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3,236

  谢奚到学校时还很早,将自行车放到车库里往教学楼走,一路上都没多少人。一到教室,居然看到陆丰年已经在了,他正在埋头伏案在写作业,桌椅整齐划一排列的教室里就只有他一个人在。

  听到声音,陆丰年抬起头来,见是谢奚,他爽朗的声音就是大喊了一嗓子:“校花你来了,快过来看看你送我的绿茶表我戴着帅不帅气!”

  “很好看,我特意选这个颜色的,很适合你。但是,你能别叫我校花吗?”想到那晚被当众叫校花谢奚就有点不自在,他走过去坐下,问:“还有,你今天怎么来学校这么早啊?”

  平时都是谢奚第一个到教室,而陆丰年则是人都来了七七八八了才姗姗来迟。

  “你去问问,全校有谁敢说你不是校花的?”陆丰年转着手腕展示着自己戴着手表的潇洒与贵气,闻言笑嘻嘻地说,“我来赶卷子啊,我陆丰年可是要上清华北大的人,多睡一秒钟我都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事实是,陆丰年周末都太忙了,每天都要帮着店里的生意,晚上匆匆写点就要睡了,今天早上特意凌晨五点就早起赶卷子,结果领居两夫妻一大早就气势汹汹的在干架,又是踹门又是摔锅碗瓢盆的,吵死了,他就直接来学校写了。

  谢奚也没指望他真能改口,从书包里拿出课外书,书包塞进桌肚里。

  “你注意点休息。”

  “知道了知道了。”陆丰年笑说,“你好歹也是校花,怎么比我妈还啰嗦。”

  谢奚:“………”

  陆丰年展示了会手表之后就又匆匆伏案赶卷子了。

  尽管他现在还剩两张物理卷子还没写,他也知道谢奚肯定写完了,但他也没让谢奚拿给他抄。

  陆丰年周末要帮忙店里面,晚上都是挤着时间写作业,但也完成了其他几科的卷子,可见他学习有多拼命。陆丰年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他还没出生他老爸就出意外死了,他妈一人将他养大,也没再嫁,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所以他不能停止一步,他总要比别人都要拼命才能达到自己的目标。

  现在的苦都是以后的甜,他妈总是这样跟他说的。

  谢奚年级第一成绩极好,一方面是他一直都很认真的在学,一方面是他父母是大学教授,家里的文学气息很重,从小耳濡目染,他有一定的天赋在。

  但陆丰年不一样,他天生脑子不太利索,所以他有今天这样的成绩,他比所有人付出的都要多,比任何人都多花时间学。

  一班是快班,学习气氛很浓,但十几岁的年纪,很多都爱玩,所以再狠也并不会像陆丰年这么狠的逼着自己去学习。

  谢奚和陆丰年这个学期才是同桌。谢奚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很努力。

  有次上课时,陆丰年估计是真的很累很困了,他眼底黑眼圈很重,但他也不让自己睡,他偷偷在课桌下用圆规尖狠狠的戳自己的手背,戳的整个手背全是小坑,不堪入目。

  谢奚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让他实在困了就休息一下吧。

  当时陆丰年有些震惊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震惊过后笑嘻嘻的摆手说:“没事,我也没多困。”

  如果跟家长说有学生为了学习学到上体育课跑步时晕了过去,在校医室躺了会又跑回教室继续上课的话,估计有很多都是不会相信有孩子会这么拼命的。但就是有,那个人就是陆丰年。

  …

  班里陆陆续续来了人。

  开始早读前的十分钟,陆丰年终于赶完了两张卷子。

  大题他都是在草稿纸上算出来之后直接写下答案,过程都赖的抄了。

  陆丰年放下笔,揉了揉酸痛的脖颈,转头看向旁边的谢奚,他的侧脸很白,五官轮廓堪称完美,窗外淡淡的光芒照着他的脸,白的几乎像要发光。

  看着看着,陆丰年突然就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谢奚转头看向他,奇怪地问:“你干嘛看着我叹气?”

  陆丰年撑着下巴,还盯着谢奚的脸,微微感叹:“我在叹息啊,在叹息你这张脸……真的太招人了。”

  招女孩子就算了,居然还把他们横安区大名鼎鼎的‘小区一哥’韩严给招到了。

  在横安区一起长大的大伙都知道他们的严哥是个绝对的颜值主义者,典型的外貌协会,不管是人还是物,他一向都只喜欢好看的,丑一点的绝对如不了他的眼。

  以前韩严也不是没见过美女,他长的帅,喜欢他的女生多了去,却也不曾见他动心,这会见了谢奚一个男的,反倒是动心了。

  陆丰年觉得这件事比见鬼了还要邪乎。

  谢奚一脸的迷茫,“我怎么感觉你从昨天开始就一直说话都是怪怪的。”

  总说些让他听不懂的话。

  “没什么。”陆丰年一脸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谢奚,然后略有些试探的问:校花,你觉得严哥这人怎么样?”

