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替你解惑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31

   她一心想着王纤纤的事情,压根儿没在意方向的问题。此刻被这男人提起,她才惊觉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

  “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慕卿卿僵着脸,“本来我在前面的路口就要拐弯,没想到和沈大人一路聊正事儿聊得忘了时间,这才错过了自己回家的路,草民这就掉头了,再见沈大人!”

  她说完就想跑,胳膊却一下子被人抓住了。

  慕卿卿甩了两下没甩开,只好扭头瞪他,“沈大人还有什么事吗?”

  “这么晚了,穆大状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不如本官送你一程,权当是感谢穆大状为本案出的力。”

  “……”

  您跟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最好的感谢!

  她咬唇道:“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我又不是什么娇弱的女孩子,沈大人会不会担心的太过了点?”

  “关心同僚,是本官分内之事。”

  “……”

  同僚个鬼啊,谁跟你是同僚?!

  慕卿卿唇咬得更紧,“草民只是一介平民,哪里配与沈大人这般神仙人物当同僚?”

  沈墨不悦的眯起眼睛,“穆青。”

  慕卿卿欲哭无泪,别说是叫穆青了,就算叫慕卿卿也没用啊!

  她现在上哪儿去找个家让他送?

  可是对上男人越来越危险的目光,她只好妥协道:“我……突然想起……好像有东西忘在状师馆没拿。”她强撑着笑容,“若是沈大人不介意的话,就送我回状师馆吧,我今晚就歇在那儿了。”

  “嗯。”男人这才勉强答应,落在她胳膊上的大掌也终于撤了回去。

  只是或许是那股力道太大,所以即便撤去以后,依旧若有似无的停留在她手臂上。

  隐隐的,带着几分热度。

  慕卿卿心底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甩了甩手,却好像没能甩掉那种感觉。

  …………

  大理寺。

  天色渐亮,王纤纤等了不知道自己多久,手边的一壶茶都见了底,她的耐心也终于消耗殆尽。

  大理寺的人实在太过分了,她好歹也是首富王家的女儿,大姨还是当今淑妃,可他们竟然如此不把她放在眼里,请她回来协助调查却把她晾了这么久。

  她给他们几分面子才答应前来,可是现在看来,这面子算是白给了!

  王纤纤腾地起身,怒容满面的往外走去。

  可是走到门口开门的时候,却发现门推不开。

  王纤纤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来人,来人啊!有没有人在外面,是谁把门上锁了!”

  她喊了半天无人应声,咬了咬牙,又转身走到窗边边尝试着推窗,却发现就连窗子也被人上了锁,她根本出不去!

  事情到这一步,王纤纤怎么可能还不知道这些人是故意的?

  误锁门还有可能,误锁窗子却是绝无可能的!

  她气极反笑,“沈墨!”王纤纤攥紧了拳头,对着外面大吼道,“你凭什么关着我,我是你请回来的客人而不是犯人,你竟敢把我关起来!王家的人都看到我被大理寺带走,若是我出了什么事,王家的人和淑妃娘娘一定不会放过大理寺的!”

  “你们能关我一天,还能关我一辈子不成?”

  “放我出去,听到没有!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

  她闹了半天,外面还是没有人答应。

  王纤纤气得咬牙切齿。

  沈墨,他敢这么对她,她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却听外面传来衙役嬉笑嘲讽的声音,“她还以为自己是王家大小姐呢,这么嚣张的吼了半天,殊不知等到明日,她就是被打入大理寺牢房的罪人了。”

  “就是啊,弑父的罪名,便是淑妃娘娘出面也保不住她。”

  “也不知道她在哪里买的药,大人说要亲自把那人带回大理寺,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

  “听说是找人代买的,不愧是王家的掌权人啊,真够聪明的——不过大人不会找不到那人了吧?”

  “不会的,大人办事你还不放心吗?”

  “……”

  王纤纤听着外面的对话,脸色顿时白了,哪里还有刚才的嚣张气势。

  不可能!

  沈墨怎么可能知道她做过什么?

  绝对不可能!

  她猛地摇了摇头,疯狂扭动着窗户,终于在半个时辰之后成功把窗户扭开了。

  王纤纤眼神一亮。

  趁着四下无人注意,她立刻翻窗跳了出去,绕开众人逃出了大理寺。

  …………

  翌日一早。

  慕卿卿起来用早膳的时候,正好影玄来向沈墨禀报王纤纤的消息。

  “主子,一切如您所料,王纤纤在大理寺等了许久没见到您,急怒攻心,今早听到衙役们的对话之后便逃出大理寺,去找了买药的人接头。”

  “人抓到了?”

