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2,943

  离开包厢后,谢奚去了一趟洗手间,但他并没有上厕所,他只是想給江漓一点时间缓和情绪,也让大家不那么尴尬而已。

  谢奚在洗手间里待了会才走到外面走廊上,他没有立刻回包厢里,而是靠在走廊的墙上,拿出手机点开了QQ。

  最近他愈发频繁的点开QQ了。

  登入QQ时,谢奚不由得又想到了江漓,以前江漓每次见到他都会脸红红的,但他以为那只是小姑娘性子腼腆,见到相差两岁的异性会害羞是正常的,但他没想到对方其实是对他有意思。

  以后见面会尴尬了吧?

  不过他现在也已经高三了,离毕业只有所剩无几的时日,以后上了大学,两人见面就会少了,所以不需要担心和考虑那么多。

  已经十一点半,不知不觉他已经玩了三个多小时。

  手机屏幕上顺利登入了QQ,他一眼就看到了最上面的消息是那个猥琐大叔发来的,足足发了有十几条的未读信息。

  谢奚点开聊天框,往往上拉了拉,第一条信息是六点的时候发的,一共发了五条,三张照片,还有两条是文字信息。

  【。】:夕阳,好看吗?

  【。】:你脸红的时候会不会也这样好看?

  谢奚点开照片,是一张夕阳的照片,照片里还可以看到电线杆,电线上停留着几只小鸟儿,远处是艳红似火的夕阳晚霞。

  这张照片拍的还挺好看的,他下意识保存到手机相册,保存之后突然察觉到了自己的反常,但他也懒得去相册删掉,也就没删,而是继续看下面的信息,是八点半的时候发来的,还是三张照片,几条信息。

  【。】:腹肌,喜不喜欢?

  【。】:你可是第一个拥有我腹肌照的人。

  【。】:像不像巧克力?想不想来舔一下?

  【。】:宝贝,怎么不理我?

  谢奚看到那几条信息,顿时就恼了,点开照片,果然是三张他没有穿上衣的腹肌照,照片只拍到了胸口以下、胯骨以上的位置,手机还是离镜子特别近拍的,所以那结实紧致的肌肉特别清晰的印在手机屏幕上,脸肚脐下面那一道小小的毛痕都看的清清楚楚。

  谢奚愤怒的敲着手机的回复对方:

  【客从何处来】:你,你神经病啊你!

  【客从何处来】:谁,谁稀罕看你的腹肌了,我,我也有好不好!

  【客从何处来】:舔舔舔你个大头鬼!你再叫我宝贝你明天嘴巴必溃疡!你,你嘴巴烂掉!

  谢奚是真不会骂人,骂了骂去都是那几个词,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谢奚一下子回了对方好几条信息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这辈子骂人的话都用在这个猥琐大叔身上了。

  要是对方只发上面的夕阳照,谢奚还能心平气和的和他聊聊天,但他居然调戏他!

  士可杀不可辱!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谢奚还是忍不住又手痒的点开了其中最好看的那一张腹肌照看了起来,还看的津津有味。

  不得不说,那人的身材确实好,但这照片是不是真的是他本人的照片就不知道了。

  谢奚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专门盯着别人的腹肌照看的。

  平时看的电视剧里,那些主演脱掉衣服之后是八块腹肌,比这几张照片性感多了,但他从不感兴趣,在学校上体育课,有的男生打球打累了就会脱掉上衣,有的也有着结实的腹肌,但他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兴致勃勃的盯着看,还只是张照片而已。

  谢奚知道自己这样有点猥琐,但他却还是忍不住看了又看。

  看了之后还忍不住想……这真的是那个猥琐大叔本人的腹肌照吗?

  “喂。”

  就在谢奚思考着这个问题时,面前突然传来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他下意识抬头,猛地就看到了韩严那张俊朗的脸。

  谢奚吓了一跳,赶紧将手上的手机关了藏到身后,意识到自己在欲盖弥彰之后已经来不及补救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韩严。

  谢奚不知道有没有被韩严看到手机里的内容,他一个男人居然在这看腹肌照,怎么也让人误会。

  谢奚脸红的彻底:“韩,韩严,你,你怎么在这?”

