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4,235

  周末不用上课,吃完饭后谢奚到院里散步消食。

  谢家家庭条件很好,是独栋的两层房子,还有小院子。

  谢奚在院子里散了会步,谢微笑抱了画板过来:“哥哥给我当模特?”

  谢奚:“好。”

  谢母觉得谢微笑有时太野了,女孩子这种太匪气的性子可不行,琢磨过后谢母就给她报了兴趣班学画画,想让她安静淑女些。

  谢微笑没有任何异议的去学了,但也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画画,总之就是经常让谢奚给她当模特,她不喜欢画别的就喜欢画谢奚,画册里全是在做各种事的谢奚。

  谢奚回屋拿了本书,谢微笑让他坐到院子里的摇椅上,不需要摆任何动作,只需坐着看书即可。

  谢微笑看书时都会很入迷,也忘了自己在给谢微笑当模特,就一副很随意的姿态靠在摇椅上看着书,时不时翻动一下,看着就是个赏心悦目的美人儿。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在看书画画里这么过去,下午谢奚回了房间做作业。

  高三哪怕是放假,布置給学生的作业也只会比上课日的作业多,绝不会少。

  窗前的课桌上摆着谢奚各科的作业,他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剩英语卷子还没做。

  他走到课桌前坐下,拿出手机准备放上音乐,他习惯做作业时戴着耳机听歌,登入酷狗之前下意识先点进了QQ。

  一打开就是99+的红色信息。

  首先最上面看到是一班班群的99+条信息,目前还在不停的闪着新消息。

  群信息下面是陆丰年的三条信息。都是今天凌晨的时候发的。

  谢奚点了进去。

  【陆丰年】:好,你安全到家了就行。

  【陆丰年】:对了……那个……

  【陆丰年】:算了,还是不跟你说了,晚安。

  昨天晚上洗完澡之后谢奚就没有再看手机了,他給陆丰年报平安之后的二十分钟后陆丰年回的他。

  看到第三条时,谢奚有些不解,点开手机键盘,回了个问号过去。

  陆丰年秒回。

  【陆丰年】:没什么,也不是什么重要事。

  谢奚觉得陆丰年明显昨晚是想和他说什么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又不想说了而已,谢奚是个好奇心不重的人,既然陆丰年现在不想说了,他也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打算。

  【谢奚】:今天店里面不忙吗?

  平时陆丰年白天要忙着帮店里干活,都没什么空上网和人聊天。

  【陆丰年】:忙啊,我这不刚坐下吸口气歇会么。我跟你说,你那表我都给供起来了,那么贵,我哪舍得戴着干活啊,校花送的东西适合收藏,你说我这得招学校多少女生的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奚】:哪有那么夸张。

  【陆丰年】:就有这么夸张,昨晚我试了下,我跟你说,我戴起来可好看了,周一我得戴学校装/逼去,逢人就说这是校花送我的生日礼物,羡慕死那些人,哈哈哈。

  估计是说到了激动处,陆丰年直接一个语音丢了过来:“校花你等着看吧,那些女生知道了这是你送的,到时绝对得嫉妒死……你个臭小子还要说到什么时候,年纪轻轻的干会活就喊累,老娘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抗一百斤跑几公里都不喊累!”

  那边陆丰年说了一半之后就是一个女人的骂声了,那声音洪亮壮阔略有些沙哑,谢奚认得,是陆丰年妈妈的声音。

  谢奚还没来得及回,下一秒,陆丰年又一条录音丢了过来:“那啥,我家太后喊我干活了,我先去忙了,晚上聊。”

  谢奚摁着录音键说:“好,你快去忙吧。”

  陆丰年回了个拜拜的表情包之后就溜了。

  谢奚退出聊天框,点进群里面看了看,群里的同学都在互相问作业都做完了没,说这次的数学作业超难的,让有谁做好了的赶紧拍照发过去给抄抄。

  谢奚已经高三了,学校规定两周才放一次周六周日的假,哪怕是放周六周日的假,那作业是也堆积如山,因为每科的老师都会布置两张卷子和一些习题,六科加起来足足有十二张卷子、和几本习题本布置好要做的习题。

  目前学校还没要求住宿,规定了下学期就要所有人都要住宿要开始晚自修了。

  理科数学难度五颗星,哪怕一班是快班,有些题也挺折磨人的。

  班群谢奚在高二的时候就被班长拉了进来,但目前为止他都没有在群里发过言,也没有人艾特过他,除非是艾特全员时候才会艾特到他。

  谢奚数学卷子昨天白天就做完了,见大家都很苦恼便想帮帮,但他突然发言的话会不会吓到他们?

