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嘴
贼小六2021-05-02 13:503,225

  刺眼的阳光下,崎岖的乡间小路上,一个天真不明所以的姑娘看这一个坐在地上抱着右脚,一脸震惊的姑娘,眼底都是不解。

  秦蜜蜜不理解,可是其他人理解了啊。

  怪不得,村里面没人和秦蜜蜜玩耍,就王小花愿意,敢情是图秦蜜蜜是个傻子啊。

  “吁——”

  周围人不在嫌弃秦蜜蜜了,这姑娘不是懒,而是蠢啊,应该同情的。

  他们看着王小花的眼神充满了意味深长。

  心思敏锐的王小花当然察觉到了众人态度的转变,心里懊悔不已,本来按照她的想法,秦蜜蜜这蠢货肯定会把一切的责任都担在自己的身上,这样她就能假装安慰她。

  但是现在——

  这货该不会真是生病生糊涂了吧,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让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扯着有点僵硬的嘴角,揉了揉眼角,说道:“蜜蜜,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呢,我根本就没那样要求过你,再说了,你之前说过的,好朋友之间相互帮助那不是很正常的吗。”

  王小花觉的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她艰难的站起身:“我还有事,等下工后去找你,我先走了。”

  她红着眼眶转过身,一瘸一拐的,背影有点踉跄,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

  她以为这次和以前一样,秦蜜蜜会叫住她,说着道歉的话,然后她就可以扭转自己刚才给众人的不好印象。

  谁知道知道她都忍痛走了十来米的距离了,都没有听到身后的叫喊声,没忍住的她回头一看,发现秦蜜蜜早已经在相反的方向走了很远了。

  她生气的跺了跺脚,秦蜜蜜那臭丫头竟然敢这样对她了,说好的补偿呢,怎么又捅了她一刀子。

  秦蜜蜜:谁跟你说好了,赶紧洗洗睡吧,梦里啥都有。

  在王小花转身后,秦蜜蜜也迅速的红了眼框,“坚强”的和乡亲们挥了挥手,也“失落”的踏上了自己的路途。

  任由身后的村民们谈论着刚才看到的一切,心里则是笑开了花:走白莲花的路,让她无路可走!

  不过,偶尔扮演下白莲花的角色就可以了,多了的话,她怕会瞎了乡亲们看热闹的眼睛。

  况且,她的人设可不是这样的。

  说起来,她一直都是个善良的人。(不,你怕是对善良有什么误解。)

  等等,她想起来她之前忘记的事情了,她还有个未婚夫,未婚夫!!!

  (韩昊:???我的存在感这么弱的吗?)

  天哪,她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想她当年太忙碌,这辈子竟然都越过恋爱,直奔结婚去了,真是难以想象。

  生无可恋!o(╥﹏╥)o

  她是不是感谢老天爷,没有穿成一个结婚有孩子的妇女?

  她记得那个未婚夫是第三大队韩家的病秧子,排行老五,两家已经商量过了,秋收之后就成亲,就等着下聘礼后确定日子了。

  而现在,距离秋收已经没剩下几天了,也就是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她就要去别人家里过日子了。

  原身就是因为不想嫁才绝食抗议的,结果把自己给坑没了!

  这个馊主意还是王小花给出的,真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秦蜜蜜一想到自己嫁过去之后还要养家糊口,吃苦受罪,那还不如继续在家里当个老姑娘呢。

  *

  王翠花又开始叨叨了:“你不要老是惯着她,你看看这都要嫁人的人了,还是这样子,人婆家能愿意,韩家那可是人口众多呢。”

  她就等着秦蜜蜜嫁过去之后,哇哇的哭着跑回来,呵呵。

  不过以秦蜜蜜这丫头的脾性,哭着跑回来还真有点悬,把韩家闹的鸡犬不宁倒是有可能,韩家以后要不安宁了,她突然有点幸灾乐祸。

  反正这祸害不在家里闹自己了,管她出去闹谁呢。

  等秦蜜蜜这个嘴馋爱抢东西的嫁出去了,她就和给儿子和她男人好好的补一补,看给他们瘦的。

  丝毫不觉得把一个祸害放出去了有啥错。

  秦大川也就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中年汉子,他也知道韩家不是个好归宿。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韩昊那种情况怎么养活的了他闺女,难道还指望他闺女养活他一个大老爷们吗?

  蜜蜜这么单纯善良的孩子,嫁进情况复杂还没分家的韩家去肯定吃亏。

  (你们父女两人怕是对“善良”这两字误解太深了,不愧是亲父女!)

  可这是他那已经埋进黄土的爹当初给定下的娃娃亲。

  两家老爷子都早早的没了,他以为两家都默认这件事情作废了。

  他都准备给闺女找户人家了,可还没等他行动,韩家就来人了,说让闺女早点嫁过去。

  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庆幸还没行动,还是后悔没有早点行动……

  他媳妇就会给他心口上插刀,真是他亲媳妇儿。

  “你这些天对蜜蜜好点。”秦大川对王翠花说道,反正就这一个月了,好舍不得闺女。

  不过这话,说的有点像是最后的晚餐一样。

  王翠花狠狠的瞪了秦大川一眼:“我对她还不够好吗,咱家的好东西不都进了她的肚子,看那身肉给养的,队里有几个人比的过……巴拉巴拉巴拉”

  秦大川嫌他媳妇烦,手上动作就快了点,一下子就超过了王翠花很多,让王翠花气的只能干瞪眼。

  王翠花:不耐烦听,老娘还不耐烦说呢!

