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诡异一家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98

  慕卿卿刚做完这一切,外面的男人就走了进来,淡淡的看向她身后的帘子。

  慕卿卿呼吸一滞,瞪着他道:“沈大人长手了,进来之前为什么不敲门?”

  她仗着这男人刚才这么讽刺过她,便如法炮制,可事实上——状师馆打开门做生意,就好比人家卖东西的,哪有人进来买东西还敲个门的?

  沈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我以为,这样会更礼尚往来。”

  慕卿卿,“……?”

  慕卿卿放弃了跟他交流,指着门外没好气的道:“是不是要去王家,走吧。”

  沈墨嗯了一声,转身之前,又往她身后的内室扫了一眼。

  霜青色的帘布遮起,看不到里面的情景。只是眼前的人毫不掩饰的挡着门,还一脸警惕的瞪着他,其用意不言而喻。

  “没有经过主人允许,我不会擅闯内室,穆大状不必这么紧张。”

  “……”

  他看出来了。

  慕卿卿很不喜欢被人看透的感觉——就算看透,成年人讲究的不是心照不宣的默契吗?这男人非要挑破是什么意思?嫌他们现在的相处还不够尴尬是吗?

  她他的背影,忽然加快脚步朝他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拿肩膀撞了他一下,抢在他之前走出了门。

  “哎呀。”

  她顺势倚在门口,眨了眨眼,摇着折扇故作惊讶的道:“草民刚才是不是撞着您的肩膀了?真是不好意思哦。”

  她嘴里说着不好意思,可脸上的表情又哪有半分不好意思的样子?

  沈墨,“……”

  男人定定的盯着她看了两秒,忽然勾起唇角,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穆大状。”

  如果说刚才在大理寺那抹笑容只能算是个牵扯嘴角的动作,那么此时此刻,这或许真的称得上是笑容了。

  尤其是男人此刻已经换下官服,穿着一袭墨蓝色锦袍,配上他俊美无双的脸庞,这抹笑竟颇有种忽如一夜春风来的错觉,顷刻间柔和了他冷峻的气场。

  慕卿卿看得有刹那的晃神,脑子里甚至闪过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不愧是京城第一美男子,如斯风流。

  “你可能对自己有什么错觉。”

  他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觉得,你刚才撞的是我的肩?”

  其实慕卿卿在女子已经算得上高挑的,可是此刻站在他面前,视线却只到他的胸前,莫名显出几分娇小的感觉。

  而这男人……赫然是在讽刺她的身高!

  慕卿卿蓦地咬住了唇,暗骂自己废物,竟然被人家美色所迷!

  想她一世英名,不管碰上什么样的对手都游刃有余,京城多少女子拜倒在她的翠竹折扇下——可现在竟然一天之内被这个臭男人连怼几次,简直奇耻大辱!

  她决定,从现在开始不要跟他说话了!

  …………

  两人走后,茹月也内室走出来,脸上的惊讶却还没有褪去。

  刚才那个男人是……姑爷?!

  而且听他的语气,似乎并不认识小姐?

  她有些茫然,一下子没搞懂现在是什么情况。

  不过——什么情况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他和小姐看起来关系还不错啊!

  茹月欣喜的想,如此一来,距离老太太抱重孙的希望就不远了!

  …………

  王家门口,慕卿卿打了个喷嚏。

  谁在惦记她?

  她皱了皱眉,仰头看着那块偌大的匾额,刻着“王宅”二字,里面哀乐四起,没进门就能听到一片嚎哭的声音。

  慕卿卿想起一种迷信的说法,说新婚之人在头一个月是不能进灵堂的。她本人倒是没什么避讳,只不过她和沈墨双双出现,还真是……莫名的诡异。

  想到这里,她忽然扭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沈墨也在看她。

  慕卿卿皱了皱眉,秉持着不跟他说话的原则,忙不迭的收回视线。

  “大理寺沈大人到——!”

  王家虽不是权贵世家,但奈何有钱,今日的葬礼也是声势浩大。尸体都还没送回来呢,所有的仪式倒是都齐全了。

  慕卿卿和沈墨进门的时候,王聚财的女儿王纤纤披麻戴孝跪在地上,一旁守着王聚财的胞弟王聚德,还有个妇人跪在一边,慕卿卿起初以为是王夫人,后来才知道这是王聚财的妾室柳氏。

  “穆青,你还敢来!”

  大约是刚才公堂上指责慕卿卿的那个家丁已经回来污蔑过她,所以柳氏一看到她,就哭着朝她扑了过来。

  王聚德尴尬的拉住她,“小嫂子,当着沈大人的面,莫要失了礼数。”

  说完便与他们施了一礼,以示歉意。

  慕卿卿蹙眉道:“这位夫人,王老爷的事纯属误会,与在下毫无关系,在下今日是奉沈大人之命前来协助查案的。”

  “她才不是什么夫人!”跪在地上的王纤纤突然抬头,冷冷看着她,“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而已,也配称夫人?”