  谢奚这样想着,突然就看到有人艾特他了。

  【一班陈璐璐@客从何处来】:学神学神,您的数学卷子做完了没?要是做完了拍个照过来参考参考呗,这次发的卷子是按照往届高考题出的,大题的难度直奔十颗星,简直不是人能做的!

  陈璐璐这条信息一发出,下面就秒蹦出了好几条信息。

  【一班学委季星河】:你的意思是说学神不是人?

  【一班霖柏】:你艾特也没用,校花不会出来的。

  【一班郑文】:本人有幸建群第一天就进群至今三百多天了,校花大大一次也没出现过,潜水证书获得十级评价!

  【一班陈璐璐】:学神本来就不是人啊,说了是学神,那肯定是神啊!

  【一班陈璐璐】:我知道学神从不冒泡,我这不正是因为知道了才敢艾特的么,说不定奇迹就出现了呢?

  【一班学委季星河】:哎哟喂,瞧瞧这小嘴是不是抹了蜜,贼会说话了!

  【一班体委严立恒】:想要校花出来,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可就别做梦了!

  谢奚正愁着自己突然发言会不会吓到他们,陈璐璐艾特他正好给了他出来的机会。

  他打开数学卷子,一共四面,他各自拍了张照片,拍好后检查了下,确定能清晰看到后就将四张照片都发到了群里。

  为了有独立的空间,班长建班群时建了两个,一个有班主任和各科老师都在里面的群,一个是只有一班学生在的群。这个群里没有老师在,谢奚并不担心会被老师知道。

  谢奚发完照片之后就盯着班群的聊天框看。

  ‘一班谢奚’这四个字就像一个十级炸弹突然被扔进湖里,一瞬间的诡异寂静过后接着就猛地炸开了。

  【一班陈璐璐】:哇哇哇哇!是学神!真的是学神!真的出来了!

  【一班郑文】:这哪是抹了蜜的嘴,明明是开了光的嘴!牛逼!

  【一班学委季星河】:我没在做梦吧?校花真出来了啊?

  谢奚的出现让原本那些潜水看信息的也都纷纷出来发言了。

  【一班曾小月】:妈妈,我见证了学神大大的第一次在群里发言,我太棒了!

  【一班陈运】:刚想退出就看到了校花的出现,毫不犹豫就点了进来!

  【一班年初一】:学神大大这字写的也太好看了吧,小楷字体耶,第一次知道男生写字还可以这么工整……

  信息不断,屏幕闪的超快。

  照片已经发,谢奚没有再回,他性子慢热且羞涩,虽说是同班同学,但实际上除了陆丰年和凌凡还有赵良之外,这些人他都没多熟,也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些人聊,信息闪的太快,也没什么兴趣再看,于是就退了出去。

  刚想直接退出QQ,突然又看到了联系人那里又多了几条信息,他点开一看,发现还是昨晚那个“。”,这次发来了六条好友申请,验证消息分别是:

  “宝贝。”“快同意。”

  “不想知道我是谁吗?”“我帅过郭富城。”

  谢奚:“………”

  谢奚这下确定了,对方不仅是个网上想找妹子聊骚的变态男,还是个十成十的自恋鬼。

  谢奚这次没有无视对方的好友申请,而是直接拒绝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

  周一,谢奚生物钟是六点,他到点就准时醒来。

  下楼时谢父谢母都还在,谢微笑上课迟一些,这会还没起来。

  谢奚走了过去坐下:“爸妈,早安。”

  “早。”谢母亲自给他端来早餐,关心地问:“高三学业太重,还习不习惯?如果实在不习惯,妈妈找个机会去跟你们班主任沟通沟通。”

  谢奚边剥水煮蛋边说:“都还习惯,作业也不是很多,没问题的。”

  谢母:“那就行,如果不舒服记得一定要告诉爸爸妈妈知道吗。”

  “行了。”谢父从报纸里抬起头来,摘了眼镜,“你别每天早上都是重复这几句话,小奚没听烦我都听烦了,他知轻重,有问题自己会说,你别整天都叨叨的。”

  “我这不是关心小奚吗?”谢母不满的瞪了谢父一眼,“你不担心还不准我担心了?”

