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故意误导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41

  沈墨眉骨猛地跳了两下,不悦的沉声道:“娘操心的事未免太多了,我与卿卿成婚不过两日,您就让她喝这种东西?”

  慕卿卿表情更微妙了。

  她怎么觉得,这男人是在变相的解释说明,不是他“不行”呢?

  她眨了眨眼,默默的看向他。

  对上她意味分明的视线,沈墨脸色一下子更黑了,狠狠瞪了她一眼。

  慕卿卿,“……”

  也不是我说你不行啊,你瞪我干啥?!

  她本来没想掺和这母子俩的“交战”,此刻却接过沈夫人手中的药,低垂着眉眼乖巧的道:“娘放心,虽然这药看起来不太好喝,不过为了相公,我愿意。”

  沈墨,“……”

  沈夫人眉开眼笑,“乖孩子。这药没有副作用的,只是助孕而已。别说你们已经成婚了,就是没成婚也能喝!”

  说着还又瞪了沈墨一眼。

  沈墨,“……”

  慕卿卿难道看到沈大人吃瘪的样子,颇有些好笑。

  碗里黑乎乎的药汁看起来就无比苦涩,她皱了下眉,放到嘴边正要喝下去,脸色却骤然一变。

  这个气味……

  “卿卿,怎么了?”沈夫人看着她停下的动作,面露狐疑。

  “没……没什么。”

  慕卿卿摇了摇头,迅速的喝了药,眼底却闪过一丝深色。

  …………

  晚膳后,沈墨照例去了书房。

  影玄恭敬的站在他身旁,把手中一张清单递上,“主子,过两日世子妃回门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您要不要看看?”

  “不必了。”

  书案后燃着烛火,摇摇曳曳的映着男人俊美的脸,他专注的翻阅着手中的公文,“曼陀的事查得怎么样了?”

  “属下已经带人查遍京城所有药铺,都没有王聚德购买过曼陀毒花的记载。”

  药铺对于每日卖出的药物,都会有详细的记载,就怕出了事情说不清楚。

  对于曼陀这样的毒花,就更是如此了。

  沈墨沉默了一会儿,眯眸道:“我记得,王家还涉猎关外运输的生意?”

  影玄眼神微亮,“您的意思是……”

  “去找王纤纤。”

  “是!”

  影玄点了点头,刚走了没几步,身后的人却忽然又叫住他,“影玄。”

  他脚步一顿,回过头不解的看着男人,以为世子还有吩咐。

  “你喜欢男人么?”

  “……?”

  影玄蓦然瞪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他,难以置信的反问,“世子何出此言?”

  沈墨眯着眼睛,“你觉得穆青如何?”

  影玄的表情一刹那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五颜六色,变化万千。

  世子不会是突发奇想,想替他说媒吧?

  可是他们家三代单传,就算要说媒,也求求世子给他找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啊,跟穆大状有什么关系?!

  他欲哭无泪,“属下喜欢的是膀大腰圆好生养的女子,求世子成全!”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当他说完这句话,世子的脸色隐约好看了几分。

  “行了,办正事去吧。”

  影玄落荒而逃。

  一开门,却正好遇到外面匆匆进来的家丁,恭敬的道:“影侍卫,外面有个自称穆青的人来找世子,说有重要的事,要让他进来吗?”

  影玄听到穆青这个名字,眼皮猛地一跳,头也不回的跑了,“你自己去问世子!”

  家丁,“……?”

  他迷茫的进门,询问沈墨的意思。

  原以为这么晚了,世子会回绝外面的人,没想到世子竟然应下了。

  慕卿卿在家丁的接待下走进来,路上还遇到了影玄。

  只是影玄的表现十分诡异——看到她的刹那,头上的数值从代表“惊恐”的黑色6变成了黑色5,然后就一溜儿跑了,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兽一般,简直莫名其妙。

  她跨进书房,狐疑的指着门外,“影玄出什么事了吗?我刚才见他匆匆忙忙的跑了,见我像是见了鬼一样。”

  沈墨面不改色,“兴许是讨厌你。”

  慕卿卿,“……?”

  她做了什么就要被讨厌了?

  “什么事?”男人没给她细想的时间。

  “哦……我找到证据了!”慕卿卿很快就忘了影玄,冲着他灿烂一笑。

  隔着烛火遥遥相对,那抹笑容竟恍惚间生出几分氤氲的美感。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竟有那么刹那,看到男人头顶的心情数值出现了变化。

  只是转瞬即逝,没等她看清楚,就已经重新变回了白色10。

  慕卿卿奇怪的皱了下眉。

  是灯光太恍惚,所以她看错了吗?

  大概是吧,否则这奇葩男人头上永恒不变的数值,怎么可能出现变化呢?

