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死乞白赖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73

  秋月红着眼,狠狠的瞪向她。

  慕卿卿笑意一敛,冷冷的道:“那一日去佛寺,跟在夫人身边的就是你。柳姨娘当然有罪,她见死不救,事后还烧毁尸体,可是王夫人真正的死因却是被你下了毒。你怕自己做的事情败露,故意激怒王夫人,跟她说柳姨娘求了那勾引人的签文,引王夫人死在柳姨娘面前,好栽赃给柳姨娘。没想到柳姨娘当时刚好在水边,夫人也刚好落入水中,所以就连柳姨娘自己也以为是她自己杀了人,这些日子还一直假扮王夫人在府中出现。”

  她眼神愈冷,“其实你早就看出那不是夫人了吧?只是柳姨娘越是故弄玄虚,就越是证明她杀人之后心虚,官府查起来也成了给她定罪的又一条证据,所以这些日子你一直没有拆穿她,只是在前日大理寺来问话的时候隐晦的提醒我们——王夫人这些日子像是变了个人,没错吧?”

  “错了,当然错了!”秋月整个人都在发抖,也不知是气得还是被激怒,“你说的这些都只是你的推测而已,根本没有证据的事,你凭什么急着给我定罪?”

  她希冀的看向沈墨,含泪的双眼充满着期待和讨好,“沈大人,求您给奴婢主持公道!”

  秋月生得貌美,这般哀求的模样,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味道。

  然而男人神色未改,俊美的脸上依旧是无动于衷的淡漠。

  有时候慕卿卿都怀疑他不是人,要不怎么能做到一天到晚绷着张死人脸,对美人也毫不动容?

  算了,她怎么能指望一个头顶永远白色10的男人正常呢?

  他冷淡的道:“谁告诉你没有证据?”

  秋月瞳孔一缩。

  沈墨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肚子里的孩子,不就是最好的证据?”

  低冷的嗓音落下的瞬间,灵堂中所有人都变了脸色,包括王老夫人,也包括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吭声的王聚德。

  秋月整个人都震了一下,颤声道:“你……你怎么会知道?”

  她已经连辩解的心思都没有了,因为怀孕的事实在太容易求证了——只要找个大夫,一探她的脉象便知。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慕卿卿一字一顿。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之所以猜到秋月怀孕的事,其实还多亏了沈夫人。

  他们第一次来王家的时候,她临走前隐约闻到了一丝气味,转瞬即逝,她便没多想。直到刚才喝下沈夫人的药,她才反应过来,那天闻到的究竟是什么味道!

  十三太保。

  助孕药和安胎药的配方不一样,气味也不一样,可其中却都有一味十三太保!

  她刚才特地去药铺让大夫开了安胎药,闻过之后才敢确认,果然和那天闻到的一模一样——而且这味道最初并没有,是后来王纤纤把王夫人身边两个丫鬟叫进来以后,她经过秋月身边时才闻到的!

  如此一来,再联系沈墨今天白天跟她说的话,不难推测王聚财的新欢是谁。

  难怪,她那天看到秋月这丫头的时候,对方头顶的数字是悲伤的蓝色——王家人都对王聚财没什么感情,反而是丫鬟觉得悲伤,并不是因为丫鬟比主子重情,而是这丫鬟和王聚财关系不一般!

  “可怜王夫人到死还以为她的仇人是柳姨娘。”慕卿卿讽刺的道,“秋月,你好歹也跟在夫人身边这么多年,为了个男人做出这种事,真有你的。”

  “你以为我想这样吗?!”

  秋月的声音一下子尖锐了好几度,“我怀孕了,我能怎么办?你们这些人上人当然不会知道底层人过的是什么日子,柳姨娘两次怀孕却都小产,你以为是巧合吗?不,都是那位可怜的夫人动的手脚啊——府里有名分的姨娘尚且如此,我这样的丫鬟要是被发现,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她怆然大笑,“她仗着自己是淑妃的妹妹就为所欲为,别说老爷不知道她害柳姨娘小产,就算老爷知道,可只要淑妃娘娘出面,老爷这辈子都不可能休妻!难道我也要亲手杀了我的孩子,然后一辈子委曲求全的跟在老爷身边吗?我受够了!”

  尖锐的咆哮声落下,众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看她的眼神也从刚才的嫌恶变成了此刻的怜悯。

  老夫人神色复杂。

  可是就在这一众同情的目光下,却有人讽刺的笑出了声,“呵。”

  秋月狠狠朝她看了过去。

  慕卿卿眉眼嘲弄,“你要是本本分分的不去勾引老爷,会有现在这些事?”

