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水千哲2021-02-10 15:523,258

  “………”堂堂江大少居然愿意叫人爸爸也要求着他去,这太不对劲了,谢奚眯了眯眼,用探究的表情盯着江战:“江战,你想干嘛?老实说你是不是在算计着什么?”

  以前江战也有劝过他一起去玩,但像今天这样的可没有过。

  江战有多骄傲谁不知道,他居然肯低头叫自己爸爸,难道就只是为了想让他一起去酒吧玩玩?

  谢奚觉得可没那么简单。

  一定有猫腻。

  江战被谢奚看的有些心虚,连忙移开视线,没什么底气的解释:“怎么会呢,我算计谁也不可能算计你啊?你可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就是大家时常都聚在一起玩,就你不在,大伙都想你了,老是让我叫你出来聚聚,小奚儿小宝贝儿,就去坐会又不会少块肉,我晚上去你家接你哈,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江战就以百米冲刺的溜了。走到门口上还撞到了铁门上,顿时发出剧烈的一声“砰”。

  一片骂声又响起。

  “卧槽你妈江战!”

  “神经病要死了你赶着投胎?!”

  “妈的,傻逼一个,有钱有什么了不起,垃圾学渣,没有你爸谁当你是个玩意,艹!”

  当着江战的面这些人不敢骂,江战一走这些人就不客气了,一个骂的比一个难听。

  谢奚重重拧眉,心里很不舒服,忍不住出声:“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但你们也别太过分了。”

  骂的是坐在第二组的几个男生,成绩在一班中下等,向来看不惯江战这种富二代。

  他们也看不惯谢奚,年级第一大学霸还是高冷校草,在他们眼里就是假清高装高冷,和江战那个什么也不会的富二代能玩到一起的也好不到哪里去,装出这副样子不过是为了吸引女生罢了。

  “关你什么事?”有个男生阴阳怪气的呛谢奚,“我们又没说你。”

  “就是。”另一个男生冷嘲,“你以什么身份代他道歉?舔狗吗?呵。”

  “人家是富二代啊,舔舔就能有大把的好路等着选,不舔怎么行?”

  有人本来听不惯他们骂江战的那些话的,有点太过了,现在听到他们居然说谢奚是舔狗,大把女生顿时就不是很爽了:“谢奚说的对,是你们骂的太过分了好吗,他就是没什么规矩,但也没骂过咱们,你们骂妈的过分了啊。”

  “就是,骂人就骂人,最讨厌一骂人就揪着人爸妈骂的。”

  “谢奚和江战是朋友,你们当着人家的面骂人家朋友的妈,人家谢奚作为好朋友代他道歉且提醒你们别那么过分,这怎么了?倒是你们太过分了吧,什么叫做舔狗?你们觉得这话能听吗?”

  “切,”那个男生嘲讽,“我们又没说错,你们不就是看他长的帅才这么帮着他们的么?”

  “人家舔江战有钱,你们倒好,舔人家的脸,你看人家领你们的好意吗?自作多情。”

  谢奚安静的听着他们说,等他们说完了才不疾不徐道:“说够了?如果没说过可以继续说,但是后果你们自己掂量掂量,我和江战之间的友情不需要任何人来评判,别人的善意你们也不配加以揣测。”

  几人脸色有些微妙,但也没再说什么。

  谢奚说:“放心,我不会让江战对你们怎么样,我只会采取正当的办法来解决,有什么需要说的,我们去办公室和老师慢慢说。”

  几人彻底不说话了。

  陆丰年笑眯眯的看着谢奚,随后从桌子底下拿出一张课堂纪律纪律表,懒懒散散地说:“没关系的,你们继续吵吗,我绝对不徇私,绝对公平公正,看看,你们的名字和谢奚的名字我可都记录上去了,姚天沈阳易霖谢奚公然扰乱午休纪律,扣除纪律分十分。”

  陆丰年看着不怎么正经,但他以勤奋刻苦的精神混了个纪律委员的职位。

  快班的学生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纪律分排名了,这一下被扣了十分,他们想不在乎都难,平时小扣也扣了些,加上这十分估计要排到全班倒数了。

  本来考试成绩都排在全班中下等了,要是纪律分再掉到倒数,那就是各方面在一班都是吊车尾。

  谢奚就不一样了,纪律分一直稳稳的排在全班第一,扣除分一直是零分,这一下子扣除十分对他来说影响也不大。

  加之,谢奚成绩次次年纪第一,他也不在乎这些所谓纪律分的排名。

  “要是……”陆丰年笑的很奸诈,“要是你们能真诚的给谢奚同学道个歉,我勉强当你们刚刚是在开玩笑,将这记名给划了。”

  几人脸色像吃了屎一样难看。

  最后还是不情不愿的道了个歉,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以后别这样了。”谢奚无奈道:“别让大家觉得你这个纪律委员偏袒好友不公平。”

  “切。”陆丰年毫不在乎的挥手,“觉得就觉得呗,反正这纪律委员我也不怎么想当了,这职位太招人恨。”

  陆丰年苦笑了声。

  纪律委员这个职位说白了就是老师的眼线,挺招人恨的。

  但陆丰年也不是那种爱告状的人,一般小事情他都不会记名,所以他的纪律表每天都是填个日期就完事了。

  “那你把职位让给我呗?”一直趴在桌子上看戏的凌凡调侃,“我是不介意招人恨的,能记名就行,谁惹我我就记谁名。”

  “你够格吗你?”凌凡一说话赵良就习惯性的呛他,赵良说,“你自荐老师都不带看你一眼的。”

  “靠!”凌凡給了他一掌,“敢说你爸爸,找死!”

