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3,053

  【。】:哎,不逼你用,那你发几张张你的照片给我,我要做屏保壁纸,看我多主动,不用你逼,学着点。

  【可从何处来】:想得美。

  【。】:快点~

  谢奚看到后面那个波浪线说不震惊是假的,他脑子里迅速勾勒出了一副一个肌肉男拿着手机腻腻歪歪的发了个有点撒娇意思的符号的画面,那画面惊悚啊!

  手机又震了震,那人又催促他:快点啊,我要你几张照片~

  谢奚甩掉脑子里惊悚的画面,毫不留情的再次拒绝:不给!

  他不给,对方就使劲的撒娇,一连着刷屏,一分钟里发了几十条的“求求你啦”过来。

  对方的如此执着,谢奚到有些招架不住了。

  其实,他的手机里一张他自己的照片都没有,他从不自拍,和江战偶尔出去玩合拍的照片他这里也没有,他一向不喜欢拍照,江站总说白费了他这张脸,要是谁,估计时时刻刻镜子不离手,每天自拍几百张。

  但他招架不住是一回事,要照片他是肯定不给的,他绝对不会在网上给别人发自己的照片。

  “求求你啦”还在刷屏,谢奚突然想突然想到这人老是调戏自己,于是就百度找了张难看的照片发了过去。

  那边的刷屏停了。

  有两分钟的时间没有动静。

  谢奚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对方吓到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那边才重新有了动静:……宝贝,我刚刚正好在吃饭,你给我发这个,不是存心让我吃不下去么,你怎么忍心这么伤害我?

  谢奚蹙眉:你不要叫我宝贝,你到底是谁?

  【。】:你老公。

  如果对方好好说话,谢奚还能心平气和的和他聊聊,但对方老是喜欢用轻佻的言语来戏弄他,他直接不回信息了,气愤的退出了QQ,关了数据,转身回了教室,这人就是个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猥琐男。

  …

  下午放学,陆丰年骑着谢奚那辆浅紫色、价格几百的自行车载着他回了横安小区,小区离学校不算很远,平时陆丰年都是坐公交车去学校的。

  坐公交车要走大路,一般要十几分钟左右,但如果碰上堵车的话就要三四十多分钟左右。

  陆丰年骑的飞快,抄小路骑,小路人少又不堵车,骑了三十分钟就回到横安小区了。

  陆丰年家住的地方就在炸串店上面的二楼,站在门口就看到了店里面坐满了人,都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在吃着炸串吹着牛皮,聊着妹子喝着啤酒,喧闹声不绝于耳。

  对面的大排档这时候才刚开店。

  店里陆妈妈已经忙到转成了个陀螺,陆丰年朝谢奚道:“这样,你顺着这条路走,然后有个分叉口,你左拐,左拐500米左右有个修摩托车的店,然后在往摩托车对面的那条路直走,走到一个叫野妹的早餐店,最后再往正对面走100米的那栋楼就是严哥家了,他家是403,门牌号不知道还有没有,没注意看过,要是实在找不到就给我打个电话。”

  陆丰年本想亲自送谢奚过去的,但今天店里面太忙,他妈已经在里面吆喝着喊“臭小子赶紧赶紧来帮忙”了。

  “好。”谢奚说,“阿姨忙不过来了,你快进去吧。”

  “你确定你记得了?”陆丰年还是有些不放心,“要是找不到记得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别像上次那样自己一个人乱窜。”

  “知道了。”谢奚无奈道:“你干嘛啊你,把我当几岁小孩了啊?”

  陆丰年哈哈笑道:“可不是嘛,你路痴的时候就是像个几岁小孩一个。”

  谢奚也跟着笑,他确实是个路痴。

  陆丰年最终还是不放心,“你记住我说的路线了吗?我再说一次,你用手机记一下吧。”

  谢奚笑眯眯的将陆丰年刚刚说的路线复述了一遍,口速快到令陆丰年咂舌。

  “不亏是学神,牛!”

