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协助调查
卿何欢2020-10-20 17:273,133

  那个明晃晃的绿色9,显然是非常高兴。

  可是……就算王纤纤再看不惯自己的父亲,就算她和王聚德的关系很不怎么样,可是乍一听旁人杀了自己的爹,哪怕没有怨恨愤怒,至少也该是复杂无感的情绪。

  怎么会这么高兴呢?

  是因为……除掉了一个妨碍她继承所有家业的竞争对手吗?

  但这个9,也未免高兴的太过了点吧。

  慕卿卿总觉得有些奇怪,按了按眉心,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

  此案已经可以定案,王聚德也承认自己给兄长下了慢性毒,所以没有什么好继续深究的,应该是她想太多了。

  “怎么了,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

  回到大理寺,沈墨看她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皱眉问了一句。

  慕卿卿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沈大人觉得,王聚德……”

  她停顿了好半晌,沈墨也盯着她看了好半晌,最后直接接下她的话,“你怀疑他不是真正的凶手?”

  慕卿卿惊讶,“你也怀疑?”

  “并没有。”

  只是这人一路上都欲言又止的盯着王聚德,没有半点抓到凶手的轻松,反而越发忐忑难安,所以他猜到了而已。

  沈墨淡淡的道:“有什么依据吗?”

  慕卿卿怎么可能有依据,她只是看着王纤纤头顶的数字觉得不安而已。

  可是这话又没法儿跟沈墨说,万一人家当她神经病怎么办?

  “没,应该是我胡思乱想了。”

  她摇了摇头,“既然凶手已经抓到,那我就先回去了——告辞。”

  沈墨看着她转身离开的背影,眼底闪过一丝深暗的晦色。

  正好这个时候林郁走过来,见他望着空无一人的门口,挑眉笑道:“大人,看什么呢,这么深情款款?”

  沈墨,“……”

  他发现有些人就是不长记性。

  眸色微凉,侧目扫了对方一眼,“你是不是又想扫叶子了?”

  林郁眼皮一跳,讪讪的道:“小人以为,大理寺众人还是各司其职的好,免得后院的小张总以为大人要辞退他,紧张的一直求着小人替他美言几句呢。”

  沈墨没有接他的话,“王聚财的尸体,你再去检查一次。”

  林郁愣了愣,脸上的轻浮褪去几分,“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因为穆青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就下令重检王聚财的尸体。

  明明就连那人自己都说是胡思乱想。

  沈墨蹙了下眉,“去看看,他的体内除了曼陀,还有没有其他隐蔽的毒。或者……引起他最后猝死的心梗,是否一定是曼陀导致的?”

  林郁的表情彻底严肃起来,“是,小人这就去办。”

  …………

  牢房。

  柳氏坐在牢房的角落里,嗅着空气中潮湿的霉味,淡淡的想,她终于可以出去了——烧人尸体虽然也有罪,但罪名不是很大,尤其是跟杀人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关上一阵儿大概就能放出去。

  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以后,她终于想通了——王家的财富她再也不想贪恋,唯有保住命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出去以后,她或许会离开王家吧。

  她记得最初的最初,她也不是自愿嫁给王聚财的,怎么到后来就变成了一个争风吃醋的深闺妇人呢?

  岁月果然让她变成了自己最厌恶的人。

  若是她早些看透这一切,或许早就不用经历这番恐惧和痛苦。

  若是她早些看透……

  柳氏忽然想起很多年前,有人问过她,愿不愿意跟他走。

  如果他早一点问,或许她会点头吧——在她刚刚嫁给王聚财的时候,一定会跟他走的。可是后来的她早已沉沦在金钱和欲望中,怎么可能答应他呢?

  不过等这一次她出去,若是他还愿意带她离开,那么……

  想到这些,柳氏的眼神柔和了几分。

  就在这个时候,大牢的门又被打开,她不经意的抬起眼梢,跃入眼帘的却是一道无比熟悉的身影。

  柳氏瞳孔一缩。

  尤其是看到对方身上穿着的囚服,她猛地一下站起了身,“你怎么会来这里?”

