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3,011

  韩严随手又对着窗外拍了一张照片给谢奚发了过去,接着又发了几条文字信息。

  发完之后那边没回,韩严看向窗外,七点的早晨,阳光灿烂升起,炙热的光芒透过玻璃洒进家家户户家里,橘色朦胧的暖光,看着很像那人琥珀色的眼睛,他忍不住又拍了一张太阳升起的照片发了过去。

  …

  谢奚起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六点半,比一直以来习惯的生物钟晚了半小时。

  他洗漱完之后下意识又登入了QQ,登入之后他突然想起昨晚自己想要戒掉的事,忍不住叹了口气,已经成习惯了,看来短时间之内是戒不掉了。

  谢奚翻了一遍QQ消息,99+的信息里那个黑不溜秋的头像安安静静的,最新消息还是他昨晚发过去的。

  群里面又是几十条未读消息,他没看,吃了早餐之后就骑自行车去了学校。

  今天谢奚晚了,他来到教室时,一班的同学都已经来的七七八八了。

  刚回到位置上一坐下,陆丰年就从书包里面掏出一件衣服丢给他。

  谢奚看到是那件熟悉的黑色长T,他愣住了愣,问陆丰年:“什么意思?”

  “啧……”陆丰年先是很憋屈的撇嘴,接着用意味深长的表情盯着谢奚看了两秒,表情更憋屈了,似是有点不爽,最后才满脸无语的说:“昨天放学之后我去了一趟医院,去看看韩奶奶,顺便把衣服给他,然后他本人是这样跟我说的:借给他的衣服就让他自己来还,这才算个品学兼优的学霸。”

  陆丰年当时很想问韩严一句“你确定你不是故意在秀恩爱吗,你不知道弟弟我现在还是条单身狗吗”,但思来想去,他还是怂,没敢问,所以有点不爽,也很憋屈。

  谢奚:“………”

  盯着课桌上的长T看了很久,谢奚最终有些无奈的开了口:“你都已经拿过去了,又拿回来让我拿去,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早知道这样,昨天晚上他就自己带着了,他昨晚在酒吧遇到他的时候就可以顺便还给他了,那用像现在这么麻烦。

  所以我才说你们是在故意秀恩爱来虐狗啊,哦不,这已经不是虐狗这么简单了,这直接是把狗屠了,屠完之后还熬了吃,不但吃的津津有味,还使劲的吧唧嘴!

  陆丰年极力控制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这正常。严哥的脑回路一直都是不是一般人能懂的,习惯了就好。”

  谢奚无奈的将衣服折好,放进自己书包里:“好吧,我自己拿过去,只是,他家在哪啊?”

  陆丰年想了想:“这样吧,放学你跟我一起走。”

  “好。”

  陆丰年低头继续写他完成的作业,谢奚的作业已经写完了,顺手拿出了本小说放到桌上看。

  是英文版的《基督山伯爵》,法国作家大仲马所著。

  谢奚高中之前读的都是国际学校,看英文小说对他来说就和看中文小说一样轻松。

  闲着无事时他就会看看课外书,国内外的都看,看书可以让人心静,虽话说看万卷书还不如行万里路,但看书可以开阔一个人的眼界以及思想格局。然而谢奚看书并不是为了让自己的眼界格局多么壮阔高大,他看书仅仅是为了解闷、静心,他无法行万里路,就只能读万卷书了。

  他天生性子静,总是很快投入到书中的世界里去,但今天他只看了一会,就忍不住又拿出了手机,打开了QQ,他想看看那个变态会怎么回他。

  谢奚觉得自己没救了。

  他是个没有什么渴求,也没有什么兴趣爱好的人,生活安静的犹如一滩死水,对什么都提不太起喜欢的情绪,青少年沉迷的网瘾、早恋、抽烟、打架斗殴的坏习惯他一个也没有。

  以前,手机对他来说形同虚设,只用于打电话,聊天软件半年不登也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的他却迷上了QQ这个聊天软件,说迷上倒也不至于,只是每天都习惯打开来看看有没有未读信息这个举动确实是改不掉了,一天不登都有些不太自在,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登入QQ,这次果然看到那个人回信了,信息还不少,他点开。

  聊天框里的最新的是一句话“早安,昨晚一晚没睡,困死了,睡醒了我找你。”

  这句话上面是一张照片,玻璃窗后面是早餐冉冉升起的太阳,电线上站了两排严阵以待的燕子,模糊的背景是沐浴在阳光下的老旧筒子楼。

  窗户的铁杆生了绣,外面的筒子楼除了破和旧没别的特点,全部合在一张照片里却别有一番风味。

  谢奚又忍不住保存了这张照片,心想:这人拍照技术还蛮不错的。

  再往上,是一张腹肌照,谢奚倏地红了脸,这次的腹肌照是斜坐着拍的,估计是靠在床头,他没穿上衣,结实的肚子上有一层透明的水珠,下面的裤子都快要被他完全扯下去了,隐隐能看到三角地带下一抹黑色的树丛。

  “我从你回复的言语里看出了你的喜欢。”

  “再给你一张。”

  “刚洗完澡,性感吗?”