  谢父:“再担心也得有个度,给孩子点空间,被让他整天听你啰嗦。”

  “爸妈,你们快吃早餐吧,别斗嘴了。”谢奚不想让谢母每天都一样的关心话变成谢父谢母每天都一样的争辩,无奈道:“我最近感觉好转了很多,药都慢慢地停了。”

  谢母停下了和谢父的争辩,惊喜的看向谢奚:“真的?”

  “真的。”谢奚说,“这半年来都没有疼过了,药也早停了,我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你们怎么又忘了。”

  谢母怎么可能忘,只以为那是谢奚懂事,为了不让他们担心才那样说的。

  谢父表情也松了不少,温声道:“等爸爸忙完这几天就去医院看看,听医生怎么说。”

  谢奚:“好。”

  吃完饭后,谢奚背起书包就准备走,谢母喊住了他。

  “把牛奶喝了。”谢母笑道,“都多大的人了还挑嘴,牛奶有营养,喝点。”

  谢奚并不喜欢喝牛奶,但谢母认为牛奶有营养,每天早上都会让他喝一杯再去学校,只有谢母不在时他才可以不喝。

  谢母觉得他就是跟几岁小孩子一样只是有点小挑食,但实际上谢奚是真的很讨厌喝牛奶,那味道怎么也喜欢不起来。

  看着谢母手里那杯乳白的牛奶,谢奚听话的伸手接过,屏住呼吸一口气喝了。

  谢母接过杯子,又叮嘱了句:“路上小心,骑慢点,还早着,不会迟到。”

  “嗯。”谢奚压下想要打嗝的欲/望,想转身时突然想起了什么,看向谢父,“爸,如果你今天不急着去上班的话就送笑笑去学校吧。”

  “笑笑学校离家里很近,她自己骑车去很方便。”谢母说,“你爸爸送她去的话不顺路,要多走很多路,这好像有点麻烦。”

  谢奚没说话,看着谢父。

  谢父看了他一眼,笑道:“可以,以后我不急的话我都送笑笑去学校。”

  “好。”谢奚这才笑了,“爸妈,那我上学去了,拜拜。”

  谢母再次叮嘱:“记得妈妈说的话,路上骑慢点,处处要小心啊!”

  “妈,我知道了。”

  谢奚走后,谢父跟谢母说:“平时对笑笑你要是有对小奚十分之一的关心也不至于会让小奚胡思乱想,小奚又不是得了什么不能自理的绝症,你别给他太大的压力。”

  “小奚怎么了?”谢母蹙眉,压根没有听到谢父话里的重点,反而一脸的担心的问,“他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

  “你啊……”谢父叹了口气,没再跟谢母说什么,看向一同上桌吃饭的阿姨,“您去叫笑笑起床,就说今天我送她上学。”

  …

  这边谢奚在车库推了自己的自行车,慢悠悠的骑出了家。

  清晨的微风吹在脸上,是湿凉的,很舒服。

  谢奚在上高中之前都是谢父亲自开车送他去学校的,那时候他学校的路比谢微笑现在的学校还不顺路,但谢幕却坚决让谢夫每天送他上下学。

  上了高中之后,谢奚看到别人都是自己骑自行车去学校,他也想自己去上学,想要感受着清晨的风吹在脸上时的感觉。

  为此他和谢父谢母谈了很久,再三保证自己会注意安全,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话以后都会乖乖坐谢父的车去,谢父谢母这才答应。

  谢奚这才知道了自己骑着自行车时微风吹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很自由。

  谢微笑从小就很懂事,但不代表谢奚就舍得让她这么委屈。

  谢母的目光总在他身上,往往忽略了谢微笑。

  虽然谢微笑从来都不说什么,但谢奚知道她有多希望能坐在爸爸的车子里,让爸爸送自己去上学,多希望爸爸妈妈的目光也能分一些给自己。

  谢母总说谢微笑性子野,活泼又乐观,虽然一天天的话很多但却很懂事。但哪个孩子不想得到父母的关注呢?谁也不想被迫的提前的懂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