  “翠花,你家秦蜜蜜真的要嫁给那个娃娃亲的病秧子啊?”脖子上放着一块花头巾,带着草帽的中年妇女看到秦大川远了,这才一边拔草一边靠近王翠花。

  王翠花抬起头看了眼说话的中年妇女,嘲讽的说:“昨天你不是还在村头和大家说说笑笑的,我还以为你这婆娘比我还清楚呢,现在就记性不好的忘记啦,莫不是吃了狗屎了吧。”

  这件事情,在他们大队,现在就连几岁的小娃娃都知道他们家的秦蜜蜜要嫁给第三大队的病秧子了,这刘荷花还明知故问,这是看笑话来了,还是怎么地,反正在王翠花看来是不怀好意。

  虽然王翠花说话很不客气,但刘荷花还是有点心虚,她确实没说什么好话,看了眼又继续干活的王翠花,八卦心还没有熄灭:“你家那口子那么疼闺女,怎么舍得啊?”

  忽略掉王翠花不悦的样子,靠近悄悄的说:“我听说,那病秧子快不行了,他娘好像是要给他儿子冲喜!”

  王翠花正在忙碌的手顿住了:“真的假的?”

  这要是真的,那还得了。

  她是想让秦蜜蜜嫁人,可是不想让她守寡啊,这要是嫁过去就守寡,秦蜜蜜那臭丫头肯定落不了个好名声。

  虽然现在也没啥好名声。

  而且按照那臭丫头的脾气,男人死了,肯定二话不说的就回来啃老了。

  这可不行!

  “我也是听人说的,第三大队早就传开了,谁不知道啊。”也就王翠花不知道了,刘荷花就是想看看笑话的。

  秦蜜蜜当初眼高于顶,看不上她儿子,这不就要被嫁过去冲喜了,这再疼闺女又怎样,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啊,刘荷花像是鸭子一样“嘎嘎嘎”的笑了起来。

  王翠花听到她难听的笑声,抬起头看了周围一眼,然后才白了她一眼,说:“别笑了,真是难听死了,姓刘的,封建迷信可是要倒大霉的。”

  这姓刘的能是什么人,她还不知道啊,看她那得意的嘴脸,要不是看在她说的话还有点用的情况下,她真想两个大嘴巴过去。

  当初她可是想让她那个傻不拉几的儿子娶他们家秦蜜蜜的,开玩笑,也不看看她儿子什么货色。

  就算是她再怎么不待见秦蜜蜜,也不会给她找个那样看不上眼的男人,长得丑就不说了,家里穷的就剩下屋顶了。

  连他们家都比还不过,嫁过去干啥,还得她王翠花倒贴吗?

  想得美!

  “我哪里封建迷信了,这都是听人家说的,再说了,你就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心里偷着乐呢,咋样,秦蜜蜜终于要嫁出去了,你可是乐开花了吧。”

  刘荷花说的可是事实,这前面的女儿嫁出去了,王翠花这个后娘可不在家里作威作福啊,没人和她唱反调了,说不定还是她鼓动秦大川嫁女儿的。

  要不然就那病秧子,秦大川怎么舍得他闺女嫁,他疼闺女在村里面可是出了名的。

  她选择性的忽略了娃娃亲这一事实。

  不过,她这话一出,王翠花就瞬间变了脸色,她站直身子对着刘荷花道:“去你奶奶个腿,你个狗娘养的,再胡说,信不信老娘撕烂你的臭嘴。”

  刘荷花也是个厉害的,在大队上,她可是出了名的泼妇。

  “谁怕谁啊,王翠花你个贱人,你敢动老娘一根毫毛,我——”

  于是,一场女人间的战争就拉开了序幕。

  你抓我的头发,我挖你的脸,你扯我的衣服,我抓你的胸,那可是花样百出。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刘荷花,你娘的骚货,看老娘让你知道厉害。”

  “呸,你这个后娘,虐待继女的小娼妇,你敢扯老娘的头发,我要你好看。”

  “我去尼玛的,你敢乱说话,老娘撕了你的嘴。”

  “嘶——,你敢扯老娘的嘴,气死我了。”

  ……

  大队长就过来巡查了。

  边上看热闹的乡里乡亲连忙过去扯开两个打的不亦乐乎,已经打红了眼的人,秦大川也慢腾腾的从地头那边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不干活了是吧,还想不想要公分了?”大队长看着混乱的一片,还有衣衫不整,披头散发的两个罪魁祸首,气愤的喊道,这群人不好好上工,在这搞什么幺蛾子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在年代文里当咸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