘦的皮包骨,脸颊凹陷,皮肤看起来白皙,可是却异常的苍白,一看就是常年不晒太阳的缘故。

  这要是秦蜜蜜在的话,肯定会说这要是嘴巴红一点的话,那就跟电影里面帅气英俊的吸血鬼伯爵一样了。

  “老五,娘进来了。”张素娥说完,就推开门走进来。

  随着她的到来,房间里面瞬间弥漫了鸡蛋红糖的香味。

  张素娥将手中的碗放在床头柜子上,温柔的说:“来,趁热吃!”

  韩昊放下书本,沉默一会儿,才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看着儿子苍白的面庞,骨骼分明的双手,赢弱的肩膀,她叹息了一声。

  虽然儿子长的确实不差,可就是这身体害了他。

  和村里那些身轻体壮的小年轻一比,完全没有可比性。

  倒是村里面的很多姑娘都觉得韩昊比那些个知青都长得好看,但因为家里面人不愿意,再加上这韩家老五还不如那些个知青的体力呢,一个个的也就断了念想。

  毕竟,长得好又不能当饭吃,这年头,什么都没有填饱肚子实在。

  张素娥忧愁的看着安静吃饭的小儿子,犹豫的说道:“老五啊,上次说的秋收后成亲的事情,我准备带着你去下聘礼。”

  她知道老五不想结婚,但不想看到他整天在家里沉默不言,有个媳妇跟前跟后总是好的。

  听到这话,韩昊长长的,像是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忽闪了下,就顿住了,就像是蝴蝶停止了飞动翅膀,一片死寂。

  良久——

  “随便吧!”韩昊薄唇轻启,仿佛对自己结婚的事情丝毫不在意。

  他的意见重要吗?

  呵——

  “奶奶,奶奶,我也要吃红糖鸡蛋,奶奶,你听见了吗?”门外一个男孩子大声的嚷嚷着,拉着张素娥的手不放,还瞪了韩昊一眼。

  张素娥并没有发现韩铁头的小动作,或许就算是发现了,也只会说一句不疼不痒的话。

  “你等着,奶奶去给你做,刚好早上咱家的鸡下了好几个蛋,肯定有你一个。”

  “那我炖鸡蛋羹吃!”

  “行,没问题。”

  “我就知道我比那个病秧子重要,奶奶,我要两个。”韩铁头高兴的说。

  “不能说你五叔病秧子,知道吗,铁头?”张素娥语气严厉的说,但是脸上却不见生气,也没有纠正谁更重要这个问题。

  “知道了知道了,快给我做鸡蛋。”

  “只能做一个,剩下的明天给你吃。”

  “……那行吧,明天只有我能吃鸡蛋。”

  “好,你等着,奶奶马上就好。”

  “多放点红糖。”

  “好!”

  屋子里面正在看书的韩昊连眼皮都没有抬。

  *

  正值中午,秋老虎高高的挂在天上,炙烤着乡下的这块大地。

  大队后面是一片很大的山脉群,一座连一座,一眼望去,根本就没有个尽头。

  深处的山脉常年云雾缭绕,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就算是大晴天都看不清它们的真实面貌,神秘而危险。

  这个时期正处于计划经济时代,一切实行集体管理制。

  上山是可以,但是只可以在山的外围采野菜,蘑菇之类的植物,不能随意的砍伐树木,不能打猎,要不然就是挖集体的墙角。

  被发现的话,是要被抓出来作典型的。

  村里人平常烧的柴火都是捡一些干枯的树枝,树叶子。

  秦蜜蜜走在上山的路上,远远就看见了向她走来的王小花。

  呦呵,短短时间再次相遇,这简直就是冤家路窄啊……

  王小花也看见了秦蜜蜜,小跑过去,亲热的说:“蜜蜜,你怎么这时候出来了,不多睡会吗?”

  她说这句话的声音可不小,还装作一脸惊喜的样子,仿佛这个时候遇见秦蜜蜜是多么惊奇的事情。

  周围干活的大叔大妈小媳妇儿听到她的话后,脸上都出现了嫌弃的表情,至于嫌弃什么,那当然是秦蜜蜜了。

  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么懒,怎么嫁得出去啊,得亏有个娃娃亲。

  秦蜜蜜好笑的看着这爱表演的小白花,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小花啊,我生病发烧了,浑身都是滚烫的,你中午找我要吃的时候就知道了啊。我这不管是心里还是身体上,那都是难受的不得了,可谁让我们秦家穷啊,这都揭不开锅了,我只能忍着病体爬起来,去打猪草挣点工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能过来一起帮忙吗?”

  你说我休息,我就说我生病,谁还不会装了。

  秦蜜蜜顶着大饼脸,做出可怜兮兮表情,只是那脸上的肉让她的表情管理失败了。

  说实话,有点辣眼睛,没看到王小花都没忍住嘴角抽搐了下。

  可是她会装啊,不经意的摸碰了下秦蜜蜜的胳膊,惊喜地说:“蜜蜜,你这身上都不热了,看来是好了呢,怪不得你看起来精神这么好。”

  “蜜蜜,我之前也是听说你生病了,才去看你的,你千万别误会了,而且我不像你时间多啊,我还要帮家里面挣工分呢,你也是知道我家的情况,所以,我暂时没有时间帮你,既然你都好了,那你就可以好好挣工分吧,这样,我下次去找你好吗?”

  生病了又怎样,她生病了还不是一样的干活,况且现在秦蜜蜜这一看就精神头十足,那里看着像是病了。

  王小花一是记恨秦蜜蜜之前没给她馒头,现在还当着这么多的人面说出来,二是想要在大家的面前给秦蜜蜜上眼药,这种事情她很拿手。

  所以啊,说话也是有艺术性的。

  秦蜜蜜:这家伙,是在暗示大家,她是假装生病的吗?

  哼,真是心机重重。

  “可是……可是之前你不是这样说的啊!”秦蜜蜜装作生气的样子,拉着王小花的胳膊直接一甩,直接把王小花摔个狗吃屎,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秦蜜蜜吃惊的看着王小花,赶紧上前去扶她起来。

  “啊——”王小花捂着脚指头疼的汗都出来了,蠢货秦蜜蜜,踩得她疼死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要扶你起来而已。”秦蜜蜜惊慌的道歉,“小花,你这么好,还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会怪我的吧?”

  这小白花以前都是这样对原主说的,现在轮到她还回去了,看我不恶心死她。

  王小花能怎么办,为了保持住自己的人设,王小花只能撑着虚弱的笑容说道:“我不怪你的,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秦蜜蜜这下子就不去扶王小花了,就顺理成章的让她坐在地上:“我就知道小花你就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好姑娘。”

  夸了王小花之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对不起啊,小花,我没想到你力气这么小,也对,以前都是我帮你干活的,你力气小是正常的。”

  “可是,小花,从小到大,我每天打的猪草,基本上都给你了,就连我自己家的都没有给你打的多,有好吃的都给你吃,就算是我再想吃都给你留着,你的力气怎么还是这么小啊?”

  秦蜜蜜歪着脑袋做出天真的完全理解不了的表情,成功的也让周围的围观群众们恍然大悟。

  为什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