  ……………

  王家。

  夜半本该是休息时,此刻的王家却是灯火通明。

  所有人聚集在灵堂里,老夫人坐在主位上,王聚德恭敬的站在她身旁。

  一名丫鬟跪在老夫人脚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夫人,他们无能找不到杀害老爷夫人的凶手就罢了,现在一会儿说刘姨娘是凶手,一会儿又说奴婢是凶手,实在是欺人太甚!奴婢死了事小,可是老爷夫人含冤枉死却找不到凶手事大,他们在九泉之下也会死不瞑目的!”

  她抓着老夫人的衣角,抽噎着道:“而且……而且此事若是传出去,外面的人都误信了老爷夫人都是被自家人杀的,那王家的面子还往哪儿放啊?”

  接连几句话都戳中了老夫人的痛点,老夫人拧眉看向对面的人,语气透着明显的怀疑,“沈大人,穆大状,秋月说得没错,你们半夜上门说她害死我儿和儿媳妇,可有什么证据?”

  沈墨淡声道:“王夫人并非死于溺水,而是中毒。”

  老夫人一惊。

  慕卿卿忽然一笑,“老夫人,您觉得您大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她这问题问得指向不明,下人们脸色俱是一变。

  从通俗意义上来说,老爷还真不是什么好人。

  老夫人也蓦地沉了脸,“穆大状这问题和凶手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

  慕卿卿也不卖关子,“府里的下人应该都知道王老爷的性子,他喜欢女人、酷爱花天酒地也不是什么秘密,可是为什么最近老爷都不出门呢?”

  她这话说得过于直接,老夫人脸色又是一变。

  可毕竟是首富家的老太太,也见过不少世面,知道此刻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只沉声道:“或许是最近收心了,何况府里还有柳氏,对柳氏再起新鲜劲儿也不是没可能的。”

  “老夫人说的不错。”

  慕卿卿先是表示赞同,紧接着话锋一转,“可是按照柳姨娘的口供,夫人对她和老爷的关系却是有所误会——这段时间老爷对她并无特别,也没找过她几次。”

  柳氏说,王夫人这两年对她的态度已经好转,不再是最初的针尖对麦芒,可是半年前开始却又重新变成了针锋相对——能让王夫人有次变化的理由无非就是王聚财,可柳氏又矢口否认,所以如果柳氏没有撒谎,那么定是有人故意误导了王夫人。

  这半年,王家没有新来的丫鬟。

  所以王聚财的新欢,定是府中旧人——而且极大可能是王夫人身边的人。

  “柳姨娘还说,前几日在金元寺祈福时,王夫人突然找她吵架——按道理,夫人厌恶柳姨娘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偏偏在佛寺这样的地方发作呢?”

  “竟有此事?”老夫人眼神明显冷下去。

  白日里大理寺带人到府中的时候,只说是柳氏推王夫人下水,并没有说详细的经过。她只当是柳氏丧心病狂,却不知竟是王夫人先找上门去吵架的。

  佛寺重地吵架,简直是丢人现眼!

  “为什么?”她紧盯着慕卿卿。

  “这个么——夫人找上柳姨娘的时候大骂狐媚子,竟在寺中求了勾引老爷的签。”

  “……”

  老夫人狠狠闭了下眼,好半晌没说出话来x最后摇头叹息道:“佛门重地争风吃醋,真是罪孽啊。”

  慕卿卿却意味不明的笑了,“可是——柳姨娘并没有求过这样的签啊。”

  老夫人倏地看向她。

  慕卿卿拍着折扇,似笑非笑,“王夫人并非亲眼所见,而是有人挑唆了她——这个人必定是她熟悉且信任的人,否则也不会一句话就让她深信不疑。最重要的是,此人对夫人和柳姨娘的矛盾十分了解,说不定半年前夫人对柳姨娘的误会也是因为她的误导。”

  至此,她几乎明确的指出了凶手是谁,只差指名道姓了。

  老夫人是个聪明人,立刻就低头看向了跪在地上的秋月,眼神狠戾,“是你?”

  秋月的脸色越来越白,失神的摇头,“不……不是……”

  她忽然攥紧了老太太的衣角,忽然定下心神道:“老夫人,您没发现吗,所谓的口供都是柳姨娘的一面之词!虽然奴婢不知道她是不是凶手,可她把夫人推下水中见死不救,还让人烧了夫人的尸体,这样疑点重重的嫌犯,她的话怎么能信?说不定她是想借此洗脱自己的罪名啊!”

  “啪啪啪——”

  没等老夫人开口,慕卿卿忽然拍手叫好,“厉害啊秋月姑娘,真真是一张巧嘴,难怪能挑得夫人被你当枪使,柳姨娘也傻傻的半年都不知道是你在背后捣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