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得不从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63

  “王小姐误会了,本官并非怀疑王夫人才有此一问。”沈墨道,“只是现在王老爷身边的任何人都有嫌疑,当务之急还是要尽快找到夫人,才能证明她的清白。”

  王纤纤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模样,咬了咬唇,“沈大人请稍等。”

  说完就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喊来王夫人的两个贴身丫鬟,秋香和秋月。

  慕卿卿看着她们,颇有些奇怪,这府里的主子倒是不为王聚财的死伤心,可这两个丫鬟之中倒有一个头顶是蓝色的5。

  蓝色——悲伤。

  丫鬟都比主子重情。

  “我娘去哪儿了?”王纤纤问。

  “回小姐的话,夫人一早就出去了,说是要去金元寺祈福。”秋月如实道。

  沈墨皱了下眉,“一个人去的?”

  慕卿卿知道他在想什么,像王夫人这样的身份,出去上香肯定有丫鬟伺候着,怎么会两个贴身丫鬟都在府中。

  却见秋香点了点头,“奴婢们也觉得奇怪,不过夫人不让跟着,奴婢也没有办法。而且夫人最近总喜欢一个人独处,脾气也不是很好,所以奴婢不敢多问。”

  柳氏冷笑,“什么心事,说不定就是给老爷下毒觉得心虚,没脸面对其他人呢。”

  王纤纤眼神一冷。

  老夫人在她开口之前剜了柳氏一眼,“再敢胡言,就给我滚去柴房待着!”

  柳氏委屈的咬住唇,眼眶更红了。

  王聚德见几人纠纷不断,不由叹了口气,“娘,您别动怒,小嫂子也是太关心兄长才会这般口不择言。大家都是一家人,别伤了和气。”

  从刚才开始他就几乎没有开过口,此刻看着家人矛盾不断,敦厚的脸上终于闪过些许疲惫和无奈。

  慕卿卿发现这些人的表现都不是很完美,却又都很正常——至少符合这样一个大家庭的环境逻辑,所以她已经分不清他们头顶的颜色和数值有几分是真的。

  虽然她拥有读人情绪的本事,却读不穿人心——若是对方演技高超,演的连他们自己都信了,那他们头顶的数值和颜色就可以骗人。

   举个例子,若是王老夫人杀了王聚财,可她心里又坚定不移的相信是柳氏杀的人,那么她头顶的颜色和数值表现出来,都会是对柳氏的愤怒,而非是自责心虚。

  这也是为什么,她在查案的时候,从来不会仅凭这些数值就对案子下论断。

  就像刚才在公堂上,她也是观察了王聚财以后,才决定帮助陈鸢。

  想到陈鸢,慕卿卿忽然看了沈墨一眼。

  男人接触到她的视线,顿了顿,几不可察的点了下头。

  慕卿卿便转身走了出去。

  出门的时候,隐约嗅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什么气味,转瞬即逝。

  …………

  半个时辰后。

  沈墨走出王家,看着不远处馄饨铺里的人,眸光一凝,迈开长腿走了过去。

  慕卿卿坐在长凳上,手里拿着汤匙舀着馄饨,放到嘴边吹着热气。

  碗里的馄饨热气蒸腾,熏得她周围的视野都有些模糊,偏又透着几分仙气,将她清隽的身影衬出几分出尘的气质。

  慕卿卿发现头顶的视线徘徊不去,只好抬头,“沈大人要来一碗吗?”

  “本官找你来的是查案的,不是让你吃东西的。”

  慕卿卿不高兴的撇了下嘴,“沈大人都亲口承认我的清白了,可见我现在也不是什么嫌疑人。既然只是热心群众帮助查案,那我肚子饿了吃点东西总不为过吧?”

  男人瞥了她一眼,“打探的如何?”

  王家的关系不简单,那几人的一面之词也未必可信,所以最好还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打听那一家子的情况,可是王家的家仆未必老实,只有一个人例外——今日那起官司的被告,陈鸢的夫君。

  慕卿卿帮了他们,他们不会对她撒谎。

  所以她先走一步,就是去找了陈鸢。

  “陈鸢的夫君说,王聚财早年也算是个商业奇才,娶了淑妃的妹妹以后得到官府支持,生意愈发兴旺。只是这些年,他逐渐沉迷女色不务正业,这才把生意交给了自己的弟弟王聚德。后来大概是怕王聚德觊觎他的财产,又将一部分生意移交给自己的女儿王纤纤,想着相互制衡。”

  “柳氏没有孩子?”

  “对,王聚财只有王纤纤这一个女儿。所以哪怕王纤纤已经年满十八,但王聚财却没有给她说过亲,大约是在寻觅合适的人选入赘王家吧,毕竟——王家这偌大的家业也需要人来继承。”

  她说到这里,瞧见沈墨眯了下眼睛。

  慕卿卿愣了愣,“怎么了?”

