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入室行凶
熊崽2021-07-20 12:482,044

  刚想推门而入的秦岁岁感觉背后有股压迫感袭来,只一瞬间就背脊发凉,危机感使得她迅速钻入门内,连忙关上门。

  但,还是晚了一步。

  门外有一只手抵住了门,秦岁岁被吓了一大跳。

  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那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她的嘴巴,把人带到了屋内,一个转身从背后紧紧拥住了她。

  屋里没开灯,秦岁岁回忆着门口有没有称手的家伙。

  “别动。”男声响起,低沉而沙哑。

  秦岁岁她没敢再动,屏住呼吸静静的等待着那人的下文。

  那男人不动,寒凉的空气中秦岁岁隐约闻到了烟酒味,她深深吸了一口气,灌入鼻腔的酒气更加浓烈。

  秦岁岁等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动静,但那搂着她腰的手慢慢松开,身上的重量一下轻了许多,感受到那人好像顺着她的身体倒下后,秦岁岁毫不犹豫的拔腿就跑。

  “救命啊——来人啊——”管他是想干嘛,看来醉得不轻,开门先求救就是了。

  那人见他逃开,也不着急,只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扶住门把时,顺手将门反锁了。

  听着身后的动静,秦岁岁心里一急,一个没注意,脚下不知道踢到了什么东西,摔了个正着。

  还好倒在了沙发上,她仓皇的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只能模糊看到一个倾长的身影在踉踉跄跄的朝她靠近。

  她立马起身想要逃跑,却被一股蛮力推倒在沙发上,随即高大的身躯朝她压下来,秦岁岁伸手想去推开他,然而双手却被那人擒住,举高到了她头顶。

  独特的男士气味扑鼻而来,混合着酒味,这味道让秦岁岁感觉有点熟悉,但处于害怕中,她也没思考太多。

  感受到他的视线好像一直在看着自己,秦岁岁慌了慌神,开口时有些语无伦次:“只……只要你别……别乱来,我可以把我家……家产都给你。”

  说完只听见那人低低的笑了一声,声音还有点好听。

  那人抬起另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庞,顿时秦岁岁全身上下的毛孔都战栗了起来,咬着发抖的唇瓣不敢出声。

  屋外还在下着滂沱大雨,寒夜里总感觉阴阴森森的,加剧了她内心的不安。

  那人的手最终停在她紧咬着的唇瓣上,淡淡开口:“你喜欢我吗?”

  这人是缺爱吗?松开咬着的唇瓣,秦岁岁摇了摇头“我不……”

  来不及说完,那人放在她唇边的手加重了力道,还故意的捏了一下。

  识趣的秦岁岁立马改口:“喜欢,喜欢。”

  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但能感觉到,那人明显心情跟着好了许多。

  刚想松一口气,毫无征兆的那人又抛出一句:“那为什么退婚?”

  退婚?秦岁岁惊得瞪大双眼,一时说不上话来,她说怎么感觉有点熟悉,这人……

  此时一道森白的闪电划过,仿佛黑夜被撕破了一道口子,电光石火间,秦岁岁看清了压着她的人。

  不可置信的开口:“叶子辰?”

  闪电过后,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天际。

  知道来者是认识的人,秦岁岁紧绷着的铉也稍微松了点,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语气还是藏不住的紧张:“你……你怎么到这来了?”

  叶子辰没回答她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回答我。”

  “要不你先起来?”

  听见他窸窸窣窣爬起来的声音,但……好像不太对啊?

  要说叶子辰刚刚是压着她,那么现在只是改成了……跪着?

  他双腿跪在秦岁岁腰两侧,没擒住她的另一只手,放在她肩膀上的空处,支撑着他的身子,以一个极其暧昧的姿势困住她。

  秦岁岁有点不知所措:“不……不是这样起来,我的意思是,让你站……”

  话没说完,他突然俯下身来,含住了她欲再次开口的唇瓣,想说的话也被吞回了肚子里。

  叶子辰的吻显得有些恼怒和不甘心,一个劲的吮吸啃咬着她的唇瓣,舌头还试着掰开她的贝齿。

  彻底呆住的秦岁岁,眨了眨大大的眼睛,自己这是被强吻了吗?可是吻她的人是叶子辰啊,那个十分讨厌她,厌恶她,还想掐她脖子的叶子辰!!

  被吻得有点呼吸不顺畅秦岁岁才反应过来,连忙手脚并用的想去推开他。

  见人在挣扎着,叶子辰醉意朦胧的眸子暗了暗,随即眯了眯眼,折射出危险的寒光。

  将秦岁岁乱动的双腿压住,擒住她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发现拼命挣扎无果之后,她想着去咬他一口,谁知贝齿刚刚打开,叶子辰的舌头就趁着空隙伸了进来,在她口腔里一阵扫荡。

  没接过吻的秦岁岁,皱着眉头,只觉得难受,而且因为叶子辰的舌头突然伸进来,搞得她都不敢咬。

  渐渐地两人呼吸开始变得越加不稳,暧昧的气息在周围缓缓流动着,连冰冷的空气都紧跟着升温。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因为大脑缺氧而死亡时,叶子辰放开了她,呼吸到新鲜空气的秦岁岁有种生命都得到了重生的错觉。

  “岁岁。”声音低哑温柔,似是含着无尽的思念和痛苦。

  秦岁岁一愣,不明白他怎么突然用这种有点可怜兮兮的语气跟她讲话,算了算了,她不跟醉鬼一般计较:“怎……怎么了?”

  看不清他什么表情,静静的等了一会,他突然语出惊人道:“老子想上了你。”

  吓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妈呀!这是什么狼虎之词?叶子辰这是被精虫上脑了吗?

  说完就有所行动的叶子辰松开了抓着她的手,两手并用想去解开她的外套。

  秦岁岁见被擒住的手得到了自由,怕他来真的,也不打算讲什么情分了,立马抬手猛得推开他,一番挣扎无果,恼怒之下,巴掌就呼了过去。

  被打懵了的叶子辰没了动作,下一秒他全身的重力都压了下来,头靠在她肩膀处,人晕了过去。

  “……”

  这什么情况,是她打太重了吗?

  试着推了他一下:“叶子辰?叶子辰?”

  看来真的是晕死过去了,秦岁岁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没控制好力度,这下咋办?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妻如令,退婚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妻如令,退婚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