  谢奚的记忆力很好,根据陆丰年的指路,他骑着自行车在窄小潮湿的小巷里穿行,经过修摩托车的店,路过野妹早餐店,找到了韩严住的那栋楼。

  这一片都是筒子楼,又破又旧,长的几乎都一模一样,家家户户都住了人,一层一层的往上叠加,阳台上晾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这栋楼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要说一个的话,就是这栋楼看着更老更旧。

  谢奚站在楼前,往楼上观察,视线定在四楼的一个阳台上,那里挂着一件熟悉的黑色长T,和他书包里那件事同一个款式,唯一不同的只有胸前的图案。

  他几乎一眼就确定那就是韩严的衣服,陆丰年生日那天晚上他就是穿了这件黑色长T。

  谢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记得韩严那天的穿着,大概是因为那件长T胸前那只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容易让人印象深刻吧。

  将自行车靠墙边停好准备上楼。

  下面的大门已经坏,也没有修,就这样敞开着,恰好这时,一个中年男人从楼道里面走了出来。

  迎面碰上谢奚,那人愣了愣。

  住在这里的人,一般都是住了十几二十年的,邻里隔几栋楼的都能认得,更别说是同一栋楼里的,那人一眼就认得谢奚不是住在这栋楼里的人。

  应该也不是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

  长的白白嫩嫩的,穿的干干净净的,看着也斯斯文文的,一看就是好孩子。

  倒也不是说住在这里的没有好孩子,而是住在这里的人,哪怕是好学生、在学校里名列前茅的学霸,身上都会带着被这里长期渲染上的野痞或者是市井气,然而眼前这少年,一看就是蜜罐子里养大的,与这里格格不入。

  被对方这样直勾勾的盯着,谢奚有些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一步,礼貌的朝对方点了点头:“叔叔好。”

  “哦,你好。”那中年男人看着谢奚白净的小脸笑道:“来找人的吧?”

  “是的。”

  “找谁啊?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是第一次来这吧。”中年男人很热心,“这栋楼里住的人我都认识,你要找谁跟我说,我给你指指路?”

  谢奚:“我知道他家是哪间了,谢谢叔叔。”

  “那就行,进去吧。”

  “叔叔再见。”

  谢奚和那人道别之后跑进了楼道里,楼梯很窄,扶手斑驳破旧,墙面鼓起了很多已经破掉的小包,楼里没有感应灯,光线很不好,上到一楼楼梯口整个人就被笼罩到了昏暗里。

  楼梯小到仅能两个人通过,从一楼到四楼,谢奚遇到了两个人,一个是中年妇女,一个是一位老婆婆。

  上了四楼,谢奚根据阳台的位置找到了403,并没有门牌,门板上倒是贴了不少的小广告。

  敲门。

  过了会,没人开门,谢奚又敲了一遍,这次门很快就打开了。

  开门的人不是韩严,而是是一位背驼到快要直不起来的老奶奶。

  找错了?

  谢奚愣了愣,视线往里面一看,门开的很大,可以看到连接着客厅外面的阳台,那里确实是挂着一件熟悉的黑色长T。

  想起陆丰年说过韩严奶奶的事,谢奚礼貌的开口询问:“奶奶您好,请问这里是韩严家吗,我是来找他的。”

  “对,你是小严新交的朋友吧?”韩奶奶笑眯眯的将谢奚进门,“小严在家呢,快进来吧。”

  谢奚跟着进去,停在门口处没往里面走,韩奶奶回头一看,见他站着不动,又喊了声:“小娃快进来,别拘着,当自己家就行。”

  “不用换拖鞋吗?”谢奚还站在门口没动,“奶奶,我鞋子有点脏了。”

  韩奶奶笑道:“不用换,换什么鞋子啊傻孩子,快进来吧。”

  “好。”

  确定不用换鞋子之后,谢奚跟着走了进去,韩奶奶让他坐到屋里老旧的木质长椅上。

  谢奚笔直的坐着,双手拘谨放在膝盖上,趁着韩奶奶去给他倒水的空间快速的打量了一遍屋里的陈设。

  这是一个几十平的房子,家具都很旧,几个胶制小凳子,一张磨损的掉了色的木质长椅,一部老旧的电视机,还有一个半旧的柜子,柜子上面摆放着煮水壶,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从窗那边照进来的余光,给屋内蒙上了一层暖色的光。

  屋里是满目的旧,但却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可见屋主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韩奶奶站在柜子前倒水,边倒水边朝厨房里面喊了声:“小严,你朋友来了。”

  谢奚也跟着看向厨房的方向,厨房在门口的右手边,刚刚进来时他没注意看,厨房的门很小,仅一人通过,和大门正好斜对着。

  如果大门是开着的,那么厨房的门就不能完全打开,只能打开一半,如果不注意的话,出门时还会不小心撞到厨房的门。

  韩严从厨房里探出了脑袋来,正好和谢奚的视线对上,他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来了。”

  谢奚突然就站了起来,站的很笔直,就像站军姿那样看着韩严,点头:“嗯。”

  韩严笑的更欢了:“别紧张,我做饭先,乖乖坐着,等我。”

  说完,韩严就进厨房继续忙活了。

  韩奶奶倒了水放到他面前的小茶几上,“来,喝点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