  慕卿卿脸色微变,下意识的看向柳氏。

  柳氏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沈墨眸光微敛,却听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纤纤,贵客面前不得胡言!”

  王老夫人走进门来,王聚德立刻上前搀扶,忧心道:“娘,您怎么来了?”

  王老夫人冲他摆了摆手,走到沈墨面前,“沈大人,老身不知大人驾到,方才听闻我儿死讯之后便一直在后院,还望大人不要计较老身怠慢之罪。”

  “老夫人节哀。”沈墨道,“本官今日前来,是为查明杀害王老爷的真凶。”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便移到了慕卿卿的身上。

  慕卿卿也趁机观察着众人。

  这些人表面都在为死去的王聚财伤心,所以按道理,他们头顶的颜色都该是蓝色才对,可事实却并非如此。

  王纤纤和柳氏都是愤怒的黄色,王聚德和老夫人都是白色——如果说前两者刚刚争执过还算情有可原,可是后两者,一个亲兄弟,一个亲娘,都这么冷淡吗?

  而且她刚才进来的时候,哭泣的柳氏和王纤纤也都不是悲伤的蓝色。

  可以说,这一家子貌似悲愤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为王聚财伤心的。

  慕卿卿不知道这王家有什么猫腻,不过,都不似表面那般单纯就对了。

  沈墨看到众人的反应,蹙了下眉,“本官知道王老爷身边的人已经回来禀报过此事,不过王老爷之死确与穆大状无关。经过仵作初步验尸,王老爷是死于心梗。”

  慕卿卿愣了一下,惊讶的扭头看向他。

  心梗——所以这男人早就确定王聚财的死和她无关?那他刚才在状师馆为什么不说,还要拉着她查案?

  难不成真是那什么……青眼有加?

  她脸色诡异的变化了一下。

  王家众人面面相觑。

  老夫人沉吟了片刻,不太相信的道:“所以沈大人的意思是,我儿是自然死亡?可他平时并没有心疾的毛病,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心梗猝死呢?”

  “在王老爷体内检测出了曼陀,心梗猝死或许和这慢性毒药有关。”

  虽是毒药,却是长期潜伏的慢性毒,所以不可能是穆青这个初次见面的人所下。

  众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脸色却更难看了。

  “所以真的有人杀了我兄长?”王聚德惊道,“到底是谁这么丧心病狂?”

  “此事本官会调查,不过……”沈墨视线扫过四周,“不知王夫人现在何处?”

  “沈大人不会是怀疑我娘吧?”王纤纤一下子激动起来,“我娘视我爹如她自己的命,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我看是柳氏心怀叵测还差不多!”

  “纤纤,你怎么这么说话?”柳氏脸色大变,“大人不过是随口一问,现在你娘不在府中乃是事实,而且老爷房里的银钱地契消失大半,夫人在这个时候失踪,怀疑她不是很正常?”

  慕卿卿猛地看了她一眼,“银钱地契消失大半——你怎么知道?”

  柳氏刚才是脱口而出,此刻闻言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禁有些懊恼。

  她下意识的看了老夫人一眼,见老夫人没有制止,这才恨恨的咬牙,“老爷并未瞒我存放银钱的地方,我今早去找老爷的时候,正巧看了一眼,谁知道就发现……”

  慕卿卿目露怀疑。

  正常来说,银钱地契都会好好的放在库房里藏起来,再不济也是让正室管家。

  可是现在这么重要的事竟然告诉柳氏,莫不是王聚财十分偏爱这妾室?

  柳氏知道她在想什么,神色一急,忙不迭的补充道:“你以为老爷是相信我才告诉我的吗?老爷说了,这钱要是少了便算在我头上,所以我尽心尽力的替他看护还来不及,怎么敢随便动那钱?”

  王纤纤当即冷笑,“这不是正好说明了,爹也是你杀的吗?”

  柳氏瞪大眼睛,“你……”

  “够了!”老夫人厉喝,“整日吵个不停,现在人都没了,你们还这么不让省心!当着沈大人的面乱说话,不嫌丢人吗?”

  柳氏咬牙,“娘,是纤纤先污蔑我!”

  老夫人刚要开口,却见王纤纤眼眶一红,委屈的唤了一声,“祖母……”

  老夫人眼底生出一丝怜爱,叹了口气,走到她身后拍了拍她的肩。

  柳氏见状,眼睛顿时也红了。

  厅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凝滞。

  慕卿卿暗暗唏嘘,心想人家好歹是亲祖孙,你再委屈也没用,关键时候老太太怎么可能护着你一个“外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