  男人不知是想起什么,视线意味不明,“年满十八,就该说亲么?”

  她理所当然的点头,“那是自然。”

  西凉的传统,女子及芉便可议亲,十八岁已经算是大龄了。

  沈墨淡淡的嗯了一声,慢条斯理的拿起茶壶泡了杯茶,“穆大状今年几岁?”

  “咳……”

  慕卿卿险些一口茶喷出来,惊疑不定的看了他一眼。

  她的母亲和永宁侯夫人是手帕交,两人出嫁前便许了儿女亲家,所以她和沈墨算得上是娃娃亲。

  只是爹娘去世得早,尚书府没落,她一直以为永宁侯府是看不上她这样的家世的,何况沈墨有多优秀早已声名在外,便是娶个皇室公主也不在话下,所以她和祖母都以为这婚事要作罢了。

  祖母也因此想要给她说亲。

  可她心里记挂着师父的事,并不想嫁人,所以一直拿这门娃娃亲说事儿,几次推阻,直言若是侯府看不上她可以,但她绝对不能率先悔婚。

  祖母原本也是个看重承诺的,只是担心她年龄越来越大才会如此,可是见她的态度这么坚决,也只好随她去了,所以至今为止她都没有说过亲。

  她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么蒙混过去,谁知一个月前,侯府忽然找上门来,说是沈墨从前专心学业才耽误了婚事,心中十分愧疚,如今高中状元终于可以履行婚约,还望慕老太太不要见怪。

  慕卿卿当时就懵逼了。

  一直以来的借口消失,她正愁怎么找其他借口呢,祖母却突然病了,她不好再悖逆祖母,只好依照婚约嫁进了侯府。

  这些事沈墨当然是不知道的,可他为什么突然问她年纪?

  他不会看出什么来了吧?

  慕卿卿暗暗观察着他,见他神色淡漠并无异样,似乎只是随口一问,这才惴惴的答道:“草民……十九了。”

  “哦?”

  男人淡淡抬起眼梢凝视着她,举杯送到唇边,“穆大状如今有中意的姑娘么?”

  慕卿卿嘴角一抽,“草民还小。”

  沈墨微不可觉的低嗤一声。

  慕卿卿,“……”

  他这是几个意思?!

  慕卿卿忍不住瞪他,“听闻大人新婚燕尔,莫不是自家办了喜事,便也想替草民操心此等人生大事?”

  沈墨瞥了她一眼。

  慕卿卿回以微笑,“怎么,是世子妃貌美如花,让大人忙正事的时候还忍不住惦记么?”

  其实她说这话完全是下意识的怼他,压根儿没往自己身上想。

  熟料沈墨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菲薄的唇缓缓吐出三个字,“她很丑。”

  慕卿卿,“……?”

  “所以本官劝穆大状不要招惹女人。”

  “…………??!”

  谁很丑?!

  还有,到底是谁先招惹谁的?!

  慕卿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草民怎么听说,是侯府先上慕府提的亲呢?”

  沈墨面不改色的迎上她的视线,“父母之命,不得不从。”

  慕卿卿,“……”

  谁还不是父母之命呢?!

  好像谁稀罕嫁给你一样!!!

  慕卿卿气极,这该死的王八蛋,还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呢——要是万千少女知道他这脾性,宁愿做噩梦也不会想梦到他!

  “除了王聚德和王纤纤,还有其他人的消息么?”男人缓缓起身。

  “……”

  呵,谁理你!

  直到男人眯起眼睛,她才不情不愿的道:“柳氏是他八年前娶回来的,听说是风月场所认识的,宠过一段时间。不过王聚财的兴头很快就过去了,半年后就喜欢上别的女人,对柳氏也日渐冷淡。后来大概是认清了自己的心性,也不再将其他女人弄进门,只在外头玩完了给钱便罢。”

  “王夫人和老夫人呢?”

  “王夫人起初闹过,后来也没办法。虽然她是淑妃娘娘的亲妹妹,可这到底是后宅家事,外人也不好过多插手。至于老夫人,这些年一直吃斋念佛,只偶尔和王纤纤吃个饭话话家常,对其他事基本都不予理会,想来也是心灰意冷。”

  “……”

  总的来说,王家一家子的关系就像他们刚才看到的,并不好。

  尤其王纤纤和柳氏,完全是针锋相对。

  沈墨没有再问什么,“这个时辰王夫人还未回府,确实可疑。去金元寺看看。”

  慕卿卿一愣,惊疑不定的看着他,“沈大人不会是打算……带我同去吧?”

  “有什么问题?”

  “……”

  当然有问题啊——要是她现在跟他去金元寺,侯府那边怎么办?

  她出来的时候想着两个时辰以内就能回去,现在这都多久了!

  要是侯爷夫妇发现她这么晚不在府中,怀疑她品行不端、红杏出墙怎么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