  秋月脸色一僵。

  “王老爷不是什么好人,他看上女人就会下手,哪怕是自己侍卫的女人也不例外——陈鸢不就是如此么?可是秋月,你和陈鸢的情况不同吧?”

  慕卿卿冷笑道:“你又不是新来的,王老爷突然对你感兴趣的概率并不高,何况你还是夫人身边的人,既然他这辈子都不可能休妻,那他顶着并不是那么喜欢的一丁点情意,对夫人身边的人下手的概率就更低了——比起一见钟情,我倒是觉得你好手段,成功爬上了老爷的床呢。”

  这一点,她本来不想说——生人死者之间的感情纠葛,对案情没什么影响。

  可是听听这丫头说的话——简直是死乞白赖的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无辜受害者的形象。

  就算王夫人和王聚财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人,这个秋月,也绝不是什么不谙世事的被骗的傻白甜!

  秋月脸上糊满了泪水,却依旧青一阵白一阵的,眼底透着咬牙切齿的怒意。

  她不甘于被人说中心事,可又无法反驳,只能承受周遭再次变得唾弃的目光。

  灵堂中一片死寂。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骤然响起。

  是老夫人忽然抬手,一巴掌扇在她脸上,“老爷的毒也是你下的吗?”

  秋月猛然一震,“不!”她狠狠摇了下头,“不是我!老夫人,我是真心喜欢老爷的,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老夫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怎么可能相信她这所谓的真心——不过就是贪慕钱财而已。

  “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就算沈大人饶你,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老夫人狠狠的道。

  “我没有,老夫人我真的没有杀老爷!”秋月吓得满脸将恐慌,“求求您相信我一次,求求您看在孩子的份上救救我!”

  她无比清楚,如果连老太太都不帮她,就没有人会帮她了,那她就真的死定了!

  慕卿卿看着她脸上不断滑落的泪痕,抿唇道:“老夫人,王老爷的死应该与她无关。她的目的不过是求财,杀王夫人也是因为这个,王老爷是这府里唯一可能帮她实现愿望的人,所以在她确认自己能生下男孩取代王小姐之前,不会杀王老爷。”

  她不想替秋月说话,但也不会罔顾事实。

  “对,对,就是这样!”秋月激动的连连点头,“老夫人,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可能杀老爷的,您千万要帮帮我啊!”

  老夫人并不想帮她,这种僭越杀主的狗奴才,就该拉出去凌迟处死!

  可是她腹中还有他们王家的骨肉——或许那会是一个男孩。

  老夫人闭了闭眼,“沈大人……”

  “老夫人见谅。”沈墨面无表情的打断了她,“杀人偿命,本官必须将她带回大理寺大牢,待她生下孩子以后,按律处死。”

  老夫人要的只是这个孩子,哪里会管秋月的死活,听什么这么说已是松了口气,“多谢沈大人,只是牢房阴暗的环境不利于孕妇待产,能不能……”

  “祖母!”

  这一次都没等沈墨回绝,外面突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

  王纤纤刚才被影玄拖住了问事情,没想到一回来就听到这种事情。

  她原以为罪魁祸首是柳氏,没想到竟然是秋月这个吃里扒外的贱人,不但跟她爹苟合,还杀了娘——而祖母非凡不弄死这个贱人,竟然还想让她生孩子?!

  “您若是非要保她,那我从此便不再是王家的女儿!”

  老夫人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

  王纤纤冷笑,“我有没有胡说,祖母一试便知。若是您执意要把秋月或者那个小贱种留在这个家里,我立刻就离开王家——您老人家就和二叔一块儿,好好的养大那个小贱种吧!”

  老夫人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这些年大儿子不争气,纤纤一直帮着家里打理生意,这孩子很有天赋,做生意时雷厉风行的手段也很有她年轻时的风范,所以她一直很喜欢这个孙女,也从未因为这是个女孩而有丝毫的遗憾。

  可是几十年根深蒂固的观念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改变的,她一直想抱孙子,二儿子却至今未娶,所以这个希望眼看着只剩下秋月能替她完成,而且唾手可得,所以她自然不愿放过。

  但如果这个孙子要用这个孙女来换,她却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换的。

  一来,秋月生的未必就是男孩儿,二来,她和纤纤这么多年的感情也做不得假,三来,她这么大年纪也不可能再去培养一个没出生的孩子——何况这孩子生出来如果跟聚财一样,那还不如不生。

  所以种种权衡之下,她都不可能舍纤纤,去要这个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