  窗外蝉鸣不绝,再大的声也盖不住谢奚因为羞耻而狂跳的心声。

  谢奚捂脸,手心一片滚烫,哪怕他现在没有镜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脸究竟有多红。

  这时,陆丰年突然凑了过来:“你一直低头在看什么?”

  谢奚吓了一跳,迅速将手机猛的放进课桌下面,红着脸,眼神闪躲,有些心虚的摇头:“没,没看什么。”

  “校花,你以前在教室里除了听英语阅读之外从不看手机的。”

  “就,就看看QQ信息而已,没在干嘛。”

  陆丰年满脸的怀疑:“真的没在干什么吗?”

  谢奚心虚到微笑都快维持不住了:“真的……”

  “可是你的脸好红啊。”陆丰年笑的很猥琐,“你刚刚该不会是在看什么限量级的东西吧?”

  谢奚下意识摸脸,听了陆丰年后半句话之后更心虚了:“没,没有,我才不看那些东西!”

  谢奚没说过谎,因此心虚的表情和结巴的字句将他此时的心情暴露的完完整整。

  陆丰年眨了眨眼睛,虽然谢奚刚刚收手机收的快,但他的眼睛也不是摆设,他刚刚是盯着手机屏幕看了有两秒才出声的,那两秒时间里他很精准的扫到了上面的那个头像和上面那个“。”。

  那个头像,陆丰年很熟悉,那个点陆丰年更熟悉,头像和昵称合在一起,那不就是就是他家严哥的QQ么!

  最后,他余光还扫到了最新的那条信息,根据那句“早晚,昨晚一晚没睡,困死了,睡醒了我找你”和谢奚此时心虚紧张的反应,陆丰年觉得自己有种吃了狗粮的感觉——这两人真特么这么快就搞上了!

  陆丰年拼命保持镇定,用尽洪荒之力压制了自己体内即将爆发的好奇八卦之心,状似随意道:“我这不是开玩笑的么,我知道校花你清新寡淡不看那些东西的,你刚刚是在和人聊天吧?”

  “嗯。”

  “怎么没打备注?”陆丰年转回头去盯着自己的作业本,似是闲聊般的语气。

  谢奚盯着他侧脸看了会,见他也没像看到了什么的样子,就随口说:“不想打。”

  他压根就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是谁好吧,怎么打?

  陆丰年:“哦……”

  不想打?这难道是情侣之间的什么特殊的情趣吗?

  没谈过恋爱,不懂。

  陆丰年表面上看着很平静,但实际上他已经好奇到快要抓狂了。

  不问的原因是因为他知道问了也不一定能知道什么,还有就是他不敢问,他严哥都还没有公开,他没胆子去打听小两口的地下早恋情。

  见陆丰年没有再问什么,谢奚紧绷着的肩膀慢慢地松懈了下来。

  他没有回那个人信息,脸上的温度降了之后就将手机放回了书包里。

  算了,这个习惯戒不掉就戒不掉吧,对方给他的感觉也不像坏人,也给他带来了些和以前都不一样的体验,留着偶尔聊聊天也行。

  只要对方不猥琐的情况下……

  谢奚还以为对方一夜没睡白天会睡到晚上才醒,谁知道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他在走廊上开着数据戴着耳机听英文阅读的时候突然响起了好几声QQ的声响,还没看他就知道是那个人发来的了。

  群聊他关了静音,QQ好友只有几个,陆丰年凌凡他们现在就在教室里,这个时候发信息来的也就只有那个一直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神秘人”了。

  谢奚打开手机一看,果然是那个人,他关了英语阅读,点进聊天框。

  【。】:我起来了。

  【。】:吃饭。

  下面是一张照片,两菜一汤,还有一大碗饭。

  谢奚见菜色看着还可以,就回了句:你还会做饭?

  对方秒回:那是自然,以后保准喂你饱饱的。

  谢奚:……

  谢奚无语了,对方却不在乎他反应,又发了条过来:有没有拿我的照片做屏保?

  呃……

  谢奚撇嘴,回道:那是不可能的事,别做梦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