  “是,已经带回大理寺!”

  “……”

  慕卿卿从他们短暂的对话中,逐渐理清了头绪。

  这才知道,为什么沈墨昨晚就把王纤纤请去大理寺,而他自己却回家休息去了——原来是为了诱敌深入!

  只是,他怎么也开始怀疑王纤纤了?

  昨日她提起的时候问过他,他不是还否认了吗?

  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沈墨察觉到身旁的目光,眯起眼睛扫了她一眼,“怎么,你也对大理寺的案子感兴趣?”

  慕卿卿,“……”

  她微笑道:“妾身只对夫君感兴趣。”

  沈墨,“……”

  影玄嘴角抽搐了一下,您二位这是在秀恩爱吗?

  他一直以为主子是迫不得已才娶了这位慕家千金,可是主子却并不像他以为的那般讨厌世子妃,甚至对她隐隐有些微妙的不同。

  比如,这么重要的事,主子竟然没有把世子妃赶走,就让他在这儿说。

  “去大道状师馆,请穆大状去大理寺走一趟。”男人淡淡的开腔。

  影玄的思绪被拉回,立刻恭敬的点头,“是!”

  慕卿卿脸色微变。

  在沈墨出门以后,她也没有在吃东西,匆匆的换上男装溜出了门。

  最后被影玄接到大理寺的时候,沈墨已经在院子里站着。

  而他对面站着个王纤纤,此刻正冷着脸看着四周围着她的衙役。

  王纤纤的身旁还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男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尖瘦的脸上透着几许精明的算计,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墨!”王纤纤脸色阴沉的道,“我给你面子才到大理寺来配合调查,你一整晚不出现也就算了,现在一来就让这些人围着我,这算什么意思?”

  沈墨负手看着她,脸上并无丝毫动怒的痕迹,波澜不惊的道:“人证已经在你身边站着,王小姐是真不知道本官找你来干什么,还是不愿承认?”

  王纤纤气极反笑,“什么人证,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慕卿卿听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声。

  笑声立刻引起众人的注意,院子里的人纷纷朝她看了过来。

  慕卿卿挑了下眉,摇着扇子缓缓朝她走过去,“沈大人智商卓绝,你听不懂也是正常的。”

  “你……”王纤纤脸色一冷。

  “诶,王小姐不要动怒嘛——在下这不就是来替你解惑的吗?”

  慕卿卿笑眯眯的看着她,像是浑然不觉她的怒意,“不过你说说你啊,为人子女的竟然给自己亲爹下那种药,真有你的。”

  王纤纤咬牙,“穆青!沈大人好歹是大理寺卿,是永宁侯府的世子,你区区一个状师,我劝你不要再胡言乱语,否则我上禀淑妃娘娘,她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啧啧。”

  慕卿卿本来只想当个旁观者而已,可偏偏她天生反骨,听到王小姐这么骄傲自信,就忍不住挫挫她的锐气。

  “王小姐这么说,把淑妃娘娘的名誉置于何地啊?”她幽幽凉凉的道,“娘娘她深明大义,举国皆知。若是她知道自己的外甥女犯下弑父之罪,怕是恨不得亲手将你绑上绞刑架,而非不饶过我这个揭穿真相的人吧?”

  “什么弑父!”王纤纤脸色一变,“我爹是我二叔杀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吗?”

  慕卿卿眨着眼看向沈墨,神情竟还带着几分委屈,“沈大人,她竟然不承认。”

  沈墨,“……”

  看着面前这张生动的脸,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刚才侯府那个温柔恭谨的女人。

  【我只对夫君感兴趣。】

  沈墨扯了下唇,露出一个不知算不算笑容的表情,“那就让她不得不认。”

  慕卿卿一愣,原以为沈大人压根儿不会理她,没想到他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是,草民遵命!”

  慕卿卿啪的一声收了折扇,轻轻敲打着自己的手心,“你二叔确实有杀你爹的心,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不过仵作二次验尸的结果出来——引起你爹心梗的原因并非毒药曼陀。”

  只是因为王聚财的体内刚好有毒药,所以仵作第一次验尸的时候,下意识的以为王聚财心梗猝死的诱因是那毒药。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你爹常年服用壮阳药,身体亏空虚的不行,而你给他大剂量的下了不举之药,两者混合在一起,导致他心律过快,这才是他在公堂上突然猝死的真正原因!”

  “……”

  王纤纤脸色骤然一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