  谢奚不解他为什么问自己这个,他和韩严又不熟,陆丰年是在试探他?

  可他又想不到陆丰年试探他的理由。

  谢奚沉默了会,努力回忆着昨晚的零星点的相处,他给了个比较中肯的回答:“挺好的,他是个很特别的人。”

  陆丰年顺着问:“你觉得他怎么个特别法?”

  特别?

  陆丰年也觉得挺特别的,不喜欢女人,却喜欢上了个男人。

  虽然是个好看的男人,但也还是个男人啊。

  陆丰年不反感,但也觉得韩严这口味确实适合用‘特别’这一词来形容。

  尽管谢奚长的再好看,陆丰年也喜欢美女,绝对不会喜欢上一个美男。

  “………”

  见陆丰年一副不得到答案不罢休的样子,韩奚绞尽脑汁的想该怎么说才能说出心里对韩严的印象,“唔……就是韩严他和我以前认识到的人都不太一样吧,所以觉得挺特别的。”

  一头寸头,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时候看着冷冷的,给人一种很不好惹的感觉,但他说话的时候会直勾勾的盯着你的眼睛,还偏偏都是勾着唇的,给人一种很温柔的错觉。

  韩严是微笑唇,不笑就似笑非笑了,笑起来之后还挺好看的,莫名的有种……勾人的意味。

  他好像比他以前见过的人都长的好看,是他欣赏的那种长相。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明目张胆的卖那种片子。

  他也是谢奚见过的胆子最大的男生。

  这个年纪的男生哪个看个片子都是偷偷的来,谢奚则是连看都没看过,结果到了韩严那里就变成了连封面都不换就摆摊卖了起来。

  陆丰年听着谢奚的评价,沉默了会,一副于心不忍的表情拍了拍他的肩膀:“校花,我祝你好运。”

  陆丰年不知道谢奚有没有那方面的‘爱好’,但他知道他严哥一旦认上了谁,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得到,他又不敢干涉韩严的事,就只能心里默哀三秒祝谢奚好运了。

  谢奚愣:“……什么意思?”

  陆丰年:“没事没事,就随口一个祝愿呗。”

  “真的?”谢奚有些怀疑的看着他,“我怎么感觉有古怪呢?”

  陆丰年:“没有,校花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古怪。”

  谢奚:“最好是这样。”

  …

  上午有五节课,中午十一点四十五分准时放学。

  陆丰年早就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大量消耗脑细胞最容易饿了,老师一走他伸手就勾着谢奚朝食堂的方向走。

  因为中午只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所以绝大部分的学生中午都是在学校食堂吃,或者去学校对面的小吃街吃。

  多亏了对面的小吃街才让食堂不至于那么挤。

  打好饭之后找了个位置坐下,陆丰年就狼吞虎咽的猛干了起来。

  谢奚就坐在他对面,他掀起眼皮看了眼,“校花,你吃个饭都是一场大秀。”

  谢奚吃饭不紧不慢的,和陆丰年的狼吞虎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谢奚看了眼陆丰年那已经乱七八糟的饭菜盘,笑道:“和你比起来惭愧了。”

  “谢谢夸奖。”陆丰年乐呵呵地笑,很不要脸的将谢奚的话当是夸奖了。

  这时,打好饭的凌凡和赵良也端着餐盘走了过来。

  凌凡坐下就说:“好多妹子都在看这边。”

  “这不是每天吃饭都会发生的事情么。”陆丰年朝手心呵口气往后上一抹,很不要脸的说,“哎,谁让我颜值这么高,那么多女生天天盯着我脸看,吃个饭也不让我安心吃。”

  赵良看不得他一副这么贱的表情,毫不留情的打击:“就你那脸你还能再不要脸点不?妹子哪是看你的蛤蟆脸,妹子明明都是看校花的天鹅脸!”

  陆丰年:“要脸干嘛,这脸能要来干嘛?我要也是要校花的脸!”

  赵良:“………”

  凌凡转头看了眼,猛地发现有几个女生推推搡搡的往这边走了过来。

  凌凡挑眉,一副专家的口吻:“前方十米,目标靠近,手里有信封,初步判断是来送情书的。”

  赵良看了一眼,跟着分析:“她视线呈四十度侧看,根据物理与数学等数据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她的视线的落点是校花,所以,这封情书绝对是给校花的!”

  陆丰年嗤笑道:“就你那脑子还给我说什么物理和数学计算,扯牛皮你就会!”

  谢奚“………”

  有几个这么厉害的朋友,谢奚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

  他当没听到,继续埋头吃饭,也没有好奇的回头看那个他们说的女生。

  为首的那个女生走了过来,朝着谢奚递情书,红着脸结结巴巴地说:“谢,谢奚,我是隔壁二班的陈,陈灵儿,这个是给你的,希望你能收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