  韩严脸上没有什么反应,只是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几瓶啤酒,淡笑道:“我在这兼职,正好要给包厢送酒,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真巧。”

  谢奚盯着他的脸看了会,见他表情确实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才确定他刚刚并没有看到自己手机上的内容。

  谢奚松了口气,朝他微笑着说:“是啊,挺巧的。”谢奚说完之后盯着韩严打量了两眼,他身上穿着酒吧服务生的制服,他长的高身材好,穿着黑白拼接制服的样子简直帅呆了。

  “嗯。”韩严笑了笑,像是没有察觉到他直勾勾的眼神一般,问他:“你呢,你怎么在这里?”

  谢奚看着怎么也不像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啊。

  他浑身上下的气质和喧闹混乱的酒吧哪哪都不搭。

  哪怕他现在是站在酒吧的走廊上也很难让人将他和酒吧这个地方联想到一起。

  谢奚说:“朋友聚会,叫我过来玩玩。”

  韩严点头应了声:“噢。”

  谢奚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句:“那个,你奶奶没事了吧?”

  韩严愣了愣,随后又笑了:“已经没事,在医院打点滴呢,我出来赚医药费。”

  谢奚还是看着他,明明韩严和他们是一样的年纪,可他从小娇生惯养,身边的也大多数都是没吃过一点苦的朋友,而眼前这个少年却是已经不读书多年,才十八岁的年龄就得在酒吧这种混乱的地方兼职打工才能维持生活,想着这些,他心里登时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见谢奚呆呆的看着自己也不说话,韩严突然倾身靠近,眨了眨眼睛,嘴巴差点就贴到了他耳朵上:“怎么,心疼我了?”

  谢奚缩了缩脑袋,反应过来韩严说了什么之后,他愣住了:“额……”

  心疼?

  他们好像也没有那么熟吧,要说的话,应该只是觉得有些感慨,不算是心疼吧?

  谢奚没说话,韩严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朝谢奚道:“你进去吧,我去送酒了,别玩太晚,早点回家。”说完,又忍不住叮嘱了句:“酒吧很乱,别乱跑。”

  谢奚听着他像多年老朋友一样的嘱咐自己,呆呆的点了点头,目送着他走到一个包厢门口前,敲了敲门,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谢奚眨了眨眼睛,还是有些没回过神来。

  盯着那个包厢看了好半响谢奚才收回目光,打开手机看了看,见那个“。”没有回复信息之后,他才收起手机回了包厢。

  包厢里面的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但大家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谢奚说自罚喝酒,但江战哪能让他喝酒,摆手说着算了算了,那游戏已经玩完了,惩罚就算了。

  没人再提表白的事,江漓的情绪也控制的很好,只是喝的微醉了,大伙又玩了会就各自散了。

  回去的时候路过酒吧前厅,谢奚看到了在吧台前的韩严,那人穿着制服,笔直的站在吧台后面,五颜六色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喧闹嘈杂的环境里,那一刻的他却甚似踏着彩虹而来的神灵。

  谢奚的目光一下子就被那人吸引了,这时,韩严也转头朝这边看了过来,那人看到他了,笑着朝他挥了挥手,他没挥手,只是笑了笑,不知道那人有没有看到,就跟着发小他们走到了酒吧外面。

  江战负责将谢奚安全送到家,回到家时,已经是十二点。

  谢奚的作业还没写完,写了半个小时作业,他才躺到床上休息。

  他又下意识的登入了QQ,这很奇怪,他以前一个星期不登录QQ都行,反正他也没有想要聊天的人,但现在天天都他都登录好几次才行,习惯是一件很恐怕的事情,谢奚想着自己是不是该戒一下。

  看了看,那个猥琐大叔没有回信息,他关了手机放到一旁,闭眼睡觉。

  …

  韩严在酒吧是上的夜班,晚上十一点到早上五点半,他准时下班,换了衣服之后找经理结了一天的工资,他又马不停蹄的坐第一班公交车去了一趟医院,给奶奶买了早餐,照顾奶奶吃完早餐又聊了会天,他才又坐了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回了横安区。

  回到家,洗了个澡,整个人才彻底精神了些。

  坐到客厅木质沙发上吃完买回来的豆浆和肠粉,韩严回了房间,准备补觉。

  躺上床之前,韩严拿出手机登录了QQ,一眼就看到置顶的那个人发来的几条信息,点开看完之后,他忍不住笑了。

  韩严脑子里突然间闪过昨晚在走廊上,在那人手机里看到的一闪而过的那张熟悉的照片,他得意的哼起了小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