  王聚德没有看她,始终垂着头。

  “当然是杀了人,才会进这里啊。”狱卒凉凉的讽刺道,“王聚财虽然不是个东西,不过这人也真够狠的,竟然亲手杀了自己的兄长……啧啧。”

  柳氏狠狠一震。

  看着那个始终不曾抬头看她的男人,心脏忽然狠狠抽了一下,甚至比她以为自己杀人的时候更甚。

  …………

  慕卿卿走在回侯府的路上,忽然拐了道,重新朝着王家的方向走去。

  虽然刚才跟沈墨说的是她觉得自己胡思乱想,可是思来想去,她还是决定再去会会那位王小姐。

  年仅十八,就能掌握王家半数生意,王纤纤绝对不是个傻白甜,甚至远比表面上看起来的沉稳。

  不过,今日其实不是她第一次“关注”王纤纤——第一次,是她看到王纤纤手腕上的蓝色梅花图案时。

  慕卿卿下意识的抚摸着自己的腰间,那里空无一物,只是在她穿女装时总会悬挂着一个蓝色梅花图案的荷包——此刻换上男装,荷包便被她放在了侯府。

  她走进王家,发现王夫人的尸体已经被送回来。

  王纤纤正跪在地上,头顶的数值一直维持在6,颜色却在红色和蓝色之间不断的变化——时而高兴,时而悲伤。

  悲的大约是王夫人的死,至于高兴……或许真的希望王聚财去死?

  慕卿卿抿了下唇,刚要上前,却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跃入灵堂!

  最后,站在了王纤纤的身后。

  慕卿卿微微一惊,立刻退到一棵树后,掩藏了自己的身影。

  “他已经死了。”黑衣蒙面人道。

  “是,他死了。”王纤纤古怪的笑了一声,“我娘终于可以含笑九泉了。”

  “你确定,你娘不是气得从棺材里蹦出来?她对你爹可是一片痴心,若是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被……”

  “我娘当然会高兴!”王纤纤猛地回头瞪他,“她爱了这个男人十几年,可是有什么用?她所有的付出在那人渣眼里不过是理所当然,他甚至嫌弃我娘人老珠黄。这些年他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一个接一个的女人,而我娘一夜又一夜的伤心,甚至我娘最后还是死在他的风流债里!若是我娘现在还活着,一定会庆幸自己终于解脱,不用再活在这个人渣的阴影里!”

  “……”

  黑衣人摇了摇头,唇畔噙着冷笑。

  刚想说什么,却听门口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穆大状,你怎么在这儿?”

  灵堂里的两人双双变了脸色。

  王纤纤没想到穆青会出现在此,眉头一皱,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冷意,“快走!”

  黑衣人二话不说冲出了前厅,一跃离开。

  慕卿卿气得直跺脚,瞪着大门口走进来的影玄,没好气的道:“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我耳朵聋吗?”

  影玄,“……?”

  慕卿卿来不及跟他多说,看着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立刻用轻功追了上去。

  影玄茫然的眨了眨眼,还有些委屈。

  直到衙役在身后提醒,他才回过神走到灵堂里,“王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

  王纤纤脸色微变,眯眸打量着他,“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大人请您回去协助调查。”

  “调查什么?”王纤纤皱眉道,“杀害我爹娘的凶手都已经找出来了,你们沈大人还有什么需要调查的事?”

  “这个属下就不清楚了。王小姐跟我们回去以后,自然会知道。”

  “……”

  王纤纤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会儿,才冷着脸起身,“走吧。”

  她跟影玄去了大理寺,只是沈墨却不再大理寺中。

  影玄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最后无奈的对她说,“王小姐请见谅,大人可能有什么事耽搁了,您在这儿稍等片刻。”

  “你们大人怎么回事?”王纤纤不悦道,“大半夜的把我找来,自己却不知去了哪儿——我又不是你们的犯人,有他这样的待客之道吗?”

  “是我们不好。”影玄赔着笑脸,“但还请王小姐看在大理寺刚刚找出杀害你爹娘凶手的份上,再给我们一点时间,大人一定会尽快赶回来的。”

  大约是这句话终于起了作用,王纤纤的脸色虽然依旧显得很不耐烦,但还是转身找了张椅子坐下。

  影玄这才满意的退下。

  …………

  慕卿卿没有追到那黑衣人,对方半路绕进了一家青楼,而她在门口被几个姑娘环绕堵着,这就跟丢了。

  倒是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沈墨。

  “穆大状看起来心情不好?”

  慕卿卿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把刚才在王家听到的事跟他说了一遍,“我怀疑……王聚财的死跟王纤纤也有关系。”

  沈墨淡淡的看着她,“我已经让人把她请到了大理寺。”

  慕卿卿一愣,“你也怀疑她?可是现在没有证据,就这么把她叫回来……”

  “名义是协助调查。”

  “……”

  慕卿卿拧着眉,古怪的打量着他,“那沈大人还在这儿干什么?”

  “这么晚了,理应回府休息。”

  “……???”

  慕卿卿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男人把人请回去协助调查,自己却回家休息?

  他确定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只是他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出口,沈墨却眯起眼睛,“不过这条路——穆大状回家的方向似乎和本官一样?”

  慕卿卿猛然一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