  赵良笑嘻嘻的伸手挡下,看向谢奚,“校花,我跟你讲,江战那家伙肯定没安好心,刚刚他和你说话的时候我一直都注意看他的表情,发现他眼神闪躲、肢体僵硬、说话速度也明显慢了0.1秒,略有迟疑,这是典型的心虚表现,绝对有鬼。”

  凌凡:“赵良说的没错,我也观察了他一下,我发现他放在桌子底下的脚在你问他是不是有鬼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往后移了移,他这是在利用细微的动作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凌凡赵良,你们两个不去当警察真是可惜了。”谢奚笑道,“要不你们考公大?一起搭档破案,以你们的才智与高超的理论知识推断,你们绝对能成市局的金牌双杰。”

  这样的话,到时说不定还可以组成个市局夫妻档。

  “校花,你可别以为我们在跟你开玩笑,我们可是认真的。”赵良说着就像个资深老侦探一般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本正经地说:“根据校花你的颜值、身材、背景、脑子等各方面优秀条件来看,我综合分析了一下得出两个结论,第一,他想把校花你约出去,然后对你图谋不轨,第二,他是为了钱把校花你约出去,让别人对你图谋不轨。

  “有道理!”凌凡手一拍,无比赞同赵良的观点。

  谢奚:“……”

  他发现这两人平时互相呛的时候比什么都猛,一旦到谢奚这里,他们就无比的团结一致。

  这时候,躺尸的陆丰年耳尖动了动,突然睁开了眼睛,无语的翻了好几个白眼,“两个傻X!”

  谢奚正好面对着他,目击了他刚刚的三百六十度托马斯式大白眼,心里有些担心他眼珠子会不会翻着翻着就从眼眶里掉出来。

  赵良炸毛了:“你咋骂人呢你!”

  “就是。”凌凡说,“要不纪委你来分析分析?”

  “分析个屁!”陆丰年再次闭上眼睛,赖洋洋道:“有那个时间来浪费,还不如拿来补眠。”

  陆丰年说完就趴着继续睡觉了,赵良和凌凡还在那里分析。

  谢奚听了会实在听不下去了。

  “好了,你们别越编越夸张了。”谢奚说,“你们也不看看那家伙家里多有钱,他会为了钱让人别人对我图谋不轨?”

  “那就是他想对你图谋不轨!”赵良非常笃定。

  谢奚哭笑不得:“我真是服了你们了,平时叫校花就算了,还真当我是女的了?江战女朋友有多少你不知道?对我图谋不轨,亏你们想的出来。”

  谢奚以为自己这么说了他们会安静闭嘴了,谁知道两人突然极其夸张的喊道:“卧槽卧槽卧槽我听到了什么?!校花兼学神居然说服了我们,我的天,这是多大的荣誉啊,这历史性的一刻,我竟有落泪的冲动,我感觉了头顶上一片金光,是神圣的光芒在普照着我……”

  两个逗比差点没当场挤出几滴猫尿来。

  “………”

  谢奚逗不过他们,只能无奈的笑了笑,然后从书包里拿课外小说,顺带看到了书包里面安静躺着的那件黑T。

  韩严的衣服。

  他昨天洗干净了,今天拿来给陆丰年带回去给他的。

  见陆丰年趴在那睡觉,谢奚也没有打扰他,放学再给吧。

  …

  下午放学,谢奚在陆丰年准备离开时喊住他。

  陆丰年一屁股又坐下,“怎么了校花,舍不得我走啊?”

  谢奚笑了笑没说话,从书包里拿出韩严那件黑T递给陆丰年。

  “什么意思?”陆丰年愣了,盯着衣服看了两眼,他朝谢奚眨了眨眼睛,一副绞尽脑汁的表情在思考:“这衣服……咋看着有点熟悉?我好像在哪见过?”

  一时想不起来。

  但陆丰年能肯定绝对不是谢奚的。

  谢奚很少穿黑色的衣服,更没见过他穿黑色长T。

  他一年四季在学校都是穿校服的,很少穿自己的私服。

  但……这也不是他的啊。

  “这是韩严的衣服,你帮我还给他吧。”在陆丰年百思不得其解时,谢奚给出了答案。

  陆丰年顿时震惊脸:“严哥的衣服怎么在你这里?”

  “昨天遇到,下雨了,我有点冷,他就好心借给我了。”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