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所谓的娃娃亲
熊崽2021-07-20 12:482,149

  翌日一早,清新简洁的卧室里,被子的一角滑落在地,赤裸上身的男人躺在里面,蓬松柔软的黑发乖巧的遮挡在额前,眉宇似剑,纤长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投落出优美的弧度,五官精致,长相绝美。

  男人醒来,疑惑的打量起这陌生的房间,倏地闻到了一股熟悉清甜的气味,深吸一口气,嗅觉满满都是属于他家岁岁的,内心升起一丝小雀跃。

  怔了几秒后,叶子辰光着脚往门外走去。

  从厨房里出来的秦岁岁正好和卧叶子辰撞了个正着,两人四目相对,都明显一愣。

  看着没穿上衣,有着八块腹肌,裤子还松松垮垮的叶子辰,秦岁岁咽了咽口水,想到昨晚那个吻脸刷的就红了,立马自觉转过身去。

  望着她背过去的身影,叶子辰心底感到不悦:“你……”

  见他出声,秦岁岁立马认怂的说:“我……我什么都没干,你昨晚喝醉了,不知怎么的就跑我这来了,我给叶爷爷打过电话了,但他说太晚了就没让人来接你,他们的人等一下就会到了。”

  见那小小的背影还时不时的带着哆嗦,叶子辰感到好气又好笑:“我衣服呢?”

  指了指阳台:“你昨晚吐了,衣服给你换下来了,等一下叶爷爷的人会给你送新的来。”

  说完想到他有洁癖又不喜欢人碰他,急忙补充一句:“你放心,我摸黑……摸黑换的,带新手套给你换的,啥都没看见,啥都没摸到,我睡的沙发。”

  看着秦岁岁丸子头上翘起来的小呆毛,以及细长白皙的脖颈,唔~他的小媳妇怎么能那么可爱,真是每根头发丝都在撩拨着他。

  还没等欢喜的心情散开来,猛然意识到,MD,他被悔婚了。

  叶子辰气恼的转身回房间,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秦岁岁看了看紧闭的房门,这人脾气果然阴晴不定的,看来他没想起昨晚的事,要想起来两人接吻了,她还失手打了他,他会不会把自己给杀了?

  好歹还照顾了他一个晚上呢,自己昨晚被他吓个半死都没说什么,宝贝的床铺也都让给他了,哼!一句谢谢都没有。

  ……

  终于送走了这尊大佛,秦岁岁心情都舒畅了许多,回房收拾东西,准备去上班。

  论起跟叶子辰的渊源,要从很多年前说起,自家爷爷秦正,跟叶子辰的爷爷叶卫国是生死战友。

  当年秦正为了救叶卫国不幸在战场上牺牲,两人当年随口说过的一句玩笑话:自家老婆如果生了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如果是两男或者两女就结为兄弟,姐妹。

  结果他们两家父亲自然成了好兄弟,而所谓的娃娃亲就留给了她和叶子辰。

  说起来也是遭心,本来以为自家父亲拖家带口外出创业,这门亲事也就算了,谁知多年后,创业失败的秦父决定回到老家W市发展,而秦岁岁的大学也正好报在了W市。

  入学一段时间后,任职w大校长的叶卫国得知了秦岁岁的存在,了解她们家的遭遇后也并没有嫌弃,还硬是把秦岁岁带回了叶家。

  对于这段娃娃亲秦岁岁心里完全接受不了,然而为了能顺利的在W大毕业,也为了以后能有足够的生存资本,秦岁岁只能暂时认了。

  本以为只要不去打扰那叶大少爷,就能独善其身的秦岁岁发现自己想多了,那叶子辰丫的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整一个人跟冷冻冰库似的,还毒舌,秦岁岁感觉跟他相处,随时都可能面临死亡。

  最最最不能接受的是,他俩还同一个大学,不过叶子辰比她高一级,当时已经大二了,据说是因为他爸爸叶明辉为了让他能更早的接手公司,所以让他跳级了。

  当时的秦岁岁不仅周末回到家要看见那摆着臭脸的叶子辰,去学校还时不时的会遇到,关键是那招人烦的叶子辰还动不动就跑来羞辱她一番,老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她什么身份?不就是想说她秦岁岁配不上他吗?哼~谁稀罕啊。

  秦岁岁火急火燎的赶到工作室,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她的塑料姐妹花孔诗月的大嗓门。

  “秦岁岁!!!你要死啊?这都几点了?天天给我迟到,我扣你工资。”

  这老巫婆,天天威胁要扣她工资,好歹她也是创办人之一,她不要面子的啊?

  “这次真的是有事耽搁了,我发誓下次再也不会了。”怯生生的说完,还举起三个爪子,一脸忠于革命,忠于党的真诚模样。

  孔诗月伸出一根食指,戳了戳她脑门:“我信你个鬼,别整天都给我来这套。”

  “这次真没骗你,叶子辰昨晚喝醉了,不知道发什么疯,跑我那去了,就勉强收留了他一个晚上。”

  “啥!!??”消息太劲爆,孔诗月一个没忍住,声音高了八个度。

  秦岁岁皱着眉,假装掏掏耳朵。

  “从实招来,你们是不是睡了?”

  “睡什么睡?我有那个胆吗?要真睡了叶子辰,他不得削我两层皮,我睡的沙发啦。”

  听完,孔诗月摸摸下巴了然的点点头,看着正在桌子上收拾东西的秦岁岁,不死心的又粘了过去:“不过你昨晚不是跟那个叫什么陆彦之的小学弟出去叙旧了吗?怎么?外面一个,家里又一个啊?”

  秦岁岁停下手里的动作,朝她翻了个白眼:“小学弟是上次去签《夜行神都》合同时偶然碰见的,他正好是他们公司旗下一个游戏战队里的成员,我们以前在学校也算有过一些交集,所以昨天就约出去一起吃了个饭,至于叶子辰,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回事。”

  思考了片刻,孔诗月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说,会不会是叶子辰其实喜欢你啊?所以喝醉了才会去找你。”

  被她这句话吓得瞬间冒冷汗的秦岁岁,头摇的像拨浪鼓似的,极力否认:“怎么可能,你脑子都在想什么呢?你忘了他当初有多讨厌我?”

  孔诗月捂着张成O型的嘴巴,半响:“我都差点忘了,还好你们的娃娃亲退了。”

  “一边去,别打扰我整理东西。”秦岁岁不太想搭理她。

  孔诗月拉了把椅子坐下叹息一声:“那你手机还能用吗?我怎么联系你啊?”

  “再说吧,卡还是能用的,我会尽快买新手机,到时候发信息告诉你。”分着心回话,没停下手里的动作。

  “那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妻如令,退婚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追妻如令,退婚夫太难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